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投身弑杀盟

    更新时间:2017-04-11 20:25:14本章字数:3139字

    月芝见冷萱莹已经在院子里散步,就过去找她:“姑娘!”

    冷萱莹听到月芝喊她,就走了过去。

    月芝拉着冷萱莹的手说:“姑娘,有些事情,我想我还是问问你为好。人死不能复生,希望你可以接受。”

    冷萱莹点点头说:“有什么事情夫人就问吧,我昨晚已经想通了,蓉儿是因为救我而死的,就算是为了她,我也得活下去。”

    月芝说:“哎……也是难为你了,你能这样想自然是好。你随我来,我们在房间里说,坐着说。”

    月芝把冷萱莹带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又吩咐丫头准备了茶水,让冷萱莹坐下。

    月芝说:“姑娘,你是从何而来。”

    冷萱莹说:“从一个很远的地方。我本是一大户人家的小姐,无奈自己生下来就是一个武学废物,没有一点内力,不会任何武功,只得忍受姐姐的欺辱。况且自己的母亲在生下自己之后就死了,所以家里连个帮手都没有,有个哥哥倒是对我很好,不过哥哥也不是亲生的,要不是在自己主人面前得宠,而父亲又需要那样的关系和地位,哥哥恐怕自身都不能保全的呀。所以,我决意离开了家。”

    “死去的那位姑娘……”

    “哦……她叫蓉儿,本来是我的贴身丫鬟。她也是在我们府门口晕倒之后被我带回来的。因为两人情同姐妹,逃了出来之后就以姐妹相称,两人感情甚好。真是可怜了蓉儿。在冷府的时候跟着我被欺负被打骂,好不容易逃了出来,竟遭遇如此不测,害得她丢了性命,我是真的太对不起她了。”

    月芝说:“既然有一个哥哥对你还是好的,你也不至于离开自己的家呀。谁的家里没有这些那些矛盾呀,你这样岂不是委屈了自己。”

    冷萱莹心里想,你哪里知道我们家那些事是多么让人气不过。所以冷萱莹最后还是决定挑几件自己都记忆犹新的事情来让月芝也评评理。

    月芝是个善良的姑娘,听了这些哪里还忍得住,两个女人哭得像泪人一样。月芝一边给自己擦泪,一边还替冷萱莹擦泪:“没想到你受了那样多的苦,真是难为你了。你今后打算怎么办呢?”

    冷萱莹觉得这个夫人倒也善良,加上先前那个顽皮的店小二也留在这里了,倒不如自己也留下来。

    冷萱莹反问到月芝说:“夫人,弑杀盟是一个怎样的地方?”

    月芝觉得冷萱莹有想要留下来的念头,便想着要断了她的念头:“弑杀盟是一个进来了就出不去的地方。你别怕,你现在不算是我们的人,所以,如若是你想要出去的话,我会告诉尊主,让他放你出去的。我们是以练武为生的一群人,都是为百姓伸张正义的。可是在这之前弑杀盟经历了一系列的变故,所以现在还不是特别稳定。还好,在尊主的带领下正在慢慢重新发展起来。对了,这里没有女人,能够留下来的女人只有我和我的丫头们。”

    冷萱莹才不屑做这个丫头,所以直接问月芝:“怎么?不能留下来是因为不收女流之辈吗?”

    月芝摇摇头说:“这倒不是。只是弑杀盟的规矩严格,而且学的一招一式都是独门绝技,所以,哪里还有女的敢来呢。训练强度极大,都凭的是真本事,要是在训练中死了,也权当是弱者被淘汰了,你说,这种地方,哪个女子愿意留下来。”

    冷萱莹望着月芝说:“夫人,我可不可以留下来?”

    月芝没有想到,都这样说了,还是没能让冷萱莹退却,而且她不是要求要做月芝的丫头,而是要求和弑杀盟的其他男人一样,拿起刀剑去战斗。

    月芝表情变得十分严肃:“不,你不能留下来。”

    “你有什么理由不让我留下来?”冷萱莹质问到。

    “我都说了这儿不收女流之辈!”月芝义正言辞地说。

    “没有,你刚才说的是没有女人敢来,而不是不收女人。夫人,我就是贱命一条,你就让我留下来吧,反正也无处可去了,留在这里,说不定将来还可以报仇。”

    月芝见冷萱莹如此坚定,想吓唬她是不可能了,于是放缓了语气说:“好吧,是我不想让你留下来。”

    冷萱莹问她:“为什么?”

    月芝说:“昨日见你的时候,虽然你哭得整个脸都不怎么能分辨了,可是我还是觉得亲切,我觉得我们两人能在这个地方见面是种缘分。前一晚的磨难你都过了,你何必还要经历这些,弑杀盟的人都是些高手,岂是我们这样柔弱的女流之辈可以承受的。我不让你留下来,是在保你的命呀,傻丫头!”

    冷萱莹听了月芝的解释,心里倒也不恼怒了,也缓下来对月芝说:“夫人,你就让我留下来吧。我真的没有地方可以去了,就像你说的,我要是留在弑杀盟,我每晚都能睡得安心一些。”

    月芝叹了叹气说:“你还真是一个倔强的姑娘。可是……你连一点内力都没有,怎么修炼武功呢,怕是还没有练到几层,自己都会支持不住呢!”

    冷萱莹说:“我不怕,大不了死在这里,这样我也安心一些。”

    月芝想了想说:“不行,我还是不想你去冒这个险,我可不想你好端端的一条命就这样葬送在了弑杀盟。”

    冷萱莹情急之下跪了下来:“恳请夫人还在尊主面前美言几句,让我留下来吧,就算是死了,我也想要修炼武功。你要是不答应,我便不起身了。”

    月芝见没有办法阻止冷萱莹,便点了点头。

    月芝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心情却久久不能平复。不知为什么,见到冷萱莹的感觉,就像是见到自己失散多年的姐妹一样,月芝打心底里想要去关心她。

    月芝心里想,如果是让冷萱莹就这样加入弑杀盟的话,冷萱莹只能是死路一条。且不说她自己一点内力都没有,就算是内里深厚的人,在弑杀盟里也不是就能走到最后的,何况她是一个女子。弑杀盟也不是没有收过女子,可是,哪一个不是练到中途的时候就被其他男人狠狠杀害了,全部都成了他们练功的垫脚石。能够留在弑杀盟的,也只有尊主夫人了,只要有了这个名号,弑杀盟里的武功,不论是第几层,都可以练上去了,当然,手里就像有免死金牌一样,也可以避免在练功的时候被其他人残杀。

    月芝生来就是心地善良,当初她也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子,在一次意外中和尊主一见钟情,被尊主带回了弑杀盟,自己的武功也是尊主一步一步教的。在月芝心中,尊主就是自己最亲的人,可是这个突然出现的冷萱莹,似乎让月芝找到了另一个亲人。

    在房间里想了很久,月芝还是决定要保全冷萱莹的性命。

    尊主带着子轩和冷萱莹一起将蓉儿埋葬在了弑杀盟的后山。

    冷萱莹在蓉儿的墓前狠狠地哭了起来,一直怀念着蓉儿对她的种种好,整个人都不能自已了。子轩见到这种场面也并不说话,只是在一旁默默地守着冷萱莹。

    尊主看着这样悲凉的一个女子,也并不好再说什么。

    “子轩,你过来。”尊主招呼他。

    子轩过去问尊主:“叔叔,有何事找我?”

    尊主说:“子轩,你现在已经长大了,既然你爹爹和爷爷已经去世,你就应该跟着叔叔生活了。叔叔现在是弑杀盟的尊主,我想让你留在弑杀盟,好好练武,今后也能够成为弑杀盟的尊主,你愿意吗?”

    子轩说:“十年未见,叔叔仍待我这样好,子轩会谨遵教诲,跟着叔叔好好学武,将来能为叔叔效劳。”

    “傻孩子,就算叔叔有孩子,也会待你如亲生孩子一般,何况叔叔膝下无子,也无女儿,定会在你身上倾尽全力。我要的不是你为我效劳,我想要的是在我离开这个世界以后,弑杀盟会一直延续下去,在你的手里,让弑杀盟更加光大。”

    子轩听到尊主这些发自肺腑的话,想来自己的确足够幸运,一出生就贵为尊主的儿子,尽管后来颠沛流离一年,好歹是和爷爷找到了安身立命的地方。到现在,爷爷也离开了自己,竟辗转再次回到弑杀盟,虽然此次回归已经不是弑杀盟尊主的儿子,却能享受到同等的待遇,不幸中的万幸是那样的清晰,在自己的眼前。

    子轩向尊主跪了下来:“叔叔,子轩必当谨听教诲,努力成才,做一个对弑杀盟有用的人,从今以后,我这条命就是弑杀盟的,也是叔叔的。”

    尊主把子轩从地上扶起:“男儿膝下有黄金,怎能为这样的事就向我下跪。叔叔待你这样是应该,你是一个有抱负的孩子,在弑杀盟勤学苦练,将来必定成才。”

    子轩看了看还在墓前哭泣的冷萱莹,对尊主说:“只是叔叔,那位姐姐虽与我萍水相逢,但爷爷临终前说好了要我照顾她,我希望她可以和我一起留在弑杀盟内。”

    尊主听到这样的话,表情突然严肃起来,他微微叹了口气说:“子轩呀,弑杀盟可不是一个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你不一样,那位姑娘自然亦不一样。她要不要留在这里,还是等她身体养好一点之后,自己决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