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3

    更新时间:2017-03-22 16:48:29本章字数:2794字

    驾驶员迅速的打开奥迪SUV的行李厢,后背厢的空间很大,足以容纳两个成人的身体。行李厢中放着一只学生课桌般大的黑色皮包,他全尽力气从行李厢中提出皮包,接着蹲在地上拉开了皮包的拉链。里面放着三把亮锃锃的DS9A-XK10型冲锋枪,四把点四五HK-USP手枪,六枚震撼弹。枪支的下面是三十盒配套子弹还有四块塑胶炸药。

    XK10型冲锋枪是DS9A的变种枪型,大宇公司为它添加了可折叠的枪托以及战术导轨,增加了射击的准确性。它最大的优点不止于此。对于单兵轻携来说,它更是一把不可多得的利器。在某种条件中,任谁也猜不到正统得体的西装之下掩藏着一把XK10冲锋枪,它的威胁是无迹可寻的。

    三名服务员把HK-USP手枪束于腰间,又拿了几盒弹药。大厅酒水服务郑猿拿了两块塑胶炸药和两枚震撼弹,大厅食品服务员杜慈以次装备好。最后,剩下一把多余的HK-USP和两枚震撼弹,由大厅管理刘风携带。三人整理衣着,抚平腰间皱起的上衣。

    “只有十五分钟。”刘风看了一眼左手腕的瑞士军工表。

    郑猿和杜慈默不作声,点了点头。

    “现在开始倒计时。”刘风说了一声,三人同时按下倒计时按扭。他冷冷地提醒道“记住,被抵抗或者有人试图不遵守规则并有报警的意图时,直接干掉。还有,如果发生意外,我们其中有人受伤时,你们知道应该怎么做。”

    20点15分‘雷斯酒店’电梯内。

    今天的研讨会完全就像一群乌合之众汇聚在一起进行一场萎靡不振毫无成果的谈判,对于亚州资源再分配的议题已经研究了长达五年之久,依然无法达成框架下的即成协议,这无外乎某些国家想在公海领域违法私自开采资源有莫大的关系。那些架设在公海的鬼斧神工般的海上油井设施,犹如拥有钢铁身躯的威武魔鬼,它们正在源源不断的进行着道义沦丧的偷窃行为-汲取着属于全亚州人民的血液。雷斯集团下辖分支‘微冰’机构成立于1990年,由Z国的‘化学之父’曾溪(架势五本阴谋小说系列中的主要人物,与本书没有特别联系。)担任主要研发师。‘微冰’机构成立之初主要任务是研发人体化学成份分解与能量原理。1998年4月份,曾溪在‘亚州科学杂志’发布过一篇名为‘能量与啮齿类中枢神经的再编译’理论。理论一经发布,‘微冰’机构正式进入全球媒体及研究着相同科目的科学家的视线内。这篇论文是科学版块中惟一一份收获到褒贬不一地看法最多的著论,有些人提出质疑:在能量无法可视化的情形下如何确定中枢神经的损伤与接融?。蜚声一片的浪潮中,还没有等待有何种方式证明此种理论的正确与否,两年后,也就是2007年6月份Z国‘化学之父’曾溪承载着太多的议论之声殒于自己在燕京的研究所内。自此,‘微冰’机构在众人面前销声匿迹,一蹶不振。

    时间的长河从来不会逆流而上,2009年,一代伟人曾溪之子在没有正统的科学家身份的情况下入主‘微冰’机构。他大刀阔斧,对机构进行了翻天覆地的改革。机构开始接纳民间知名科学家,他大力主张把科学研发迎合商业市场。只是六个月,机构与亚州多个国家签署了技术支持与协助,这意味着机构唤然一新,再一次步入大众视野,成为流淌着新鲜血液的蒸蒸日上上的商业研究所。

    因此,机构的工作人员称是‘曾溪之子’在‘微冰’机构进退维谷,日渐消沉的危难时刻,在千钧重负面临崩溃的余地时,拯救了它。

    全国媒体头条这样写道:他是‘微冰’机构的救世主,他是把科学与商业融合的奇才。他的名字是-曾冉。

    “你在想什么。”游辰好奇地看着突然陷入沉思的男人。

    曾冉恍过神,疲惫道“如果,我是个空无一物的平凡人。”他想了一下,又慢悠悠的道。“我想,我根本没有资格和你同乘这部电梯。”

    电梯门毫无动静的动开了,‘雷斯酒店’一百零五层。这里象征着权力、金钱与征服。

    两人步上浙美牌真丝地毯,地毯的纹路让曾冉更加疲惫了,他忍着不去低下头。走廊很长,墙壁上挂载着知名画家的著作,曾冉向左右查看了一下,顶层只有三个大型总统套间,他独有的那一套要经过中间的房间。中间的那套奢华的套间是一位当代最杰出的外科医生所有。听说这名外科医生时常出差去各大医院会诊。

    曾冉在上衣的内口袋拿出门卡激活,这套安全系统出自‘微冰’机构的社科安全室。

    “曾先生,你好像喝多了。”

    这个声音很独特,沉稳的口气,简略的措词。是中间那所套间的主人。

    游辰像被电击了般,第一个扭过头。曾冉认识对方,没想到会这么碰巧。

    外科医生的头发乌黑浓厚,理起的发型纷外整齐。他的衣领有个LOGO的标志,这是一套雅戈尔商业西装。西装被一件精心搭配的黑色领带铺在带纹路的衬衫上。他穿着一双麂皮皮鞋,相当然也是经过特别护理过的。他走近曾冉两人,带着一股儒士的微笑,优雅的伸出了右手。

    曾冉还以礼节,两人的手触碰到一起时,他明显感觉到外科医生那双细腻的手竟然没有温度。

    “这位是?”外科医生充满好奇地问道

    游辰立刻恢复了以往神态,她自信的在脸上勾勒出笑容,伸出了修长的手。“我是游辰,初次见面,多多关照。”

    外科医生并没有握住那只手,他的褐色地眼睛如清澈的湖水,反射过一道光。沉默了片刻,盯向曾冉“如果喝太多的酒会对肝脏不好,曾先生要多注意应酬时避免贪杯。”

    “好的,谢谢医生。”

    外科医生在进入电梯时,又看了一眼快进入房间的两人,他捉摸着那个自称名字叫‘游辰’的女子是不是在那里见过。

    ‘亚州不可持续资源发展组织’酒会即将步入尾声,一百八十平的大厅一改渐变的灯红酒绿,换成了更加明亮的白炽灯光。游曳在十六组木质桌椅的交际舞者也尽散去,只剩四组音箱还在欢快的吟着‘por una cabeza’的动人旋律。这首来自西班牙小提琴大师卡洛斯的名曲与很多舞种都有完美的契合点。外科医生享受着小提琴独有的韵调,啜了一口来自波尔多的上等葡萄酒,他的记忆力超乎想象,只需品尝一口,他的心中已经清晰的知道了这杯酒的来历、年份及酿造厂家。他的记忆力与他超群绝伦的外科解部技术没有一点关系。虽然,外科手术是一门深奥的解部学,需要对人体构造有着彻底的通透了解。但他认为,自己的记忆完全是一场阴谋下的附属功能。

    晶莹剔透的高脚杯只剩下一口甘味绕舌的葡萄酒,外科医生向离自己最近,站在离他三米远的服务员举起酒杯示意。那名服务员面色凝结,他刻意扭过头装作没有看到外科医生。只是僵持了五秒,那名服务员像是突然领悟到自己的职责所在,强装出一副谦意的表情,匆匆地向外科医生走了过去。

    服务员的右手托着酒盘,左手伸出去试图取走空无一物的酒杯。外科医生挥了一下手阻止了他,看了一眼酒盘上的五瓶葡萄酒。意思很明确,外科医生想让服务员直接给他倒满。服务员的反应很快,深谙出了差错的后果。他在托盘中拿下一瓶葡萄酒,利索的倒向客人的酒杯。

    服务员迈着沉重的步迈离开了,外科医生没有再喝一口杯中的酒。酒杯中已经换成了另一种不知名地山寨产品。这会破坏掉今天的兴致。已经破坏掉了。就在这时,自称‘游辰’的女子的俏丽的脸庞如像素定格下的照片涌入他的思绪中。

    外科医生得出一个结论:那名女子的出现预示着这里即将面临一场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