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20章 让我来给她把把脉

    更新时间:2017-04-06 17:06:28本章字数:3643字

    不得不说,这李小姐的相貌很妖媚,当然这都要归功于她的一双眼睛。她的双眸很细长,两边眼角微微有点往上挑的样子,这样的眼睛看人,非常具有挑逗性。这样的交流,似乎她看人的样子都仿佛是在不停的飞媚眼一样。

    那身惹火的皮坎肩,将胸前挤出一条白花花的乳沟,她似乎没有那么小气,怕走光了被人看到,一副洒脱无比的模样。

    更让人眼前一亮的是,这妮子很清楚自己的优势,所以和那天在赌石市场的装束一样,穿着短裙。这样,可以把那双修长笔直滚圆的长腿完美而充分得展示出来。

    “咳咳!咳咳!”

    坐在李贞贤旁边的那位瘦弱的女士,忽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掩口的纸巾上竟然是一团鲜红的血液。让她一阵紧张,刚刚放松的好心情顿时黯然了起来,忍不住赶紧抓住那位女士的双手。

    心惊肉跳的柔声询问着:“阿妈!别吓我啊!今天找秦先生帮您看看,他很厉害,这块祖母绿就是他在万千毛料石中一眼发现的,您要相信自己,一定会没事……一定……”

    “李贞贤小姐!我看你阿妈的部位在支气管,让我来给她把把脉吧?”

    秦智见她如此焦急,也颇有些于心不忍地看下去,便走到了她们身边,缓缓的将手搭在了那位贵气却瘦弱的妇人皓腕间。

    这位贵气逼人的妇人刚刚盯着秦智看了半天,见他虽然穿着一套长衫,看起来老成儒雅,不过仔细看他的上额和眉间,便知道他的年纪不大。所以原本还是信心满怀的过来以为是个白发苍苍的旷世名医,没想到竟然是个嘴边无毛的一个毛头小伙子。

    她,有点泄气。

    秦智也看出来了。

    “秦先生,我妈被诊断为肺腺癌,您看这些诊断报告……”李贞贤那双美目中噙满了泪水,赶忙从一个塑料袋子中拿出一堆检查单。

    秦智只是安静得为她把脉,并微微凝视她的气色五官,并不说话。

    唐洁茹听到秦智称呼她“李贞贤”小姐的时候,蓦然间想起了在“威斯汀酒店”时他不小心丢的那张名片来。当时竟然忘记还给他。现在才蓦地想起来,不过这个时候还给他似乎有些不妥,她忍不住惊讶得凝视着秦智,还有这对母女俩。

    这个世界太有意思了!秦少爷也真是厉害,竟然能让金陵市这从不显山露水的卧龙家族----李氏家族的千金小姐慕名来找他求医,真是太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了。唐洁茹忍不住惊愕的暗暗念道。

    “李小姐,你阿妈的诊断有误!”秦智微微的蹙眉,然后凝视着一直盯着他看的李贞贤,淡淡的说道。

    “哦?秦先生请讲,这个诊断是在美国肿瘤疾病学会旗下的专门医院诊断的,据说那位肺癌专家史密斯先生,还是诺贝尔生理学奖获得者的得意门生,为了挂他的号,我们足足等了三个月,花再多的钱都无济于事的!”李贞贤惊讶得有些不敢置信。

    “呵呵!不管他有多么高的头衔,再伟大的枪手,也有走火的时候,也不能怪他。大体的诊断是对的,首先肯定是肺癌,这点没错。但细分一下的话,倒不是腺癌了,应该是鳞癌才对!再准确点说是肺脏支气管鳞癌……”

    秦智将现代医学的精髓与仙医的智慧,仅仅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便融会贯通,相互结合了,所以现在说得头头是道。

    就在说话的瞬间,贵妇人忽然间便晕厥了过去。吓得李贞贤都不停的呼喊着,秦智让她冷静一下,说她阿妈不过是身体过于虚弱,让她睡一会儿便会缓解。

    在唐洁茹的一同帮忙下,将她抬上了一张温暖柔软的大床上,秦智在她身上的几处要穴扎了几根银针之后,便从那房间走了出来。

    “秦医生,阿妈还有救嘛?”李贞贤眼眶的泪水都奔涌而出,在从美国回来的路上,医生早就告诫他们家人了。

    她阿妈粗略估计,生存期在两个月左右,最长也不会超过三四个月。她最大的心愿是拥有一颗祖母绿的饰品,无论是项链或者是戒指都可以,所以孝顺的李小姐满世界得为她去寻找。

    “我也很难保证能救活她,这个要靠缘分了。如果情况好的话,她会痊愈;如果情况差,最少也可以存活半年以上!”秦智紧蹙的眉头,缓缓的舒展了开来,继续淡淡地说道。

    “是这样?阿妈平时很注意保养的,怎么会得这样倒霉的病症呢!唉……”李贞贤一副难过至极的模样,整个身躯都差点垮塌了下去。

    “李小姐,要注意身体,别太过担心!很多事情都要靠缘分的,治病也一样!这个疾病的机理很复杂,一般来说,这种病的病因主要是因为寒气侵入,湿热郁结在肺部,引起浮气,加之因感情的刺激,发动‘忧愁思怒气’,使火气变成毒气而癌变。”

    秦智一边安慰着李贞贤,一边继续淡淡的说道。

    李贞贤听见秦智的“缘分”二字,脸上顿时浮现了一丝难得的喜色。她似乎从自己千辛万苦去寻找祖母绿的征程上,获得了很多的启迪。是啊!自己如此虔诚的为阿妈去完成心愿,终于缘分一般得让她得到了呢,或许她的病也会因为机缘巧合而痊愈呢。

    想到了这里,她的心情似乎好了不少。

    “好!我相信缘分,更相信秦医生的妙手!您说得非常对啊,我阿妈的确是个爱忧愁、喜发怒的人,加上和阿爸感情不好,养成了吸烟的坏习惯。已经跟随着她十多年了……”李贞贤也若有所思的回想着阿妈的事情,对秦智的叙说非常的惊讶,赞同的点着头说道。

    “刚才诊断她为鳞癌而不是腺癌,是因为鳞癌与吸烟关系非常密切。鳞癌生长缓慢,转移晚,手术切除的机会相对多,5年生存率相对较高。

    而腺癌与吸烟无密切关系,一部分病例癌肿发生在肺纤维疤痕病变的基础上。腺癌在早期一般没有明显的临床症状,往往在胸部X线检查时发现。癌肿生长较缓慢,但有的病例较早即发生血道转移,较常在呈现脑转移症状后才发现肺部原发癌肿……”

    秦智将现代医学的理论竟然如此的熟稔,让他自己都感觉惊讶。唐洁茹站在一边认真的听着,对秦智的诊断除了惊叹还是惊叹,简直都要膜拜得五体投地了。

    “哦!这样说,我阿妈还有不少机会啊?”李贞贤聚精会神的听着秦智的分析,生怕漏掉一个词语似的。按照他的说法,鳞癌的预后似乎真的比腺癌好很多呢!怪不得史密斯先生的结论与秦医生的差别如此大呢!

    “刚才我观察了一下,你阿妈咳嗽有血,而且症状不轻啊!”秦智皱了皱眉头,若有所思。

    “是啊!一看到她咯出血来,我都吓得心惊肉跳呢!唉……怎么办啊,怎办呢……”刚刚心绪平缓了几分的李贞贤,顿时又紧张了起来。

    “李小姐不要害怕,你阿妈属于气滞血瘀型肺癌。主要表现为:咳嗽咯痰不爽,咳嗽带血,胸闷胸痛如刺,痛有定处,大便秘结,唇甲紫暗,甚则肌肤甲错,皮肤浅静脉怒张暴露,舌质暗或瘀斑瘀点,苔薄腻或薄黄腻,脉细涩或弦细……”秦智娓娓道来的说道。

    “太对了!您说的这些情况,阿妈全部都有啊!”李贞贤一时激动,忍不住走上前去,那双娇嫩的玉手用力抓住了秦智的手。

    唐洁茹看到了这一幕,顿时心中一震。似乎有些酸溜溜的感觉浮上了心头,不过瞬间她又让自己淡化了下去。

    秦少爷是金陵市四大家族之一的秦氏家族后裔,而李小姐也是李氏家族的千金,才子佳人门当户对,自己又瞎吃哪门子醋呢,这辈子和秦少爷是没有机会交集的,没有啊,没有……日后若能做他的情人,也便满足了,只怕他都不会看上自己……

    秦智顿时也一惊,李小姐这双小手实在是滑腻无比,不过倒是有点淡淡的发凉,看来很符合小手冰凉、欲求不满的说法,他不由的心内一颤。

    “嗯!那就好!治疗方案是活血化瘀,理气止痛,佐以抗癌……我给你开些药吧!先拿回去服用几日,有效了再过来……我也保证不了一定能将她治疗痊愈,不过延长个一年半载,甚至更多年的寿命,还是可能的……”

    秦智说着,便抽出一张纸来,唰唰唰非常流畅得写了一副药方:

    柴胡6g,赤芍12g,枳壳12g,当归15g,生地15g,桃仁9g,丹参20g,瓜蒌12g,红花3g,生黄芪15g,青陈皮各5g,桔梗3g,白花蛇舌草30g,千蟾皮12g,石见穿15g。

    “秦少爷,那位阿姨醒来了呢。她自己下床了,您给她取针吧?”唐洁茹一脸兴奋的走进了房间,告诉秦智这个好消息。

    秦智立即帮她取下了银针,发现她情况比方才果然好了数分。

    “我好饿,贤儿带我去吃些东西吧!这位医生真是仙医在世啊,这么几针下去,我感觉有劲儿多了。”那个贵妇人自己走了出来,脸上挂着丝丝笑容道。

    “阿妈!阿妈!”

    李贞贤立即就冲进了房间,发现阿妈脸上的气色似乎好了不少,特别是精神似乎回到了几个月前在国外旅游时的样子,这种精神矍铄的状态,好久没有出现过了呢。这让她对秦智神奇的针灸术刮目相看。

    “谢谢!谢谢秦医生!算下今天的诊断医药费哦……”李贞贤微微的向秦智鞠了一躬,脸上挂着兴的神色,立即去抽钱夹。

    “呵呵,都是不值钱的草药,这次就算了吧!回去后煎服,一天三次。这副药够五日的,五日后再过来就是了……”秦智淡淡的笑道。

    “不行啊!这个绝对不行的!”李贞贤执意要留下支票,被秦智拒绝了。笑了笑道:“李小姐,我倒是真不缺钱了。上午的时候,听街坊说,开私人诊所要办几个证件,俺人脉浅薄,如果李小姐真的想帮我,就帮我想想办法……”

    秦智蓦地想起了早晨时候,压在自己胸口的心结来。如果实在没有办法的话,他还打算去求求那个电视台美女主播何曼婷小姐,求她做卫生局长的老爸帮忙呢。即便是她出山,也不过只能办个卫生局的证件,至于工商局啊之类的,就没人认识了。

    “行!这个包在我身上!我和阿妈先走了……”李贞贤戴上了墨镜,模样似乎又回到了那天在赌石市场的自信。

    那位贵妇人走出门的时候,也向秦智抱拳致意。

    之后,她们便进入了那辆香槟色的宾利跑轿车,消失在了夜幕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