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6

    更新时间:2017-03-22 16:50:07本章字数:2552字

    你那声震寰宇的响亮‘名号’和你本人一点都不般配。

    游辰含情脉脉地注视着大胡子,纤细的双手抚摸着他健壮呈麦色状的胸膛,就像正在他粗糙的皮肤上算着那道举世闻名地难解的薛定鄂方程式。方程组解到一半突然遇到了瓶颈,天呢!那不可能会是停滞不前受到阻碍的真正原因。她的手被一处沟壑妨碍了,那是一道深褐色的疤痕。随之,游辰地思维被桎梏在他遍体鳞伤的身体上。触目惊心的两处枪伤,多种利器的割伤,通过仔细的辨认出地可能是最近一次执行任务时被拳打脚踢才会出现的钝器淤伤。她理应配合男人进入自己的身体时的生理及精神上的迫切需求,把原始的本性交融在一起,让碰撞和激情作为燃料驱动着他们共同达到殿堂般地精神领域上的愉悦。可是,游辰第一次真正地从意识上屏弃欲望,通常认为,那次也是她最后一次把肉体的渴望抛到了九宵云外。因为她的床伴是大胡子。是绝无仅有的一位绅士。

    她急不可耐的想知道这些伤疤的来历与故事。

    覆盖在游辰身上的丝绸床单滑向一侧,她看着大胡子解除警戒,放下欲求不满的挣扎,翻过身,喝了一口放在床旁的灯桌上的矿泉水,以缓解难忍地口干舌燥。他指着自己胸前处第四和第五根肋骨中间的疤痕,那是他第一次出‘组织’地任务时留下的。接着他又把手绕到背后抚摸着一条沟壑,那是‘组织’安排他去西部边陲的一间破败的土垒中执行任务时遭到暗害存下来的。剩下的几处疤痕,他说那是‘秘密’。

    她断定,大胡子不会再过多的讲述自己的故事了。游辰屏住呼吸,她揣测剩下的那些致命的疤痕应该就是大胡子的真正身份。他不止服务‘组织’框架下的任务,同样也不会听从‘组织’的三令五申。于自己,他所执行的任务中多半掺杂了过多地自己的爱恨情仇。

    “什么时候可以让我看一眼你蓄起胡子的脸?”游辰不再追根究底,她打消了兴趣盎然地念头和强烈地窥探秘密的意图。

    此时此景不适合血与阴谋。她把柔滑的丝绸床单彻底从身上撩开,像只软耳猫一样坐在了大胡子的身上。

    “相信我,你绝对不想看到。”

    现在 安全屋内

    “‘组织’的后备小组就要来了,我需要离开。”大胡子拍了拍倚怀在窗边的游辰。她的神情渐渐的恢复到往昔的自信和从容。

    游辰回过神,正色道“你是在休假。”接着又问道。“你还在新加坡的那家医院吗?”

    外科医生只是点了点头。

    “你对我的任务知道多少?”

    “在顶层走廊见到你之前,知之很少。”

    “我需要撑握你对这起事件看法和了解。”

    “我不想掺合到这件事中。”

    游辰离开窗户,上前迈了一步,离的大胡子近了些。“给我讲讲,他们的穿着,什么相貌,眼睛是什么颜色,颧骨是什么形状。”

    “他们跟我一样。”

    游辰点了点头,她很认同。“他们的口音的特色,装备的型号。”

    “属于华中地区的口音,这起事件总共使用了四款装备。韩国大宇公司的DS9A冲锋枪,德国HK-USP手枪,Z国特种震撼弹,还有来自黑市暗网的迷你塑胶炸药。”

    “你对他们的目标有什么看法吗?”

    “我认为,他们想造成恐慌。”

    “没有必要害死这么多人。一场爆炸,或者在公共场合击毙一位政要或商界领袖就可以使恐惧蔓延。”

    “也许,他们在传达着某种信息吧。”

    “你是说,他们接下来还会有其它行动?”

    “也许。”大胡子看了一眼腕表,走到门前并打开。“你可以从曾冉的公司入手,可能会找到意想不到的线索。”

    “曾冉。我会还他一个真相。”目送着大胡子带着坚决的背影离开玄关,游辰追了两步,冲着门外喊道。“我还会再次见到你吗?”

    电梯显示还在低层,楼道也没有传来脚步声,他凭空消失了,一如既往。

    六个小时以前

    敲门声不是连续性的两次,也不是间断性的两响一断。急促、不安是敲门声的语言,它不会骗人。不!只有在一种通晓了门声的语言艺术的人才可以做到。这次,它骗了一位即将迎接死亡的男人。

    “也许是酒店服务生。”

    游辰看向那加钢琴。“被人看到难免引起碎语,我先藏起来吧。”她的床伴寻思了一下,也许是顾及自己的身份,也许是为了不必要的麻烦,他点了点头。

    游辰裹着与地毯一色的床单躲在了钢琴的音板侧,这里是最佳的藏身之所。接着,她听到了开门声,由里向外。

    “外科医生?怎么。。。”

    “曾先生,你是这次会议地主要发起人之一。对吗?”

    “是的,有什么问题吗?”

    “楼下发生了恐怖袭击。”

    “怎么可能,那你还。。。”

    “你还有五分钟的时间逃离这里。”

    随后,一切都静谧谧地。从两个男人的对话中,游辰推测曾冉肯定狐疑满腹不相信外科医生的好言警告,外科医生跟着他去楼下大厅了。楼下真如外科医生所言吗?她不敢轻举妄动,遵守敲门声的谨言和命令是活下去的唯一选择,她纹丝不动地倦缩在钢琴的阴影中。

    十分钟后

    游辰一直藏在音板处,直到外科医生把她找出来。其间,她听到了爆炸声,那不是爆炸声,更像是七级地震,楼宇被炸药的威力振地颤颤发抖。外科医生带着她离开了已经无需证明-沦陷成地狱地‘雷斯酒店’。

    夹巷内,逼仄的空间竟然有辆车停着。

    一辆奥迪SUV毫无声息的向后倒车。它已经在腐臭难闻的气息里待够了,是时候离开了。这次车内只有两个人,一男一女。

    “曾冉呢?”

    “被枪打死了。”

    “发生了什么?”

    “刚才你应该听到了我说的话。”

    “你只是用摩斯密码告诉我,让我藏起来。”

    “安全起见。”

    “他怎么死的。”

    “我不想重复。”

    “我是在问,为什么打死他。”

    “恣睢地恐怖份子没有规则可言。”

    “你应该可以保护他。”

    “他强拗着遵守自己的法则,显然他自己也证实了是不可行地。”

    “告诉我,你接近他是出于任务吗?”外科医生不想再多费口舌,心思一转,改变了话题。

    游辰不依不饶道。“你可以保护他。”

    “我以为有整个小组在保护他。”外科医生再三确认。“‘组织’不是一直有后备无患的计划吗。”

    她的任务是观察和保护。很简单也很无味。

    游辰双手抱着头,她怎么也预料不到突发事件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微冰’机构-曾冉,当代科学界最成功的商人,他坐拥上百件可抵万金的专利技术。也因此,他成为了整个世界被窥觎的对像。今天的任务是保证他收回深海勘采技术。为了深度了解曾冉地谈判进程和合约结果的数椐,从中,不乏游辰试图借机也取悦一下自己的身体地借口。只有最亲密的关系的促成才可以达成信息的共享。这是她的信条。

    她装作漫无目的、寂寞难耐地单身女性靠近曾冉,调情的手段是与生俱来地。她从来没有接受过‘组织’的人际训练部门的课程培训,她又一次做到了。

    只是,一切来的太突然,曾冉还没等到在她温柔的臂弯中享受那怕一刻,下一秒迎接他的竟然是-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