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魔化的白起

    更新时间:2017-03-29 18:51:44本章字数:3214字

    白起在破了宫本武藏的剑气龙卷之后,明显怒意大增,眼看猎物即将到手,没想到竟被横空出现的陌生人破坏了。

    “不想死就滚远点,不然连你一起收割了。”白起挥了挥镰刀,身体微微弯下,打算速战速决,以免在让李白跑掉。

    “你,很强,值得一战,希望,你地,不要让我失望。”眼中露出浓浓的战意,二话不说,宫本武藏双手握刀,速度丝毫不逊于李白,甚至比李白更快,照着白起的头部就劈砍了过去。

    “找死。”白起眼中蓝光渐渐变红,巨型镰刀猛的一挥,将迅速攻击过来的宫本武藏砍飞出去十多米。

    宫本武藏双脚用力在地上一蹬,紧接着一个后空翻,稳稳落地,“呦西!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你是这一路来,第一个逼我拔出第二把刀的人。”宫本武藏显然很兴奋。

    宫本武藏右手持黄色战刀,左手持蓝色战刀,“求夺嘛待”宫本武藏示意白起等一等,随后将双刀插在地上,紧了紧束在脑后的发带。

    “来吧!”宫本武藏拔出插在地上的双刀,在面前虚空挥动了两下。

    一直观战的李闯和收回剑气的李白静静的观看着双方。

    李闯看了看李白身上还在不断流淌的鲜血,意识到现在是逃跑的好机会,于是悄声对李白耳边说道:“好机会,趁着他俩战斗时候咱俩还是赶紧逃吧!要是一会小日本子在被白起给放到了,那咱们想走都走不了了。”

    李白撇了李闯一眼,稳了稳微晃的身形说道:“不管那个叫宫本武藏的人处于何种目的与白起战斗,但总归是帮我们挡住了白起,如果现在趁机逃走,那我李白岂不是不仁不义,卑鄙龌龊的小人行径,我已经厌倦了逃跑,如果连皇帝手下的刽子手都敌不过,更不用说以后会面对高高在上无法匹敌,割据一方危害幻界的王者,到时还谈何荡尽天下不平,还有何脸仗剑天涯。”

    经李白这么一说,李闯顿时觉得自己猥琐,卑鄙、龌龊,一时竟然哑口无言。

    随后,李闯反应过来,“不是我说你,留得青山在,害怕没煤烧?以你现在的实力留在这又有何用,不如等以后实力强大了在行你心中的远大理想也不迟,看看你现在,都伤成什么样了,在挺一会恐怕你就要去停尸房乘凉去了。”

    李闯有些生气的看着李白。

    突然,一道震耳欲聋的轰隆声打断了李闯与李白的对话。

    白起的镰刀与宫本的双刀重重的撞击在一起,强大的力量将地面轰出一个大坑,同时,两人也都向后退了十多步,然后又冲向对方凶猛的战斗起来。

    远处,宫本武藏的双刀虽没有白起镰刀攻击起来那么霸气,不过却是刁钻的很,砍了几刀白起身上坚硬的钢甲衣,发现并没有穿透,于是换了攻击的方式,专攻白起没有包裹到裸露在外的关节处。

    白起用力挥起镰刀想逼退宫本武藏的攻击,但宫本武藏的身法实在灵活且迅速,每次都轻松躲过。

    白起久经沙场,为嬴政铲除敌人无数,自然明白,宫本武藏之所以能压着他打,除了对方本身拥有强大实力之外,还拥有不弱于他的战斗经验,自然看出了他的短板,那就是自己的武器需要一定的空间压制,如果拉开一定距离战斗的话,凭借白起强大的力气与镰刀远距离攻击的范围,宫本武藏使用的双刀不一定能讨到多大的便宜。

    宫本武藏也是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每次攻击的时候都是尽量想办法躲开对方的攻击然后近身搏斗,在以自己武器的灵活度加上早已练就炉火纯青的双刀模式,不费多大力气就将白起死死的压制住。

    “狂镰斩。”白起愤怒的大喊了一声,想用同样的招数逼退宫本武藏,不然的话,近身战斗拖的越久,对自己越吃亏,而此时白起两腿膝盖处用柔软黑布包裹的关节已然中了宫本几刀,流出的鲜血染红了蓝色的钢甲。

    狂镰斩能破开李白的剑影龙卷,自然霸道异常,无论是用作护身,还是用作进攻,都可谓是无懈可击。

    宫本武藏也意识到白起狂镰斩的凶猛,急速退后,险些受伤。

    李闯瞪大了眼睛,李白就是败在了白起这一招上,生怕宫本武藏重蹈覆辙被砍到,有心想出声提醒,却被一直没说话的李白制止了。

    “有破绽。”

    “有破绽。”

    李白竟然与宫本武藏异口同声的说道。

    只见,宫本武藏张开双臂,将双刀交叉于胸前,“二天一刀流。”

    话音刚落,宫本就消失在了原地。

    李闯短暂的震惊之后,在看到白起上方凭空出现的身影,李闯此刻终于明白,李白与宫本同时所说的破绽是什么,“原来如此。”李闯恍然大悟说道。

    李白赞赏的看了一眼李闯,同时也被宫本武藏强大的实力所震撼,“好强的爆发力,好惊人的速度。”李白喃喃的说了句。

    只见宫本用双腿盘住白起的头,交叉在胸前的双刀瞬间移到白起的喉咙之处,“喝!”宫本武藏将双刀想上方两侧用力一抽,然后用两把刀的刀柄在用力一敲白起的头顶,便消灾在白起双肩之上,在出现时,以回到刚才所站的原位,前后用时不到二十秒。

    白起的护身狂镰斩虽霸道无比,但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强,更没有无解的招式。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李白在脱离战斗观战时,才恍然看出白起此招的破绽,那就是白起急速挥舞的镰刀虽然能护住周身,不过却护不住头顶上方,如果手臂伸出的高度超过了头顶,那么狂镰斩护身的范围将会大大缩减,从而破绽百出,而且根据镰刀的长度与白起的身高的比例,想要顾头就顾不了膝盖以下的部位,同时还会缩减护身的密度,结果同样会遭到攻击。

    就是看出了这一点,宫本武藏才能找出白起密集防御的空缺,给予致命一击。

    李白被宫本强大实力与老练的战斗经验所震撼之余外,心中也暗自盘算到,即使看出了白起的破绽,但能不能像宫本武藏那样一击必中也还两说,因为自己一,身法没有宫本快,二,爆发力没有宫本强,三,战斗经验没有宫本足,四自己的剑法都是自悟,而且全部都是大杀伤范围,与宫本犀利的刀法与单人作战经验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白起停止了挥舞巨型镰刀,一手撑着地面单膝跪在地上,一手捂住喉咙处,除了裸露在外的关节处溢出很多鲜血外,最骇人的伤口便是喉咙处的致命伤。

    白起喉咙处的伤口鲜血像处男呲尿一样狂涌,跟本捂不住。

    “不得不承认,你真地,很强,只可惜,在我拔出双刀的那一刻,你注定,是要输地。”宫本武藏并没有趁白起病,要白起命,熟练的收起双刀,静静的看着受到致命伤的白起。

    “如果让阿政看到,一定会像以前一样骂我废物的,我不想让阿政失望,我可是阿政手里最强大的剑,不管是谁,今天,你们所有人,都要。。死。”最后一个死字说的极为阴森恐怖。

    “不好。”李白脸上的表情不再平静,而是变得惊惧,不可思议,同时周围一股浓浓的压迫感袭来。

    “纳尼!”宫本迅速拔出在刀鞘里还没捂热乎的两把战刀,然后急速向后退了十多米,表情和李白差不多。

    而站在李白身后的李闯,则仿佛置身于血海之中,一股刺鼻的血腥之气充斥着李闯的神经,无尽的恐惧让李闯不自主的不断后退。

    李白看出李闯的恐惧,挡在李闯身前一同后退,同时重新运气剑气。

    白起缓缓站起身来,喉咙与关节处的血已经不再流,白起身上的蓝色战甲竟然像动画片里反派变异一样,以肉看可见的速度急速变换,蓝色的战甲变成了乳白色,肌肉的部分不断变大,肩甲部分从肉体里凸出两根长长的尖角,有点像全身被骨甲所包裹一样,眼睛也由蓝色转红色又转为金黄色,一旁安静躺在地上的镰刀此时也消失不见。

    只见白起用更有力的右手伸进脖子后面脊椎部位,然后猛的一拉,伴随着一声痛苦的咆哮,一根有两三部分弯曲长长的骨头被白起从脊椎部位抽了出来,然后用力向右斜方一甩,“咔”的一声清脆响声,弯曲的骨头上方凭空出现了一把长长的弯刀部分,同样呈镰刀模样,只不过比起白起一开始拿着的镰刀,更加的霸气,镰刀与长长的骨棍连接部分,露出三根粗粗巨刺,依次排开,看起来极为骇人。

    时间大约过了半分钟,白起变身完成,模样有点像七龙珠里面没变身的西鲁,只不过比西鲁看上去更加有视觉冲击力与震撼力。

    李白,李闯以及宫本三人目不转睛的盯着变身后的白起,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松懈,光是白起身上所散发的压迫感就足以令宫本李白二人不敢轻易妄动。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宫本武藏看向李闯二人,眼中漏出无法相信的不解。

    “亲娘啊!自带皮肤特效啊!这不是死神。。死神皮肤嘛!”李闯口吃的对着李白说道。

    “什么死神皮肤?”李白与宫本二人一脸懵B的看着李闯。

    “和你们说了你们也不懂,我也解释不清楚,咱们还是快逃吧!”李闯此时内心已然恐惧到了极点。

    就在这时,白起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