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60章 闷骚的男人

    更新时间:2017-04-27 00:11:08本章字数:3336字

    秦智可是见惯了小辣椒风风火火的样子,她原来也有女孩腼腆的一面啊?!嘿嘿,好玩!看来人真不是一面的,而是双面,甚至多面……

    顾不了研究这小辣椒哪里来的艺术细胞,开始吩咐她阿妈躺到床上……

    刚才吃饭的时候,秦智通过平常的聊天,已经了解到了她病情好转了许多,简直是超过了他的预期!凭借着他目前的修真水准,还有医术能力,想将她很快得治疗痊愈,绝对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通过“观气诀”,惊讶地发现她胸口的祖母绿项链,在服药过程中,所起的催化剂作用,真是功不可没!

    这次治疗,可以换个方子,继续巩固加强。至于针灸治疗,不过是去除邪毒,封闭癌瘤,防止扩散。

    如法炮制,秦智飞快地在这气质高雅的妇身上针下了数针。凝视着她宛如少女一般娇嫩的肌肤,颇为感叹。不要说现在,就算是前世依靠修真术养颜的高手,能保持如此年轻的肌肤,也是非常不容易的吧!

    返回房间的李贞贤见到秦智疑惑地凝神她阿妈的雪白后背,忍不住掐了一下他的胳膊,哼道:“看得这么仔细干嘛呀!不会也动我阿妈的主意了吧?哼!我的皮肤比她还要好哦!”

    说完之后,便撅起了娇嫩性感的嘴唇,貌似气愤不已。

    “小妮子!你皮肤好,我没意见,但不要损阿妈好不好?我可是坚持用牛奶洁肤几十年,你还不听我的,虽然现在比我好,但到了我这样的岁数,就不一定了啊!……”气质高雅尊贵的妇人,貌似不买账地与宝贝女儿理论道。

    “嘻嘻!开玩笑的撒!阿妈的肌肤是世界上最好的啦!比英国女王都要好上十倍哦!”李贞贤也不想因为一句话惹得阿妈不开心,毕竟看到她病情如此飞快地恢复,高兴还来不及呢!何必在这个节骨眼上惹恼她呢,所以便这样赞赏着说道。

    人都是喜欢听好话的,这老妇人自然也不例外。哪怕是一句假话,只要听着舒心,自然就相信了。

    “嗯!哈哈……这还差不多!看来,没有白养了你啦……”

    妇人开心的笑道。雪白娇嫩的玉背随着她的笑意,幅度很大的起伏着,那银针也不由地颤了颤。她似乎也觉不得酸疼,完全被那句赞美的话所麻醉啦。

    半个时辰之后,秦智利用气针疗法为她巩固施治。

    为了达到更好的效果,他采取了较长的时间,等着她体内将能量全部吸收……

    在等待的时间里,秦智走出了房门。

    李贞贤也跟着走了出来,满怀感激地凝视着秦智,忍不住朝他靠近了一些,笑道:“秦医生,我们家人真的都非常感谢你!阿爸阿妈都对你暂不绝口的哦!……我想特别点感谢,可是,又不知如何去做……”

    她说完之后,性感的嘴角微微上翘,用力地抿了抿。脸上又飞速爬上了片片羞涩的红晕。

    “不用这么客气撒!你阿妈好,对我来说也是一种莫大的肯定和激励,起码我可以将这肺癌攻克了!在现代医学史上,也会浓眉重彩的留下一页宝贵的财富,供后人去应用,造福更多的人。多么好的事呀!”

    秦智忽然一般正经地说道。倒是让李贞贤搞不懂他葫芦里卖的是啥药了。

    “切!少给我装蒜啊!我最讨厌……讨厌那骨子里闷骚的男人啊!想……又不敢做……喜欢,又不敢讲……好像《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里的男主角一样,只好自己偷偷的打手枪……咳咳,这都是你们男人呀!”

    李贞贤赌气一般的说着,原本红晕的娇媚小脸儿,早已经像是裹了一层红布一般,熟透的红苹果一样了。

    “李小姐……你这说的是什么呢?”秦智颇为不解,疑惑地看着她。

    她或许因为太激动,太愤懑,气喘吁吁。胸口那团不大不小的饱满,也随着她急促的呼吸,让人更加的眼花缭乱……

    “贞贤!贞贤……你怎么了?怎么对秦院长发这么大的火呀!他可是为你阿妈治病哦!能够赏脸亲自过来,也算是给了咱们家天大的面子!你不要不识好歹啊……”

    坐在客厅里翻看报纸的儒雅男子听到阳台的动静,便急忙奔了过来,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对着李贞贤厉声道。

    一边说着,一边将报纸上关于秦智一亿元签约长江医院,拒绝了华东军区金陵总医院高新邀请的报道推到了李贞贤手里。

    她没好气地将报纸推给了阿爸,气哼哼的道:“都怪你!都怪你们啊!说什么我是剩女!不……就再也找不到好的了!嫁不出去了!现在遇到个不开窍的木头,我……我真要疯了啊!”

    李贞贤泪奔地冲到了自己的闺房,趴在床上呜呜呜地伤心哭了起来。

    要知道,在整个金陵市,乃至整个华夏国,追求她李贞贤的商家巨富、公子哥、官二代也是如过江之鲫的,可是那些人在父母眼里,连半只龙虾都算不上,更不要提什么乘龙快婿了!

    他们真正心仪待见的人,就是眼前这个穿着古旧长衫,一副老学究模样的秦智,秦医生。这个家伙貌似也太榆木疙瘩了!我一个堂堂木子李传媒集团的总裁,华夏国最年轻的美女企业家,李氏家族的接班人,这样对你,你都不知足,还想咋地呢?

    李贞贤越想越是委屈,因为自从秦智出现在父母的视野里之后,他们挑选女婿的标签上完全烙上了这个名字。似乎只有这个混蛋可以嫁,其他男人都是废物!

    这让李贞贤痛苦不已,不是因为她不喜欢这个家伙,是因为太喜欢,又得不到回应,而伤心难过……

    哭了半天,李贞贤用力的撕着房间里收藏的关于秦智的报纸和杂志,还有一些从网络视频上剪下来的照片贴画……

    “混蛋啊!混蛋!你个不开窍的混蛋!亏得本姑娘这样喜欢你!这样疯狂的……”李贞贤将房间搞得一片狼藉,像个三岁的小女孩丢了最爱的芭比娃娃一般,痛心疾首。

    “贞贤,开门!开门撒!”

    门外传来那个儒雅男子磁性沙哑的声音。

    “呜呜呜……”李贞贤抱着一个大熊娃娃,哭的更凶了。

    “对不起啊!都是老爸我说话不注意……”儒雅男子道歉道。

    “哼!不行!我要那个混蛋亲自给我道歉!”李贞贤擦了擦哭花了的粉嫩脸蛋,撅着性感的嘟嘟唇,攥着粉拳朝大熊娃娃身上重重地砸了两拳头,娇哼道。

    “好了!好了啊!宝贝女儿,别耍小孩子脾气了!快看看你阿妈怎么样了啊!你这样任性,她身体万一……唉……”儒雅男子叹气道。

    一听到阿妈的身体,李贞贤顿时胡乱地擦了两把脸,就推开了门。冲进了自己专用的洗漱间,将眼泪的痕迹全部清扫地一干二净,然后微微地修饰了一番。好像刚才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般。

    啊哈!这小辣椒真牛叉!变脸比翻书都快!

    儒雅男子吃惊地看着女人的表现,拍了拍脑门,以为刚才自己是幻觉了呢。

    当然,秦智是完全不晓得这大小姐为了他伤心大哭了一场的。因为他将全部的精神都用在了为这高雅尊贵的妇人后期治疗上了。

    见到李贞贤进来,秦智不无兴奋地说道:“哈哈!李小姐,你阿妈很快就会痊愈了!我保证,很快就可以痊愈!”

    “真……真的?”

    李贞贤惊愕地张大了娇唇,吃惊的样子,简直比在赌石市场斩获了那颗祖母绿还要高兴,但高兴之余,还是难免存在着些许疑虑。

    毕竟美国肿瘤疾病学会的那位肺癌专家史密斯先生扬言,生存期在两个月左右,最长也不会超过三四个月!现在竟然可以痊愈,这天壤之别也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当然!”继续埋头施针的秦智,淡淡的道。

    “那你喜欢我?”李贞贤忍不住道。

    “当然!”秦智不假思索地道。

    “真的!你真的喜欢我?那怎么老是躲着我?怎么不和我说……”李贞贤的小芳心顿时激动不已,像是连珠炮一般的发难道。

    “李小姐,你在说什么啊?我不懂……”秦智依然淡淡的道。

    “你个混蛋,不和你说了!”李贞贤撅着娇艳的红唇冲出了门。

    将这优雅贵妇人身上的银针全部取出之后,秦智又开了十付中药,让她老人家每付加一克的武夷山红袍同煎,服用完了之后,恐怕这顽疾就可以痊愈了。当然,祖母绿的项链也要时刻贴身佩戴,这样的话,会提高药效,事半功倍!

    嘱咐完了之后,已经是傍晚时分,秦智也早已累得满头大汗了。他忍不住接过了儒雅男子亲自递过来的温热湿巾,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秦院长……呃……不!小智……真是万分感谢了!对了,小女不懂事,说话不顾轻重,你千万别放在心上!”儒雅男子非常客气的朝秦智点了点头,抱歉地笑着道。

    “呵呵!没事啊!夫人的病好了,我也十分兴奋的!”秦智耸了耸肩,摊了摊手笑道。

    他们说着,便走出了治疗的房间。

    眼前的一幕,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只见,李贞贤换了一套淑女盛装。整个人的样子,宛如一束娇美的出水芙蓉。

    “对……对不起啊!秦医生!刚才乱说话了呢!这样吧,让我阿爸和阿妈在家好好休息,我们去泡吧好不好?你上次可是已经答应过我的哦!”李贞贤撅着娇艳性感的红唇,完美的脸蛋上泛着期待的表情。

    秦智顿了顿,看到二老期待的眼神,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嗯”了一声,道:“那……那好吧!”

    见秦智应许,李贞贤简直比中大奖了还要高兴,也顾不得父母亲在身边。又恢复了小辣椒的本色,冲过去挽起了秦智的手臂,大大咧咧地朝外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