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风波

    更新时间:2017-03-29 14:58:08本章字数:4082字

    “你身体还好吗?怎么看你嘴唇发白,要不去医院检查下,怎么感觉你一直没有精神。”由于电梯维修,王可和萧洋只好爬楼梯回家,王可也在想最近身体情况似乎越来越坏,可能是萧洋的出现,心情波动颇大,所以这几级楼梯爬的也是辛苦。

    “没事,就是最近太少锻炼。”

    萧洋似乎还有疑问,毛毛已经扑在王可身上,王可便去和毛毛玩耍,无暇顾及萧洋,萧洋便去洗漱。 

    萧洋明显的感觉,王可似乎隐瞒了自己很多事情,萧洋感觉王可的听力似乎有问题,自己有时喊她,她似乎听不到,当然也不排除,她是故意不愿意理自己的情况,而且也从来没有听过,她的听力有问题。回来也有一段时间了,有些事情还没有办完,萧洋想自己应该尽快的处理这些事情,毕竟母亲那边也等着自己回话,而且总不能一直这样拖下去,虽说有时候觉得自己有些过分,可是这个社会不就是这样吗。

    不用上班的日子,王可觉得很是惬意,这几天萧洋经常是一出去就是一整天,王可有时候想要问一下。有时候有觉得算了,与自己无关的事,还是不要去关心了。她这几天也考虑了萧洋说的,自己当初的景新车祸,或许是有人安排的,她拜托律师帮忙查一下。想到萧洋说阳哥哥爱自己,每每想到这些就觉得呼吸困难,自己已经不习惯去哭了,总是这样在心里憋着,以前医生就说自己不应该这样憋着,对身体不好,尤其是自己这种情况,可是多年的习惯哪能说改就改呢?不过王可想,自己大概总有一天,要将自己憋死吧!不过死了也好!

    不上班的日子再舒适,总是会到头的,这不是到了上班的日子,王可早上到了办公室就感觉到气氛有些诡异,突然感觉大家对陆敏的态度不同以往。王可在想自己没有上班的这些日子,发生了什么,看来自己又错过了一场大戏。

    上班不一会,突然陆敏和徐丽被喊去开会。

    “我给你们说,我听说徐丽要被调走了,陆敏就要做我们的总监了。”

    “不是吧,是听风声说陆敏要升职,但不会升这么快吧!”

    “就算上次设计徐丽输给陆敏,也不至于吧!”

    你们还不知道吧!陆敏可是我们总经理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呢。”

    “啊,不会吧,都没有听说过,”

    “不会什么,我给你们讲…………”

    办公室从来不缺八卦,王可也无心去理会这些,只是感觉看来彭林确实是要动手了,看来又有一场风波了。

    中午快下班时候,部门就得到消息,陆敏升职,徐丽也升职了,去S市分公司担任总经理。

    王可想徐丽虽然是去了外地,远离总公司,到好歹也算是升职了,可谓有得有失。吃饭的时候,才听到大家说,那个所谓的S市的分公司面临破产,王可突然觉得这次对于徐丽打击不小,这样做会不会太明显了一点。

    整个下午算是风平浪静,据说总经理让徐丽回去休息,下周一去报道,王可不知道那场会议是怎么样的,只是觉得有些心有些冷冷的,这就是职场,王可不知道徐丽到底有没有和别人有过怎样的计划,徐丽总是喜欢这份工作的,总是在这个公司待了这么久,想这么多,或许是因为无论如何徐丽对自己也算是不坏,王可有时很讨厌自己这种性格。

    临近下班的时候,陆敏说是升职了,请大家吃饭,王可本来不想去参加这种应酬,后来陆敏说是,自己这次之所以能成功,多亏了王可的帮忙,不去不可以,所以王可便也随着他们一起去了。

    目的地是一个酒吧,王可看着身边一个个兴奋的人,心想年轻真好呀!推杯换盏之间,王可觉得自己似乎有些醉了,觉得应该清醒下,便想去洗漱间,清醒下。从洗漱间出来,王可看见徐丽一个人在角落喝酒,看着徐丽一个人,在看看远处的陆敏身边那些推杯换盏的人,突然觉得这大概就是孤独吧!

    王可不擅长安慰别人,确也是走到了徐丽身边。

    “少喝点,一个人喝酒容易伤身。”

    “来嘲笑我。”徐丽眼神有些涣散满身酒气,王可想,这是被自己还醉呀!

    “需要打电话找人来接你吗?”王可不想去接徐丽的话,想大概是要找个人来接徐丽,醉成这个样子自己恐怕回去有点难了。

    “你早就知道陆敏要升职的事,陆敏的策划书是你做的吧!怎么你这么快就和他们一起了。”徐丽低着头,声音带着疲惫确依旧那样有穿透力。

    “没有”王可想自己虽然有帮陆敏做过策划书,升职的事,自己确实也算知道,但是自己不知道会是用这种形式,而且自己也确实没有和谁在一起。

    “是吗?没有那个呢?”徐丽抬头看着王可,伸出手搭着王可的肩顺势起来,在王可耳边说,“送我回家吧!”

    王可向陆敏他们告别,打出租送徐丽回家,徐丽一路上都很安静,不像喝醉的人。

    “你知道吗,那个徐丽辞职了。”

    “不会吧!”

    “她辞职了去哪里呀!”

    “外面有公司等着要呢?”

    徐丽辞职了,王可想这个大概想的到吧!然而有有些许意外,她总觉得徐丽大概不会这么快辞职。那天喝醉了,送徐丽回家的时候,徐丽问自己,“王可,你有爱过一个人吗?爱到为他背弃自己的信仰,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王可不知道她怎么回答的,但是她记得徐丽还说,“我爱过,现在也还在爱。”

    徐丽辞职本身大概是很多人都明白的事情,但是办公室甚至整个公司,都弥漫着一股烦躁的气息,王可也莫名的烦躁。而且最近自己的耳朵确实越来越有问题,大概要去看下了。

    “下班了一起去吃饭。”陆敏站在自己面前。

    “我有点事。”

    “大晚上的有什么事,而且这次多亏了你。”

    “没有,那是你的本事,我真的有事,我预约了医生。”

    “晚上哪有预约看病的”陆敏继续滔滔不绝。

    王可觉得今天自己真的是烦躁了,而且陆敏找自己帮忙的时候,也没有说过是要做这个用,而且以陆敏的“能力”,这件事大概不管怎么样也会赢吧!这种事情看多了,大概也就懂了。

    “到时候再说吧”王可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

    下了班,王可自己偷偷走了,手机关机,准备直接去了医院。

    王可觉得办公室确实是无大事,可是每件小事却足以折磨人,让自己心累。王可以为这么多年自己的性子大概早就被磨完了,然而却还是觉得这样的累。

    去医院的路上意外的看见了徐丽,和一个年纪偏大点的男人,看起来关系匪浅。那个男人王可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却有点想不起来。“曹医生,这还不下班呀!”

    “对呀,在等一个不听话的病人呢?”

    “那个不听话的病人,有惹我们的曹大医生了,这可是不对的。”

    “就我眼前这个不听听话的病人呀!”

    “这个病人给你买好吃的了,能不能原谅一下呢?”王可晃了晃手中的袋子,这是在路上买的,他记得曹医生是喜欢这个东西的。

    “好了,东西放下赶紧去检查了,我交代过他们了。”

    王可感觉自己被嫌弃了,照例去检查,其实王可一直觉得这些检查完全是毫无意义的,可是曹大医生还是让自己去,所以王可严重怀疑,曹大医生可能是为了自己一个人独吞哪些好吃的,果然回去的时候,东西早就被曹大医生吃完了,可怜的王可还没有开始抱怨呢?曹大医生有开始了检查。

    检查结果出来了,“最近有没有听不到声音的情况,视力有没有出现模糊。”

    “有过,有时候会突然听不到别人说什么,视力也有所下降,不过大概是我最近看电脑看多了。”

    “没有,是你的耳朵的问题已经开始对视力有所影响了,恭喜你,一只耳朵大概是完全费了,另一只看来也不久了。”

    王可看着对面这个人,真是觉得这不是白衣天使,大概白衣恶魔,有这样对病人的吗?

    “有你这样对病人的吗?不懂得安慰一下我吗?好歹也要鼓励一下吧!”

    “你不是回来的时候,就知道一个耳朵废了吗?而且我说的话你有听吗?你要是真听了,不至于现在情况。”

    看着曹大医生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王可想自己确实不算是一个听话的病人。

    接下来曹大医生嘱咐的时候,王可一副乖孩子的样子,认真点头连连说好。

    曹大医生有些觉得好笑,“你呀,真有这么听话,大概也不会是今日的样子了,真不知道你这几年干了什么,自己成了这幅样子。”曹大医生认识王可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她这个样子自己也不是第一天见了,脾气倔强不听话,而且又不会去讨人喜欢,所以也算是吃了不少亏。

    “我说这么多,不知道你真的能听进去多少,不过你确实要注意,心情不能在这样郁结,要不然你这另外一个耳朵大概过不了多久,就会真的听不到,而且也会对眼睛有影响。”

    “好,我最近心情可是很不错的呀!哪有郁结呀,说的我都想林黛玉了,我是那种人吗?”

    “那就好,我错了,走带你去吃好吃的。”

    怎么样,好吃不。”

    “还是原来的味道,这么多年了,老板竟然没有换。”

    曹医生带着王可来的地方。是以前大学的时候他们经常来的一个烧烤摊,大学那会王可和曹医生他们一群人经常来,王可很怕一个人在外面吃烧烤。回来这么久也没有来过,而且一个人也很怕走过去的走过的路。

    “回来这么久了,我还没有好好问过你这些年在哪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惹的自己这一身伤病。”酒足饭饱,王可和曹医生沿着旁边的江散步。

    “我去了那个地方的那些日子,知道奶奶收养我的原因,而且我也知道了我父母是谁,而且还有幸见到了我所谓的父亲。”王可咬了一口冰激凌

    “那是好事呀!为什么会弄成这样呢?”

    “奶奶收留我,还有阳哥哥叫我一定去美国,也是为了这个”王可指了指自己的心。

    “什么?”曹医生显然有些不明白。

    “我有一个妹妹,不是我妈妈生的,当初因为爸爸要和妹妹的妈妈结婚,所以就让把我送给了奶奶,妹妹心脏不好,要做手术,所以才会找到我让我把心脏她。”

    “什么,那你不是”曹医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会死,是呀!可是毕竟我对他们而言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 ,所以这样的。。。。。。”王可记的当她发现这一切阴谋的时候, 尹浩告诉自己现在科技如此发达,只要给自己一个人工心脏便可以了,而汪妍的身体条件人工心脏不可以。

    “怎么会,萧阳和你的感情不会这样吧!他对你的那份心肯定不会做出伤害你的事情,更何况是要你的心脏给别人。”

    王可想这个世界人人都不相信阳哥哥会伤害自己,可是……

    “或许我与阳哥哥没有你们想象的那样情深义重,阳哥哥的父亲和祖父因为我间接死了,而且奶奶的事情,本来阳哥哥就有些怨恨我,所以后来他对我做的一些事情其实我也能理解,只是心里还是有几分怨恨,有几分心碎。”

    “他那个人和你很相似有什么东西,都喜欢装在心里,他爱你,这个你大概也是不知道的,那种感情不是兄妹之情,不知道你有没有感觉到,他就是什么东西都装的太深,要不然也不至于到死你都不知道他的真心实意,所以你说他和带你去那里是为了将你的心脏给别人我是怎么都不能相信的。”

    王可看着曹医生略带惋惜有有几分伤感,从萧洋说阳哥哥爱自己,又到曹医生这么说,王可不知道自己究竟错过了什么,也不知道阳哥哥究竟瞒了自己多少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