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49章 贤惠女子

    更新时间:2017-04-20 18:48:10本章字数:3105字

    “智哥哥回来啦!……”

    唐洁茹见熟悉的身影跌跌撞撞地推门进了诊所,她赶忙放下手头的处方签,笑颜如花地从大厅奔了出来。那惊喜的样子,仿佛是一个贤惠女子等到了自己夫君回家一样高兴。

    “呃……”秦智无力地应了一声。

    他感觉身体的某个地方越发地不对劲,鼓胀得更加厉害了。想起方才打车的时候,半老徐娘的女司机,瞥到他那帐篷一般的裤子时,还以为是个流氓呢……

    一路无言,速度极快,就这样把他送到了目的地。

    “智哥哥脸好红,怎么喝了这么多酒呀?一点也不注意身体呢……”唐洁茹一副心疼不已的样子,一边说,一边赶忙转身为秦智去倒水。

    “不用了,我想冲个澡睡一觉……”秦智摆了摆手,艰难的朝楼上挪去。

    见状,唐洁茹赶紧过来扶秦智。小妮子这才发现秦智的不对劲,白皙娇嫩的脸蛋儿顿时霞飞双颊……

    “智……智哥哥……”

    唐洁茹涨得娇面绯红,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去讲了。

    “我……好涨……”

    秦智暗叹道,此时已经艰难地爬到了二楼的窗户边。

    “怎么……怎么办呀……”唐洁茹羞涩无比地不敢大声说话。

    “小茹……我……”秦智呢喃了一句,一把就将唐洁茹抱了起来。

    “智哥哥……你……”

    唐洁茹忽然感觉一阵幸福的眩晕,还不知发生了什么,心房激动地如若撞鹿,怦怦狂跳不已。

    “我想要……要你……”

    秦智在唐洁茹白皙娇嫩的脸颊上一通狂吻,用力地吸吮着她那性感娇艳的红唇,双手摸索着解开了她护士服前面的几粒纽扣,直接探了进去,一把覆盖在了滚圆饱满弹力十足的双峰之上,一通肆意揉搓……

    “唔……智,智哥哥……疼……”

    唐洁茹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感觉他的动作实在是太猛了,不由得娇柔嘤咛了一声。

    “呃……”

    秦智缓缓地松弛了双手,此时感觉唐洁茹的双峰已经耸立无比了。

    他骤然一停,唐洁茹感觉自己忽然被幸福的漩涡抛离了一般,内心深处的期待被迅速地激起了。

    秦智一把将唐洁茹搬过身子,直接按在了窗口,撩起了她护士服的裙角,褪下了她粉色的底裤,坚硬如铁的话儿直接就凑了上去……

    “啊呜……”

    唐洁茹忽然感觉一股巨大的填充,整个人眩晕地不行。羞涩地闭上了眼睛,半天也不敢睁开……

    蓦地,她睁开了双眸,透过窗户玻璃,竟然可以清晰地看到对面马路上汹涌的车流和人群,顿时紧张不已地反抗着:“智,智哥哥,不……不要啊……会……会被人看到的……”

    她那娇嫩的俊俏脸庞更加热烫了几分,忍不住伸手去挣脱秦智的束缚。

    秦智俨然脱缰的野马一般,驰骋在水草肥美的草原上。解脱了束缚,自由自在,哪里舍得放松,骤然更加疯狂了起来……

    “啊呜……智哥哥坏死了……”

    既舍不得秦智的离开,又怕被外面的人发现。矛盾不已的唐洁茹又一次幸福无力地闭上了眼睛,娇口呢喃地哼着。

    感觉秦智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不行……不要啊!我怕……怕怀……怀孕啊……”

    唐洁茹想起自己正值生理周期的中旬,也就是“中弹”敏感期。顿时紧张不已地娇手后伸,一把抓住了秦智那硬邦之物,骤然抽身。秦智立即就滑脱了出来,不由的连续耸动了数下,滚烫的热液全喷在了她粉色的护士服上……

    “啊……”

    秦智解脱一般的低吼了一声,接着便无力地瘫软了下来,再也动弹不了了。忍不住心道:这,这药酒真害死人呀……这……这身体也太羸弱了,不过一次而已……

    唐洁茹草草地收拾了一下凌乱不堪的现场,将秦智扶进了淋浴间……

    一觉醒来,已是傍晚。

    秦智懵懵懂懂地记得自己烂醉如泥地跌撞着回来,后面的事好像都记不得了。

    当唐洁茹再次出现在视线里的时候,他才蓦地想起了霸王硬上弓的疯狂事儿来。

    “智哥哥……你坏死了!弄得人家疼死了……”

    唐洁茹端来了一杯水放在他的床头,撅着娇艳的红唇,娇嗔地说道。

    “呃……对不起……那个……”

    秦智也不知如何解释才好,毕竟那个时候的自己,已经不属于自己了。完全陷入了药酒的支配之下,成了它的奴隶,它的傀儡……

    “没……没事了啊……”唐洁茹见秦智一副难堪的表情,顿时也心疼了起来。虽然他那疯狂的举动,有些让人受不了。但那种炫目的舒爽感觉,至今仍在她内心深处激荡着,她甚至感觉秦智现在仍在她的体内,给她持久不息的狂野之爱……

    “那就好!只是,那药酒也太奇怪了啊!”

    秦智忽然发现自己的体力在逐渐恢复,如此看来和这壮阳的药酒不无关系啊。难道……难道壮阳之物也能帮助自己恢复体力不成?秦智顿时陷入了疑惑之中,如此看来,哪天不妨去采购一些过来试试看吧。当然,不能让小茹知道,不然真要死定了……

    “是啊!太,太恐怖了……人家那里……都……都肿了哦……”

    唐洁茹说这话的时候,那粉嫩的小脸仿佛裹了层红布一般,红得不像样子。

    “咳咳……对了,小茹今天的情况怎么样啊?”秦智话锋一转,蓦地问起了诊所的情况。

    “今天病人不算多,基本上都是些常见病多发病,哥哥都教过我的……”唐洁茹说着,便从崭新的白色护士服里掏出了记录本,将病症与对应的药方拿给秦智过目。

    秦智一边看着,一边不住的点头。

    看来,这个小妮子真是绝顶聪慧啊,才教她几日,这些头疼脑热、肌肉酸痛、拉肚子、皮外伤之类的小毛病,她都完全掌握了呢。

    “嗯!不错,很不错啊!”秦智赞叹地道。

    “智哥哥过奖了……对了,上午有个患者说自己患了胃癌,特地来找您诊治……”唐洁茹蓦地想起了这件重要的事情来。

    “哦!是吗?后来呢?你怎么说的啊……”

    “我让他明天过来……”

    “好!我差点忘了这事了,明天来也好……”

    “嗯!智哥哥你晚饭想吃什么呢?”

    “一点都不饿,我想休息一下啊!”

    “那好吧……”

    她说完之后,便起身离开了秦智的卧室。

    唐洁茹走后,秦智努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这几日利用气针功法为患者治疗,浪费了不少体能,得尽快修炼补充一下才好!

    想到了这里,秦智立即尝试修炼《七星变》第二式下面的功法,却发现练习了前两招之后,便累得浑身大汗淋漓。看来体力透支太过厉害了啊!

    为了尽快恢复体能,秦智特地坐到了诊所二楼的大厅里,瞬间便布置出了一个聚灵阵,开始潜心地静修起来。

    须臾之间,他惊讶地发现,在体能和内息透支到几近耗尽的情况下,修炼《七星变》心法,效果竟然出奇地好!

    为了抓住这难得的机会,他微微闭上眼睛,感觉内息的运转速度,竟然比平日要快上至少百分之四五十之多,尽管维持的时间极其短暂,但也足以让他兴奋不已的了。

    目前的秦智,可以完整得施展出《七星变》第一式和第二式的前两招,此刻他却打消了继续修炼下面五招的念头,开始不断地重复练习着《七星变》第一式。

    其实,说起来原因也很简单,这《七星变》第一式,偏重于炼体。无论是对于身体的强度,还是柔韧度的提升都是非常之明显的。

    重获新生的秦智,深深知道给力的体魄强度,对于修真后期的重要性,所以他如此辛苦地修炼,也就不难理解了。

    鉴于目前修炼的境界,依然停滞在炼气中期阶段,想要获得突破并非易事。当然,能这么迅速地从炼气初期提升到中期,已足够让他高兴的了。要知道,前世的时候,有多少修真者一辈子都难得突破一重境界的。

    盘腿坐在厅堂之间,秦智默默感受着体内的内息团颜色,赤色在逐渐地加深,加浓……试图短时间内突破这层颜色的内息,跃升到橙色内息的级别,还有很大的难度!如此说来,想从炼气初级中期的境界,跃升到炼气巅峰期的境界,难道也与这内息的颜色有关?

    虽说秦智不得而知,但他深信不疑,肯定存在某种关联,只是自己这一时半会儿没有找到而已。

    找不到神秘的关联,自然会遇到突破的瓶颈。在修真界,这种现象实在是太过司空见惯了。当然,境界的突破,又分大境界的突破与小境界的突破。大境界的突破,就是从炼气期突破到胎息期、从胎息期再突破跃升到筑基期等。

    至于小境界呢,则是从炼气境界的初期突破跃升到炼气境界中期,从炼气中期突破跃升到炼气境界后期等等。

    在聚灵阵内,修炼了一会儿《七星变》武技之后,秦智感觉身体格外地疲乏。接着又修炼了片刻《七星变》心法巩固内息之后,才感觉体能恢复了不少,便伸了伸懒腰回房睡觉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