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31章 你要?随便拿去……

    更新时间:2017-04-11 20:35:05本章字数:3207字

    秦智眯了一会儿,感觉浑身无力,大约是刚才利用气针功法消耗过大的原因。他缓缓地睁开眼睛,发现房间的阳台角落里堆满了不少绿叶植物,便信步走了过去。

    他定睛一瞧,这些植物里除了常见的芦荟、仙人掌之外,竟然还有固本壮肾的白首乌和西洋参、甚至还发现了通气解毒的牛黄草,如此看来全部都是可以药用的嘛。

    李贞贤的阿爸正蹲在这些植物旁边,紧蹙着眉头,望着它们叹道:“这些东西摆在这里碍事儿啊。工人怎么还没有搬走呢?”

    闻言,秦智兴奋地笑道:“叔叔,这些药草难道真的都要扔了嘛?”

    “是啊!是啊!一个老朋友,给我运来了一批更好的花卉,连价值百万一盆的剑兰都有,就是没地方摆了哇!这些东西摆在这里占地方呢!你要?随便拿去……”李贞贤的阿爸疑惑地凝视着秦智,拱手笑道。

    “既然叔叔这样说,我先谢过了!要是肯定的啊,不过我不会搬走,刚才给您夫人治病消耗了不少体力,我就现场采集药草的精华固本强身吧!”秦智无力地说道。

    蓦然,秦智想起了在长江医院高干病房贵宾室的时候,吸收那些药草增强内息,现在自然也是可以利用它们的。

    “哈哈!那真是太好了!简直就是变废为宝了啊!”李贞贤阿爸的双眸顿时冒出一丝惊叹和兴奋的晶芒,笑着道。

    “嗯!那我就不客气了!”秦智说完,微微闭上双睛,运用《七星变》的内息功法,开始吸收眼前这些上好的药草植物。

    正和上次一样,那些躲在角落里不起眼的植物,随着他内息的气场而不断得朝他涌动。不一会儿,只见那碧绿的芦荟和新鲜的仙人掌顷刻“忽”得一声,便焉巴了下去。

    李贞贤的阿爸见到眼前地状况,简直要惊呆了,伸出青筋暴露的手掌掩盖在了嘴巴上,惊愕得说不出话来。

    秦智吸收了芦荟和仙人掌的精华之后,感觉体内耗费的内息逐渐多了些许补充,体力稍微好了几分。看来,效果真是不错,接着他继续去吸收药劲儿更猛一些的白首乌和西洋参。

    “忽!”

    “忽!”

    也就是瞬间的功夫,白首乌和西洋参也被他吸收了精华,瞬时感觉一股热流随着内息的修炼,缓缓的沉积在丹田之处。

    这会儿体力差不多已经恢复到了刚来李贞贤家的时候,他趁着这股气势,继续将那解毒的牛黄草也一同吸收了。

    如此吸收完毕,那角落里的植物全部枯萎如同经历了寒冬一般,枯萎焉巴。

    他耸了耸肩,朝那怔在原地,不敢置信的李老先生笑了笑,然后一身轻松地踱步离开了。

    进了贵妇人的卧房,发现她似乎情致高涨了起来,即便是趴着针灸治疗,也能和李贞贤亲密交流。秦智嘴角不由得浮上了丝丝笑意,看来效果真是不错啊。

    “秦医生来啦?我阿妈说效果非常奇妙呢!现在的状态和从前没生病的时候,差不多了呢!”李贞贤立即从床沿上跳了下来,笑得花枝乱颤的比划着道。

    随着她那夸张的动作,胸前一对活宝也不由得上窜下跳狂颤不已,实在是夺人眼球,想不看都难呀!

    秦智的目光从她那对活宝上轻轻一掠,落在了那条修长玉白的长腿上,白皙丰腴的大腿毫无遮掩的裸露了出来,那紧致的小皮裙,刚好只够遮住可爱的屁股蛋儿。随着她不由自主的扭动,性感撩人,不管对于谁,都实在是一种致命的诱惑。

    “呵呵,可以给你阿妈取针了!隔两周后再进行下一个疗程,现在换副药吧,对她的病情痊愈恢复会起到很大的作用。”秦智收回了目光,一边说着,一边飞速的从她身上取下了那些扎下去的银针。

    做完了这些之后,他立即从口袋里掏出纸笔,然后“唰唰唰”非常流畅得开起了药方。

    “天然牛黄1g,麝香2g,羚羊角粉15g,白花蛇舌草50g,全蝎30g,僵蚕30g,壁虎20g,蜈蚣5g,穿山甲15g;琥珀15g,雄黄5g,冰片2g,血竭7g、大黄100g,青黛10g,制马钱子5g,制乳香6g,制没药6g,蟾酥0.5g,朱砂5g,西红花10g。

    上述药材,一般的中药店都能买的到,价格也不是很贵,共同煎服两周,然后再找我吧。”

    秦智写完这一切,李贞贤索要了他的手机号,他皱了皱眉头,还是勉为其难地留了下来。

    李贞贤的阿妈,无论是气色还是体力经过这次针灸治疗,都发生了质的飞跃。激动得她拉着秦智的手,不住得感谢着,还极力邀请秦智留下来一起吃晚饭。

    秦智笑了笑,淡淡地笑道:“阿姨身体好转,我也高兴,不过治疗过程中耗费了不少体能,我得回去补充一下,不然下次再给您治疗,怕会成问题哦!”

    李贞贤见秦智那苍白的脸色,回想着他方才额头渗汗、一脸疲惫的表情,感觉他不像是在说假话,便劝告着母亲道:“阿妈,您的好意秦医生一定会心领的。不过,他为您治病耗费了太多的体能啊,就不勉强他了,等下次来给您治疗的时候,留下来吃晚饭也不迟的嘛!”

    “呃!好咯!好咯!还是贞贤有心啊!这样吧,你去送送秦医生!对了,这几次的治疗费用我已经准备了一个红纸包……”李贞贤的阿妈说着,脸上洋溢着会心的微笑。

    “呵呵,费用倒是不用了!刚才我吸收了阳台上那些植物精华,都是不便宜的药草,所以费用算是结过了啊!”

    秦智不是一个喜欢占便宜的人,粗略的估算了一下,那些药草还是要值些钱的,特别是白首乌和西洋参,便笑着说道。

    “哪里啊!贞贤阿爸还嫌那东西多余,正要请工人搬走呢,这感谢你还来不及呢,怎能拿那些废品当药费呢?不成!不成,绝对不成的呀!”李贞贤的阿妈说着,立即抓住了秦智的手,似乎不放他离开似的。

    “呵呵,废品对需要的人来说,有时候反倒是宝贝;而宝贝对于不需要的人来说,反倒是多余!阿姨就不要再勉强我了,如果您真是过意不去,若有同样多余的药草盆景要处理,大抵都可以给我……哈哈哈哈……”秦智爽朗的笑道。

    李贞贤的阿妈见他这样说,便也不再勉强了,赶紧疾步走到了李贞贤的阿爸面前,耳语了几句,然后笑着走到了秦智的身边,开心地笑道:“秦医生,没问题咯,我们家的植物还不少哩,等明天有空就让工人拖到你的诊所吧,您看怎么样?”

    “嗯!要的就是这个!当然,不要纯粹为了取悦我,专程购买啊!只要你们不用的,多余的就好了!”秦智搓了搓手笑道,说完之后,便离开了这间别墅。

    香槟色的宾利跑车刚才撞进了草垛之后,竟然安然无恙,着实让李贞贤惊叹不已。调试了一下,与当初刚提车的时候没有多少变化,她便放心地招呼秦智上了车。

    “秦医生,真的非常感谢你啊!看到阿妈好转的样子,我比吃了什么山珍海味都要高兴呢!现在去哪里?”李贞贤快慰地笑问道。一边说话,一边歪着脑袋偷看秦智。

    他的样子实在够酷,半天也没有说一个字。呆呆的坐了一会儿,才从那方形的口唇里挤出了两个字:“回家。”

    “要不要去泡吧啊?我好久没去了,想出去玩玩呢。”李贞贤央求的眼神看着秦智。

    秦智像是榆木疙瘩一样,压根儿没有听见似的。

    不过,他的脑海里,开始浮现那个陌生的词汇“泡吧”,也可以称作“泡夜店”,报刊上不少负面新闻上爆料,很多明星啊青年人啊喜欢去的地方,大多都会喝得烂醉如泥,然后寻找买醉的刺激,一般人都会认为,这不算是什么健康的生活方式。

    当然,“泡吧”的全称,就是泡酒吧的意思,酒吧(BAR)最初源于美国西部大开发时期的欧洲大陆,BAR一词到16世纪才有“卖饮料的柜台”这个义项,后又经美洲进一步变异、拓展,约20世纪90年代传入华夏国。

    以目前金陵市的平均生活水平来看,出入一次酒吧算是一次高规格的消费,但也万万不可把酒吧看成肆意挥霍和无理取闹的场所。

    繁忙的工作之余,邀三五好友,到酒吧里听歌跳舞,倒也是一种极好的娱乐活动。

    如此来看,泡吧算是高级白领和高品位的人享受生活的地方了。不过秦智今天的确有些疲累,所以沉思了片刻,淡淡地说道:“还是改天吧!今天很累啊。”

    足足等了差不多一分钟的时间,终于等到了秦智这句婉拒的回答。顿时让满怀期待的李贞贤陷入了无尽的失落之中。

    “哦……那这个要求就算了吧!不过,我还有个小小的要求,就是想去湖南路吃回味鸭血粉丝汤,就靠在你诊所不远的地方呀,这个要求总该答应了吧!”李贞贤嘟着嘴,看起来一脸的郁闷。

    “那……好吧。”秦智淡淡地应道。心想,这现代的女孩子要求可真多啊!一个不行,总会蹦跶出另外一个,总归不会让自己折本了。

    李贞贤方才沮丧的样子骤然阴转晴,畅快得笑了起来。

    香槟色的宾利跑车出了秀水湾别墅区的停车场,直接上了大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