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1

    更新时间:2017-03-22 16:47:56本章字数:2211字

    魔都有着另人着迷的魅力,它是南海之滨、长江入海口的一座现代化都市。这里道路七通八达,旅游便利。游辰从虹桥机场安检口出来后,泰然自若的随着人潮步入出租车载客区。此时,夜初繁灯,一片朦胧。她瞥了一眼手中提着的路易威登使捷行李包,抬起头望向灰蒙蒙的天空。被薄雾笼罩的魔都就要盖住它最完美的脸颊。等待片刻,它又会再次掀落神秘的黑色面纱,换成一幅现代与十九世纪交融的印像派面孔。它素有东方巴黎的名声远播海外。

    游辰搭上一辆现代出租车,出租车一脚油门奔着座落在沪申路上的‘雷斯酒店’驶去。

    那里有一场兴味索然地舞会在等待着她去拯救。

    黄浦路41号巷口停着一辆无牌金杯面包车,车身锈迹斑斑,前照灯也有一个坏掉了。它被停在了监控的死角处,主驾驶车门玻璃随着吱吱声缓缓地摇下来,一支强键有力、带有纹身地胳膊搭在门框上,手指未端夹着一支黄鹤楼牌劣质香烟,香烟已经燃烧到了烟蒂处。

    车门猛然被打开,那名胳膊上带着纹身的男子走下车四处张望,目之所及一直处于静悄悄地状态。还很安全。他把快燃尽的香烟弹到了黑漆漆的巷子里,烟蒂带着弱小的火光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落在了低洼的角落。对讲机哧啦的响着,纹身男子伸手拿过仪表台上放着地对讲机快速的摁下通话按纽。摧促道“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

    不多时,潮湿地巷子里跑出两名魁梧的手提黑色行李包的男人,两人的胳膊处同样有纹身。

    “我们需要换一辆动力充沛的车。”

    ‘亚州不可持续资源发展联合组织’各国代表于今夜在位于沪申路上的‘雷斯酒店’进行一场名义为‘学术’研讨地酒会。学术内容远没有外人所意会到的那种严肃和乏味。五十六位代表,其中不泛商业领袖、各国政要、经济专家和科学家。当然,如果只有这群顽固不化的人难免会与酒会的真正性质有所差别。总要请几位娱乐明星来调节气氛。

    酒店经理为了这场酒会,付出了很多。在他的职业生涯中,承办过大大小小的酒会不下百次。他有充足的经验和阅历,懂得如何把今夜这场酒会打理的有体面又不失严谨性。他把大厅中为了摆设而添加的华丽装饰全部回收到了仓库,其中有一幅陈丹青的名为‘进城’的油画。它是酒店经理在这处酒店的所有事物中最喜欢的物什,偶尔一有时间他就会在油画前驻足欣赏。他在这幅油画中读到了自己这些年的艰辛。

    一百八十平方米的空间就此空旷无比,一股股消毒水的味道在空气中蔓延。酒店经理重新为傍晚的酒会购置了舒适的沙发和昂贵地装饰品。米洛牌组合式沙发摆放的错落有致,共计三组,真皮套呈暗色系,这样可以使与会者在说起悄悄话时有种安全感的错觉。大厅在已有的三组欧式吊灯的基础上新增了两组新中式吊灯,这样可以让大厅充满中国特色。接着,他又选购了几幅抽象画挂到了已空无一物的墙壁上。最后,他又在三组沙发的中间摆放了十六组木质桌椅,所选的是本地晴柔牌子的休闲式风格。当把一切布置妥当,大厅已经换成了另一种模样,他认为这已经不是酒店了,俨然就是会仪室。还需要一道工序,就是为大厅再盖上一层面纱,就像弥漫在魔都的薄雾般,拥有神奇的效果。他在大厅的四个角落按装了功放音响,又统筹电子师布置了一些可昏黄可明亮的渐变射灯。

    一切大功告成,无需再次试验。因为效果场景已经在酒店经理的脑海中浮显成形。这成了他最引以为傲的成绩。

    19:35分 雷斯酒店

    酒店门口早在18点时就已被围的水泄不通,追击着新闻的记者惶恐采访不到最新素材争前恐后的按着快门。一闪一闪的爆光灯映到一辆停在门口的现代牌出租车车身上。一群记者窃窃私语议论着车上将会下来的是谁。

    后车门被服务员打开,一双普拉达红色高根鞋首先进入相机的焦距,接着镜头变焦,照相机发出一声轻微的咔嚓声。成像直接被上传存储进服务器,远在另一头的编辑师收到图片后,立刻对图像进行优化处理,今天的晚间新闻又增加了一条有趣的报道。

    游辰的身体被黑色的风衣裹着,只露出小腿处几寸的皮肤。波浪长发优雅的铺满后肩,她伸出手指把一绺俏皮的头发挽回后肩,回过头面露微笑,标志性的酒窝已经征服了镜头。

    “辰博士,今天的议题你是否行驶表决权?”一名记者争脱掉警戒线,敏捷的身形一跃而出。

    游辰点了点头。“我想我的观点会被认可。”

    “听说这次的议题是对亚州资源的重新分布的规划,但某些国家一直把公海占为已有。外界推测这次的会议将会告以破产。”

    “我不这么认为,多边合作虽然一直存在另人头疼的问题。”游辰思考了一下,重新勾勒出她的标志性酒窝。“但是,我们一直非常善于找到解决问题的线索。”

    讲毕,游辰不顾垂涎的相机及众多的问题直接转身步入酒店大门,一位长相毫无特色地门卫冲着她礼貌的点头示意。“女士,请出处你的邀请卡。”

    邀请卡的信息准确无误,门卫迅速地收起卡片,机械性的弯下腰。“辰博士,您的外衣可以交给我保管。”

    浮显的微笑已经征服了相机。那么,这抹蓝将折服所有在场的人。相机上的爆闪灯没有再亮起,却被无数双不同颜色的眼睛所注目。本身婀娜多姿的身材被海蓝色的晚礼服衬脱的更加迷人,丝柔般的质地配以诱人的曲线所散发出地魅力使众人的思维陷入了真空状态,游辰无需回头查看是否有人没有把焦点放在自己的身上,突然安静下来的嘈杂就是最好的证明。

    晚会异常压抑,娱乐明星在可利用的四十平米的灯光聚集的舞台上摇来摇去,偶尔分神的演唱显的既滑稽又尴尬。酒店经理完全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种情况,他太乐观了。他观望着三组沙发上的坐客,有人在交头接耳,有的举杯默饮,还有几位已经昏昏欲睡了。看着这场死气沉沉的光景,酒店经理不住的摇头,这简直是一场灾难,谁来拯救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