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76章 我不是那个意思!

    更新时间:2017-05-07 01:51:56本章字数:3151字

    关于毒蛇咬伤的病例,在一向是卫生防疫工作做得井井有条的金陵市,都是散发病例,一年到头,也不过屈指可数的一两例,还不如疯狗咬伤并发狂犬症的病例多,所以根本不值一提。

    正因为如此,对于毒蛇咬伤的急救药物基本上都放到了过期,也多数不会派上用场。

    这眼前连续出现的数十例毒蛇咬伤患者,在疾病控制中心的控制范围上,可以定义为“爆发”了!

    如果控制不当,被上级领导追究起来,那可是掉乌纱帽的事情。

    很快,疾病控制中心联动卫生局的相关领导,立即赶赴了疫源所在地。他们在网络上已经了解了长江医院的情况,所以就放缓了速度去视察,怕到了之后闹哄哄的影响了治疗就弄巧成拙了。

    秦智用“回阳神针”为二十多个患者,实施了紧急治疗,与死神作着艰苦卓绝的斗争!

    分秒必争!

    如果再迟一点,毒液渗透全身,想救也是回天无力了!

    现在已经将这些患者从死亡线上拽了回来。

    不过,要想让他们全部醒过来,脱离危险期,还要继续使用一些药剂才好!

    秦智飞快地写了几付方子塞到了朱院长手里,让他赶紧嘱咐手下员工去煎制,然后给每个已经实施了“回阳神针”的患者使用。

    “秦……秦院长,这洗剂有什么作用?好像第一次听过啊?”朱院长指着一张处方,皱了皱眉头道。

    只见上面写着:石菖蒲,鹅掌金星,车前草,野菊花各适量。

    用法:上药加水煎服,先熏肿胀部位,待煎液温后将肿胀肢体放入浸浴,每日2-4次,每次5分钟 。

    “清热解毒,凉血止血,消肿。”秦智淡淡的道。

    “那这三叶汤呢?”

    朱院长感觉秦智用方太深不可测了,继续像个小学生一样指着另外一付方子刨根问底地道。

    三草汤:侧柏叶、车前草、旱莲草各30克 。

    用法:水煎汤,代茶服用

    “呃……这付药是止血,利尿,排毒。对毒蛇咬伤出血效果不错!”秦智道。

    其实,这三草汤可是他独创的绝技,前世的时候,山林密布,那些老农或者上山打猎采药的人们经常会被毒蛇咬伤,自从他创制了这付方子之后,治疗出血,效果那是百分百啊!

    很快,两剂药便抓好熬好了。

    秦智亲自监督为这二十多个实施了“回阳神针”的患者现行消肿。

    将男女分为两个病房,然后分派两组医务人员将他们受伤的地方浸浴在药液中……

    大约十多分钟过去之后,那些明显肿胀的部位竟然缓缓地恢复如常了!

    让负责治疗的医务人员惊愕非常,对二世祖秦智的崇拜,真如滔滔江水,难以言表啊!

    二十多个患者,次第地醒来。

    个个脸上都挂着起死回生地感恩情愫,在他们看来,被毒蛇咬伤,怕是多半要去阎王爷那里报到去的。没想到,阎王爷不收,被神医给救活了……

    秦智指导医务人员,又给每个患者使用了三草汤。

    很快,这些被毒蛇几乎咬死的二十几个人,很快便大体恢复了。

    秦智仔细查看了每个人的情况,发现症状也大抵相似,生命已无大碍,后期只要继续解毒调理一下便好。

    所以,他又给每个人开了个食疗的方子,回家慢慢服用。

    活泥鳅2000克,放清水中养1天,使其排净肠内废物。次日放干燥箱内烘干或焙干,研末装瓶。每日1次,每次10克,温开水送服,15日为一疗程。有温中益气,解毒功效。

    二十几个人感恩戴德地向秦智鞠躬感谢,之后便消失在了长江医院。

    一下子少了这么多病人,还有闹哄哄哭兮兮的家属,整个医院顿时清净了不少。

    秦智深深地吁了口气,正准备离开,忽然门外传来了一阵120急救车的声音。

    秦智的心不由地一紧,众人的心也忍不住一紧!

    “难道……又有急诊?!”

    果真不假,从救护车上运下来三个男子……

    秦智不由地皱了皱眉头,貌似这三个人都很熟悉!

    果不然,他一眼就认出了抬下来的人,竟然是钟司令!方舟!陈队长……

    这让他蓦地想起自己“无证行医”那会儿,发生的一幕场景。

    真没想到,这个世界这样戏剧化,让这三个人又一次地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快!快!快!”

    几个穿着警服的男子,协助医务人员将老者先抬了过来。

    看来,情况也更重一些。

    接着抬下来的是陈队长和方舟科长!

    三个人都陷入了昏迷之中。

    秦智利用“观气诀”迅速察看了一下,感觉还是要立即施治才好。错过了时间,后果不堪设想。

    因为有了前面二十多个患者治疗的经验,所以秦智顾不得疲惫,立即给钟司令实施了“回阳神针”疗法。

    之后,又紧急给陈队长和方科长实施了同样的神针。

    不过,让他感觉不可思议的是,钟司令手臂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环形牙痕,和断裂的牙齿。这是前面二十多个患者所没有过的!

    特别是,当方科长和陈队长都顺利醒过来了之后,钟司令还是没有醒来。

    朱院长按照秦智的吩咐,给卫生局医政科的方舟和刑警大队的陈队长浸泡消肿之后,服用了一剂三叶汤之后,他们的症状已经明显缓解了。

    如此看来,这两个人并没有多少生命大碍。

    在恢复得差不多了之后,两个人立即奔过来向秦智感恩戴德地说了一堆感谢话,秦智哪里有心思理会,头也不抬得继续工作,全神贯注的揪心着钟司令的病情。

    虽然“回阳神针”可以延缓患者死亡的时间,为抢救争取先机。但如果一时半会儿找不出好办法的话,病人一样是歇菜!

    眼看着钟司令的四肢越来越是青紫,连秦智他这个仙医都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

    至于,一直站在旁边不停擦着额头的朱院长,更是吓得汗水湿透了脊背,白大褂都贴在身上了。

    “我爹怎么样了?”一个浑厚的男声骤然传来。

    “猛虎局长到了……”有人小声嘀咕了一句。

    朱院长和那已经恢复了的公安局陈队长,还有卫生局的方舟科长都恭敬地和他打招呼。

    “啊!局长!钟局长来了……”

    “我问我爹怎么样了!你们问我来不来管屁用啊!”钟局长一脸的阴沉,没好气地道。

    “杨院士!您老过来看看吧……”钟局长随即拉来了一个戴着花镜的老者,走到了钟司令的身边,神情依旧肃穆。

    “杨院士……”

    后面众人不停小声地嘀咕着。

    医疗行业的人都清楚,这杨院士是华东军区金陵总医院的院长,公认的医疗界泰斗级人物。虽然今年已经接近七十岁高龄,但依然是坐镇的老院长。

    秦智依然全神贯注地凝视着钟司令身上的银针,正准备尝试气针疗法为他施治。这时却感觉一双温暖的大手轻轻地拍在了自己的肩头。

    “秦院长……辛苦了!”

    只见一个七旬老者轻轻地拍着他的肩膀道。

    秦智身为仙医,对这个世界上的所谓名流颇不感冒。所以这个拍自己肩膀的医学泰斗,他也是毫无所闻。

    “我在治疗,不要捣乱!”秦智淡淡的道。

    此语一出,身后所有医务人员和那围观的市民都忍不住唏嘘不已。

    敢和医学泰斗如此狂妄说话的人,在整个金陵市,恐怕也只有秦智他一个了!

    虽然他不认识这个杨院士,但院士倒是通过各种媒体通道对这个如日中天的年轻人了解颇多。

    秦智这样说话,他似乎也没有生气,依然和颜悦色地凝视着秦智施针的技法,搞不明白这早已没落的中医,怎么能和强大的西医相比呢?

    身为重症医学界的开山鼻祖,在金陵市最早开展重症ICU医疗,救治了数以万计在死亡线徘徊的病人。他的功劳可谓是战功赫赫了……

    “中医怎么能医好毒蛇咬伤?”杨院士颇为怀疑地暗叹道。

    “秦院长!请杨院士看看吧……我怕我爹……”钟局长看着他老爹钟司令的腿越发得青紫,不由地深深捏了一把汗,颤抖着声音对着秦智道。

    秦智蓦地扫了他一眼,立即认出了这个曾经给他送过锦旗的政客,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会对自己的医术产生怀疑。

    “那好吧!如果不相信的话,大抵可以不要我去施治!”秦智拂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撇了撇嘴道。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钟局长立即解释着道。

    “好吧!钟局长!中医即便可以有效,也是太慢了!现在钟司令根本容不得折腾!赶紧送入ICU吧!不然司令只怕……”杨院士似乎也没有给秦智面子,因为在争分夺秒地救人面前,是丝毫不能迁就的!

    “呵呵!如此说,我前面的做法都是白搭了?!而且还是错误的!既然这样说,就请杨院士处理吧!我也累了,要回去好好休息一下了……”秦智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秦院长……别……”

    钟局长虽然嘴巴上想让请来的院士去看看情况,心底里却是希望秦智也能在场的。

    此前毕竟也是见识过他医术的厉害,而且网络上报纸上电视上关于他医术的宣传也是铺天盖地。

    可是秦智已经走了,他如此辛苦的施治,却得到不理解,何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