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21章 有女朋友怕什么

    更新时间:2017-04-06 17:06:32本章字数:3614字

    上午九时许 “金陵诊所”

    秦智正全神贯注地为一位年届七旬的老者做着推拿接骨,忽然门外传来阵阵“不和谐”的吵嚷声。

    “嘿嘿,没错,就是这里!”粗重的声音,由远及近得传来。

    秦智埋首继续推拿,丝毫没有被外面不怀好意的声音所干扰。

    “呵呵,秦医生的医术真是太高明了,幸好听了管家的建议,过来瞧瞧,这下真是解决了我的心头大患,改天请你到我家喝茶啊!”

    老者刚才还疼得死去活来,现在症状明显减轻了许多,特别是那疼得钻心的髋骨,已经在微微发热,舒爽怡然了,所以他才会这样兴奋得赞不绝口,并诚心地作出了邀请。

    秦智只是淡淡的笑笑,额头豆大的汗珠不住得滚落了下来,而且穿着长衫的后背也已经湿透了,紧紧地贴在他瘦弱的躯体上。

    推拿,需要恰到好处的内劲。

    秦智的体能才稍微恢复,内劲的实力还有待提高。

    就目前来说,治疗一些简单的疾病尚可,至于那些稀奇古怪棘手的疾病、或者恶性肿瘤的话,还是难以得心应手的。这么看来,如此孱弱的体力,不继续加强还是不行的啊!

    “多谢老先生的美意,喝茶倒是不必了,再说我还没有帮您完全处理好呢,只是把错位的髋骨归好了位置,股骨头还是有些问题,这么大年纪手术怕是不行,等行走便利之后,空了时间再过来瞧瞧吧!”

    秦智在推拿过程中,发现他的股骨头无菌性坏死,如若不及时治疗的话,肯定会继续加重,所以皱了皱眉头,淡淡的说道。

    “小秦真是厉害,我股骨头坏死已经一年多了,在髋骨没骨折之前,行走不久就会酸痛难忍。军区总医院的大夫说,除非股骨头置换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但我有‘三高’的毛病,手术风险很大,为了保险起见,没有考虑。难道秦医生还有别的好办法?”

    老者说着,脸上露出狐疑和讶异之色。

    “办法倒是有的,我试一试吧!空了你再过来……”秦智淡淡地说道。

    要是换作从前,哪里会这样麻烦,利用修真术和仙医的结合,不费吹灰之力便可立即给他解决。

    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情况有所不同,修真术还处于炼气初期,很多仙医的能力无法施展,残酷的现实,的确让他很是头疼。

    不过,也不怕,前几天采购了上好的中药材,借助它来修炼,成效还是会有的。至于能达到何种程度,这就和修炼想获得突破一样,那就要听天由命,一切靠机缘了。

    老者见秦智这样谦逊,而且脸上的表情也格外地诚恳,便爽朗地笑问道:“好!过几天我再过来!对了,不知秦医生可否有女朋友?我家小孙女在澳洲留学,再过半年就要回来探亲了,不妨我介绍你们认识一下?”

    秦智“别……”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这老者已经自作主张地决定了。

    见秦智不说话,倒是感觉他默许了似的,老者内心里顿时洋溢着一丝得逞的窃喜。

    “谢谢老先生美意,治病救人是份内之事,用不着这么客气啊!小生已有女朋友,您老就不要太麻烦了。要是每个来这里的人,都好心要为小生物色女友的话,真是要招架不住了……”秦智抱拳客气地笑道。

    秦智蓦然间想起了在蓝色公寓的时候,何局长与他喝茶谈天,聊起了让他去照顾何曼婷的事,虽说没有和那个御姐女主播正式确立恋人关系,但也算是比较暧昧的了。这个时候不说清楚,怕是日后给人落下话柄。

    “嗬嗬嗬嗬!有女朋友怕什么,又不是已婚!多处几个,看哪个合适选哪个呗!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结婚了不合适,还有离婚的呢……”老者摆了摆手,继续爽朗地笑道,似乎容不得别人篡改他的意见。

    “这……”

    秦智迟疑了一下,心内一阵苦笑。

    乖乖,这才穿越到这个世界几天,桃花运就这样旺了?

    只怕,莺莺燕燕太多,也非但都是好事的吧?!

    “就这么定了!等她从国外回来,我就让她过来找你玩儿!”儒雅老者笑着道。

    老者明显感觉自己的腿脚灵便多了,困扰了他数月的骨折毛病,就这样推拿接骨接上了。

    看来,今天真不是一般的幸运,简直就是撞了狗屎运遇到了神医啊!想想那些生病的日子真是难熬,躺在病床上七八十天,虽然说有专门的护工伺候,但还是产生了褥疮脓包,差点要了他的命!

    在军区总医院就诊的时候,医生无数次地告诫他,如果这样拖延下去的话,会出现血栓、败血症等等可怕的结果,甚至会危及生命。院领导安排他住高干病房疗养,他却生怕浪费国家资源似的,三天两头闹着住回家,医护人员执拗不过他,便放他住回了家里。

    奶奶个熊的!顽疾痊愈,怎能不令他欣喜若狂呢。

    说话间,他从床上稍微挪了挪身子,站了起来。

    顿时,一位精神矍铄的老者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令那个推着轮椅过来的护工,还有器械护士唐洁茹都惊讶得不敢置信。

    “钟司令!您老……真的可以走了?”

    护工支吾了半天,赶紧起身走上前去搀扶他,生怕他还会跌倒了似的。

    老者立即摆了摆手,对那护工开玩笑地说道:“嗬嗬嗬嗬……我不是刘阿斗,不用扶!现在真得可以走了啊!不信你瞧瞧……秦医生真是神医在世,明天你代我送面锦旗过来!”

    “好!钟司令!我回去就给管家说。”

    护工见他在坑坑洼洼的院子里如履平地的样子,顿时就惊呆了!这可是眼睁睁的事实,所以他即便是内心疑惑不已,也只能愕然得被动接受了。

    秦智怔了怔,倒也不是因他要送锦旗而高兴,只是觉得“司令”这个词儿很怪异!

    霍!霍!霍!

    他在脑海里搜索了半天,前几日积累的现代知识,终于让他搞清楚了“司令”这个词汇的神秘含义。

    司令,是指负责指挥所属军队的长官,一般是师级以上的编制才称司令。如军区司令、集团司令、空军司令……

    这么说来,这个老者是军人出身,按照军衔来说,司令的级别也算是不低的了。按照金陵地图来看,他诊所的附近就有军区驻地,还有不少干休所,估摸着这老先生就是住在附近干休所的离休老干部吧?

    这么说来,这位老者肯定是大有来头了!!!

    不过,秦智开诊所之前就给自己定好了原则。

    “官不钦、民不诈、治病救人、过自由自在的生活……不论他是皇帝老儿,还是平头百姓,只要来了我的诊所,都是一视同仁。”

    这几天,不管是这位貌似官位显赫的钟司令,还是普通的下岗市民,他都是一律免费的。在证件没批复之前这样做,倒是省得犯闲的人前来捣乱诟病啊!

    “又是个江湖游医!什么破金陵诊所!真是坏了咱们金陵城的名声!”

    “无证行医!非法行医!该没收的都要没收!”

    “……”

    门外。

    伴随着砸东西的声音,“劈里啪啦”得传了进来。

    老者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一双炯然有神的双眸凝视着门外这伙戴着大盖帽,穿着制服的人。

    凭借着军人的直觉,他一眼就认出来,是群工商税务、卫生稽查、刑警大队四拨人组成的“小股部队”。

    “你们这大白天的,要搞什么!?”钟司令语带愠色,气哼哼地叱道。

    “我们是打击非法行医的工作组!今天来查封这家无证黑诊所!糟老头,你眼睛瞎了麽?还挡在这里,快闪开!”一个眼角有痣的中年男子,推了儒雅老者一把,差点把他推倒。

    好在他戎马一生,身体硬朗得很,虽说趔趄了一下,但还是迅速稳住了阵脚。

    眼角有痣的中年男,领着摘了“金陵诊所”牌匾并骂骂咧咧的这拨人,气势汹汹地朝诊所一楼房间冲去。

    “你们疯了吗?一群武夫!还有没有王法?”老者气得发指,浑身都不由得哆嗦了起来。

    “老子就是王法!你个臭老头子少管闲事!我是卫生局医政科科长方舟,我这是秉公执法,你不要妨碍了公务!”

    中年男非常嚣张,指着儒雅的老者,拍着胸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显赫的身份似的。说话时振振有辞地瞪着牛眼,那眼角的硕大黑痣,随着说话的气流都在不由得抖动着。

    老者本来还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没想到这个有眼无珠的家伙,竟敢在自己面前妄称“老子”,实在太过胆大妄为了。如果国家全是这样的人当道,辛苦打下来的江山迟早要坏在这样的人手里,这次真要好好给他点颜色瞧瞧!

    老者没有急于暴露自己的身份,沉了沉,试探着问道:“好!方科长!你想怎样?”

    “哼!想怎样?你说能怎样?我们是工商税务、卫生稽查、公安局四部门联合执法,不符合要求的立即整改!非法所得一律没收,违规医疗器械全部销毁……你一个黄土埋半截的老头子,管这么多闲事干嘛啊?”

    方舟瞪大了眼睛,叱责着钟司令,似乎感觉他管得有些宽,管得很“蛋疼”。

    “屋里除了些中草药,和针灸器具,连一毛钱都没搜到……”赶到房间里一通乱砸的这拨人,沮丧地向着方舟汇报着。

    很明显,他这个卫生局医政科长是这次行动的领队。

    “一毛钱也没有!?”

    方舟愕然地追问着,脸上尽是失落。

    按照惯例,查获的赃款全部充公,他们也可以趁机私分一些。

    要是运气好的话,碰上黒医土财主,他们日常喝酒打诨的活动经费肯定少不了!而且还会因为查封有功受到表彰,绝对是一件两全齐美的事。

    只是,今天比较倒霉,有些失算了!

    “是啊!老方!真是没搜到!我也奇怪了,游医一般都是黑心人,哪个病人过来不宰个千儿八百,十万八万的!这小子难道脑袋进水了?都是免费行医?”站在旁边的刑警队长,托着下巴,扯着胡茬若有所思地道。

    “不要烦了,直接带你们局里,听候处理!”方舟拍了拍那个刑警队长的肩膀,发话道。

    一边说,一边带着疑虑跟着那个刑警队长进屋里去翻东西。

    秦智见状也不去教训他们,反正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至于开诊所的那些硬性证件,他早已委托李贞贤小姐去办理了,她昨天打来电话,说还需要再等几天。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插曲……

    他凌然的目光扫了一眼这群冒失的家伙,真搞不懂这五百年后的人类,为何会变得如此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