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81章 救人如救火!

    更新时间:2017-05-09 00:26:27本章字数:3590字

    秦智将周佳妮缓缓地放在了室内的沙发上,利用“观气诀”凝视了一下眼前这个已经晕厥了的女警,扫了一眼她那绯红的面颊,接着伸出两根手指搭在了她的右腕之上。

    片刻之后,他不由地皱起了眉头对着李贞贤道:“李小姐,帮个忙!”

    李贞贤闻言,不由地一怔。

    原本还打翻了醋坛子,生闷气呢,听到秦智骤然叫自己,不由地一阵紧张,手指交叉地走到了秦智的身边,怯怯地道:“哦!帮……帮什么呀?”

    “脱衣服……”秦智道。

    “你……”李贞贤顿时娇面绯红,也不晓得自己该如何是好。

    幸好那个男警员站在门外,不了解别墅内的情况,要是还有第三个人在场的话,真不知要害臊到哪里去了!

    “救人如救火!拖延的结果,你懂的……”秦智急道。

    “嗯!那好吧!怎么脱……”李贞贤伸出修长的玉指忍不住挠了挠头,硬着头皮靠近了穿着一身戎装的周佳妮,局促地道。

    一边说着一边极其不自然地暗道:长这么大,都是别人伺候本姑娘,现在倒好,竟然要帮人脱衣服,唉……

    李贞贤万分郁闷地按照秦智的要求,先将周佳妮的长筒靴子褪了下来。

    顿时,空气中泛起了一股香水混着汗液的特殊气味。

    不过还好,依然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内。

    想想就可以知道,这样热到爆的天气,穿着长筒靴,那脚汗还不跟下雨似的呀!幸好周佳妮这大美女晓得保养,每天晚上的时候,都会跑到附近的中医修脚店去做足疗,顺便换一下鞋垫袜子之类的,不然真要臭气熏天了……

    只是,这昨晚上才打理的玉足,加上劳累了一天,现在的状况可想而知了……

    即便周佳妮警官玉足的味道再不和谐,比起长江医院那些蛇伤的男性患者来说,不知要好到哪里去了吧!

    见李贞贤已经将周佳妮的长筒靴子脱了去,正要褪去她那黑色的短裙时,倒是被秦智立即制止住了

    “那个就不要脱了,直接脱去外衣就好!”秦智皱了皱眉头道。

    “呃……脱去外衣就……就没衣服了啊?”李贞贤瞥了周佳妮的“事业线”,雪白的抹胸挤压出了健美的小麦色罅隙,如果脱掉警服的话,就会只剩下抹胸了……

    天这么热,傻瓜才会再穿那么多呢!

    “脱掉之后盖上就好!”秦智道。

    “为什么一定要脱掉上衣呀!啊啊啊……她到底是怎么了呢?”李贞贤下意识地扫了一眼面色健美,五官雅致的女警官,万分郁闷地道。

    虽然那一对玉兔裹在警服里,不过透过女人特有的“毒辣”双眼,她已经明显感觉到抹胸下的双峰肯定比自己的丰满!

    如此呼之欲出的双峰,让她感到颇为自卑!

    自从那天在何曼婷主播那里吃了丰胸的食谱之后,木瓜成了她每天餐点上的保留食品,一日三餐都少不了的!开始吃的时候,感觉味道还行,现在一见到木瓜,就要吐了……

    “因为……她中暑了!要针灸大椎穴、内关、曲池、委中!”秦智皱了皱眉头道。

    “哦!怎么偏偏中暑了!唉……怎么不是其它的病呢!”李贞贤虽是郁闷,但还是按照秦智的要求,硬着头皮解开了她的警服纽扣。

    “啪嗒!”

    随着,警服最后一粒纽扣被解开,李贞贤明显感觉一种被涨开的感觉。

    她忍不住羡慕、嫉妒、恨地凝视着周佳妮的抹胸,在足足盯着看了三四十秒钟之后。才忍不住惊讶地撇嘴道:“原来是假的呀!哼……”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没事凑到一起,从比衣服比包包比家世比男友之外,还会比身材比胸部……

    李贞贤虽然是名女人,但也不能免俗,大学的几个室友偶尔碰到一起的时候,俗女人物质上的攀比她们会少些,然而躯体上的不足,倒是会免不了比一比的,也难怪李贞贤前阵子总是嚷着要丰胸了……

    “什么……什么是假的?”秦智道。

    “胸啊!”李贞贤顿时乐了,撇了撇嘴道。

    “胸?假的?呃……”秦智重复了一句,不由地摇起了头。

    “不管假的,还是真的!和治疗没关系,帮她翻一下身,然后把警服盖上!”秦智道。

    “哦!那好吧!”李贞贤耸了耸肩,将周佳妮翻身趴在了泛着高贵宝石红的软皮沙发上。

    李贞贤果然按照秦智的意思,在周佳妮那抹胸的后背盖上了警服,

    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伸出了食指和中指,轻轻地触及在周佳妮健美的颈项,然后缓缓下滑,在一处凹陷处停止了下来。

    大椎,背部正中线上,第7颈椎棘突下凹陷中;主治外感病症,骨蒸潮热,癫狂痫等神志病。

    当然,作为治疗中暑的主穴,大椎穴还是有玄妙的用处。

    消毒,下针!

    动作极快!

    丝毫不拖泥带水!

    看来,周佳妮的确是中暑不轻,即便是下针之后,她似乎也没有太多得反应。

    秦智没有停下,正如同他所说的一样“救人如救火”!

    即便是中暑也算不得什么大病!但如果治疗不及时的话,按照现代医学的说法,造成大量脱水、酸碱平衡紊乱的话,也会危及生命!

    接着,秦智将两根手指搭在了周佳妮的手腕处,缓缓放平将掌面摆正。

    内关,仰掌位,于前臂正中,腕横纹上2寸,在桡侧屈腕肌腱同掌长肌腱之间。功用:疏导水湿、宁心安神、理气镇痛。

    简单消毒、飞快地下针。

    就在下针的刹那间,他明显感觉到周佳妮的手腕挣了挣,他下意识地伸手用力抓住了那皓腕!

    不过,治疗远没有结束,他担心周佳妮会不合作,便对站在一边惊愕非常的李贞贤递了个眼色。

    她才极不情愿地帮着周佳妮抓起了手,不让她乱动。

    接着,目光落在了周佳妮“赤果果”的健美玉臂上。

    “看什么哦?”李贞贤见秦智的目光盯着周佳妮健美的玉臂猛瞧,半天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治疗举措,便撅嘴哼道。

    “曲池穴!”秦智淡淡地道。

    “哦!还要针下去啊?”李贞贤道。

    “针完曲池,还有委中!……刚才的大椎,可以泻全身之热;至于下面要针灸的委中,又名血郄,放血可以清血分热;当然曲池也是清热的要穴;配合内关,清热泄三焦火。主证:先头痛,烦渴,呼吸喘息,继则突然昏倒,不省人事,汗出,脉沉而无力……所以,主穴加配穴缺一不可啊!”秦智耸肩叹道。

    “哦!那好吧!我帮你……”

    李贞贤见秦智没有一丝不轨之意,便点了点头,主动应道。

    “不用,我自己来!曲池是常用穴位,这些天给很多人治疗时早已针过不少次了啊……”秦智说完,缓缓地将周佳妮的玉肘微微弯曲,继而在尺泽穴与肱骨外上髁连线中点处轻车熟路地下了针。

    就在这时,周佳妮忍不住嘤咛了一声,娇躯随之微微地颤抖了一下……

    看来,针灸开始起效了。

    “哈!秦医生真厉害!”李贞贤忍不住赞许了一声道。

    “还没结束!帮我把她丝袜脱掉……”秦智面不改色地道。

    “这……”

    李贞贤原本还放松的娇面,顿时都要气绿了。

    要知道帮人脱衣服这种下人干的活,她能委屈去脱两件已经非常不简单了。如今,还要继续帮她脱下去,简直要崩溃……

    “没办法,委中穴非常重要啊!”秦智叹道。

    “呃……我帮她脱可以啊,不过你要答应我两件事!”李贞贤顿时搓了搓手,谈起了筹码似地说道。

    “哦!什么事?快说吧……”秦智道。

    “第一,答应帮我阿妈治好病……第二,答应帮我一起追回祖母绿项链和武夷大红袍……第三答应陪我一起去赛车,第四答应我丰……”

    “前面三条都可以啊!后面……还是等等说吧!”

    秦智一听她提起“丰胸”这件事情就头大,要知道身为仙医的他,前世的时候,基本上都是修炼和治疗疑难杂症去了,加上男女授受不亲的思想作祟,哪里有空帮女人去丰胸呢,所以这一刻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李贞贤撅着娇艳的红唇,扬起了侧面很好看的脸盘,“哼”了一声,然后顺从地凑到了周佳妮的身边,将玉手缓缓地探进了她的短裙下。

    一边抓弄她那丝袜的根沿,一边心道:反正前面三条都答应我了哦!还担心第四条不答应啊!那不是迟早的事情嘛!

    想到了这里,她已经按照秦智的意思,将女警的黑色丝袜一直褪到了小腿根部……

    “呃……现在……现在行了吧?”

    李贞贤下意识地扫了一眼女警健美紧致的美腿,如果说她那迷人的长腿让一众女人羡慕的话,眼前女警官的美腿也丝毫不比她逊色!

    首先是这双美腿紧绷修长,没有一丝赘肉。 还有就是肤色健美没有一丝不和谐的色调,看来与她一直以来的锻炼和职业因素,有着不无或缺的关系吧!

    “嗯!”秦智点了点头。

    接下来,他的手指轻轻地搭在在周佳妮大腿处,然后缓缓下滑,一丝丝滑腻的感觉刺激着他的神经,不过他哪里容得分神,立即消毒了一根银针,在丰腴紧绷的大腿与紧致细嫩的小腿交接之处,也就是腘横纹中点,股二头肌腱与半腱肌肌腱的中间,找到了委中的穴位。

    消毒了一根银针,立即就扎了下去……

    “准备纸巾……”秦智道。

    “哦!”李贞贤应道,立即准备来了雪白的纸巾。

    “放在下面!”

    “哪里?”

    “大腿小腿之间!”

    “嗯!知道了!”

    “……”

    秦智见李贞贤已经按照他的要求将雪白的纸巾垫在了女警腿弯下面,立即抽出来那根银针。

    “噗!”

    鲜血,顺着那腿弯之间立即就流淌了出来。

    “这是做什么呀?”李贞贤吓得不由地颤抖了一下,俨然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坏了。

    “放血清血!放血分热!”秦智淡淡地道。

    “哦!这样也可以?”李贞贤怀疑地道。

    “当然可以!现在就麻烦李小姐陪陪她吧!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半个时辰她就会没事了!”秦智道。那语意分明是要离开这里。

    “你!你要去哪里?答应我的事情不会反悔吧?”李贞贤眉头一皱,立即就想起了刚才自己提出的那四个问题。

    “我答应你的事,肯定不会变!只是没有答应你的问题,强求也没用!我现在看看你阿妈情况怎么样了!”秦智道。

    “那……那好吧!麻烦秦医生了!”

    李贞贤一听着他惦记着阿妈的病情,顿时没了脾气,重重地点了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