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全为习武

    更新时间:2017-04-12 20:43:00本章字数:3144字

    尊主听到月芝这样说,也不知道要怎么样去回答她。

    其实尊主心里很明了,毕竟是在江湖上混了那么久,父亲死前留下的话也不会是空穴来风,他见到冷萱莹的第一眼也有不一样的感觉,这个女子生来带着一种气场,柔弱里透露出来的全是阵阵的杀气。冷萱莹虽说看起来弱不禁风,谁也不知道,一年后的她会是什么样的。

    月芝说:“既然尊主也觉得这个办法可行,就请尊主尽快着手去办吧,这样也好让冷姑娘留下来得有名有份。”

    尊主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哎……月芝,真是委屈你了。”

    “月芝不委屈,尊主……要是今天我们的决定能够让将来的我们保全性命,倒也不枉费我们今日这样待她。”

    “要是冷姑娘不愿意接受这个办法,那倒好,我便可以让她顺理成章离开弑杀盟了。这样的事,还是你开口为好,你去向冷姑娘说说吧。”

    月芝点点头。

    月芝找到冷萱莹的时候,冷萱莹已经没有前两日那样憔悴了,整个人看上去好了许多,脸色也不那么苍白了。

    月芝将端给冷萱莹的汤放在桌上:“冷妹妹,你前些天受累了,人又受了惊吓,想来身子是经不起折腾的。我给你熬了些汤喝,你快趁热把它喝了吧。”

    冷萱莹端过小碗,热腾腾的汤看起来十分可口。

    冷萱莹笑着说:“住进弑杀盟倒是劳烦起尊主夫人来了,这些事要不就让蓉儿……”

    冷萱莹说到蓉儿的时候顿了顿,然后继续说:“这些事我可以自己来的,尊主夫人待我也不薄呀。”

    月芝拉着冷萱莹的手:“你看你怎么那么见外,我都叫着你妹妹了,你还唤我尊主夫人,这样你让我可好意思?你要是不介意呀,以后就称我姐姐好了。”

    月芝对冷萱莹一向亲和,这样说出来也不让冷萱莹觉得奇怪,冷萱莹倒是很坦然:“也好,以后我们就姐妹相称。”

    月芝见冷萱莹也大气,心里就更坦然了一些。况且,自己放心把自己的男人交出去,一定是对冷萱莹有十足的把握的。眼前这个女人是不会和自己的丈夫走在一起的,月芝深信这一点。

    冷萱莹见月芝微笑着看她,也不客气,直接便问月芝:“不知求姐姐的事情,姐姐可有告知给尊主。”

    月芝说:“妹妹,我此来一是为了给你端点汤,二来就是为了这事儿。我可是考虑好久了,该给尊主说的也都说了,可是他坚决不让你留在弑杀盟,说的是,你留下来定是必死无疑,放你离开反而让我们没那么内疚。”

    冷萱莹听到月芝这样说,汤也不喝了,一本正经看着月芝:“姐姐的意思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留在弑杀盟吗?可是……我下定了决心要习武,将来定要让冷家重新看我,连弑杀盟都不留我,我能去哪儿呀。姐姐,不管让我做什么都好,我只有一个愿

    望,就是习武,为了习武,就算最后把命搭了进去,也是我应得的,我怪罪不了任何人。”

    月芝说:“傻妹妹,每个人的命才是最重要的,保住了命才有机会做其他的事情呢。你要是连命都没有,谈什么报仇,谈什么让他们全都大吃一惊,人都不在了,这些话岂不是都成了空话。”

    冷萱莹说:“姐姐,真的没有办法让我留在弑杀盟吗?”

    月芝摇摇头说:“不是,我这儿倒是有一个办法,让你既可以留在弑杀盟,还可以专心习武,根本就不用担心自己的性命,只是……这个办法有些牵强,不知妹妹是否愿意,若是妹妹你从了,我便让尊主着手去办这件事。”

    冷萱莹问到:“既然姐姐有办法,倒不如说来听听,萱莹若是能够做到的,必然倾尽全力都会去做。”

    “这倒不需要让你拼尽全力,只是你点头摇头的功夫,便可以做到。弑杀盟规矩严格,不是一般人能够待下来的地方。这儿还没有女人,除了我和我的丫头们。”

    冷萱莹说:“莫不是姐姐让我替你做丫头,这样也好,我还可以报答姐姐的救命之恩呢,我愿意呀。”

    月芝摇摇头会所:“不,妹妹,你是有所不知,我的丫头都是没有武功的,她们没有习武的权利。”

    冷萱莹听完月芝这样说,又疑惑起来:“丫头也不能做,留下来岂不是又成了一种奢侈,哎……”

    “萱莹,你愿不愿意嫁给尊主做小?恕姐姐直说了,这大概是能让你习武,又能让你保全性命的唯一方法了。”

    冷萱莹连连摇头:“不行,这可不行。我和尊主话都没有说过几句,怎么能就这样草草嫁人。更重要的是,尊主是姐姐的男人,我可是嫁谁都不能嫁给他的。”

    月芝笑着说:“你能这样说,我也就放心了。料你是不想和尊主有任何瓜葛的,可是你既然一定要习武,当然要找一个合适的方式,我说过,不能让你的命就断送在了那些不断向上爬的男人们手里。所以……姐姐也没有其他办法了,我已经和尊主说好了,所以如果你要是愿意,就用这种方法留下来吧。”

    冷萱莹说:“姐姐连这种方法都想了,萱莹自然是感激不尽。我心里虽是时时刻刻都在念着习武,要让姐姐做出那样大的牺牲,萱莹实在是不好意思。既然没有其他办法,我想我还是走吧。不能因为我破坏了你和尊主的感情。”

    月芝说:“妹妹,你明白我说的成亲的意思吧?我只是想着给你这个名分,让你今后在弑杀盟好好习武,并没有想到你可以破坏我和尊主的感情。我和尊主也算是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了,我自然是既相信你又相信他,才出了这个主意的。”

    冷萱莹点点头说:“就算姐姐不提起,我也会提出来。我当然明白,你只是想给我这个有名无实的婚姻,让我可以练武,也好保住性命。可是外人并不会知情呀,他们只会觉得尊主莫名其妙从外面带回来了一个女人,莫名其妙就成了二夫人,这话放在我们谁听了,心里也会不好收吧?”

    “妹妹,你不是很想习武吗?我们只有一年的时间了,我倒也想你在这一年里能够有所建树,要不以后的日子还难过着呢。要是只是为了一个名分,只是为了你,我也不会出此下策。能够留住你,也算是留住了将来的我们。你要是下定决心习武了,我还指望着你成功呢,短短一年的时间,只愿你能够完成弑杀盟的武学。”

    冷萱莹问到:“姐姐口中的只有一年时间,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必须在一年之内就要完成弑杀盟的所有武功?否则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月芝摇摇头说:“这倒不是。弑杀盟有一个规矩,尊主每三年就会换一次。如今的尊主已经是第八年了,只因为弑杀盟这几年有些混乱,稍微归顺了一点,所以一直也没有合适的人选。前几年的武林衰颓,也没有人想要来挑战这个位置。可是如今,武林重新崛起,高手层出不穷,说到尊主的武功,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地位了,再加上弑杀盟的势力在一步一步地壮大,自然也会有很多人盯着这个位置,所以,尊主这个位置是保不住了,再说了,我们也没有想过还要继续下去,站得太高树敌反而会越来越多的。”

    冷萱莹听明白了月芝话语的表面,可是没有明白月芝更深一层的意思,便继续问了下去。冷萱莹说:“姐姐的意思是,尊主还有一年的时间,就会有新的尊主代替他的位置,那你们要何去何从呢?”

    月芝说:“哎……这正是我所担心的。据我所知,前一任的尊主只有两个下场,自我放逐或者是被杀害了。尊主是想要把子轩培养成下一任尊主的,可是,子轩年龄尚小,也不懂得太多的因果,再加上练武本来就是一个需要时间和精力的过程,一年时间,子轩定是不够用的。要是妹妹能成为下一任的尊主,我和尊主也好自我退隐,再也不管江湖中的事情,就怕是妹妹受不了这个委屈呀。”

    原来是这样,冷萱莹心里一惊。

    “姐姐,若是我在一年的时间里能够学成,也不枉费你这样待我,怕的是我不能担此大任,你也说了,武林中的高手层出不穷,我真的能够成为下一代的尊主吗?”

    月芝说:“你能。妹妹,你和其他人不一样,我见到你的第一眼就有所觉察了,不管你能学得怎样,一年之后,我们的性命全在你的手上,是死是活,只能靠你的造化了。要知道,盯着这个位置的人太多,不是人人都能让我们活着离开弑杀盟的。”

    冷萱莹沉默着不说话,月芝在一旁也尴尬,只好先离开了。

    月芝站起身来:“萱莹,话我是已经带到了,况且也说得明白了,只希望你可以自己想想,明日吧,若是你想好了,便过来找我。”

    冷萱莹点点头说:“我就不送姐姐了。我会好好考虑的,明日我定会给姐姐一个答复。”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冷萱莹身边连一个出主意的人都没有了,哥哥不在身边,蓉儿已经离开人世,想到这里,冷萱莹不自觉伤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