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8

    更新时间:2017-03-22 16:51:58本章字数:2623字

    ‘中安局’九十一楼层行政部长官公办室

    “你失败了。”一个带着银色边框万宝龙商务眼镜的男人把报纸摔到黑色的办公桌上,他的身高只有一米七,泛光的眼神弥补了身高所降低地威严,男人坐在他专属的椅子上,在抽屉中拿出一块手掌般大的蓝色布料擦拭起镜片。

    游辰目不斜视,像看着一只刚刚走下战场地雄赳赳的大公鸡,矮小精悍。行政部长官郄夫稀疏的头发仅剩下几根屈指可数,他丢下报纸的那一刻几绺头发不安份的跟着跳了起来。游辰突然有种忍不住想笑出来的冲动,她竭力控制并平复自己的情绪。“发生了不可控地意外。”。

    “我以为老头子的‘预测’办公室从来不会出错。”行政部长官郄夫瞪了一眼下属,他习以为常的认为所有的失败全是‘老头子’的坚不可摧地办公室导致的。

    “这次是始料不及的。”

    “希望不会有下次了。”郄夫哼了一声,他没有抱太大希望的说。“希望老头子不要蠢蠢欲动跟上几次一样躁动不安的干出出格的事。”

    “有最新的资料吗?”游辰受不了行政长官在自己面前宣泄他与工作伙伴因为罅隙而咄咄逼人的控告,他像极了被情人冷落了的失意的男人。不甘又无法反抗。

    “我像是等着给你提供线索的人吗?”郄夫明显地感受到游辰想逃离此地的情绪,又到时候该告诉她什么是上线和下属了。“你认同老头子的做事风格吗?”

    游辰仰视着清一色的天花板。心里不由的叫苦连连。‘天呐,谁来拯救我。’

    没有让她等待很长时间。就在这时,代表行政部长官的权力和庄严地漆成暗红色的实心铁衫木大门被人不客气的打开了。没有敲门的过程,很随意,太固执。

    “郄夫,你怎么还在办公室?”

    “按你说的,我应该在那里?”

    “丘健大财务在等你,他有话跟你说。”

    游辰回头打量那个打开暗红色铁衫木门的老者,他倔强的神色中带着一丝狡慧。他的头发花白,本该到了佝偻年纪的腰板依然直挺挺的,暴露在外的泛白的脸色像一张白纸片。苍老地相貌掩饰着技艺高超的他具有对敌人一击毙命的登峰造极地本领。他的眼睛是深褐色的,像一杯沏泡了一刻钟龙井,浓度和口味恰到好处。游辰发现,老者穿的是她专门为他量身打造的那件拉夫劳伦皮夹克。‘他再一次来拯救我了’。也只有老头子能做到。

    五十二楼层,‘老头子’谢守旗的办公室内。

    “又是一轮新游戏,他们拥有无人企及的优势。”老头子拿出一盒廉价地八毫克,它的烟蒂是白色的。以前,游辰为了他的健康经过无数次的制止无效后,送给他一条高档的钻石牌锦绣河山香烟,被他丢给丘健财务室了,他当时的理由是:为了外勤人员足以顺利行动,贿赂是必不可少的。

    “有什么新的发现了吗?”游辰相信,老头子的茶水泡的刚好,他肯定用那双褐色的双眼发现了什么才会这么肯定对手的‘作为’。而且老头子有个怪异的习惯,在别人没有提供有效信息时,他不会心甘情愿地道出自己通晓地一切。他也总有可以绝地反击的重要情报。她打断老头子试图按下的打火机。“我仅有的几条线索也许可以有些突破。”

    “说来听听。”

    “华中地区口音,韩国大宇公司的DS9A冲锋枪,德国HK公司的USP手枪,Z国震撼弹和暗网的迷你塑胶炸药。”

    “这些不叫线索。”老头子再次按下打火机的打火按扭,香烟被点燃了。

    “曾冉死了。”这个名字本来是游辰的观察目标。

    “发生了什么?”

    “死于两颗打中股动脉的子弹。”

    “医救急时,足以救下他的命,我想,我们不介意他是个残废。”

    “那里没有外科医生。”

    “必须是拥有超群绝伦的手术技术的外科医生,并且是有过救治枪伤的经验的医生。”

    “你想说什么?。”

    老头子使劲嘬了一口八毫克香烟,香烟燃烧后的浓雾通过呼吸道向肺部蔓延,接着渗透进肺叶,穿过毛细血管,混进血细胞中。它没有停歇,直至把血原蛋白分离开,利用左心房的供血压力直达血脑屏障网络,那时的它不叫香烟,它是‘恶魔尼古丁’,一氧化氮承担着它所需的养房和运输的能力。它会统治人的中枢神经。‘这些见鬼的知识是谁告诉我的?’老头子被烟碱抑制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名字。“你见到他了?”老头子通过游辰叙述的细节推测出了一个人的名字。

    “是。是的。他帮我逃离了那里。”

    “是他应该为你做的。”

    “他碰巧休假。”

    “他过的还好吗?”

    “他是知名的外科医生。”

    “他有什么变化吗?已经两年了。”

    “他没有留胡须。”

    老头子颇为侥幸的为此大笑起来,他用力过猛又难受地咳了几声。‘这个家伙如果留了胡子,我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来,把他的胡子一根一根的拨下来。’

    游辰走到铝合金纱窗边把它开了一条缝。“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老头子走近游辰帮她整理了一下风衣。他坚毅的眼神中不存在怜悯,只有无尽的秘密。“我的孩子,你应该先去休息一下。”

    “我只想完成未尽的任务。”

    “你刚说到曾冉。”老头子疑惑道。

    “对,那位‘奥斯集团’辖下分支‘微冰’机构的操舵者。”

    “你有什么看法。”

    游辰沉思了一下,不知该怎么说,那条线索是外科医生告诉她的。‘无所谓,我们曾经共同服务‘组织’。老头子不会介意这是怎么得来的线索。’她肯定道“我们可以从曾冉所在的公司着手调查。”

    ‘老头子’谢守旗是游辰所负责地对曾冉的深海勘采专利技术进行交易,实施‘观察’任务的主要策划人。失败的蛋糕无论有多难吃,他当然也需要吃一块并咽下去消化掉。只是,有一个问题。他想‘第一点,2030号雷斯事件中已统计核实地死亡人数是三十一人,均有身份证明。被残害者也全是知名的举足轻重地人物。这是死于枪击事件的人的共性之处。第二点,‘观察’任务是单纯地对‘微冰’机构的深海勘采技术交易的进展进行详细的记录。第三点,袭击者行动有素,计划完善,装备精良,为了达成‘2030号雷斯事件’,他们肯定策划了很长时间。最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第四点,现在面对的是‘2030号雷斯事件’和‘微冰’深海勘采专利技术交易的两件根本没有任何关联的事件。它们真的没有联系吗?那怕是最微妙的关系。’老头子的思绪被燃尽的香烟带回到办公室,他把香烟放到满载烟蒂的烟灰缸中,无意识的咬了一下苍白的下嘴角。这是他思考问题是独有的小动作。

    “对‘微冰’机构进行全时候观察,我要知道关于深海勘采技术的交易还有谁知道。”他举起手又道。“另外,把沪申路以及周边三个临近街道的监控录像无论是公共的还是民用的,全部一桢不落的在两个小时内放到我的办公室内。”接着,他喘了口气,压制住即将要咳出声的生理需求,又道。“我需要那把大宇DS9A冲锋枪,还有HK公司的UPS手枪,还有燃烧完的震撼弹以及通过手指的扳动打出去的全部子弹。”

    游辰任老头子说个没完,她无需用笔去笨拙的记录,只需静下心去仔细的听。老头子视她的这份资质为一笔不可多得的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