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萧阳 萧洋

    更新时间:2017-03-27 17:22:11本章字数:2850字

    王可站在那里直直的盯着眼前的这个人,这个伴随了自己一个曾经的人,自己当初失去的那个人,现在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她紧紧地抓着脖子上戴的那个小瓶。

    这一刻,王可忘记了是自己亲手将阳哥哥的骨灰装进了那个黑色的小匣子,也忘记了…… 

    王可没有等任何人说话,眼里只有眼前的这个人,她紧紧的抱着眼前的这个人,在心里一遍一遍的重复“阳哥哥”这么久,这么多的委屈,随着眼泪止不住的流浪,慢慢的全部,宣泄在这个人的肩头,她想告诉眼前这个人,“只要你回来,我不会再去想你骗我的事情,我原谅你所有的一切,所有的过往一切都不在乎,你还是我最爱的哥哥!”王可心中百转千回,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就这样紧紧的抱着眼前的人,用尽全身力气,突然她觉得是不是从大学毕业之后的人生是一场梦,现在终于这个噩梦醒了。

    “珂…… 珂”王可听到阿梅小声唤自己,她觉得自己应该告诉阿梅,自己做了一个梦,竟然梦见阳哥哥去世了。

    王可放开眼前的这个人,寻着阿梅的声音,想要告诉她自己做了一个梦。却发现彭林和陆敏还站在旁边,阿梅的肚子微微鼓着。

    “他是萧洋,海洋的洋,不是太阳的阳。”阿梅短短的一句话,却让王可似乎掉入冰窖,冷的血液似乎都难以流通。

    他不是那个说要守护自己的太阳,王可从记事起,只要天阴下雨便会腿痛,所以从小最惧怕下雨,最喜欢太阳,她喜欢太阳晒过的被子的味道,喜欢在向日葵地里跳跃的阳光,还小的时候,阳哥哥说要做太阳,守护者她,这样她便不会腿痛,被子也永远可以有阳光的味道。

    王可不太记得那是什么时候了,那时候她还不知道收养是什么意思,阳哥哥也还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会死,那时候她还不懂为什么奶奶对自己时好时,那时候阳哥哥还说过要守护自己一生,不让任何人欺负她,那些岁月似乎都是上辈子的事了,年少时的单纯早早的就结束了。

    “他说,他是萧阳的弟弟,回来给奶奶扫墓,说是阳阳那个孩子有东西给你,就带他过来找你了,我当初给梅梅打电话说,她还说是骗子,看他和阳阳长得那么像,那是骗子呢?梅梅见到了也说长得好像,本来她不愿意带着来的,可是这个孩子说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非要跟着”梅姨的几句话,便简单的交代了这个人出现的来龙去脉,阳哥哥的死,自己没有仔细的告诉过阿梅,只是说是为了救自己出了车祸,过多的也没有讲,阿梅或许也是不想自己看着这个人想起来阳哥哥,梅姨,太过于单纯,自然听到是阳哥哥的弟弟,便会觉得亲切,所以这个人,才会出现在自己眼前,这个人出现恐怕不会那么简单。

    王可觉得自己能这么快的平复心情,思索这些事,也是极其不合常理,可是这些年经历了这么多,承受能力,就这样一点点练出来了,平复心情的速度也是被别人能快一些。

    “嗯,我是萧阳的弟弟,我叫萧洋,海洋的洋”。

    “是呀!珂珂你还记得吗?他还回来看过一次你们的你还记得吗?你十岁那年,你还笑着说怪不得人家有一身的鱼腥味呢?原来是海洋呀!”王可确实还记的这个名字萧洋,和阳哥哥一模一样的发音,听说他原本的名字,不是萧洋,因为当时出了那样的事情,奶奶不愿意将阳哥哥交给那个女人,所以那个女人将弟弟的名字改成了萧洋,海洋的洋,然而王可没有想到,不光是名字一样,长相竟然也和阳哥哥一样。

    王可想起小时候确实见过这个男孩,那大概是上小学的时候了,当时还是梅妈带着这个男孩子来家里面,记得那天梅妈带着一个和阳哥哥差不多大的小男孩,来家里面,和奶奶谈了很久的话,当时门口一直站着一个很漂亮的阿姨,后来王可知道了那个女人就是阳哥哥的妈妈。

    王可不知道那天他们究竟说了什么,后来那个男生在家里呆了大概有一个月的时间,而在此期间阳哥哥却一直没有在家,那时候王可很讨厌这个男生觉得要不是这个男孩子,阳哥哥肯定不会不在家,不过那个小男生的脾气却很好,还经常给王可买各种好吃的,小孩子对于一个人的好感,大多数都是建立在吃的上面,以至于后来那个男孩子走的时候,王可很难过。

    王可记得那天那个女人走的时候,嘱咐梅姨帮忙照看下奶奶和阳哥哥,还说自己怎么了。不过那会小很多事情也都记不起了,王可只是记得那个女人很漂亮,穿一件红色外套,打扮很时髦,那会农村的女人,很少有那样打扮的。王可还在心里暗暗想过那个漂亮的阿姨要是自己的妈妈就好了。

    “先吃饭吧!今天珂可是做了很多菜,一会全凉掉了。”阿梅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王可才意识到,彭林和陆敏还在家里不管要说什么,这顿饭总是要吃过的。

    “我去下洗手间,你们先吃吧,梅里面还有烫,帮忙拿出来一下。”王可进了洗漱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感觉似乎有苍老了几分,明明不算老的年纪,为什么感觉像一个耄耋之人。

    “珂,我真的不知道今天会这样,我妈早上出门的时候说,有人要见你,我当时见了也吓了一跳,我妈那个人你也知道,不知道被这个男的灌了什么药,非要带着来,在来我想或许他真的有什么事,要告诉你,毕竟……”

    “我知道,没事的,只是一时有点缓不过来,彭林和陆敏还在这里,感觉太丢人,那个你嘱咐过梅姨了吧!现在他们只知道我叫王可,一会不要说漏了。”

    “早就给我妈说过了,她还一直问我为什么,不过都被我打发了,她这个事情还是心里有底的”

    “行,没事了,我们出去吧!。”王可不愿意别人过多的去猜忌这件事,尤其是陆敏和彭林还在。

    王可阿梅走出了洗手间看见大家气氛挺好。彭林和陆敏不知说了什么,逗得梅妈一直再笑“珂珂呀!你们老板可在夸你呀!”梅妈对王可笑着说道。

    “怎么夸我了,”王可搬出凳子做在梅妈旁边问道。

    “人家说你很能干,帮了他很多忙,我还告诉他,那可不,我们家珂珂那可是超级厉害呢,说是在哪个什么,”。

    “哎,珂珂,你那个在那个什么国家的叫什么公司来,梅梅上次说那个公司可是超级厉害,是什么500强,我们珂珂在哪里可是做过总经理的。”

    “哎,妈你吃这个,这个珂珂最拿手了。”阿梅打断了梅妈的继续。

    吃饭期间,萧洋不时的逗梅妈,而且虽说和彭林初次见面,但是王可明显的感觉,他们很谈的来,就像认识很久的老朋友一样,王可看着萧洋,这个男人和阳哥哥很不一样,阳哥哥或许是从小环境使然,比较寡言,即使是一家人在一起吃饭,也不太会懂得去讨长辈欢心,更不用说和初次见面的陌生人,萧洋却很不一样,他懂得如何讨别人欢心,却把握分寸,不让人厌烦,即使是自己明知他这次绝对目的不纯,却也感谢,在彭林和陆敏称自己王可的时候,没有戳破自己。

    吃过饭后,梅妈说要带阿梅回乡下养胎,在这里因为盛超要工作,怕照顾不好,而且现在乡下那边无论是去医院还是买东西都很方便,而且乡下空气被城市里清新,阿梅的工作也请了假,毕竟阿梅年纪不算小了,本身身体也不好,梅妈觉得在家里,可以和叔叔两个人一起照顾,虽说有点太过于小心翼翼,但是也无可厚非,王可觉得这样也好,毕竟盛超的工作不能一直陪在阿梅身边,前几次的事情,梅妈和叔叔心里仍然有阴影,所以要带阿梅回乡下也算是最好的打算,她虽想说阿梅留下来自己照顾,但也明白自己大概是没有梅妈照顾的好,况且萧洋的目的并不会那么单纯,当初他们一家人可是恨不得翻天覆地的找自己出来,要不然也不至于自己换名用这个疤来掩饰,所以她虽有万分不舍,但也懂得如何才是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