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李铭想要什么

    更新时间:2017-04-17 23:55:21本章字数:2123字

    李铭说的对,就算告诉别人自己和尹浩在一死过,又能怎么样,可是又有几个人会相信呢?自己和尹浩的关系最初不告诉别人是因为自己答应过尹浩,后来却是觉得深深地耻辱,王可有时候就是觉得自己大概是把所有事情看的太清楚,万事都想要明明白白才会像现在这般艰难,如果当初不是为了将那些事情了解的清清楚楚也许阳哥哥就不会出事。

    “说了别人也不会相信的事情,那还有什么说的必须呢?”

    “你这人就是对自己太妄自菲薄了。”李铭突然这样说了一句,让王可有些诧异。“你这是不相信别人呢?还是不相信自己呢?”

    “连自己都不相信的人,何谈去相信别人呢?”王可喝了一口咖啡,不知道是凉了的原因还是怎么,咖啡确实很苦。

    “说说吧,你今天找我主要是为了什么呢?总不该是就和我谈谈心吧!”咖啡厅渐渐地人多了起来,不过他们坐的附近还是没有人,王可其实不太喜欢别人话说的太直,感觉自己似乎是自尊收到了伤害,可是这些年偏偏就是遇到了很多说话直的人所以那可笑的自尊也就无所谓了。

    “萧阳出事的事情你查的怎么样了。”

    “你已经查了那么久了,还没有什么结果,所以你应该知道这件事不简单吧!”几只鸟黑色的鸟在李铭身后的天空中划过,经过这样的点缀,显的天空更加的寂寥,阳哥哥出事的事情,王可确实委托律师找人查过,可是每次得出的结论都是意外,所以后来王可便没有在找人查过,觉得自己也就这样认了,最近或许是因为萧洋回来的影响,王可又委托律师找人调查,然而还是同样的结论,王可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李铭,以前觉得这辈子就这样了,这些事情再怎么追究不就还是这样吗?可是近来却觉得不能这样不明不白,李铭在某种程度让给了自己这种等死的人生一点可以去寄希望的期待,让自己这些日子除了等待阿梅孩子出生以外的另一份充实。

    “不过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什么事情?”

    “我们发现当初萧阳的遗物中有些东西,似乎对你很有用。”

    “什么东西?”

    “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听说当初是要交给你的东西,所以我想应该对你还是有用的。”王可感觉到李铭盯着自己的眼睛有些一些自己看不清的东西,王可突然觉得有一个看不见的网在等着自己进去,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回有这种感觉,是因为被阳哥哥他们骗怕了吗?还是别的什么。王可想起来自己那会确实是让阳哥哥帮忙查一些东西,阳哥哥出事之后自己便将这些事情忘记了,与其说忘记了不如说是悔恨或者是想要逃避,不过也或许是自己觉得那些东西都不重要了,所以便选择去忽视这些东西,今天李铭提起来,才想起来,不知道萧洋有没有看到那些东西,是否又从那些东西中知道了什么。

    “那些东西,你可以弄到吗?”王可觉得自己还是想要看看那些东西,那些本已经知道的事实还是想要找东西来辅助一下。

    “可以,不过需要时间,我有找到当初萧阳找来调查这件事情的人,他答应找一找那些资料,不过我们与spring的签约,关系到了公司是不是能平息内部矛盾。”

    “给我尹浩的联系方式,我明天去找他。”

    李铭给了王可尹浩的联系方式,说是送王可回去,王可拒绝了自己走着回去的路上,王可才感觉自己慢慢反应过来,李铭说找到了当初帮阳哥哥调查事情的人,王可突然觉得对于自己的事情,李铭知道的太多,自己当年和尹浩的关系,知情人似乎只有尹浩,汪妍,阳哥哥和那个人,李铭未免知道的太多,如果李铭真的是听人说,未免太让人怀疑那个人是谁,而且找到阳哥哥当年为自己调查事情的人,这件事应该不会是太简单,仅仅是为了一个和spring的合作,李铭未免在自己身上下的筹码太大。王可不想去相信李铭这么了解这件事情,可是很多他说的事情却让王可不得不相信,王可回忆是不是自己在那边的生活中曾经有过这么一个人,可是思来想去自己就认识那么几个人,却绝对没有李铭这么个人。王可在想李铭的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自己有该怎么办,真的去找尹浩吗?而且去找了尹浩有该怎样讲。想着这些事情,王可突然撞上了一个人。心中正觉得奇怪抬头便看见是彭林。

    “在想什么,这么出神,喊你你不答应,走路不看路,你都不怕出事呀!”

    王可刚从那一连串的疑问中没有清醒过来,便看见彭林说了一大串,觉得有些反应不过来。

    彭林看着王可那茫然的表情,整张脸上都写着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突然觉得有点可爱,对就是感觉走点可爱,便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轻声道“走路小心点,虽然是人行道还是要注意的。”

    王可像是突然反应过来,刚准备开口,彭林又继续说道“我在餐厅订了位置,给你打电话你不接,就出来找你,果然你在这里,正好那个餐厅也在附近,我们就一起走过去吧!”王可这才往旁边的路边看了看,没有看见彭林的车,看来彭林确实是走着出来找自己的,彭林怎么会知道自己在这里呢?难道自己的生活这么有轨迹可寻。

    彭林伸出手,牵起了王可的手,便向来的他来的方向走去,彭林的手很暖,王可觉得自己手心似乎是在彭林牵起的那一刻立刻暖起来,王可觉得自己不是那种矫情的人,再说确实也是依恋手心的温度,便任由彭林牵着,彭林走的很慢,一路上还给王可讲着自己的一些事情,王可发现彭林竟然可以将那些很搞笑的事情可以一本正经的讲出来,而且却可以让旁人哈哈大笑。所以这几天和彭林待的时间,王可都觉得像现在一样开心,听着他讲着那些故事,王可似乎忘记了所有的事情,就只是专心的在故事里面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