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02章 卫生局长家滴女儿

    更新时间:2017-03-28 21:47:50本章字数:3123字

    从120救护车上抬下来一位体态偏胖的中年男子,已经推到了急诊大厅。

    男子脸上全是血污,脖子与身体之间明显被扯开了,胸口也破了个大洞,整个人的身体破得不像样子,连肠子都从腹腔涌了出来……

    “呕……”

    一个才入职不久的实习小护士,见到这惨烈的场面,顿时呕了出来,接着便昏厥了过去。被两个同事拖走了。

    “何局长?真的是何局长!”

    朱院长忍不住惊讶得连说了两声,刚才被二世祖羞辱的事顿时抛到了脑后,那算得了什么啊!就算是被二世祖骂遍祖宗十八代,只要能换回何局长的命,他也是认了。

    要知道,这金陵市卫生局一把局长要是死在了长江医院,他这个如日中天的院长就不要干了。

    退一步说,自己这个院长不做也罢,连累秦老爷子的话,事情就更大了。就算长江医院的设备技术全市最牛逼,只要局长在这里挂了,以后的日子就举步维艰了,能不能开下去,还是两说的。

    朱院长顿时心焦如焚。

    这种危机的状况,毫无疑问,要立即手术处理!不要问能不能救活,起码按照抢救程序去做了,家属在旁边看着也会是一种安慰吧!

    朱院长看了一眼脸颊和口唇已经发青了的何局长,下意识的摸摸手脚把把脉,发现手脚已经完全冰凉了,而且一点微弱的脉息都没有。

    没有等他吩咐,急诊科训练有素的工作人员已经给何局长做电除颤和人工呼吸了……

    他开始拿出手机到处拨电话……

    从大外科主任,到能够做大手术的主刀医生都打了个遍。

    结果,不是关机、就是无法接通……

    今天周末啊,一般的主任都会休息的,朱院长一脸沮丧,忍不住又要骂娘了。

    妈的!这群混蛋不是去走穴赚外快,就是去喝花酒去了吧!唉……

    朱院长是中医出身,做不了手术。急诊科的医生手术水平也是根本不顶事儿。他站在那里,脑袋一片空白,脑门上的汗珠不停得狂飙,心情焦躁到了极点。

    “爸……爸……您醒醒啊……求您了……都是我不好……爸……”

    忽然从一辆TAXI里冲过来一个妙龄女子,她死死地抓着那个满身血污的中年男子手腕,凄厉得哭喊着。听得旁人都忍不住跟着动容落泪……

    “何小姐,何局长现在非常危险,已经没了心跳呼吸,不过我们会尽全力抢救的,但您还是要做好思想准备吧……”

    疲惫不堪的朱院长认出了冲过来的女子,她叫何曼婷,是何局长的女儿。

    何曼婷大约二十六七岁,穿着黑色的OL职业套服,拥有一张高贵雅致的鹅蛋脸,秀美高挺的鼻梁,秀发掩面,气质孤傲,夺人心魄,裹着渔网丝袜的修长美腿更是让周围的小护士艳羡嫉妒不已……

    她在金陵卫视主持一档家喻户晓的相亲节目《相亲相爱》,以至于何曼婷一跃成为文艺圈炙手可热的当红女主播,追求她的富豪、阔少如过江之鲫,不过似乎没有一个入得了她的法眼,所以至今依然单身。

    她顾不得自己的优雅形象,痛彻肺腑得哭了起来,“你们救救我爸爸,救救我爸爸,求您们了……”

    高贵知性的何小姐一时伤心过度,昏死了过去。

    “操!一群吃干饭的!快把这小娘子抬走……我来!”

    秦智听到外面的嘈杂声,感觉出了大事。便皱着眉头走了出来。

    走过去一看,果然如他所料,有人要死了。

    他推开手忙脚乱的医务人员,也推开了一筹莫展的朱院长,气定神闲地靠近了检查床。

    包括朱院长和柳副主任在内,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二世祖今天是怎么了?他不过一个金陵中医药大学才毕业的中医系大学生,也懂得抢救?

    秦智不知从哪里弄来几根针灸针,飞快得在何局长身体上一通乱扎,不时皱眉、不时舒展、整个动作用了不到五分钟。

    半晌,何局长手指头轻微地动了动……

    按照医学上的解释,死人身上残留的活细胞会出现异常的刺激,造成尸体出现颤动,这些都是在可以理解范围内的医学现象。

    接着,何局长青紫的嘴唇缓缓褪去,出现了鲜红的唇色。

    再下来,那铁青的脸,也逐渐变白、泛红……

    蓦地,早已经成为一条直线的心电监护仪,出现了微弱的二维波浪线……

    朱院长和柳副主任惊愕得不敢大口喘气,二世祖?这真是二世祖做得麽?

    太不可思议了!

    何局长刚才那个样子,宣布他死亡,也只是多一张纸少一张纸的事情。

    除颤的时候,朱院长也见到了,住院医生将他胸口的皮肤都烤焦了,一阵烤肉的香味飘得满大厅都是,有点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该用的都用了,再救不回来,神仙也没办法的。

    “操!推进去!”

    秦智爆了句粗口,朝呆怔的朱院长和柳副主任扫了一眼。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朱院长和柳副主任已经撅着屁股,哼哧哼哧地推着床上笨重的何局长朝手术室艰难得冲去。

    后面的医务人员见到这一幕,也顿时沸腾了起来,跟着朝手术室涌去。

    秦智气定神闲得扫了扫他们,深深得吐了口浊气。心道:这群人怎么笨得跟猪一样,推到我刚才睡的房间就行了嘛!这要到哪里去呦?

    好在,刚才已经用过了回阳神针挽救了他的元神,不然再拖延下去,非死不可。我这个仙医也是没办法了。

    秦智虽然没说话,倒是撇了撇嘴,对这帮穿着白大衣的男男女女颇有芥蒂。

    跟着他们的屁股后面,一路走到了写着“手术室”三个字的地方,才算是停了下来。

    秦智好奇地打量着各种钢铁堆积起来的冰冷房间,十二盏无影灯下,是一张多功能手术床。虽然他不太懂这些东西的用途,但洁净明亮的感觉,还是让他觉得比较舒坦,方才淤积内心的那些怨气才逐渐地消散而去。

    “秦少爷……”

    朱院长和柳副主任都忍不住喊了一声神色严肃的秦智,然后不停得甩着膀子擦汗。他们本来还在怀疑二世祖的能力,但眼下能给这个死人处理的人,还只有他了。

    “死马当着活马医吧。”朱院长忍不住说了一句。

    柳副主任明白,他说了这句之后,就是默认让二世祖去处置了,活过来是何局长命大,活不过来,是天意。

    还没等秦智开口,柳副主任赶紧叫来身边的护士一起帮何局长清洗创口。

    污泥浊水清理了两脸盆,才算是结束。

    秦智扫了一眼清理完创伤,还在不停流血的胖子。皱了皱眉头,立即用几根银针,在他身上扎了几处,流血的伤口,戛然而止了。

    前世的他救过不少死里逃生的人,有一个上山采药的老农不慎跌入山崖,脑袋都摔掉了,碰巧他路过那里,救治及时,竟然接上了,那人活得非常好,逢年过节还给他送些亲自采摘的名贵药材哩。

    眼下这个胖子的状况,虽然距离鬼门关也不远了,但比起那个老农来还是强了不少。

    秦智接过了朱院长亲自递上来的手术刀,皱了皱眉头,关注这刀子许久,感觉比他前世用的刀子小了不少,不过从那泛着寒光的锋刃来看,锋利倒是不成问题的。

    他开始飞针走线,摔烂的一边脸,被复原了。

    片刻之后,头和脖子被撞断的地方也被完整得接好。至于,那胸口的破洞,也利用周围的皮瓣吻合完毕,腹腔内的肠子同样回归了原处……

    整个手术做下来差不多一个小时不到的样子。

    蓦地,心电监护上出现了完整的心跳波动,而且维持在了80次每分钟的样子,呼吸也达到了一分钟18次,体温36.8度……

    “秦少爷!……”

    他们想说什么,但已经惊讶得说不出口了,朱院长更是激动得泪如泉涌,整个人不知如何言语才好。

    “好累……”

    秦智脸色苍白,一声低吟之后,便腿脚一软,“轰”一声倒在了地上。

    朱院长亲自为他检查了一下脉息,发现他劳累过度,需要好好休息。

    “快!快!快!送秦少爷去贵宾室休息!”

    朱院长咆哮着,催促着呼喊道。

    几个医生护士立即将秦智抬到了移动床上,推到了高干病房贵宾室。这里装修得十分奢华,不亚于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基本上都是为了富豪和明星们准备的VIP房间。

    这一段时间以来,长江医院出现过几次大事故,所以鲜有人入住,一直空着。

    朱院长亲自安排秦智住在了608号房间,并指定小护士唐洁茹24小时全程陪护。随后,他仔细检查了一下何局长的情况,急诊CT、MRI和血液指标传过来,显示的状况非常理想,如果按照这样的状态下去,不出半个月,何局长就可以痊愈出院。

    朱院长大喜过望,顾不得正值深夜三四点的时刻,拨通了远在新加坡的秦老爷子电话,向他汇报了这个喜讯。

    秦老爷子因为得知这个私生子孙子大难不死,兴奋得一夜未眠,了解到他还救活了卫生局何局长的时候,更是惊讶不已,明确表示,他会在早些时候飞回金陵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