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77章 善意地欺骗

    更新时间:2017-05-07 01:52:41本章字数:3212字

    “钟局长!我也没办法了……”

    杨院士累得满头大汗,在各种进口仪器混杂的ICU室折腾了整整三个小时,发现浑身插满了管子、布满了电线的钟局长不仅没有丝毫好转,情况反而更加严重。

    “什么?”

    钟局长不知所措地惊愕道。

    ICU(Intensive Care Unit的缩写)即重症加强护理病房。

    重症医学监护是随着医疗护理专业的发展、新型医疗设备的诞生和医院管理体制的改进而出现的一种集现代化医疗护理技术为一体的医疗组织管理形式。

    把危重病人集中起来,在人力、物力和技术上给予最佳保障,以期得到良好的救治效果。

    设有中心监护站,直接观察所有监护的病床。每个病床占面积较宽,床位间用玻璃或布帘相隔。ICU的设备必须配有床边监护仪、中心监护仪、多功能呼吸治疗机、麻醉机、心电图机、除颤仪、起搏器、输液泵、微量注射器、气管插管及气管切开所需急救器材。

    主要收治严重创伤、大手术后及必须对生命指标进行连续严密监测和支持者;需要心肺复苏者;某个脏器(包括心、脑、肺、肝、肾)功能衰竭或多脏器衰竭者;重症休克、败血症及中毒病人;脏器移植前后需监护和加强治疗者。病情好转后,又转回普通病房。

    作为ICU开山鼻祖的院士,都如此肯定的说,病人肯定是回天无力了!

    “真的!现在患者全身多个重要生命脏器功能衰竭!ICU已经没办法了,除非神仙!钟局长,别太难过,给老爷子准备后事吧……”

    杨院士拍了拍钟局长的肩膀,无奈地叹道。

    身为金陵市威震四方的“猛虎局长”,他实在是接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顿时瘫软了下去。

    医院里来了不少公安局的中层干部,甚至连近期获得过二等功的美女警官周佳妮也来了。不过这些人都被阻止在这重症监护病房的外面。

    只有刑警队陈队长和卫生局医政科科长方舟一直陪护着,见到钟局长昏倒,立即上前将他扶了起来,开始想方设法地安慰着他。

    “唉……只要能让老爷子活过来!怎么都行啊!”钟局长擦着奔涌的泪水,完全失去了平日猛虎局长的威严,仿佛受伤的病猫一样无助。

    “这……肯定还有办法的!”方舟拍着马屁道。

    “有个屁的办法!杨院士都说没希望了!除非神仙!你们真以为这个世界有神仙呀!娘的!都给我出去吧!我要静一静……”钟局长支开了左右搀扶着他的陈队长和方科长,伤心欲绝地骂道。

    “不然就再请秦院长来看看吧!我和方舟就是他治好的!当时你不知道,我们两个去调查蛇伤事件的时候,被一个五步蛇咬中了,娘的!当场就昏死过去了!以前听过只要被五步蛇咬伤,十有八九都要死八回了!秦院长真是有两把刷子的……”陈队长道。

    “真……真的吗?”

    猛虎局长钟凯将信将疑地道。虽说此前他老子因为腿上骨折到过“金陵诊所”诊治过,也很快就能行走了,可那毕竟是硬伤啊!和现在的情况可不一样!

    再说了,一般的医学专家都是在某一领域擅长的吧?他个秦智小小年纪,也不会是全才的吧?

    钟凯一连串的疑问浮上了心头,怎么也不会相信一个年轻的中医师,会比一个医学泰斗的院士还要厉害!

    “当然了!陈队说得没有一点水分!奶奶的!我和他都被五步蛇给咬了!按照老传统的说法,被五步蛇咬伤的人,只能走五步就没命了!

    没想到我的命还是差点被我亲手查封了的‘黑诊所’医生给救的,说出去真是笑话!要是当时真给封了!怕我的命也让自己给封了!……”

    方舟不无感慨的道,说到动容处,也忍不住抹了一把眼泪。

    “听你们两个这么说!这个小子还真有两下子啊!可是……”钟凯的黯淡的眼中又不由地冒出了一丝希望,不过这故希望顿时又犯难了起来。

    “可是什么呀!”陈队长笑道。

    “可是……刚才已经把那小子给得罪了!再去请他肯定不愿意来了吧!唉……都怪我太急,处理问题太武断了啊!”钟局长也无奈地道。

    “我们两个先去请他看看吧!”陈队长拉了拉方舟的胳膊,示意着一起去金陵诊所请秦智来看看。

    “就……就你们两个?”钟局长颇有些担心地道。

    “是啊!我们两个不行吗?”方舟道。

    “我倒不是说不行,只怕你们两个去,他也不见得赏这个脸的吧!”钟局长道。

    “嘿!我那个‘巧味鸭血粉丝汤’馆之所以能开得这样红火,全指望秦院长和李小姐给我做得免费广告啊!他能赏那个脸,这个脸也不会不卖的吧!”陈队长拍着胸脯,一副信心满满地道。

    “唉……此一时,彼一时!此一事,彼一事呀!”钟局长依然没有看好他们地道。

    “那我们就去试试看,不行再回来!”方舟道。

    “好吧!”钟局长道。

    “陈队,去哪里?我也去!”穿着新款警服的周佳妮,挺了挺胸道。小麦色的健康肌肤,秀气的五官,穿着皮靴的美腿,高挑雅致,看起来颇为英姿飒爽。

    自从被公安厅评为二等功之后,她在事业上可谓是春风得意,原本该是下班的时间,听说局长的老子出事了,便也立即自告奋勇地奔了过来。

    “去金陵诊所!”陈队长面无表情地道。

    出了门的他,也深深地捏了一把汗,估摸着这次出行凶多吉少啊!毕竟这秦院长也不是一般人能请来的吧!

    周佳妮闻言,脑海里立即蹦跶出了那个穿着长衫的管账先生形象来,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你笑什么!?”

    走出了长江医院院门的陈队长貌似生气地哼道。

    “呵呵……原来……原来你们……你们是要去找那个管账先生呀!?”周佳妮继续没轻没重地若无其事道。

    “管账先生?这哪扯哪呀!?……”陈队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瞪了美女警官一眼道。

    “嘿嘿!管账先生就是金陵诊所的秦医生啊!”周佳妮道。

    “什么?这……这个节骨眼上你……你还有闲心……给秦院长起这……乱七八糟的绰号?……唉……”陈队长不解地哼道。

    “也不止我一个人起的吧!是曼婷姐姐一起取的呀!”周佳妮抿了抿嘴唇道。

    “曼婷姐姐?……你说……说的是何局长家的千金?”方舟听了半天也没有听出个头绪,当听到“曼婷姐姐”这几个字的时候,他才蓦然想起了何局长来。

    “正是呀!我们几个人都住在蓝色公寓,何局长专门请那个管账先生,不,是秦医生,给曼婷姐姐治病呢!技术真是太强悍了!曼婷姐姐连外国专家都束手无策的吧!在没有认识秦医生之前,还偷偷去过美国治病的,可是老外一个劲儿的摇头……”

    周佳妮道出了不为人知的秘密。

    “你说,那个管账先生,不!呃……这么说,秦院长给何局长的千金把病治好了?”方舟不敢置信地道。

    “是啊!不过是针灸加食疗了一段时间!就恢复如常了,最近已经可以上班啦!……”周佳妮笑道。

    “啊!!!!真的呀!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啊!”陈队长顿时没有了底气地道。

    因为这样牛逼的人,根本就不会卖他这样的人面子的,估计去了也会白去的吧!

    “当然!我们住在一起,原本何局长还希望我们能够多照顾曼婷姐姐一些呢,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恢复了啦!”周佳妮笑道。

    “这么厉害啊!怪不得前阵子网上不少都是关于他的帖子,我只是听女儿说,原来竟然是真的!”方舟感觉不可思议地哼道。

    “当然厉害了啊!网上说的可都是千真万确!我开鸭血粉丝汤店那阵子,要不是因为秦医生,我早就歇菜了!当时开了半个月才不过十来个顾客,他和那个李小姐一到我的店吃了之后,当天就来了七八十个客人,可把我累坏了!”陈队长拍了拍方舟的肩膀笑道。

    “奶奶的!越这么说,越是麻烦大了啊!”方舟用力地咬了咬下嘴唇,若有所思地道。

    “为什么?”陈队长道。

    “那还用问!你想想,秦医生这样厉害的人物,亲自过来给钟局的老爹治疗,钟局竟然不放心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叫了个不顶事儿的院士过来打叉叉!结果好了,院士没给搞好!还把秦院长给气走了……”方舟分析着道。

    他身为卫生局医政科长,也算是行里人,自然对卫生系统很是了解。所以分析起业内问题来,倒也是头头是道。

    “唉!看来你说的问题真蛮严重的!同行是冤家……这杨院士没搞好的事情,再让秦院长给擦屁股,换成谁也不会愿意干的吧?

    这么说,咱们去了肯定会吃闭门羹,与其这样,还不如少浪费点时间,直接回去给钟局说让他亲自过去,会更有诚意一些……”陈队若有所思地道。

    “这么说,咱们不去了?”方舟顿时一怔道。

    “是啊!为了节省时间,善意地欺骗一下他啊!”陈队笑道。

    “那……那也好!我听你的!”方舟应道。

    周佳妮听两个老男人对话,感觉也在理,所以也便没有横插杠子,任由他们两个自己决定好了。

    三个人立即返回了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