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09章 都给我住手!

    更新时间:2017-04-01 17:32:55本章字数:3550字

    秦智赶紧拉过了唐洁茹,让她躲到里面去。

    她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呆了。

    一个劲儿得哭着,不知道如何做才好。

    “小茹,你们快走吧!别连累了你和同事!”婶婶几乎带着哭腔说道。

    秦智将唐洁茹推给了她的婶婶,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不想活了?都给我住手!”

    倒霉的是,脚下踩两个破碗,里面的调味品迸溅了满裤子都是。

    特别醒目的是,一团不知是醋还是酱油的东东迸溅到了裤裆的地方,简直像是不小心尿了裤子一样,尴尬极了。

    秦智怒了!

    前世的时候,哪里有人敢这样虎视眈眈地对他,现在竟然有人很不识相得惹到了他头上,而且还把他搞得这样丢脸。

    其他客人都非常识时务,很快便逃离了这是非之地。只有秦智因为担心唐洁茹的婶婶和她叔叔,留下来,成了倒霉蛋。

    ……

    秦智刹下眼来,扫视了一圈。

    发现加上刚才那个躲在后面的纹身男,整整八个人。

    为首的是个三角眼。

    他这几个人手中的武器,不是菜刀!也不是木棍!全是清一色的砍刀!!

    “小子!逞能啊!识相的给我滚蛋,不然就叫你皮开肉绽!”为首的那个三角眼狞笑着晃了晃左手中寒光闪闪的砍刀,快步走到秦智跟前,恶狠狠地说道。

    三角眼身高足有一米八五,比秦智整整高出一头,身材也是壮硕无比。

    见到这个不识相的青年挑衅的目光,他怒火中烧,举起右拳,就朝秦智脸上擂去。

    “咔嚓!”

    清脆的响声过后,便又传来一声沉闷的“当啷!”。

    婶婶和叔叔唐俊,还有唐洁茹都惊怔得张大了嘴巴,他们压根儿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站后面嚣张不可一世的“活闹鬼“们顿时都傻了眼。

    他们表情僵硬,不知该如何反应!

    三角眼的拳头还没有落到秦智的脸颊,就被他猛然抓住。然后,不过轻轻地一扯,那个家伙的胳膊顿时脱了臼,秦智接着骤然抬手,将他的下巴也一同拿了下来。

    那个三角眼疼得呲牙咧嘴地叫唤了两声,便惨叫着省略了N万字,直接倒地昏死了过去。

    “你们剩下的七个人听着!要么像他一样的下场,要么跪下磕二十个响头,赔了饭店的损失滚球……”

    秦智踢了一脚那个死人一样的三角眼,凌然的目光扫了其余的活闹鬼们一眼,冷哼着道。

    婶婶和唐俊简直惊呆了,他们根本没有想到会占上风。以前那个少言寡语,经常挨女朋友数落,看起来窝窝囊囊的秦智,怎么判若两人了呢?看他那凌然的眼神,都让人心生胆寒啊!

    唐洁茹也感觉非常不可思议,当年追砍秦智,并伤了他脸的只有一个活闹鬼,而且那个穷凶极恶的家伙,据说还没有他高……

    秦智当时没有任何还手的机会,就被一刀砍昏了过去……

    今天,简直像是换了个人一般!

    剩下的这群活闹鬼都吓呆了,压根儿没有料到他们的老大会栽在这个小子的手里。还准备等着老大一拳挥过去,将这小子打昏在地,他们正好一哄而上狠狠踹上两脚呢!现在的结果,真不是他们想要的。

    “靠!咱们人多,一起上!废了这个混蛋!”迟疑了片刻之后,纹身男恶狠狠地吼道,抓起一把砍刀就朝秦智冲了过来。

    纹身男如此一来,后面六个混混也拎着家伙冲了上去。

    唐洁茹吓得素手掩面,忍不住娇声尖叫:“秦少爷,小心啊!”

    婶婶和叔叔唐俊也都急得心都要提到了嗓子眼,却不知如何去做才妥当。只是感觉小茹对这个貌似熟悉的年轻人称呼很是奇怪,当然这个节骨眼上,也没闲心去问个究竟了。

    纹身男感受到了兄弟们的“默契”,嘴角不由的浮起一丝狞笑,心道:娘的!我们弟兄七个一起上,还不把你搞得定定的?!

    修炼了《七星变》之后,秦智的内息增长飞速,纹身男和后面六个活闹鬼冲过来的时候,他能明显感觉到气场的方位,骤然飞起一脚,将地上打翻的一条长凳踢飞了起来。

    《七星变》第一式虽说不重于攻击,但对身体力度的锻炼实在是强大了不少,如此踢出的脚力着实够狠。

    “轰!”

    那长凳在空中飞舞了一个美好的弧度,蓦地横在了纹身男和后面六个活闹鬼的身前,砸掉了他们手中的武器。

    “当啷!~”

    “当啷!~”

    包括纹身男在内的七个活闹鬼手上的武器,全部被长凳震落!

    要是换成平常人,不要说武器被击落了,不被这群活闹鬼砍个七零八落,才怪呢。

    纹身男和那六个活闹鬼似乎还不死心,准备捡起地上的武器,继续反击!

    “靠!敬酒不吃吃罚酒!这个时候,还反抗!”秦智冷哼了一声,又飞脚踢飞了倒在地上的桌子。

    顿时房间里发出一阵哗啦、咔嚓、哎呦痛呼的嘈杂声。

    几个活闹鬼被砸得折了胳膊、断了大腿、掉了门牙……个个都狼狈得躺倒在地,痛苦得呻吟不已。

    秦智纹丝不动地站在原地,冷眼扫视着这群活闹鬼的丑态。他们个个都目光惊恐得望着秦智,吓得浑身不住地哆嗦着。

    “我再说最后一遍,你们是愿意下跪赔偿,还是跟这个混蛋一样?!”扫了一圈,见几个活闹鬼再也动弹不了了,他便踩了一脚地上的三角眼,冷然地厉声道。

    “大爷,饶命!赔!我们愿意加倍赔……”

    秦智不知是因为时间长了,还是被响声震醒了,方才昏过去的三角眼,在秦智脚下不住得求饶着。

    “你们七个赶快给我跪下磕头赔罪!难道要看我疼死,你们才罢休吗?哎呦哎呦呦……疼死我了……”三角眼疼得呻吟不已。

    “啊!老大的膝盖骨和手都断了啊!”纹身男惊讶得对着身边同样痛苦呻吟的其余六个活闹鬼道。

    这些群活闹鬼跪在地上磕完了二十个响头之后,都乖乖得从口袋里掏钱,好多都是刚才赶场子收的保护费,现在全都吐了出来。

    一共四万三千块,纹身男跪着挪到了唐洁茹的婶婶和叔叔唐俊身边,哀求他们收下这笔钱。

    见到他们收下了钱,秦智才摸了一下那个三角眼的下巴和胳膊,方才脱臼的情况顿时恢复了正常。继而踢了他的双膝一脚,那骨折的膝盖也顿时像没事儿一样。

    剩余的七个活闹鬼,只是感觉身体骨折的地方,被这个家伙踢几脚,揉几下之后,全部没事儿了,惊诧得他们面面相觑,却也找不到解释的理由。

    秦智收拾了这帮家伙之后,心中的气焰消散了不少。

    现在毕竟不是前世的修真世界,所以还是不能太过张扬,他暗自想道。

    很快,让人们更加难以置信的一幕发生了。

    秦智踢起了地上的一把砍刀,接在了掌中。

    只见他像是掰黄瓜、撕纸片一般,“啪啪啪!”那足有三尺长的砍刀被他轻松得掰成了十几段。

    要知道,那砍刀可都是钢化的呀!硬度非常之高,玩过的人都知道。

    以三角眼和纹身男为首的活闹鬼们,见到秦智这样的表现,顿时后悔不迭,悔恨当初不该这样草率鲁莽,今天惹上这个怪物,真算是彻底认栽了。

    “以后再这样胡作非为,就和这砍刀一样的下场!”秦智扫了一眼早吓得腿肚子颤抖的活闹鬼,冷哼道:“怕了?这回真的怕了?那还不赶快滚蛋?!”

    “帅哥!谢谢你帮我们解了围!这钱……我们不能收……”唐洁茹的婶婶非常客气地将那四万三千块摆到了秦智身前。

    唐洁茹已经向她说明了,眼前的秦智就是表姐的前男友,前阵子发生过一次车祸,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此刻的她,宁愿相信自己起初是眼岔了,也不敢置信,眼前这个穿着古怪长衫的年轻人会是曾经他们熟悉的秦智!

    “大婶,这满眼砸成了这样,今天的生意全被搅和了,这些钱就算是这帮混蛋补偿你们的损失,不要多想什么,收下吧!”秦智淡淡笑道。

    从这粗声粗气的浑厚嗓音,和大气从容的态度来看,气质绝对不是昔日那个白面书生所能比拟的!这让唐洁茹的婶婶和叔叔、甚至厨房里做菜的两个伙计,都不敢再用以前的眼光看待秦智了。

    “帅哥!今天赶走这帮活闹鬼,我们已经非常感激了,一码归一码,这钱是绝对不能收的!还是你拿着吧……”平时不苟言笑的叔叔唐俊,也破天荒地走到婶婶的身边,接过那厚厚一叠钞票,就要朝秦智手中塞。

    “唉……不要过来起哄吧!损失这么多,添置起来也要花费不少!这些钱我真的用不到,你们再这样做,不是看不起人嘛!?”秦智皱了皱眉头道,差点就要将自己“二世祖”的身份抖露了出来。

    “秦少爷,我叔叔和婶婶的店多亏了您哦!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您瞧瞧,这是不是您的呀……”

    唐洁茹从地上捡起了一张名片,然后盯着上面的文字看了又看-------长江实业集团 秦长江(总裁)电话:138XXXXXXXX

    “哦!”

    秦智不过应了一声,并没有过多的表示。

    “秦大少,这是老爷给您留下的吧?听说他从来不会随便散名片呢,秦氏家族名下的长江集团成立至今,他发名片的次数不会超过三次!您倒是好啊,白金名片随便摆,差点就要丢了……”

    唐洁茹语气娇嗔着道,一边说着一边目光充满了惊诧,看了半天,感受着这传说中秦老爷子的白金名片。

    “秦大少?秦长江?”

    “帅哥,搞了半天,您就是秦长江的孙子呀?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富二代还这样低调,这样嫉恶如仇,在这个纸醉金迷的世界实在是凤毛麟角了哦……”

    唐洁茹的婶婶不敢置信地盯着眼前这个熟悉,又貌似陌生的青年,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是金陵市无人不知的秦家少爷。

    “别说得那样玄乎,我是秦智,其他事儿和我无关!哈哈……时候不早了,晚上还有事!今天的饭钱,不用找了,下次有空再来吃……”

    秦智刚才默算了下,饭钱差不多六七十块,他塞了一张百元钞票给他们。

    “秦少爷,谢谢您哦!这名片……”唐洁茹追了出来。

    “呃,要是你喜欢,就留着吧!反正放我这里也没用,说不定哪天又弄丢了……”秦智淡淡地说着,接着便走出了“家常菜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