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约见尹浩

    更新时间:2017-04-25 21:37:25本章字数:1981字

    王可起了个大清早,站在穿衣镜前站了很久,今天准备去见尹浩,王可看着镜中的自己,今日妆容还算是精致,这些天焦灼不安的疲惫在粉底的掩埋下已经看不出来,想想以前每次想要去见彭林时候那种欢快喜悦的心情,忽如隔世,自己曾经说过的但愿今生永不相见,自己却也是生生去打破,站在镜子前将近半个小时,却也是迟迟未曾动步,毛毛在腿便已经转悠了好几圈,最终还是走到门口拿起衣服出门。

    到了约定的地方,一眼便看见尹浩,王可发现自己现在竟然还是可以从人群中一眼看到尹浩,着实不易,不过大概和他那标配的黑色也是有关吧!

    就坐后,两个人都迟迟没有开口,服务员将点的东西送上来,尹浩安静的吃饭,王可期间找过话题,尹浩也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王可觉得自己真的是有莫大的耐心才会一直守在这里,王可觉得再也无法开口。二个人默默地吃完饭,王可去结了账,转身就准备走,被尹浩拉住,王可甩了几下没有甩开,大厅中来来往往的人看着,王可便和尹浩来到停在门口的车上,尹浩拉开车门,几乎是将王可摔到了副驾驶上,自己将门关好,进到驾驶室,王可虽想要离开但是想到自己是来求别人的,想要求别人就不能太矫情,便安静的坐的副驾驶上,尹浩开着车一路不说话,进到了一个小区里面,这里的小区绿化很好,虽是冬天但是小区里面也还是花红柳绿,王可不由得感叹,这里的花花草草真真是不怕冷呀!王可看着旁边明显是满脸怒意的尹浩也是佩服自己真的是不怕死呀!停车之后几乎是命令式的让王可下车,王可便也顺从的下车,陪着尹浩进到上楼,尹浩住的是一个三室三厅的房子,装修简约风很适合尹浩的性格,大概是没有来得及装修,不太看得出来像以前那种浓浓的汪妍风格,几乎可以说看不出来还有汪妍的风格在里面,尹浩进到房间仍然是一言不发,坐在沙发上打量着王可,王可也是坦然的看着他,顺势坐在他对面,几分钟过后尹浩开口了。

    “既然要求人,最起码拿出点姿态来,给我倒点水来。”

    “好的,不过您要喝什么呢?”

    “像以前一样。”

    “尹总,您以前喜欢什么呢?”王可承认自己的话中带有几分挑衅,毕竟忍了这么久,而且其实自己真的不是很了解尹浩,以前偷偷地记得尹浩的习惯后来发现很都都是谎言便也就不再去记了。

    “白开水”尹浩没有像王可想的那样气急败坏而是很平静的说道。

    王可拿起桌上的玻璃杯到厨房,烧水的时候王可看着水蒸气从湖里面溢出来有些出身,甩了甩头算是将脑里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甩出来,倒了水拿出去放在尹浩手边。

    出来的时候看到尹浩将外套脱了放在沙发一边上,看到王珂出来将水放在在桌上顺手将西装外套递给王可,王可将衣服拿去正准备挂在衣架上,身后传来尹浩的声音“我是让你熨一下,不是挂在衣架上。”

    “挂烫机在哪里?”王可转身看着尹浩,尹浩已经将衬衣上面两个纽扣解开。

    “没有挂烫机,熨斗在房间里。”尹浩指了指中间的房子。

    熨衣服的时候,尹浩走到王可跟前看着她,“你好记得你一次给我熨衣服吗?那是我让你用挂烫机,你偏偏不用,还说自己在家里就是用熨斗,让我专门给你买了一个熨斗,结果将我的白衬衫熨的一片片的烧焦似的黄色,还死不承认是自己的错,说是怪我的衬衫褪色。”尹浩说的时候王可没有接话,手底下也没有丝毫的犹豫,仿佛自己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情。

    衣服熨好了,挂在衣架上,王可突然想到,这件衣服接下来大概是要送去干洗店的,自己费力的熨半天是为了什么呢?

    “我刚来这边的时候,有次在路上司机差点撞上一个女人,我感觉很像你,当时我就在想如果那个人真的是你我应该怎么说呢?几年不见我见你第一句应该说什么才不枉费我们相识一场,你这人真是聪明呀!你说你看着也不是那种红袖善舞的人怎么就能这么勾搭人呢?看来彭林对你一往情深的很呢呢?要不然你也不会为了他来找我这个你想置之死地的人呀!”尹浩坐在王可对面,把玩着手里的玻璃杯,没有抬头,王可看不到尹浩的表情,却是明显的听得出来尹浩的话中带着讽刺。“不过你不要忘了,他本质上和我是没有什么区别的。你以为这个圈子里面会有你想要的那种人吗?”尹浩突然抬头,眼里面带着犀利。

    “你也说得对,我这人不是那种红袖善舞的人,勾搭二字实在是不敢擅用,彭林人不错,是不是和你本质一样我实在是不知道,毕竟我并不知道尹总您的本质是什么样,至于想要至您于死地更谈不上了,我一心一意想要您好好的,您受一点上我都心疼不已,怎么会想着您死呢?”王可其实说的是对的,彭林具体是怎么样的人,王可不知道,就像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是什么样的,但是王可觉得自己都到了这一步了,不管彭林是出于什么目的接近王可,难道自己 还真的对彭林能有有什么想法呢?至于尹浩王可想自己确实很恨过这个人,但是却没有想过什么置之死地,而且以前确实也是尹浩有一点点的受伤自己都会心疼不已,然而这些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谈判,是要价码的,怎么你准备用什么和我交换呢?”尹浩起身讲将手撑在桌子上,前半身前倾,脸距离王可不到十厘米的样子,饶有兴趣的盯着王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