• 第041章 初次见面礼

    更新时间:2017-07-06 08:00:00本章字数:3134字

    我烫红着脸,双手主动环着他的脖子,去亲吻他的唇,季宣紧了紧抱着我的手臂,反被动为主动重重的吻我,醇密实的贴着我的,恣意的汲取我的一切,很快手下的动作开始动着,抱着我压在车窗上,抱着我的腿环着他,直直闯入,豪不怜香惜玉,这不正是他野性的象征吗。

    我不由得闷哼出声,双臂圈紧了他的脖子,后背光裸的肌肤贴着窗,因他推撞的动作太大太用力,我都能明显感觉到车子上下浮动,黑色的长发也披散了下来,衬得女人更加娇媚。

    太久没有经历过这种事,完事过后我浑身伐力,连抬起眼皮都觉得奢侈,整个人慵懒的绻在季宣的怀中,昏昏欲睡。

    季宣看我一副筋疲力尽的模样,低语问道“很累吗?”

    废话,我在心里揶揄这个让自己刚刚‘生不如死’的男人,但是也很享受这个不可否认,谁让我是个诚实的孩子呢。我没有立刻回他因为真的太累了,整个身体就像被大石狠狠碾压蹂躏过一番酸疼,默了默我才勉强抬头对视上眼前这个正满脸宠爱的看着自己的男人只发出了个微弱的语气声“嗯。”

    “都怪你,我身体没你这么结实,还对我这么,唉算了那样的话我说不出来,只能又嫣了下去不再言语。”季宣看着我被他弄得这么累,男人的自尊在这一刻得到了很大的满足,低下头撮住我的朱唇粘腻的吻了起来,动作轻柔。

    原本怪罪他的‘粗暴’在他这番动情的亲吻下,我被他撩拨得化成了一滩水,依附在他的怀里再次动弹不得,什么时候我也跟他一样即使很累身体却还是这么诚实告诉自己还想要,什么时候也这么欲望连连了,之前还调侃他是种马,那现在难道自己是欲女吗,我不禁在心里吐槽开来。

    我这是没有什么力气,双手懒洋洋的搁在他的背上,指尖都是他结实细滑的触感,无意思的上下用小手手心摩擦他的背。

    见我异常乖巧的模样,此刻一动不动的挂在他身上堪比充气娃娃,他深邃的黑眸突然闪过了道坏坏的贼光,我这时正在发呆犯困,自然没有注意到他的邪恶,突然就感觉一个湿湿的吻正从我的脸颊处慢慢往下滑,移到脖子,肩膀,再一路往下,所到之处无不激荡连连。

    我就这样静静的享受着他的温柔挑逗,闭眼想象他的俊眉处滑泄的柔情,“我就这么让你不可自制吗?”我突然挺直腰身,看着他的眼睛认真说到。

    “嗯,如你所想。”这个男人说的认真,抱着我的手臂更紧了紧,像是要把我揉进他的怀里一样使劲的环着我的细腰。

    “这个回答我很喜欢。”我的虚荣心得到满足。满意的笑了笑,并且还非常大气爽快的给了他一个香吻。

    “就这点奖励?”季宣咂嘴表示不满意,他在得寸进尺吗,但是我并不打算理会他的不满。

    “纵欲过度可不是什么好事。”来山顶是来看夜景的,被他拉到车上干这勾当可不是我的本意,虽然也极致享受,生活告诉我们不能拒绝就尽情享受我把这道理贯彻得很彻底一点也不心虚。

    季宣听了我的话脸色一沉,他知道我不喜欢被勉强,但是此刻他欲望正烈,却也别无他法,委屈的像个小娘子。嗫嚅着,“我不想跟你分开一分一秒。”季宣立刻化身柔情小王子,不过这些台词不属于他,从他嘴边说出总有种别扭的感觉。

    我不理会他的'撒娇'抬手就穿衣服。季宣始终一眨不眨的看着我的动作同样沉默。

    温润的唇覆上,甜腻的滋味在口腔泛滥,身体重新又埋进了一个温暖的怀里,季宣终于还是挑战了我的忍耐性,我奋力的挣脱。

    在他坚硬的胸口不停的落下我的粉拳,出气出的差不多了,随便整理了下被他弄得一团糟的衣服,被汗水弄湿黏腻的贴在脸上、脖子上的黑长发也拨到了一边,开了车门头也不回的下车去了。

    生气之际一直没有注意到季宣不断变化的脸色,季宣体内强烈的欲望没能得到很好的满足,脸色憋的红涨,却看我这么不留情面的离开,也只能无奈的牵起了嘴角,笑了。

    那天一整个晚上我们都在山顶上度过躺在累了就回车里睡觉,一整晚我都趴在季宣的身上睡着,凌晨时分,我被这个精力旺盛的男人拉起来看日出,末了就回季宣在金海湾的别墅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

    季宣从一进别墅开始就在打电话,看着眼前这个熟悉地方,一切都没有变样,这就是我一直想跟那个男人共同经营一个完美的家庭的地方,从结婚到互相伤害再到离开,兜兜转转我又回到了眼前的这个地方,这一次,我会是幸福的吗,内心忐忑不已,上下不安。

    打完电话回来的季宣看见到我正坐在梳妆台前发呆,走过来扶住我的肩头说到,“怎么了,在想什么?我先去洗个澡,等下我们去老宅接儿子,你等我,乖啊。”说完转身走进了浴室。

    我跟季宣来到季家老宅已经是中午时分。

    夏子禹正在季叔的腿上装出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一本正经的端坐着,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的爷爷,季叔满脸慈祥,面容和善,两人不知在聊些什么,夏子禹似乎很入迷,就连我走进到客厅了都没有注意到。

    “Ansel”我叫他,自从回国我就很少唤他的英文名。看他那可爱的认真模样真是想笑,我的这个儿子简直是个活宝。

    夏子禹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英文名,疑惑着回过头,在看到我的那一刻立刻咧开了嘴笑了出声‘咯咯’,紧接着扶住季叔的手从沙发上爬下,那小短腿小心翼翼地去够地面真可爱,安全的降落在地面站稳摇摇晃晃的跑向我的方向,扑到我的怀里抱住我的脖子,又在我的脸上留下一连串的吻,不时我的脸已经沾满了他的口水,这才满足的放开了我。

    “妈咪,你后面的叔叔是我的爸爸对吧。”语气透着一个小孩子原本不该具备的肯定,对了,他是怎么知道的,倒是我疑惑了。

    “Ansel,你见过我吗,怎么就知道我是你的爹地。”季宣也叫他Ansel,眼前的小家伙跟自己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这聪明劲儿跟自己也很像,季宣一脸满意对于自己的儿子。心里满是对自己基因的赞赏,要是给我知道当时他是这么打量Ansel的我一定给他好受,可惜我不知道,不然又有一场好戏看了。

    “我当然没见过你了,但是我见过你的照片啊。我跟妈咪在米兰的时候妈咪经常一个人在夜里哭醒过来,有时候我还看见她手里还握着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人就是你,看看看着照片妈咪就哭的更加厉害了,我就想起emma阿姨跟我说过妈咪来米兰之前曾被一个男人伤了心。

    然后我就猜测估计就是照片上的你伤害了妈咪,妈咪才会每次看着你的照片就哭的很难受吧。”夏子禹毫不犹豫的把他知道的统统说了出来,毫无顾忌,小孩子就这样有什么就说什么,可是他不知道他这么坦白可是会害惨了我啊。

    “臭小子,不要说了。”我赶紧制止他,儿子啊,你这让我以后还怎么在你爹地的面前抬起头来啊,我内心觉得这简直丢大了脸了。对了,他怎么知道我有季宣的照片的,想着追问到,“Ansel,你怎么知道我的照片放哪里?”

    “身为您最亲爱的儿子我当然要知道那个伤你这么深的坏男人是谁,趁你不注意的时候我就偷偷翻开你床头柜里放在最里头的那个小箱子终于找到了你放在里边的照片,照片上的人就是这位叔叔。” 夏子禹如实回答,说着还指了指我身后的季宣。

    夏子禹的这番坦白惹得正在厨房忙活中午饭的晴姨乐开了怀笑了出声,向来威严的季叔也被夏子禹逗得笑逐颜开,身后的季宣简直笑得放肆,看他满脸得意的样子真想上去给他两拳,看他这么得意洋洋我就是嫉妒了,可是儿子这么不给自己面子我只好红着脸埋首膝盖下,无言以对。

    “Ansel,过来,爹地要送你一份礼物作为咱们第一次见面的见面礼。”小孩子对新鲜事物的好奇感是与生俱来,面对季宣的诱惑,夏子禹还是被吸引了去。

    季宣看着Ansel一步一步的挪到他的跟前,小孩子似乎对陌生人都有一份芥蒂,对于没见过面的季宣,夏子禹有点怕生,就跟当初第一次见到季叔跟晴姨一样,溜溜大眼紧盯着季宣高大的身影眼里尽是生疏,季宣不是没看出儿子对自己表现出的生疏,失落是免不了的,看着小不点一点一点走近。

    季宣父爱漫溢抱起儿子就在他肉肉的脸蛋上用力的亲了一口,夏子禹没有挣扎,只是在季宣亲完了以后,抬起小手在自己的小脸上轻轻一抹,季宣此刻英俊的容颜即刻布满阴霾,可是这是他的骨肉,他有气没处发,只是沮丧的低下了头叹气。

    看着季宣一副破败的样子,原本吃瘪的我立即满血复活,幸灾乐祸地‘咯咯’笑出了声。心想季宣你也有今天,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