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揭穿

    更新时间:2017-03-27 17:23:48本章字数:2035字

    曲终人散,送众人出先小区,回过头,王可发现,萧洋一副没有走的打算。

    “怎么,不打算走了,你是准备赖在我这里了。”

    “我没地方去,你家里这么空,让我住一下有如何,不管怎么说,我把自己哥哥让给你叫了这么多年,怎么让我住几天没什么关系吧!而且这个房子我没记错,还是我哥哥买的吧!” 

    王可早就听说过阳哥哥这个弟弟,不是一般难缠,今日见到觉得确实脸皮不薄,王可看着这张和阳哥哥一模一样的的面孔,觉得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自己去住酒店吧!我出钱。”

    “我想住自己家,再说你都不问问我为什么来找你吗?”

    “家”王可想这算什么家,不过就是一个房子罢了,家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丢了。

    “你想要什么我大概也是猜的出的,你们家里人翻天覆地的那样找我,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放弃,我当初没有给过的东西,今日也是不会给的。”

    “所以,你就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改名换姓,改头换脸。”肖洋伸手去碰王可的脸,她往后躲了一下,改头换脸倒是没有,那次事故,确实让她的脸受伤了,不过也算是庆幸,因为脸部的伤疤太明显,所以一般人,会被吸引就会忽视整个人的长相,所以在那些铺天盖地的寻人启事中,她竟然没有被认出来,安然的离开那个地方。

    “你难道不想知道,当初你们是怎么出的事故吗?那样的天气那样的路段,按理说是不会出车祸的,可是……”

    “你什么意思?”

    “我没有地方住”

    “上去。”王可很想知道如果当初那一切不是意外,难道那个人,真的是想要自己的命吧!自己与那个不仅没有冤仇,甚至是有血缘关系,如果自己的命真的可以救那个人,这样的行为,或许真的有些理解,可是在已经告知了完全不能的情况下,他还这样,就算是不喜欢或者极度讨厌生自己的那个人,也不应该这样对自己吧!不过王可不在乎这些,从知道了那些阴谋的时候。她就已经不在乎这些了,她现在唯一在乎的就是,如果真的一切都是人为安排的,那么阳哥哥的死,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这一生父母恩情依然这样,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伤心难过,但是阳哥哥不同,那些从小一起长得的时光,那些不带欺骗的感情,即使后来很多东西都蒙上了灰尘,但是那样的时光仍然值得放在心里温暖,而且……

    “你住客房,现在可以告诉我车祸的事情了吧!”王可觉得有些着急。

    “不要着急,先让我好好休息下,明天告诉你。”王可没有想到这个男的的性格怎么这么讨厌。

    “再说了,我已经这么说了,你想想在哪个地方,你死了对谁有好处,也就知道了吧!”

    “你有证据了吗?”

    “证据,要是有的话,我今天也就不会在这里了。”

    “怎么才可以有证据。”

    “你也不要着急,那边已经有人在帮忙调查了,我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明天陪我出去逛逛,不要拒绝,我心情好的话,东西或许就不会带回去了,,而且你应该庆幸是我回来找你,如果是我妈回来的话,大概你今天不会这么安静的过了。”

    王可,觉得心很累,难以呼吸,他看着萧洋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却没有办法阻止,萧洋说的对,这样的事情如果不是意外,那么是谁干的,必然是一目了然,不需要再问,而且如果真的有了证据,大概萧洋也不会在这里,可能早已经去谈判了。

    不知道第几次从梦中惊醒,王可觉得仿佛有个人掐着自己的脖子,她不得不坐起来才勉强可以呼吸,梦中的事情,历历在目,眼前反反复复出现阳哥哥倒在血泊的画面,交织着那些钢管落下的画面,还有自己赛车时候轰鸣声,这些没有什么关系的事情,却在这样的时候,以梦的形式相互交织,杂乱无章,却让自己心悸。

    基本又是一夜无眠,这几年似乎夜里一个人总是睡不踏实,阿梅在的时候夜里还勉强可以睡着,但也基本上会梦到很多经历过的没有经历过得事,不过这样的画面已经很久没有梦到过了,可能是因为萧洋的出现,一些东西无比清晰的出现在脑海中。

    因为晚上没睡好,而且现在这种情况,大概也是没有办法去上班,王可,给徐丽请了假,便继续睡觉。 

    “起床了,” 萧洋在外面敲着卧室的门,“都多久了,你是不打算起来吗?饿死了”

    王可没有理,用被子捂着头,继续睡。

    “我以为,你不饿,不打算出来了。”

    王可一边吃着煮的面条,一边听萧洋絮叨。她在想按理说萧洋年纪也不小了,怎么就不沉稳呢?不管怎么说,也应该是寡言少语的才对呢?

    “吃饱了,我继续睡了。”王可没有理会萧洋的絮叨,在他的白眼下,继续回房间,她不太习惯房子里有一个陌生人,而且那个人还长着和阳哥哥一模一样的的脸,王可裹着毛毯坐在卧室的窗台上晒着太阳。大概是从小性格所致,王可心情不好,觉着极度难过的时候,总是习惯性的裹着毛毯,晒太阳,似乎这样所有的不开心,悲伤都可以被太阳晒融化,她不习惯去寻找别的发泄途径,痛的厉害里了,就抱的更紧一点。

    小时候奶奶就对自己时好时坏,阳哥哥后来知道那些事情之后,对自己也再也不像小时候一样,这些年的性格缺陷也导致自己不擅长交朋友,太过于相信别人的善意,导致后来的人生道路碰了很多壁,以至于后来越来越沉默寡言,能一个人待着,就绝对不去麻烦别人和自己。

    萧洋的出现,内心深处的波动不是没有,看着萧洋,总是恍惚间以为是阳哥哥,内心在波折,在动荡,她表面还是维持这平静,也许就是这样的性格,才会导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