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54章 人红是非多

    更新时间:2017-04-23 12:33:15本章字数:3296字

    收拾了一下现场之后,秦智便上楼冲了个热水澡,然后运行《七星变》心法巩固内息。当然心法的修炼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秦智只感觉所吸收的能量充斥到体内每个细胞,然后缓缓的沉积在了丹田之处。

    忙完了这些之后,秦智尝试内视了一下内息的颜色,发现赤色越发地浓烈,已经达到了烈日红的那种,甚至还带着微弱的光芒。

    他的脸上顿时飞上了不少喜色。看来修炼到炼气末期之后,这内息也得到了进阶啊!哈哈,实在是太好了,这样下去,顺利晋级到橙色星芒阶段也是指日可待了哇!

    过了一会儿,秦智又体会了一下,发觉下午气针治疗十多个患者所消耗的能量,现在终于完全补充了回来。秦智虽然难掩兴奋,但如此折腾了这么久,他也多少有些困倦,所以便顺势躺到床上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他被外面吵嚷声惊醒。

    懒洋洋地从床上坐起来,唐洁茹急匆匆地敲门进来,此时见到秦智穿着裤衩,某个地方“支帐篷”的样子,顿时羞得娇面绯红,支支吾吾地低头说道:“智哥哥……外面有好些患者来慕名求诊!”

    “啊?不会吧……这么早的?”

    秦智感觉不可思议,耸了耸肩叹道。

    “好多都是对面长江医院来的病人……”唐洁茹又补充地汇报道。

    “长江医院的?嘿嘿嘿,那好啊!让他们稍等,我马上就下去!”秦智一听“长江医院”四个字顿时来了精神。心道:娘的!和老子作对的下场,就是拉光你所有的病人……不,也不是我拉,是他们主动来的嘛!

    秦智简单洗漱了一下,喝了两口豆浆便走到了楼下。

    前前后后来了三四个病人,因为都有家属陪伴,所以显得人不少,实则不多。不过病症并不轻,但好在已经提升到了炼气末期的秦智,独创的仙医绝技“观气诀”能够体察的范围和深度似乎就更强了数分,以前无法辨认的东东,现在多研究片刻,也可以迎刃而解了。

    一波患者诊治完了之后。秦智正准备休息,忽然门外又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接着他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在了视野里。

    朱院长!

    长江医院的那个朱院长!

    ……

    “秦少爷出名啦!!网上对您医术的评价,比权威专家都要厉害很多啊!”

    还没等秦智开口讲话,对方已经先开了腔。语言中不乏赤,裸裸的恭维和献媚之词。

    “是么?我怎么不知道!”秦智没好气地淡淡说道。

    “啊哈!那是秦少爷淡泊名利!要是换成其他人早就大肆宣传,惊动中央了!”朱院长继续拍着秦智的马屁道。其实他这样说也是实事求是,也完全没有虚假的成分。

    “那个就算了!朱院长这大清早过来,不会也来瞧病的吧?”秦智邪笑了一下,耸肩道。

    “呃……”朱院长一听秦智言语深处隐喻自己“有病”,顿时不爽了起来,但也不好去说出来,毕竟现在是过来求人,自然不敢太张狂,所以他只好选择了忍气吞声。

    “难道不是?如果不是的话,那还是请朱院长先回吧!我这里是诊所,专门给患者治病的地方!不治疗闲扯淡,我可没有时间奉陪啊!”秦智撇了撇嘴笑道。

    “秦少!请稍等……”朱院长立即欲言又止了起来。

    “什么事情,直接说吧!”秦智邪笑着扫了一眼,紧张得不停擦着冷汗的朱院长,淡淡的说道。

    “那个……我和秦老爷子商量了一下,决定重金请您到长江医院主持工作!当然了,表面上您是副院长,但可以当家作主的啊!要是让您做正院长的话,怕有人不服气啊!”朱院长继续擦着额头的汗水,颤抖着手臂,哆嗦着嘴唇说道。

    “哈哈!哈哈!……不要说什么副院长,就算是把你的职位给我,我也不稀罕啊!主持什么工作呢?不过是利用我的能力为你们赚取不义之财罢了!你瞧瞧你们误诊的患者,不告死你们就不错了!长江医院就要毁在你们手里了!!!让我去背黑锅不成?!”

    秦智连声笑道,言辞激烈地吓得朱院长的脸色都一片煞白。

    “这……是老爷子的意思啊!年薪三千万,您看怎么样?”朱院长试探着道。

    “哼!整个家族都是我的!三千万算个逑啊!快走吧,我大清早就开始忙活了几个病人,很累了想休息一会儿……”秦智立即摆了摆手,就此送客了。

    朱院长再说话,秦智倒是不搭理他了。

    见状,他灰溜溜地走出来金陵诊所,在喜欢溜须拍马的办公室主任搀扶下,朝长江医院机关楼的方向慢慢挪去。

    这个结果,他实在无法接受!也不好向秦老爷子交代!怎么办呢?怎么办?他不住地追问自己,老泪纵横……

    真是人红是非多!朱院长前脚才走,后脚就来了华东军区金陵总医院的陈博士。

    “嗬嗬嗬嗬!终于又见到秦医生了!”一身戎装的男子走进了金陵诊所,客气地握着秦智的手笑道。

    从他踏入金陵诊所的那一刻,已经成功晋级到了炼气末期的秦智,“观气诀”的能力也似乎更加强大了数分!

    蓦地,他的脑海里开始翻滚着一系列信息。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肾脏病学博士、华东军区金陵总医院肾脏病研究所所长、金陵市医学拔尖人才、金陵医科大学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享受者、华夏国肾脏病学会理事……

    这一堆头衔多得吓死人,只是最近比较霉,他所负责的肾脏病研究所连续出了好几起医疗事故,虽然都是手下人所为,但他也是脱离不了干系!

    院长和军区的领导,这两天都找他诫勉谈话,如果这样的失误继续下去的话,他所在的军区总院肾脏病研究所的牌子就会被摘除了,而且他也将被调理岗位……下面更糟糕的可能不用说,很多人都明白的。

    “陈博士,今天来什么事啊?”秦智已经看透了他最近的遭遇,所以运筹帷幄地沉声问道。

    “唉……秦医生……秦大哥!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来是有一事相求啊!”他说这话的时候,似乎也不避讳身边的贴身秘书。

    秦智扫了他一眼,感觉他的态度够诚恳,并不像是撒谎的样子,所以点了点头,继续听他说下去。

    “嗯!什么事情,如果能办到的话,你就说吧!当然,如果超出我的能力范围,那也是没有办法的!”秦智摊了摊手,耸了耸肩笑着道。

    “先谢谢秦哥哥了!……”陈博士语意诚恳,嗓子里好像卡着口水一般,哽咽了一下,“秦哥哥”读得很重,不免让人感觉是在叫“亲哥哥”!

    “我还没答应帮你的!谢什么呢!”秦智淡淡地说道。

    “秦大哥愿意听我诉苦,愿意帮我,就已经非常感谢了!当然能不能帮我,还看缘分和造化吧……”陈博士继续诚恳地说道。

    闻言。秦智点了点头,笑道:“好!你说吧!我会尽力!”

    “秦大哥网络上的名气很大,整个金陵市的市民几乎无人不知啊!坊间都说是神医在世,我想绝对不是空穴来风!我很钦佩大哥精湛的技术,想请大哥到我的肾脏病研究所做副所长,您看怎么样?”海归的陈博士诚心地说道。

    还没有等秦智开口答复,他又补充了一句道:“月薪五十万,一年六百万!您看怎么样?”

    听了他这话之后,秦智摊了摊手笑道:“呵呵,不是钱的问题啊!二十分钟前,长江医院三千万年薪请我去做副院长,都被我推掉了……”

    陈博士忽然感觉脸上一阵发烫,秦医生这话不言自明,三千万的年薪做管理者都不去,更不要说去自己的那个研究所干活去了……虽然秦智没有正面回答自己,但已经表明了他是根本不可能去的!

    “秦大哥!对不起!真是对不起!低估了您的价值!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研究所每年的资金运作并不多,给您的开的价,已经占到整个研究所经费的百分之八十了!”陈博士苦笑着道。

    秦智瞥了他一眼,“观气诀”提供的信息告诉他,这个陈博士并不是在说假话。

    “嗯!这样吧!我有个方子,对肾移植排异反应效果不错!你不妨一试……”秦智从他的大脑里调取了部分信息,发现这些天来,有个肾移植患者始终让他寝食不安,这个人很有背景,万一有个闪失,自己的前程真要因此断送了!

    “秦……秦大哥……您怎么知道……知道我遇到个排异反应的患者呢?那个病人真是让我头疼死了!我已经请示了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导师约翰逊教授,他也没有办法……唉……”陈博士叹道。心内惊讶不已,同时对秦智先知先觉的能力佩服地五体投地。

    秦智也不是见死不救的人,听他这样说,也感觉到了他的困境。便从桌子上拿来纸笔,沙沙沙地在一张白纸上写了几味中药。

    然后,笑道:“陈博士,你按照我这个方子去抓药,为那病人服用吧!一般来说,用五付就可见效,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可以帮你渡过难关,我只能做到这些了,其他真得爱莫能助……”

    陈博士接过处方,像是抓着救命的法宝一般。激动地眼圈红红的,泪水也在眼眶里不停得打着转。

    临别,他向秦智感激得不停点头致意,并深深鞠了一躬,哽咽地道:“秦大哥,请受小弟一拜!您的恩情我会永远铭记的!以后若有用的到的地方,尽管开口。我走了……”

    “不客气!去忙吧,希望你好运……”秦智拍了拍他的肩膀,淡淡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