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生日快乐

    更新时间:2017-03-31 16:08:14本章字数:1938字

    “生日快乐。”走出公司大门,就看到萧洋抱着一大把花,站在门口。

    “月季花,就拿这个骗我吗?”

    “中国玫瑰,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你最喜欢的花吧!”萧洋说的没错,这确实是王可最喜欢的花,小时候家里就种了一大片,不过比起这个大红色,王可更爱粉色。

    今天是王可第一次见到奶奶和阳哥哥的时间,一直以来她固执的认为这才是自己的生日,即使是在汪家即使是和那个人在一起也是这般,这世间所有人都认为出生那天才算是生日,可是对于王可而言那样的出生算什么呢?

    哎,你说你好歹一年一次的生日呢?怎么来路边摊吃呢?”萧洋本来准备带王可去吃大餐,谁知道她竟然选择这种路边摊,萧洋觉得自己也是无语,好像说不认识这个人。

    “额,你不懂,”王可消灭完嘴里的麻辣烫,开始给萧洋解释“你懂得吗?生日这种事我从来都不喜欢大张旗鼓。这种事吗?只要自己吃好,喝好玩好就好了,你看看我今天过得这么好不就可以了吗?”

    “是呀!你确实玩好了,我这真的差不多舍命陪君子了”萧洋觉得女人真是美哦折腾。

    做过山车、玩跳跳机、做大摆锤、参观鬼屋、迷宫,萧洋实在是没有见过有人可以把生日过得这般清新脱俗。

    “走着回去吧,这里离家里不远,而且吃了饭这样助消化。”王可看见萧洋准备打滴,挡住他。

    “我要回去美国了,妈妈希望在圣诞节的时候我可以回家。”走了一段萧洋开口。

    “圣诞节,”王可看着眼前的路觉得时间好快,这就说明这一年又要头了,突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自己一直不喜欢过圣诞节,也许是一直在乡下长大,对于这个节日大家都这样的陌生,加之后来阳哥哥去了美国,在那些漫长的日子,自己越来越讨厌那个国家也许是觉得它带走了属于自己的阳哥哥,带走了奶奶疼爱的孙子,以至于奶奶去世的时候阳哥哥还在那个陌生的地方,常言道爱屋及乌那自己也算是属于厌屋及乌吧!

    “什么时候回去。”

    “明天。”

    “事情办完了。”

    “办完了。”

    “我明天送你吧!”王可觉得自己有些舍不得,是的,有些舍不得。

    我:

    “我哥死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路灯的光有些泛黄,却没有一丝温暖的感觉。“对不起,我一直告诉自己不要问,可是我还是想知道。”

    王可看着萧洋,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他急切地想要知道答案,即使他知道这些是王可不愿意想起的可是他还是忍不住想要知道,其实我们最擅长的是将别人的伤疤撕开然后在去为他上药。

    一直想要拼命地忘记发生过的那些事,可是怎么可能忘记呢?不管在那些记忆上面蒙多少的灰尘,它还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你,那么寂静那么无声却可以让窒息,每当想到这些总是觉得窒息,仿佛所有的空气都被抽空,伴随着每一次呼吸,整个心就像被割裂一般痛苦,这么久了,它还是这般痛,痛的让人想屏住呼吸一直就那样屏住,好想呆在水里一直呆着不在呼吸。

    “阳哥哥确实是为了救我才死的,骨灰也是我从火葬场带出来的,阳哥哥说他想家,还有就是我答应奶奶要将阳哥哥带回家的。”

    有些事情说起来就是这般轻描淡写,但是当初经历时却是痛彻心扉。

    “就是这样,”

    “就是这样,当时是我求阳哥哥帮我去哪一件东西,结果最后的结局你也知道了”

    “什么东西”

    “一件早已没有意义况且也是和你没有关系的东西。”

    “什么叫和我没关系,我哥死了,就那样不明不白的死了,凭什么……。”

    “凭什么死的不是我?”王可也在想为什么死的不是自己,可任凭在佛前问过多少次,依然没有答案。

    王可感到萧洋的在压抑自己的脾气,其实从萧洋住到家里的时候,王可就知道这个男的其实很恨自己,自己同样也嫉妒他,这个人长着和阳哥哥如此相似的面庞,而且他们彼此之间还有割不断的血缘关系,而这个男人也恨自己,这些年是自己和阳哥哥生活在一起,而且还害死了阳哥哥,恨自己也算是人之常情,只是住在一起这段时间,萧洋对自己却算是挺好的,有时让王可有些捉摸不透,王可肯定不会信,萧洋只是单纯的回来看看这里,只是王可自己不想知道,以前觉得每一件事都必须清清楚楚的知道,后来也就觉得有些事情不知道为好。

    “那件事情确实和阳哥哥的死没有关系,我已经在找人查了,虽然我总感觉当初不是意外,那个方位,而且当时完全不可能存在出车祸的情况,但是我现在查了这么久,所有查出来的东西都只是指向意外。”

    “那你相信吗?世界上那有那么多的巧合。”

    王可在想,我不相信可是有什么办法,仍然不过是无可奈何罢了。

    次日,王可还是送萧洋去了机场。

    “这个给你。”王可拿下脖子上一直带写的玻璃瓶,交给萧洋。

    “这是什么?”

    “阳哥哥的骨灰,剩下的我和奶奶的埋在了一起,这些你拿回去给给阿姨吧!”王可自己总是这么一意孤行,当时一意孤行要跟着阳哥哥去美国,一意孤行将阳哥哥的骨灰偷回来,从来都没有问过阳哥哥愿不愿,王可想大概阳哥哥是愿意和阿姨在一起的,自己应该让他回到自己的母亲身边,而不是这样一意孤行。

    萧洋给了王可一个拥抱,久久没有放手,机场嘈杂的人群,却让王可觉得寂寞如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