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01章 有火柴嘛?

    更新时间:2017-06-09 20:36:33本章字数:3163字

    胎记男缓缓地接近了广场的边沿,只见那几个被干倒在地人仰马翻的兄弟痛苦地挣扎着,努力了半天,也是没能直起身子。

    他顿时惊讶不已。

    要知道,要知道这六七个兄弟个个都是一米八五以上的彪壮男人,随便拉出一个都比秦智高出一头的样子。现在几个人没有收拾了秦智不说,还被这个手无寸铁的家伙打得如此体无完肤,真是让他太干净不可思议了!

    “妈的!真是见鬼了!”胎记男一边恶狠狠地怒骂着,一边朝秦智的方向挪去。

    手中的多功能钢管,不知何时早已幻化成了砍刀!

    胎记男心中发着狠,心道:“奶奶的!我的兄弟刚才用的是钢管,当然不行喽!现在老子换成砍刀,我看你再牛逼,能牛逼过砍刀撒!”

    他一步三晃地晃荡着膘肥体壮的身躯,朝秦智的方向挪去。

    秦智依然是护着李贞贤,刚才吓得缩在他身后几乎成一团的李贞贤,见几个壮汉都被秦智不费吹灰之力便消灭在地!顿时来了精神!便学起了网络语言造句,心道:信智哥,会无敌!

    “靠!小子你活腻了啊!伤了我这么多兄弟!看我怎么收拾你!”胎记男冷眉横竖,挥舞着手中的砍刀指着秦智怒道。

    李贞贤要是换做刚才,肯定是吓癫了,不过此时她倒是像是看电影一般,似乎压根儿也不被眼前的状况所吓倒,倒是被秦智的巨大能量所完全折服了。

    “上来吧!少废话!收拾的就是你们这帮败类!”秦智也冷然地哼了一句,接着便准备迎战了上去。

    刹那间,他又停顿了一下。

    毕竟这广场人多,自己这样作为,势必也太过嚣张。要是还有好事的人给自己添油加醋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了这里,他觉得让这帮家伙为巧味鸭血粉丝汤馆的老板赔损失才是最关键的!

    说时迟,那时快!

    当胎记男的砍刀砍上来时,秦智的拳头立即就迎了上去。

    “当啷!”

    只听一声清脆的闷响闪过,胎记男手中的砍刀顿时被震飞到了半空之中。之后,划了一个完美的弧度,顷刻落在了地上。

    不偏不倚,正巧砸在了胎记男的脚面上。

    “哎呦!疼死我了!”

    只听着他一声尖锐的呻吟和痛喝传来,整个人的身躯顿时就软了下去,蹲在了地上,狼狈不堪地去伸手护那只被砍刀尖端戳伤的脚掌!

    “血……血……流血了啊!……”

    胎记男只感觉脑袋越来越空,身体也越来越飘,眼看着那砍刀戳穿的脚掌涓涓地往外涌着鲜血,似乎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顿时吓呆了,照这样下去的话,再多的血也不过流的啊!

    这么说吧,和对手较量没被打死,倒是因为流血过多挂掉的可能都很大呢!胎记男忍不住痛苦的掂量着。同时自己脑海里又不由地浮现出刚才在巧味鸭血粉丝汤馆恫吓老板娘的情景,顿时感觉今天的日子不对啊!真是倒霉透顶呢!

    “这就叫自作自受!”李贞贤见着没有危险了,便也从秦智的侧面走了过来,对着胎记男耻笑地哼道。

    “李小姐,这不关你的事,让我来!”

    秦智皱了皱眉头,便缓缓地走上前去。

    “大爷饶命啊!饶命……”胎记男看到了一双脚掌站在了自己的面前,顿时吓得哆嗦着求饶道。

    只要秦智的脚掌朝他那受伤的脚面用力一拧的话,结果是可想而知的!当然,如果他捡起地上的砍刀,给他来一刀的话,更可怕的结果,也是可以想象的……

    可是。

    秦智没有这么做!

    “有火柴嘛?”秦智依然冷冷地道。

    “有!我这里有!”刚才被秦智震倒的几个壮汉,有两个已经挣扎着爬了起来。见秦智要火柴,以为他要吸烟,其中一个立即就恭敬地冲上去,递了个一个Zippo打火机。

    “娘的!要的是火柴,你递火机有个屁用啊!”疼得满头大汗的胎记男见兄弟递上了火机,顿时火冒三丈地哼道。

    “那……火机火柴不都是一样点烟的嘛?”那个膘肥壮汉顿时一脸的无辜,支吾着道。

    “当然不一样!火柴就是火钗!像我这样的老大用的!火机就是伙计,你们这样的人用的!”胎记男一副不可一世地模样哼道。

    秦智也懒得去理会他,等会儿到了鸭血粉丝汤馆再继续收拾他也不迟。

    他下意识地扫了一眼手中精致的物件。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了关于这款打火机的资料来。

    Zippo,华夏文名称为芝宝,是由美利坚合众国zippo公司制造的金属打火机。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它已经推出了数百种富有收藏价值的样式。

    George G. Blaisdell (1895-1978)是Zippo的创始人,绰号"Mr.Zippo"。就是他创造了代表雄性美感光和热的Zippo打火机。它除了实用性和防风的妙处外,每款Zippo都是一件艺术品,极具收藏价值……

    “我……我口袋里有火柴!快!快点!……”胎记男对着那个递火机的兄弟吼道。

    “哦!我来找……”他凑了上去。

    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才从胎记男的裤兜里搜到了一盒被压扁的火柴。上面还印着“match”的英文标识!

    “嘿嘿!老大真玩大了啊!火柴这样的小玩意儿还玩进口货!”兄弟献媚的说道。

    “玩个屁啊!现在命都要不保了,谁还敢玩啊!快点把火柴给他!”胎记男焦躁地催促着道。

    那个膘肥的壮汉,恭敬地将火柴递到了秦智的手里。

    秦智皱了皱眉头,扫了一眼那差不多还剩下十多根火柴,便示意着那个膘肥壮汉让他将火柴药头刮掉,聚集在一起……

    膘肥壮汉果然非常虔诚地照着去做了。

    很快火柴盒里的火柴药头全部被膘肥壮汉取了下来,然后放在肥肥厚厚的掌心里。借着广场边的路灯,秦智扫了一眼那火柴药头的分量还凑合,便对着那个膘肥的壮汉道:“撒在脚面上!”

    随着秦智命令一般的声音,胎记男顿时紧张地浑身发颤:“你!你要做什……什么?”

    “帮你止血啊!快!”秦智道。

    “火……火柴怎么止……止血……”胎记男吓得额头啪嗒啪嗒地滴落着汗珠。

    “少废话!快撒上面吧!再迟,就麻烦了!”秦智吓唬着他道。

    胎记男顿时没了干起先的威风,整个人像个懒洋洋的病猫一样,蜷缩在地上,任由着宰割!

    膘肥的壮汉按照秦智的吩咐,将火柴的药头全部洒在了胎记男受伤的脚面上。

    秦智瞥了一眼,将那款Zippo打火机丢给了他,笑道:“点一下!就好了!”

    “啊!……不要啊……不要!……”

    胎记男如此夸张的声音,仿佛下了夜班的单身女子遇到色魔的强奸一般求饶求救着……

    膘肥的壮汉扫了五官都几乎要拧成麻花的胎记男,又扫了一眼酷酷的秦智,真不知听谁的才好了!

    秦智挤了挤眉头,眼神用力地扫了一眼那脚伤的方向,一言不发。

    膘肥的壮汉立即意会了秦智的意思!

    “啪嗒!”

    一声清脆的响声过后,Zippo打火机被顷刻点燃了!

    膘肥的壮汉将那幽兰色的火苗凑近了火柴药头的地方……

    “滋啦!”随着一声烧焦的声音传来。

    空气中,顿时布满了烤肉的香味。

    “啊啊啊……”

    胎记男歇斯底里地呼喊着。仿佛被劫持的女子被长枪直入地破了身一般,痛苦不堪的尖叫着。

    只是这胎记男不是女人而已,不过这叫声也着实恐怖和充满着某种味道了!

    瞬间。

    胎记男疼昏了过去。

    吓得握着火机的膘肥壮汉不知所以,浑身剧烈地颤抖着蹲在地上,哆嗦着嘴唇呢喃着:“老大,别……别怪我!我……我是来救你的!”

    声音很弱,但足够身边的人听到。

    一分钟。

    漫长的一分钟过后,胎记男的身体微微有了反应。

    两分钟之后,他竟然从昏死中醒了过来,见到膘肥的壮汉局促不安地盯着自己,顿时火了:“妈的!老子脸上长花了啊!还不快去那个店搞钱!不然白来了啊!”

    话音一落,下意识地抬起了头。凶狠的目光与秦智冷然的目光相对,他顿时意识到了说错了话,吓得再也不敢吱声了!

    火柴药头燃烧的刹那,他疼昏死过去。之后脑海里又一直想着去巧味鸭血粉丝汤馆抢钱的事,所以醒来之后,见到兄弟蹲在他身边,立即就控制不住情绪了。似乎早忘了自己的脚掌的伤!

    “好了伤疤,忘了疼啊!好了,你扶他起来,咱们去鸭血粉丝汤馆抢钱!”秦智冷然的哼道。

    这话一出,包括膘肥的壮汉和胎记男在内,顿时都腿肚子哆嗦了!

    稍微有点智商的人,都会明白这个穿着旧社会长衫一样的家伙说的是反话吧!

    李贞贤一想起刚才的一幕,都开始一阵阵地后怕,见到这个胎记男都气不打一处出。

    见他蹲在地上磨磨蹭蹭的模样,忍不住朝他哼道:“还不快走!要不是秦院长救你,你早流血流死了!”

    闻言,胎记男立即想起了自己脚伤的事情,面容愧疚。

    在膘肥壮汉,还有陆续从地上艰难爬起来的兄弟搀扶下,一伙人慢腾腾地朝巧味鸭血粉丝汤馆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