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生死一线 迷路的宫本武藏

    更新时间:2017-03-29 18:50:03本章字数:3299字

    大约过了一分钟,气浪缓缓停息,李闯被气浪的冲击撞飞出十多米,最后撞在一棵大树上才停了下来。“额。。哎,哎卧槽,早知道这么猛,我就。。跑,呼,呼,跑远点。。好了。”李闯的眼神有些恍惚,脑海晕晕沉沉的要命,以至于忘记了身上的痛,一丝丝乳白色的液体从李闯的嘴里流出,李闯抹了一下嘴角,“我r你祖宗,也太夸张了吧?竟然撞的我J液逆流,从嘴而出?这可都是我的孩子啊!你们也太畜生了吧。”

    与此同时,李白在与白起力量碰撞之后倒退了数十米才稳住身形,而白起只向后退了几步,很显然李白之力不敌白起。

    右手将青莲剑插在地上,左手一用力,将身上的黑色紧身素衣撕下一块,简单的将右手刚刚被震裂的虎口包扎了下,然后抬起头,眼神依旧那么冰冷而坚毅的盯着白起。

    “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远不是我的对手,你在做多余的反抗只会让我更兴奋。”白起挥了挥手中的镰刀,继续说道:“不如乖乖的让我割下你的脑袋,你放心,我的镰刀不会让你感觉到一丁点疼痛,如若不然,别怪我手中的镰刀将你**的四分五裂,呵。呵。呵。呵。”

    “你能做到的话经管来好了。”说完,李白拿起青莲剑,用手腕一圈一圈的旋转着,剑影越转越多,突然,李白眼中爆出精光,无数旋转的剑影直指白起,犹如一道小型龙卷风一般向白起吞噬而去,飘逸的身影,无数剑影的龙卷风,两相结合,完美的诠释了剑在李白手中是多么惊艳而美丽。

    “狂镰斩。”只见白起扬起细长的手臂,快速将手中的镰刀围绕着自己的身体周围旋转,速度之快丝毫不弱于李白手中的剑影龙卷。

    李闯此刻也是聚精会神的盯着远处的二人,心里暗暗祈祷李白能将白起干回泉水。

    华丽的剑影龙卷如蛟龙出海,猛的与白起的护身狂镰斩碰撞在一起,叮叮当当的武器碰撞声不绝于耳,剑影所包含的剑气横飞,好几次险些刺到远处观战的李闯。

    李闯一个笨拙的转身,躲在了身旁的大树后面,凑,凑、凑,剑气穿过李闯头顶处的粗壮树干,将周围的树木全都刺的千疮百孔。

    这他M比加特林机枪还要屌,李闯暗自惊叹。

    再看远处生死战斗的二人,李白身体半悬于空中,手中的剑影越来越多,大有一口要吞噬白起的架势。

    眼看要被吞噬,白起怒吼了一声,“给我破。”手中镰刀骤然加速,竟然一下将李白的剑影龙卷直接轰散。

    李白如断了线的风筝,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最后重重的摔在了李闯的旁边。

    噗的一口鲜血从李白口中喷涌而出,只见李白胸膛,一道惊人的伤口从左肩划至又下腹部,鲜血将黑色紧身素衣染成了深红色,李白艰难的想挣扎起身,无奈伤口太大,太深,以隐约漏出森森白骨,身体根本无法动弹。

    最让李闯钦佩的是,受了如此重的伤,李白的表情已然冰冷平静,并没有漏出一丝痛苦的模样。

    真尼玛是条汉子,不愧是我们李氏族人,李闯内心惊叹,随即赶忙上前将李白上身扶起,随后用李白下身的长衣紧紧按住伤口,可无论李闯怎么用力按压伤口,鲜血还是如泉涌出。

    “喂!你不会就这样死了吧!你怎么不用大招青莲剑歌呢?你可别死啊!如果你死了我肯定也完了,搞不好会被白起J奸了都说不定。”李闯一边按住李白的伤口,一边和李白乱侃,因为李闯发现李白虽然仍是表情冰冷,可一双眼皮已经有些开始打架了,李闯从电视剧中看到过,一个人如果受了及其重的致命伤,千万不能睡觉,一睡觉恐怕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李白此刻全凭意志力强撑着自己保持着一丝清醒,可伤势太重,又不能及时得到治疗,死于失血过多,或又死于白起之手,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远处的白起将巨大的镰刀扛在肩头,嘴角露出如鬼魅般的笑容,一双冒着蓝光的眼睛仿佛像看着将死的猎物一般看着李闯与李白二人。

    “早说过你不是我的对手,要怪,就怪你当初不识抬举,竟然敢拒绝阿政的邀请,又三番五次的破坏我们的行动,前几次侥幸让你逃脱了,这次,呵。呵。呵。呵。呵,我会将你的头颅高挂秦皇城,让反抗阿政的人都知道,不明智的选择会为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噩梦。”白起边说边像李闯二人方向走来,肩上的镰刀寒光闪现,一股漫天的杀意四处涌动,周围的空气仿佛静止一般,让李闯感到仿若窒息般的痛苦。

    “等一下。”李闯对白起喊道。

    “哦?还有什么遗言吗?只可惜我没有太多的耐心,等你被我吞噬了以后在说吧!”白起戏谑道。

    R了狗的,又不是赶着和女人办事,怎么都这么性急,李闯心中暗骂。

    “阿政就是秦始皇吧!但据我所知,现在这个世界恐怕不止秦始皇一个皇帝吧!你们口中所说的这个王者幻界,说是三皇五帝恐怕都少了些,如果你能不杀我们,我可以告诉你一个惊天的秘密,如果秦始皇知道了这个秘密,那么统一王者幻界一定会容易很多。”李闯心里有些心虚,他那里知道什么秘密,不过现在也没别的办法,只能赌一把,到时候在见机行事,当下最重要的,是先保住李白的性命再说,按照游戏里的李白的技能,李闯猜测,如果要逃跑的话,白起是肯定追不上的,不管怎么样,总比现在就被当场杀掉的强。

    果然,白起停下了脚步,蹲在距离李闯二人七八米左右的距离,手中的镰刀时不时的晃动两下,“哦?你好像知道的挺多的嘛!什么秘密,说出来,我保证你们死的舒服一些。”

    卧槽!这B是听不懂话还是怎么着,李闯有些郁闷,更有些害怕,着急道“我说了,你不杀我们,我才会告诉你秘密,不然休想让我说出来。”

    “呵。呵。呵。呵,你威胁我?你不说没关系,阿政统治王者幻界是不争的事实,也是迟早的事,没有人能敌的过大秦的威严,敌的过秦始皇的威严,已经和你们浪费很多时间了,再不将李白的头带回去,阿政会不高兴的,阿政最讨厌等待了。”话落!白起起身,不顾李闯的咒骂,准备收割二人。

    “你。。快逃吧!我不想连累你,我还能拖延他一会。”说完,李白挣扎的想从李闯的怀中站起身来,仿佛感受到主人的战意,不远处插在地上的青莲剑发出惊天的剑鸣声,仿佛懂得,他的主人打算拼尽最后一点生命,剑鸣声好似哭泣,好似不舍,又好似悲愤。

    李白伸出右手手臂,张开手掌,青莲剑感觉到主人的召唤,拔地而起,竟直直的飞到李白的手中,李白紧握青莲剑,仰天长笑,“哈哈哈哈哈!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只可惜,我和我的剑,荡不平这乱世啊!”

    李闯被李白的悲壮豪迈之情打动,眼圈竟然有些湿润,“好诗句,虽然我听不懂,不过能与一代大诗人同赴黄泉路,也算没白活,我不会丢下你,虽然我帮不上什么忙,但我李闯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

    李闯扶起李白,李白的眼睛始终像结了冰的湖面,寂静的让人发毛,而李闯,则怒视着白起,拳头握的咯吱作响。

    “只可惜,我们站在了不同的道路上,你放心,我的镰刀不会让你感受到一丝痛苦,也算是我对你的钦佩吧!”白起略微感叹,又有些欣赏,更多的是惋惜,随后,巨大的镰刀被白起高高的扬起,冰冷彻骨的刀锋不带一丝感情,急速像李闯二人挥之而来。

    李白将青莲剑横与胸前,运起全身的力量,一道道白色的光芒从李白的周身散发,“躲远点。”李白轻轻的对李闯说了句。

    李闯会意,向后退了两步,他知道,李白怕伤到他,同时李闯也怕影响到李白最后的一击。

    就在这生死一线之时,一句日语掺杂着不流利的汉语打破了这紧张的局面,“求夺嘛待,噶 阔,{请问}大唐,怎么走?”

    一个扎着马尾,左眼有一道竖着的刀疤,满脸络腮胡,左肩披着厚重的肩甲,右肩膀披着一半暗灰色的布衣,与下身的裤裙相连,下身穿着宽松的古朴裤子,腰间扎着一个蓝色布条,上身裸露在外的肌肉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唯一不足的就是宫本武藏的身高,目测仅有一米六左右,同时,宫本武藏的右手好像习惯性的随意搭在腰间别着两把未出鞘的战刀其中的一刀柄之上。

    李闯,李白,白起三人同时将目光汇聚在突然出现的人身上。

    “卧槽,小日本**本武藏君吗这不是。”李闯既好奇又惊讶的看着问路的人。

    “纳尼?你地,认识我?”宫本武藏有些惊讶的看着李闯。

    一旁的李白没有太理会出现的陌生人,而是收回目光,继续盯着白起,身上的力量更浓了几分。

    白起也收回了目光,重新举起手中的镰刀,准备给予李白最后的致命一击。

    宫本武藏的出现,让李闯见到了生机,急忙大喊“,认识,认识,请快阻止对面拿镰刀的人,然后我在详细告诉你。”

    “蒙带拿一{没问题}。”说了句李闯没听懂的日语,然后迅速从腰间拔出一把黄色战刀,“喝!”宫本武藏向白起挥出一道由强大剑气斩出的小型龙卷风。

    白起感觉到小型龙卷风所带来的威胁,将准备砍向李白的镰刀以诡异的角度斜劈向小龙卷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