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策马奔腾

    更新时间:2017-03-24 20:45:59本章字数:3912字

    黄沙似低拂过地面的流云,随狂风卷集着,奔腾着,它们裹挟着峰头如波的沙丘,激起满天沙尘,在就像是巨大鬼影重重矗立的戈壁之中呼啸而过。

    漫漫黄沙,淹没大地,遮蔽天空,在沙漠之中肆虐前行。

    直到,前方出现了一条黑色的大河,这条河宽有几百里,长更是不知几何,看不到源头,看不到尽头。

    充盈天地的无边黄沙,浩浩荡荡的冲向大河。它们汹涌的冲到大河上空时,一股无形的力量突然出现,将猛烈的风沙给拉入了水中。

    河流上空黄沙飞舞,狂风怒号,河面却波澜不兴,没有受到一点影响,平静如昔。

    不一会儿,这场肆虐千里的沙尘暴,就在这条黑色大河之上消亡了。

    这条大河,它横跨东西,将浩渺无际的沙漠拦腰切成了两半。

    大河流经沙漠,却没有为沙漠带来一丝的生机。它的两岸没有花草,也见不到动物。原本灼热的沙子,到了这里也都是冰冷的,太阳的温度在这里似乎毫无作用。

    水是黑色的,漆黑如墨,泛着点点乌光。它缓缓地流淌,无风无浪,偶有不知名的生物从河中露出部分身体,然后又沉入河底。

    大河就这样静静地淌着,不知过了多少年。

    有一天,河流的上方传来一声的号角,又像是龙吟。这悠长的声音在大河上空回荡,又传到了无边的沙漠深处,好像在昭告天下,它来了。可是,在这片死寂的世界里,却根本没有谁能回应它。

    不一会儿,上游水天之间,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身影,伴着苍凉悠长的号角,慢慢靠近。

    那是一艘木质的大船,高有上千米,长达上万米,就像一座巨大的山脉在河中漂浮着,排山倒海般地行驶而来。

    沙漠深处,黑水河边,一道用无数黑色鹅卵石堆砌而成的码头,沿河而走,接连几千米不断绝。

    大船顺流而下,在接近码头时,慢慢停了下来。

    ,大船底层的船舱上一道道巨大的木门缓缓打开,一道几千米宽的七色虹桥延伸而出,连接在码头上。

    虹桥尽头,大门之中,隐约出现许多人影。一阵阴冷的狂风从大门中涌出,将那些人裹挟着,顺着虹桥,飞向码头。

    当那些人降落在码头上时,却只见他们像是一个个没有生命的木头人,随意的滚落在地上,最后便动也不动了。

    这些人个个的皮肤都干枯如柴,眼窝深陷,头发掉落了很多,只剩下几棵如同深秋的枯草在风中晃动,看起来应该死去很久了。

    然而,这一切都还没有结束,船上继续飞出很多的尸体,降落在码头上。

    原本烈日当空的炎炎沙漠,气温也骤然降低,变得阴气森森,恐怖异常。

    尸如雨下,这样的情景持续了十几天,千米长的码头被尸体淹没,方圆几十里也化成了尸山骨海,一片地狱的景象。

    唯有大河依旧,一些从码头上滚落下去的尸体,在碰到河水的那一刻,就变成黑色的液体,融入河中。

    最后,虹桥收起,大船发出那苍凉的龙吟声,向下游继续航行,只留下万千尸体,无数阴魂。

    第一章草原驰骋

    苍天如盖,以无限的广度覆盖着大地。流云低拂,在极尽曲折的清泉上缓缓流动。

    一条光暗分明的长线在大地上匀速扫过,逐渐扩大的光明大地上,闪耀着无数的微光。那是草原上所有的草叶,在回应太阳的恩泽。

    高高的蓝天之中,几只英武的雄鹰凭风翱翔,像是神明一样,俯视着下方的这片苍茫大地。

    大地上,数百个白色的蒙古包错落在这片青翠的草原之上,像是一片绿茸中冒出的巨大蘑菇。

    几个蒙古包的毡帘挑起,一群身着鲜艳的年轻男女,从蒙古包中鱼贯而出。

    清风拂过,带来了花草的清香,令人心旷神怡。众人顿时心情大好,忍不住冲着长空高喊,释放自己胸中此刻的万丈豪情。

    这是一群大学生,他们放假之后,便相约一起来到这里,游览大草原壮丽的风景,体会这里奔放自由的民风。

    远处的山坡上,一群烈马,踏着密集战鼓似的蹄声,像是汹涌的洪水在大地上奔腾。

    这些年轻人们拍掌欢呼,纷纷向草原上的马群跑去。

    几位牧民一声呼哨,那马群之中,就有几匹毛色光亮,品相极好的高大骏马,迈着矫健的步伐而来。

    一匹白色的骏马冲在最前,来到了众人的面前,人群顿时激动起来,很多人跃跃欲试,想要骑这一匹马。

    然而,未等它止步,一个叫做夏寒的年轻人,便已经冲出人群,迎上前去。

    夏寒伸手搭在马鞍上,轻轻一跃,便稳稳的坐在了马背上,赢来众人的一阵喝彩。

    一个身着青色纱衣的女生挤到人群前,看着前方那鲜衣怒马的夏寒,眼睛充满了浓浓的自豪和爱意。

    她是夏寒的女朋友,余芳。两人相识六年,相爱两年。只是上大学之后,两人身在不同的城市,只有假期的时候,才能相聚。

    夏寒拍马,骏马慢慢一步步的,踏着雄健的步伐,来到余芳的身边。他一手执马辔,另一只手伸向余芳,示意她过来。

    余芳的小脸一红,这么多人在这里,她也有些害羞。

    夏寒见状,正要拍马上前几步,这匹马却突然一声长嘶,高高的扬起前蹄。夏寒若不是紧紧的抱着马的脖子,肯定会被摔倒在地的。

    周围的人也吓了一跳,纷纷散开。夏寒再看余芳时,发现她的眼神里透露处了一些恐惧,可能刚才也被吓得不轻。

    “别怕,有我呢,上来吧”,夏寒还是想带着余芳去跑一跑,否则来草原了连马都没骑,那岂不是白来了吗!

    余芳又害怕又生气,竟然尖叫着说不要。夏寒顿时有些尴尬,悻悻的缩回了手。

    “夏寒,过来比一比啊”,十几个骑着骏马的人在不远处挥手喊道。

    “来了”,夏寒回应了一声,冲余芳微微一笑,便策马向那十几个人奔去。

    十几匹骏马奔腾,隆隆的蹄声和年轻人们兴奋的呼吼声此起彼伏,奔向远方。

    夏寒座下的骏马,毛发如雪,没有一丝杂色。奔跑起来就像一颗白色的流星,极速的从草原上划过。草丛间被马蹄惊起的蚱蜢和草虫,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马儿身体带起的狂风卷上了天空。

    花草的清香扑面而来,沁人心脾,让夏寒感觉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都被焕醒了,散发着生命对于自由的狂热渴望。

    一群年轻人鲜衣怒马,相互追赶,大声呼喝着,尽情的释放着自己年轻的活力。

    先前因为余芳拒绝自己的那一丝不快,像周围那些低矮的山丘一样,通通都甩到了身后。

    夏寒越跑越兴奋,他的马儿也是越跑越欢。很快就将身后那十几个人给甩得远远的。

    最后跑到又累又饿时,这才停了下来。夏寒回头看去,苍茫的大草原上,除了那些随风摇摆的青草,便再也看不到其他的了。

    夏寒下马休息,坐在软软的草地上,喝着草原上特制的奶茶,啃着牛肉干。任风拍打着脸庞,看天上云来云去,好不自在。

    夏寒躺在柔软的草地上,眯着眼睛,看着蔚蓝的天空中那一朵朵纯白的云,先前狂躁的心,此刻竟然渐渐平静了下来。

    休息了二十多分钟,却依然还没有看到其他人追上来,夏寒有些担心

    ,他们的马再慢也不至于这么长的时间都还没追上来吧。

    夏寒慵懒地自语道:“或许看着追不上我,直接放弃回去了吧”。

    这样想着,夏寒便躺在了草地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呼呼…”一阵冷风刮过,夏寒打了一个冷颤,突然惊醒起来。

    头顶上的蓝天,此刻竟然被乌云笼罩着,天色也变得昏暗了。

    夏寒急忙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却发现他好像才睡了一个多小时,可这天怎么说变就变呢?

    想着余芳,虽然才两个小时没联系,但她现在肯定担心得不得了。

    当夏寒准备打个电话给余芳时,却发现自己的手机好像没有信号,打不了电话。

    他站起来,拍了拍屁股,翻身上马,往来时的方向奔去。

    然而,夏寒在草原上骑着马奔跑了一个多小时,却还是一个人都没有看到。

    他不禁担心起来,心想也许迷路了吧。这座下的骏马应该认路,它应该能带着自己回去。

    夏寒想了想,拿出手机,想用电子地图看一下,但这个地方一点网络信号都没有,上不了网,打不了电话。

    他甚至拿出了指南针,但这指南针却像是快要爆表似的,指针飞速的转动着,根本无法为他指引方向。

    看到指南针这样的情况,夏寒的脑海里突然闪过百慕大、罗布泊这些名字。他的心里顿时慌乱了,难道,自己也陷入了类似百慕大这样连指南针都用不了的死亡之地?

    可是,这片大草原每年都有几十万的游客出入,没听说过这周围有什么死亡之地,更没听说过有游客在这片草原上失踪的。

    “呜呜……”一阵引擎的声音将夏寒从沉思中拉了回来。他仔细一听

    急忙扬鞭策马,冲上左边山坡,看到了远方的草地上,好像有一辆白色的越野车在行驶。

    夏寒兴奋的喊了一声:“有救啦”,然后便追了上去。

    白色的越野车中,坐着五个人,其中四个看起来身材很是魁梧,宽松的衣服都遮不住他们身上那健硕的肌肉。

    只有副驾驶上的那个年轻男子,身材显得有些瘦小,那皮肤也是白白嫩嫩的,像是女生一样。

    然而,其他四人都是一脸严肃,只有这个叫刘旭然的小白脸,一副轻松的样子,便显现出来他的身份不一般了。

    这时,驾驶员发现了后面的夏寒,便对副驾驶上的刘旭然说道:“少爷,后面好像有个人”。

    刘旭然转头看像旁边的后视镜,只见夏寒正焦急的挥动着手中的衣服,以为这样就可以让车中的人发现自己。

    然而,刘旭然的眉头微微一皱,便又立刻舒缓开来,他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甩掉他”,便又恢复了平静。

    驾驶员嗯了一声,就猛踩油门,车子发出轰隆隆的声响,像一阵狂风加速前进,离后方夏寒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靠”,夏寒大骂:“怎么突然加速了,是故意的吗?”

    夏没有放弃,又继续追了一个多小时,马的速度越来越慢,直到最后彻底的看不到那辆越野车的身影。

    骑了好几个小时的马,即便夏寒这样强健的体魄,也有些吃不消,感觉浑身的骨头都快要散架了一样。

    他跳下马来,一头便倒进草丛中,夏寒看着正在剧烈喘气的骏马,说道“马儿啊,你是不是也找不到路了?看来,我是要困死在这里了”。

    休息了一会儿,夏寒突然发现草地上竟然有两道被重型越野车压出来的痕迹。

    “天无绝人之路啊”,夏寒大喜,又骑上马顺着这两道痕迹继续追寻。

    大概又走了两个小时,前方突然响起一声炸雷,那声音在广阔的草原上一闪而过,夏寒骑的马都吓了一跳,差点把没把他给抖落下来。

    夏寒顺着草地上的车轮印像前方看去,声音竟是从前方传来的。

    “不会是那几个家伙的车炸了吧”,夏寒有些担心,要是那几个人死了,他的希望又断了。

    但夏寒随即又说道:“炸了好,报应啊,谁让他们不管我的,还开那么快”。

    夏寒又摇了摇头,想到这声音不太像是汽车爆炸,反而像是炸药爆炸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