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青龙

    更新时间:2017-03-24 18:09:44本章字数:1989字

    森林外围竹屋

    “老药羊,给点佐料,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一个身穿破烂灰衣,手抱婴儿的灰发中年人道。

    “我胆子没你这么大,吃初生孩童,我可不想折寿。”一头白发,挂着山羊胡的老人道。

    灰发中年人侧躺在竹椅上,吊儿郎当的道:“老羊,是不是以为你老了我就不会吃你?一句话,给不给吧。”

    “呦嗬,老子怕你?有胆子去跟龙爷说去,他要同意了,我老药羊就帮你煮肉,改吃荤。”

    灰发中年人不乐意了。“就特码知道用龙爷压我,有本事单挑啊!”

    “我怕不小心把你给毒死,还是不了”老药羊调侃道。

    “去死!”灰发中年人一爪抓出,锋利的爪子迅速生长,三寸长的利爪直攻白发老者的腹部。很明显并不想要其性命。

    “百草迷”老者身形一闪,从袖子里掏出一个黑色药瓶,洒向灰发的眼睛。

    “你·爷爷·的”灰发中年人一个踉跄倒在地上。

    “老狼,你挂在我这招快三百次了,啥时候能长点记性?”白发老者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这又是谁家的娃子,这么倒霉被老狼抓了?”白发老者索性抱起婴儿走向森林深处。

    婴儿不哭也不闹,只是睁开明亮的眸子观赏着这个世界。

    一个窈窕的身影蹿向老羊。老羊伸出粗糙的大手在女子的臀部摸了一下,露出色迷迷的眼神。

    ”老流氓,死性不改,是不是皮痒痒了?”女子一脸媚笑。

    老羊打了个哆嗦,又道:“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啊,哈哈。”

    “你要是能把《无字医书》给我,我陪你一夜又何妨?”

    “老狐狸,想得美,要不我把老狼送你,你陪我一夜?”老羊一脸奸笑。

    婴儿天真的望着老羊的眼睛

    “怎么?那臭狼又拐小孩回来了?”

    “可不是吗?麻烦的很,我还要去龙爷哪儿呢?”

    老狐狸从怀中拿出一根毫无灵气气息的草递给老羊:“这是无息草,你顺带给龙爷送去,他老人家,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

    “得嘞,不如晚上好好聊聊?”老羊又一脸奸笑。

    女子更加妩媚,双手搭在老羊的肩膀上。轻轻一按。

    ”啊!”老羊顿时觉得手废了。

    “别跟老娘玩儿这么多花样,早想揍你了”狐狸瞥了一眼老羊。

    老羊单臂抱着婴儿,朝前方走去。

    前方是一个石林,在老羊走进的一刻,他身后的百草花木瞬间消失。而石林中的一个个石头,变成了一片片青色的龙鳞。老羊进入了一个特殊阵法,石林没有尽头,老羊一动也没动,口中吐出一个个符文。

    “何人?”远方传来一阵沙哑的声音。

    “是我,羊药草。”

    “进来吧”沙哑的声音再度传来。一个巨大的身躯浮现在老羊的面前,那是一尊青龙,一尊真正的青龙,活了上万年的无上强者,但此时,它的鳞片几尽褪光,身上有无数道伤痕,散发出一股颓废的气息。

    “你的情况越来越差了。”

    “我最多还能活三个月,普通的圣药灵草对我没用,如果还没有神药或真龙之体的血液滋养,我必死无疑。”青龙叹了口气。

    老羊从袖子掏出了无息草递给了青龙。“狐魅那家伙听说你睡不好,去东部森林帮你采的。”

    “我反倒成为你们这些孩子的累赘,今时不同往日啊,域外万族再临,我九天界何人可挡?”

    “安逸生活总不长久的,有得必有失,何必执着于此,那群人类不去对抗域外万族,反倒猎杀内族,若九天界被攻破,也是给他们的一个教训。”

    “只是我连带你们逃命的力气都没有,真是惭愧。”

    “没人怪你,你曾经庇佑过一次了,已经足够了,好好休息。”

    “对了,老狼又拐了个孩子回来,你算算,这是谁家的,好送回去。”老羊抬起手中的婴儿。

    “嗯”只见青龙的面前悬浮起一个绿色的八卦阵。

    “寻”

    孩童的一根发丝飘向八卦阵,只是刹那,整个八卦阵从中心开始变黑,如同黑墨泼洒一般,八卦阵迅速的变成了一团黑雾。

    青龙愣了片刻,随即眼冒金光,大笑起来:“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莫非这娃子是···”

    “真龙之体,天煞孤龙,血脉比九大神龙都强。只是天生不详,会给人带来无尽厄运,但只要一成长。诸天万界中何人可敌?”

    “哦,你自己处理,拜拜了您嘞。”老羊挥了挥手。

    “停!我现在动都不能动,小羊崽子,你就这么走了?”

    “你还想怎么样?给我看看手相?”老羊调侃道。

    “用我掉的鳞片泡水给他洗澡,再放他几滴血。”

    “这么做,不会折寿吧。”

    “我又不杀他,互惠互利啊。”

    “等等,这娃子不是给人带来不详吗。就这么留下,没事?”

    “给老子滚去办事!磨磨唧唧的。”

    老羊办事还是很利索的,很快给婴儿洗好了澡,又放了几滴血。

    青龙轻轻一吸,将几滴血吸入体内。吸入血后,青龙逐渐化为人形······

    一个青发青衣的俊美少年出现在老羊的面前,那头顶的角不仅没有破坏画风,反而增添了几分神圣。

    “臭不要脸,变得这么好看。”

    “哈哈,随便变的。”

    “拿刀来”青龙指挥道。

    老羊快速递上一把骨刀。

    青龙割开自己的手指,几滴富含神性的真龙血落入婴儿的嘴中。

    “这样可以暂时压制他的不详煞气,你先走吧,这孩子我养了,大概养个七八年我就可以恢复了吧。”青龙摆了摆手。

    “可是,这是别人家的孩子”

    “滚犊子!”青龙一脚把老羊踹了出去。

    “哎哟”老羊捂着屁股和肩膀缓步走在石林外头。边走还不忘边骂“臭老东西,忘恩负义。”

    “哟嗬,这不是羊大神吗?怎么这么狼狈啊。”灰衣中年人奸笑的看着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