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相遇

    更新时间:2017-03-24 22:40:30本章字数:2104字

    灯光有些昏暗的资料室里,一位中年男人将一张黑白报纸在小圆桌上摊开。从报纸的褶皱程度可以看出这份报纸应该有些年份了。刘三叔双手撑在圆桌上,弯着身子,双眼似是在看着报纸,但仔细一看,便会发现他的眼神是泛空的,思绪已经回到之前。

    报纸上有一行醒目加粗的黑体字,写着“少年神探失误,形成致命推理”,旁边付着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位少年,却没有少年的阳光,看着镜头锐利的眼神,却显得有些落寞。三叔将报纸叠好,放进箱子里,轻声说道:“可惜了!”

    黑幕已经加深了夜的颜色,此时市内体育场的足球赛场上的灯光便显得十分耀眼。一群高中生模样的少年们正在互相追逐着,脚下的足球四处滚动。忽然,其中一个少年跃起一脚,将球传向边路,但这个传球却飘出了边线,滚动到一个男人的脚下。这个男人很早便一直坐在休息区,这下才引起了少年们的注意。

    “大叔,麻烦帮我们把球踢过来!”一个少年冲着男人喊道。

    “我也到了被称为大叔的年纪了啊!是因为没刮胡子的关系吗?”男子语气平淡地说,将脚下还在滚动的球一脚踢向远处的球门。那个少年守门员明显没想到他会突然来这一招,来不及防范,这一球正中球门红心。这下子,让球场上的少年们都目瞪口呆了。

    男子摸了摸有些长的头发,说道:“也可能是头发太长了••••”转身便要离开,刚走了几步又停住,回转身来看着场上的少年,说道:“那边那个穿黄色球衣的10号,我记得10号是队长吧,虽然不知道你是不是和你的小女友闹矛盾了,但站上球场,就不要带着不好的情绪,虽然你隐藏得很好,我倒觉得那个7号比你更适合当队长•••” 大伙都转头看着黄对10号。

    “还有那个红队的4号,你可以跑得更快的,不要担心你的队友跟不上你•••”说到这突然停住了,男子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接着说:“是不是又说得太多了•••就是这些吧!”说完便转身离开了。球场上的少年一直望着这个陌生男子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夜色里。

    男子从体育场出来,穿过一个小巷口,找到一个便利店。在便利店买了一包香烟之后,站在路灯下点燃,借着路灯的光,这时才能更加清楚得看到他的全貌。看上去的确像是个憔悴的大叔,鹰钩鼻上有一双显得有些疲倦的眼睛,满嘴没有刮干净的胡茬,一件宽松的白色上衣,军绿色的直筒休闲裤,脚上只穿着拖鞋,但仔细一看,便可以分辨,男子的年纪应该不算太大。

    抬眼望去,已经可以看到自己的住处。但在上坡处忽然发现有个人影闪出,男子停下脚步借着灯光望去,是个肚子有些微胖的中年男人,那张面容有些熟悉。停了一会便开始挪步走去,就在快要经过中年男人的时候,中年男人忽然忽然伸出左手,拦住了男子的去路。男子一脸不解地看向中年男人。

    “这么快就不认得我了,真是个无情的小伙子啊!”中年男人开口说道。男子这才又转过头来,双眼瞪着中年男人,内心有些明朗起来了,说道:“原来是你啊大叔!”说完便转头看了看四周,接着说:“你在这里干什么?”语气里并不像是见到了一个多年不见的人,而是很碰巧地在这里遇见你。

    此时站在男子面前的正是刘三叔,是个老资格的中年刑警了。

    “怎么?不感到意外?”三叔嘴带笑意地说道,那是令人感到温暖的笑容。

    “所以不是问了你在这里干什么?”男子说完便又开始朝前走去,三叔在后边望着男子,目光有些模糊。

    “阿甲!”三叔大喊了一声,只见前边站在黑夜中的男子身体突然一震,停住了脚步,这个名字已经有多年没有被别人叫起。

    “你小子倒是长大了啊!”三叔说道。

    阿甲回过头来,看了三叔一眼,又迈开脚步往前走去,说道:“走吧大叔,家里好久没有来客人了,不过可没有酒。”

    阿甲住在一栋单身公寓二层最里边的房间,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插进了钥匙孔,刚要转动的时候,阿甲像是突然回忆起什么似的说:“哦,对了,我的房间很乱。”

    “可别小看中年人!”三叔应了一句。

    阿甲将房门向外拉开,三叔往房间里一望,便有些瞪大了眼。房间里确实很乱,因为房里第一映入眼帘的是书。房间的各个角落都堆满了书,在这间不到三十坪的房间里,有些堆在床边的书因为堆得过高,开始倒塌下来了,看这现状主人似乎也懒得去捡,就这么横躺在房间里。

    三叔以为阿甲说的只是客套话,一看这情景,话已是说不口。三叔走到那倒下的书堆面前,蹲下身来,一本本地拾起来,将它们整齐地堆放在一旁。

    “哦,那书就不用管了,大叔。”阿甲不知从哪里拿出一瓶绿茶来,给三叔伸了过去。

    三叔站起身来,接过绿茶,说:“还以为你只看推理小说的,你对物理化学也感兴趣?”

    阿甲在床上坐下,说道:“随便看看,对了,这么久了,大叔还来找我做什么?”说完身子便往后躺在床上,双手压在脑后。

    三叔喝了一口绿茶,在阿甲旁边坐下,顿了顿,叹了口气,像下了什么决心似地说:“小甲,你还在意八年前的案子?”

    说出这个,三叔明显感到空气的静寂。三叔转头看了阿甲一眼,发现阿甲正双眼瞪着自己,那眼神里透出来的,是恨意。

    “当年的过错本不应该只由你来承担。我让你来帮我们破案,所有的后果却给还是少年的你来背负,现在想想,我们做警察的还真是抬不起头来。”

    阿甲眼神渐渐变得温柔起来,从床上坐起身来,摆了摆手,说:“大叔,你也一大把年纪了,这么还不退休啊?”

    “怎么说话的?我才四十多•••”三叔话还没说完,就被阿甲抢了话头。

    “当年的确是我推理失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