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寝室第三人

    更新时间:2017-03-24 21:34:38本章字数:2827字

    第七章 寝室第三人

    没有什么比这在半夜突然吓一跳更为惊魂了

    而且还是个鬼 

    一阵阴风吹过,卫生间里的灯霎时熄灭了。全楼道里安静的出奇,就连鼾声都没有一点

    正当陈凌风惊讶时,一只枯瘦的鬼爪,猛地从镜子里伸了出来。

    陈凌风由于和镜子还保持一段距离,因此没有直接被鬼爪抓住。

    刚刚被镜子里鬼脸吓得差点魂飞魄散,可反应过来后,陈凌风再次火冒三丈。

    一定是白雯倩,一定是她搞鬼在吓自己!

    这么一想,陈凌风更生气了。

    白天见白雯倩斗地主还很可爱,可这大半夜来吓人,真的让人忍无可忍。

    镜子里的那只鬼爪仍旧不断变长,还在朝陈凌风抓来。

    哼!

    一想到白雯倩,陈凌风也没那么怕了。

    他拿起卫生间里的凳子,朝着镜子猛地砸去。

    “哗啦”一声,镜子被砸的粉碎。

    一片片玻璃碎裂,露出镜子背后的墙壁。

    鬼脸不见,鬼爪也不见了。

    陈凌风却还没出了这口气。

    他大喊道:“白雯倩,你给我出来!老子就是不跟你退婚,你吓不倒老子!”

    四周一片空寂,黑漆漆的卫生间里寂静的,连回声都没有。

    “白雯倩,你欺人太甚,原本我还以为你是个可爱的女鬼,却想不到你这么无耻,就会躲在暗处吓人。”

    仍旧没人回应他。

    陈凌风继续大喊:“白雯倩,老子明天就去找道士,让道士收了你!”

    “你敢!”

    背后,一只手突然出现,落在陈凌风的肩膀上。

    陈凌风被这突然出现声音,和那只手吓了一大跳,全身忍不住一抖。

    回过头,他一眼就看到了身后飘着的女鬼。

    正是白雯倩。

    此时的白雯倩站在陈凌风身后,身上穿着一套粉红色的纯棉睡衣,睡眼朦胧,身体轻盈飘在那里。乍一看很有韵味。

    白雯倩很不满地说:“大半夜的,鬼叫什么?”

    “你……你……”陈凌风也是呵呵了,居然说我鬼叫….

    还没等陈凌风继续说下去,卫生间的门打开。

    陈凌风的几个室友,袁强和板砖都出现在卫生间门口。

    当袁强和板砖看到寝室里的镜子碎了,凳子倒在地上,满地狼藉的时候,两人都瞪着陈凌风。

    “喂,陈凌风,你TM不会真得了精神病吧,这大半夜的,你在厕所里发什么疯,艹!”

    陈凌风有苦说不出。

    他看着白雯倩,白雯倩也白了他一眼,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见陈凌风不说话,板砖转身,丢下一句“MD神经病”就离开了。只有袁强还站在那里若有所思的看着陈凌风。

    两人离开,白雯倩也哼了一声:“大半夜打扰人家睡觉,莫名其妙,神经病。”

    说着白雯倩也不见了。

    陈凌风这个气呀。

    被人说神经病也就算了,竟然被鬼也说神经病。

    好,白雯倩你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陈凌风暗暗想着。

    这几天陈凌风被白雯倩折腾的可不轻,这么下去实在不是办法。

    当务之急,还是要想个办法,彻底解决掉这个女鬼,不然迟早自己会被逼疯的。

    这时还没走的袁强走过来对凌风说:“哥们儿,你会不会是见到不干净的东西了,比如说鬼什么的?”

    “对啊,你能看出来?”凌风有些惊讶道。

    “不瞒你说,我小时候学过一些道术,这点小技巧还是有的。”

    “哦?没错,我最近遇见了很多鬼,包括刚才在卫生间镜子里的那个,镜子里有鬼,我才把他砸碎的。”

    “哦,那这样,明天我带你去个地方,哪里有我认识的一个高人。或许他可以去帮助你。”袁强对陈凌风说。

    “行,没问题。只是….会不会很贵啊,我这身上也没什么钱了……”

    “嘿嘿,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原来是钱的问题啊,这个没问题,包在我身上,钱这东西一直在我这儿多的没处使。”

    “呃……”敢情在这富二代眼里钱就是一堆垃圾呗••••陈凌风无奈的心中吐槽

    第二天一早,陈凌风就与袁强同行来到闹市区的著名的天桥。

    这天桥上,可谓鱼龙混杂。

    俗话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天桥自然也不例外。

    除了祖传手机贴膜,最多的就是摆摊算命的“高人”了。

    如果是前几天,陈凌风对于这些高人半点不信,因为他从前根本不相信鬼神之说。

    不过自从遇到白雯倩后,陈凌风当然知道这世界上有鬼。因此他也相信,在天桥这些算命先生中,肯定也会有真的高人存在。

    可是走了一圈,陈凌风数了数,一共十一个摆摊算命的,可看着都不太靠谱。

    其中有身穿道袍,手拿浮尘,一脸世外高人的道士打扮;也有光头和尚,敲着木鱼,自顾自地低头念经。

    当然,戴着墨镜的算命瞎子也不在少数。

    反正这些人的打扮,没一个正常的。

    陈凌风也不知道怎么选,不过一想到捉鬼,找瞎子肯定不靠谱,干脆就找那个道士吧。

    这时袁强对陈凌风挥手道:“这边儿。”

    不一会,两人就来到了一个穿着还算正常的人面前

    只不过脑门儿上贴的一张阴阳八卦图

    这也许就是袁强说的高人吧

    来到道士摊前,道士抬头看了眼陈凌风,眼中立刻露出惊恐之色。

    道士捋了捋胡须,哎呀一声:“贫道庞龙飞,一眼就看到施主你印堂发黑,霉运当头,必定是厉鬼缠身,早晚性命不保啊!”

    陈凌风眼睛一亮,正要抱大腿,喊大师。道士的下一句话,却差点让陈凌风没踹死他。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

    丫的,这是道士?

    陈凌风无奈的转头看了看袁强

    只见袁强耸了耸肩膀,也表无奈

    陈凌风正要走,却被道士抱了大腿。

    “施主、施主,就让贫道给你捉鬼吧!”

    陈凌风又回头看那道士一眼,道士连忙说:“施主、施主,贫僧是专业的啊!”

    你连贫的是道,还是僧都不知道,恐怕就只会贫嘴了吧。

    不过最后陈凌风还是把这个庞龙飞带回了学校。因为看袁强那无奈的神情,他也只能希望这道士只是个神经大条,同时也是高人吧。

    也因为庞龙飞说了,如果捉不到鬼,他不收一分钱。

    不收钱,应该不是骗子吧……

    来到陈凌风寝室,庞龙飞从小背包里拿出桃木剑与八卦镜,手托八卦镜在寝室里来回踏着有规律的步子。

    看着道士有模有样,陈凌风又信了三分。

    其他室友见陈凌风带回来这么一个人,都瞪着陈凌风。

    “喂,这什么鬼?你TM又干嘛”

    “什么鬼?闹鬼!”陈凌风也懒得和室友解释,催促庞龙飞赶紧捉鬼。

    庞龙飞拿着桃木剑,在寝室里一番折腾,突然回首一剑,喝了声:“急急如律令!”

    然后虚空伸手那么一抓,做了个揉面团的动作,单掌按回八卦镜中。

    这一连贯的动作,一气呵成,就连一旁本来看热闹的室友都忍不住叫好。

    庞龙飞捋了捋胡子,做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自信慢慢地说:“鬼已经被贫道收了。”

    “真的收了?”陈凌风连忙问。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

    陈凌风几乎就信了。

    没错,他几乎就要信了。

    要不是女鬼白雯倩,此时正站在庞龙飞的背后,陈凌风真的就信了。

    “你哪找来的骗子呀,想对付我?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

    白雯倩冲着陈凌风做了个鬼脸,一副得意的表情。

    眼见被女鬼看了笑话,陈凌风瞪了庞龙飞一眼。

    “贫道已经收了鬼,这劳务费……”

    “滚!”陈凌风吼了出来。

    连鬼都看不到,还收鬼呢。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呀!”

    庞龙飞又来了这么一句。

    而白雯倩看的这一幕,更是拍手大笑。

    完了,这下丢人丢大了。

    陈凌风脸已经红到了脖子。

    想要找人收鬼,却没想到又被女鬼看笑话,这可如何是好呢?

    庞龙飞跑了,三个室友也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陈凌风,一个个摇头离去,都说这孩子没救了。

    陈凌风回头看向袁强说:“这高人有点那啥吧”

    “哎,也许是那一场意外改变了他吧,他原来不是这样的。”袁强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

    陈凌风无奈,一个人出了寝室,打算出去一个人走走。

    走出宿舍楼,还没走多远,那个熟悉的白色身影又出现在了前面不远处。

    还真是阴魂不散!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