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7

    更新时间:2017-03-22 16:51:40本章字数:2588字

    游辰的额头愁云密布,她回想三个小时前谨慎地‘组织’的后备小组成员缄口结舌的走进那间阴仄狭小地六十平方的可怜安全屋,它只有一个窗口,在被空气闭塞弄的喘上不气之前,她跟着后备小组的两名成员逃离了那里。

    两名成员,不如说是两名初出茅庐的女学生。其中一位梳着调皮地马尾辫的女孩也许是头一次出任务,她看着游辰时的兴奋表情就像看见了活化石。游辰越来越不相信‘组织’地纳新策略。也许招新部的主管是位有特殊癖好地人,他喜欢充满朝气的身体。另一位正驾驶着方向盘的短发女孩略显老道,看着特别干练。游辰查觉到了一个细节,那个短发女孩子的手不停的发抖。游辰摇了摇头,简直不像话,‘组织’越来越不牢靠了,也许这是其中一条大胡了离开‘组织’的原因。‘我会因为什么,以什么方式离开呢?’。

    汽车很普通,是一辆前辆驱动的老式桑塔纳。它连化油器都没有。庆幸的是,游辰无需在车里待很长时间。‘虹桥’机场的轮廓已经出现在眼前。在临近机场时,游辰发现这里警戒遍布,穿着黑色戎装的特种兵全副武装,正用严如鈇钺的眼神过滤着他们眼前的一切活动。短发女孩把车子停好,她必须跟在游辰的三米以外,装成一幅若无其事的样子尾随在被保护者的身后,在离安检口还有几步远的时候,那个梳着马尾辫的女孩快步向游辰走来,她们之间连眼神的交流都不存在,彼此之间的关系就像路人般。女孩走远了,游辰知道,她的路易威登的包中被悄无声息的放进了一张航空机票。只是她不清楚地点是那里。

    Z国 保州府 某处大楼内

    事件的恶性余波还在不停的发酵,波及范围从政坛到商业的每个角落。媒体跟风性的相继报道这起于昨日20点30分发生在沪申路‘雷斯酒店’爆炸袭击。

    它被起了一个通俗易懂、象征性很强的名字-‘2030号雷斯事件’。

    略显讽刺的是,2030这组数字在国际上普遍认同的寓意是-‘爱你、想你’。

    三个小时后,游辰从燕京国际飞机场下机。接着,有条不紊地转乘‘翼神’公司提供地在此等待多时的私人飞机。只过了不到一刻钟,拥有十四万平方米无比开阔地私人飞机场有一辆奔驰牌豪华轿车点火成功,搭载着W12缸6。0排量地发动机的汽车扬尘而去,瞬间消失在被排气筒激起的尘埃中。

    奔驰轿车转到D114国道,以每小时80公里的时速在车流中穿梭了两个小时,接着,它驶出国道转向保中路至州泽路高架桥。此时,正值下午五点钟,职工下班高峰期。高架桥的车辆熙熙攘攘闭塞不前。奔驰车驾轻就熟的在最近的出口下来,到达中安街,接着一个技艺娴熟的调头。游辰临时决定提前下车,她想步行至目的地,她需要缓冲的时间整理一下‘2030号雷斯事件’的来龙去脉。傍晚的时光有些凄美,几片晚霞连接成阵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向人间映照出灿红的斑驳。有阵风顽皮地抚摸着游辰裸露在外的皮肤,空气有些凉,她裹紧了外衣。整条街车水马龙、繁灯初上、行人络绎不绝,有间古香古色地精致的小茶馆却显单调落寞,它的旁边的是一家装潢成现代化的咖啡店,里面的职工左支右绌,焦头烂额的忙碌着。游辰路过茶馆走近便装杯咖啡售卖窗口取过服务员递过的咖啡继续向前走。咖啡店的对面是一家拥有两层面积地新发现中式饭店,隔着一家全由玻璃组成的珠宝店就是她最喜欢的左岸餐厅,里面不仅有五湖四海地中式菜,还有琳琅满目的繁杂地西式餐。游辰感受到来自不同角落、距离的三处锐利地目光,她被盯梢的人跟踪了。‘组织’出于‘安全’考虑的一贯做法。在历时长达三个小时车怠马烦的路程她终于踏入到‘组织’金城汤池地范围内-中安街44号。

    一幢高耸入云的银灰色百层大楼,肃穆在被三米铁质栅栏包裹着的警戒森严的4800平方米土地上,整幢大楼的外形构造与CBD的那些大厦没有什么区别,唯一不同之处是它没有任何显眼地标示性牌照板可以证明它的身份。

    坊间传说,这幢楼宇的命名基础来自中安街,大楼的名字叫‘中安局’。它的所有权被掌握在三个人的手里。年轻有为,四十九岁地行政长官郄夫,他比上一任已经退休地行政长官小了接近二十岁。他负责这里的大部份部门,特勤部、通讯小组、武器部、行动规划部以及可以直接与Z国的最高领袖通电话,视事件紧急情况,他无需再意对方是否正在凌晨两点中的安详睡眠中。庞大的运营就是开支,这是众所周知的,资金的来源和管控是由丘健负责。某种情况下,他可以无理由拒绝并停止向郄夫的所有部门提供资金支持。郄夫和他有时会因为一点小事就针锋相对,队员们视这种势不两立的关系叫做‘婆媳关系’。

    偶尔,郄夫又会放下脸面‘选择性’的和丘健同仇敌忾共穿一条裤子。当他们面对的是‘顽固、狡猾’的老狐狸-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谢守旗时,这种依存关系尤为重中之重。老狐狸谢守旗被认为是一位喜欢用极端方式做事的‘中安局’挥之不去地老头子,他苛刻、严肃。没人见过他的笑容。谢守旗已经六十岁了,年进花甲。他的成绩无需用这幢大楼来证明,他现在想做一名老实巴交的老年人,去怡养晚年。

    他所掌管的部门,忠诚地手下只有缪缪地八名,也是唯一的八人。他认为这足够了。部门没有特定的名字,所在五十二楼层中间位置地他办公室的铭牌有时会是让人捉摸不透地‘预测’处,过一个小时也许就变成了‘观察’处,下午又挂上了‘定向调查’处的铭牌,如果门上出现了‘数椐分析’或者‘比率判断’的牌子,基本上连郄夫和丘健都不敢直接敲门打扰。如果被冒犯,结果便是;他会怒吼着不留情面,直接把不请自来的人轰出去并摔上门。

    今天,他的办公室的门上挂了一块‘行动规划’地牌子,同一楼层内共有二十四间办公室,工作人员一百多名,他们不敢推开那间挂着‘行动规划’牌子的办公室,就算门上没有任何地牌子,他们通常会悻悻地绕开这里,躲地远远的是明智之举。

    游辰从奔驰车的后座下来,从路易威登包中拿出身份识别卡刷了一下,距人千里地黑色铁栅栏被打开了。她顺利通过门岗员的搜身检查,很细致。这让她感到安全。接下来就是‘查危仪’的扫描和X射线的照射。她很习惯的按照流程进行到最后一个步骤,但那是这座大楼唯一使她憎恶的一项安全检查。磁震核辐器。它可以检测出在通道中走过的一切生物的身体秘码。体内金属异常含量、体下侦听器、血型、DAN乃至情绪值和潜伏疾病。当然,还有身材。游辰像一名慢镜头中的模特,必须走慢点接受检测,违反通道安检工序,它会立刻释放嗅之立毙的毒气和可以穿透一切的激光射线。游辰认为自己正赤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这种感觉很难堪。因为这台冷血机器没有感情,也没有艺术细胞,它不会欣赏她玲珑剔透的身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