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生日快乐(2)

    更新时间:2017-04-01 16:49:46本章字数:2810字

    回到小区天已经黑了,送走萧洋,王可就一直在外面晃,开着车漫无目的,却也晃回了小区,王可觉得自己也是越来越厉害了。感觉心一直憋的难受,她想自己最终大概是会这样被憋死吧!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自己从来就是这样的心性,而且心脏的承受能力也越来越差,自从萧洋回来之后,自己的心情便一直处于压抑之中,虽表面看来没有什么大起大浮,但是内心却已经是压抑的难受,尤其在交给萧洋阳哥哥骨灰那一刻,更是心痛难已。

    彭林,王可从电梯走出来便看见彭林站在门口,觉得有些奇怪。她不知道在她走后,萧洋给彭林打了电话,麻烦彭林去看看王可,萧洋当时看着王可脸色很不好,担心出事。当然这些王可不知道,也不会知道。

    “小心。”彭林看着王可脚步不稳,而且脸色苍白,嘴唇发青,便觉得有些不妙。

    “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彭林半扶着王可进屋。

    “没事,就是今天有点累,您怎么来了。”王可觉得自己坐下来休息,才头脑有点清楚,在想怎么彭林来了家里,才后知后觉感到诧异。

    “听萧洋说昨天是你生日,我有些忙,没来得及祝你生日快乐,今天来给你补上。”

    王可在想又是萧洋,她总是隐隐的感到,萧洋和彭林似乎很早就认识,他们之间似乎总有些什么故事,可是按理说应该是没有什么关系才对。

    “这个是什么植物,我怎么没有见过别人种过这种盆栽。”

    “是野草。”那个确实是一株野草,是王可在奶奶的坟前拔下来的野草,乡下这种野草很多,生命力很是旺盛。

    “送你这个,”他盯着那棵草良久之后拿出了一个小盒子递给王可。

    王可打开一看是一副耳钉,绿色的四叶草很漂亮和小时候自己见到的那个很像。

    “我记得又一次我们陪敏敏去逛街时你说你小时候见过一幅绿色的四叶草耳钉很漂亮。”他似乎漫不经心的玩弄着那颗小草。

    王可记得那时陆敏说是她朋友过生日,约着彭林还有王可一起去逛街,当时王可看到了和这副耳钉相似的一对,顺口说了句,很漂亮,没想到彭林竟然买了送自己。

    “一个人会不会寂寞呢?”彭林看着王可房间的装饰,只有几个沙发,一个电视,这么大的房间看起来空荡荡的,彭林突然想起一个词,寂静。

    王可看着环视自己房间的彭林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有点奇怪,不过还是认真的想了想这个问题。

    一个人会不会寂寞,王可记得以前看过一个小男孩和野兽的故事,说是在深山中有一头野兽独自一个呆在深山中从不懂的寂寞直到有一天一个小男孩走进了深山,野兽不让他接近自己说他会喷火,小男孩不相信,野兽真的喷火了,小男孩觉得很好玩,就对野兽说,我以后天天来看你喷火,果然小男孩以后天天来,野兽也每次都喷火,到有一天小男孩不再来了,野兽开始感到了寂寞,他觉得这样的日子每分每秒都是这般难熬,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这般寂寞,他不知道人原来是传播寂寞的。王可感到自己就像那个野兽一个人呆着深林的时候,是那般的逍遥,可是他们就像传播寂寞的小男孩让她懂得了什么是寂寞。自己突然不愿再过那种深山中的日子了。

    “寂寞吗?”彭林转过身来看着王可。

    “不知道”

    “但我觉得寂寞,一个人很寂寞。”

    “你身边那么多人围着你,怎么会寂寞呢?”王可想,彭林身边那么多人,李铭,父母,还有陆敏,而且他还有那么多的理想,怎么会寂寞呢?这样的人也会懂寂寞吗?彭林突然站起给了王可一个很是落寞的背影那一刻王可感到心里莫名的感伤,看来自己一直以来想改的软弱还是没有改掉,她特别不能接受别人的落寞,一直以来都是,可能是自己内心太过于落寞,所以看见别人落寞,总是忍不住想去安慰别人。

    “要不我们将就着过吧,反正一个人也着实寂寞。”

    王可感到错愕,尽管他的语气很是坚定不像是开玩笑,王可还是觉得他像在逗自己,其实这些年不论是不是阳哥哥陪在身边,王可一直觉得是有些寂寞的,当初和尹浩在一起,最初大概也是觉得太寂寞了,所以虽然明知尹浩和汪妍的事,也不愿离开尹浩,可是最后的结果不过是更寂寞。

    王可笑了笑,笑的落寞,笑的虚情假意,那个笑眼神是落寞的,嘴唇只是微微的上翘。

    “这种事还是免了。”

    “你什么意思”彭林弯下腰看着的王可眼睛一字一顿的说着。

    王可没有看到什么眼神熠熠生辉,只是觉得彭林的眼神很冷。

    “您这么耀眼的王子还是应该配一个公主,我这种人免了,怎么彭总还不打算回去吗?我累了要休息了。”王可觉得自己累到连基本的寒暄都不想表演了。

    “王子”彭林笑笑“那我们不如就上灰姑娘和王子的故事吧!”

    “彭总没听出来我是在拒绝吗?”

    “听出来了,但我还不太想走。”

    “彭总,主人累了,客人就应该离开的。”王可的话还没有说完彭林突然吻了上来,堵住了她想说的话,王可心头有过一丝的颤抖,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但是还没有反应过来推开他,彭林起身说道“那我先回去了,我希望你可以考虑我的话”

    彭林离开后,王可觉得好累,可是彭林的吻似乎还有余温在唇边残留,王可就突然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寂寞了。

    接下来几天在公司没有遇到彭林,公司上上下下都处于一种兴奋状态,与spring的合作项目洽谈很是激奋人心。

    “看,那个就是spring的总经理”王可抬头看到了尹浩、彭林一行人走进了员工餐厅,尹浩依旧一身黑,这个人酷爱黑色,王可觉得他比起以前更显的凌厉,或许是清瘦了的原因。

    王可没有在继续吃饭,内心慌张表面冷静的离开了餐厅,在外面找了一个向阳的地方晒了一会。

    回到办公室,便开始有他们的消息络绎不绝的传播。好不容易挨到了下班。出门却又看到了尹浩和彭林一行人,王可觉得今天或许是出门没有看黄历,万幸是他们没有看到自己,王可便悄悄的离开没有在停留。

    回到家中却接到了彭林的电话,说是邀请参加晚会,拒绝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听见门铃响,打开门便看见李铭站门口,说是来接着去参加晚会,王可潜意识准备拒绝,李铭说尹浩也会参加,彼此要合作自然王可也不能太矫揉造作。

    王可站在化妆镜前,抚摸自己脸上的那道疤,颜色已经浅的几乎看不到了,可是它却从脸上印在了心中,被当初的那道疤更明显,更深,更丑陋。穿上了很久没有再穿过得礼服,礼服是当时阳哥哥帮王可订做的,自己还记得当时阳哥哥说这个礼服永远不会过期,可惜却连一次也没有穿过,拿出了那双好久没有在穿过的鞋子,穿上的那一刻,隐隐的感到脚踝上传来一丝不安。

    “没有那道疤看起来舒服多了。”李铭在客厅等着。

    “要感谢现在的化妆技术。”

    一路上二人基本没什么交流,来到晚会地点,便在门口看到了等待的彭林,黑色西装,酒红色领带丝毫不觉得怪异,反而被平日里更加帅气几分。

    这个会场没有在市里面反而看起来像是一个私人农场,里面有一个会场,装饰并不是多么富丽堂皇,但是每个细节都做的很是精致。

    会场里面推杯换盏已然是开始了,陆敏穿着白色礼服,挽着高髻,剪裁得体的白色长裙勾勒出她完美的曲线,脖子上有一个蝴蝶形状的项链,在灯光下更加耀眼,与平日看到的那个女孩子似乎不是同一个人,让王可都有一瞬间的失神。

    跟着彭林进来免不了引起一些小的关注,王可就看到了那个站在不远处正在与人推杯换盏的男人,这个人永远都是那么骄傲,最懂人际交往,此时也是身边围绕着几个人,谈笑风生,注意到了这边,谈笑间已经拿了酒杯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