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两只魔兽的趣事

    更新时间:2017-03-29 18:59:47本章字数:3321字

     张良见李闯急匆匆的跑了回来,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合上手中的古书站起身问道:“发生什么事了白兄?”

    “快,良哥,告诉我咱们这哪有做饭用的食材,最好有肉。”李闯喘了口粗气问道。

    张良一愣,随即说道:“食材?这个真不好意思,我们学法术之人是以天地能量,日月精华为食,几乎不食五谷,所以这里没有可以吃的食材,顺便冒昧的问一句,白兄莫不是想为少司命姑娘做吃的吧?”

    “靠,你不吃不喝饿不死,可我的女神不行啊!你师父让你照顾少司命,你就是这么照顾的啊?连吃的都不准备?”李闯心中有些气愤。

    “呵呵,白兄莫怪,据我所知,少司命姑娘好像学的也是法术之,而且还得到过我师傅的一些言传,我想少司命姑娘和我们法术之人应该一样,是不需要吃一些普通人的食物,而且法术之人吃了普通的五谷杂粮,会对体内的法术能量吸收造成一些阻碍,导致吸收天地日月之气时不能获得更精纯的能量。”张良细心向李闯解释道。

    “学法术这么屌?那岂不是可以省很多钱?”李闯对张良所说的话颇为惊讶。

    恩。。。。这怎么办呢,除了给女神做吃的以外,还能有什么办法亲近女神呢?李闯有些郁闷,反复在心中思索着其它办法。

    张良温和微笑的面庞挂着少许的疑惑看着李闯,“我自持精通很多学问,如果有什么我不懂的,那就是女孩子了,我虽能明白白兄心里所想,我却也实在帮不上什么忙,不过我到是知道,有些长年被日月精华滋润的食物是可以增强学法之人对天地灵气敏感度,同时也可以让人品尝到食物的美味。”

    李闯心中大喜,“哪里有你说的那种食物?这附近有吗?”

    张良回想了一下说道。 “东边藤林有一株寒月树,在树冠之上有一颗小树,小树的树顶开有一颗长年吸收月光精华的寒月果,我很早便发现了,我在一本书上看到过此果的记载,书中写到,寒月果及其美味,汁多爽口,而且有静心凝神的作用,同时也能提高学法之人对浓郁的月光精华之气有极为敏感的感知力,对增强自身的法术有不小的作用,也算得上是奇珍异果了,只不过此果对我来说并无用处,也就没有理会。”

    “藤林距离这里多远?”李闯急切的问道,心中恨不得现在就把寒月果摘下来送给他的女神。

    “白兄莫急,寒月果只有在午夜且月亮比较圆的时候才会出现,即使你现在去,也只是徒劳而已。”

    “啊?还要月圆时才能出现?现在又不是八月十五,那我岂不是要等好久。”李闯激动的心情被张良泼了一盆冷水,着实有些郁闷。

    “倒是不用等太久,此处山谷是我偶然发现的,很是隐秘,我便起名为秘谷,且此谷地势较高,平日里日月精华的浓度本就比其它地方要高出很多,而且最近天气较好,月亮虽不是太圆,夜晚我却能感觉到寒月果所散发出的寒灵之气。”

    李闯听出张良话中之意,拍了下张良的肩膀高兴道:“够意思良哥,我欠你一个大大的人情。”

    张良笑了笑“叫我张良就好,人情就不必了,不过拥有灵气的果实或宝贝一般附近都有魔兽守护,将其占为己有,吸食其灵气来增强自身实力,寒月果也不例外,而且说道这寒月果,倒是发生了一件很趣的事。”

    “管他什么魔兽八兽的,凡是阻挡我打动女神芳心的统统地干掉,”

    “呵呵,白兄先听我把话说完在决定要不要摘那寒月果也不迟,我说的趣事正与这这守护寒月果的魔兽有关,白兄先坐,听我慢慢和你说。”张良伸手对着石椅轻轻一挥,石椅便飞到李闯的身后,两人同时坐了下来。

    “听你话的意思,难道守护寒月果的魔兽很厉害?”李闯看着张良问道。

    张良摇了摇头,“倒不是很厉害,只不过特别难缠,而且还有一段让人不想去摘那寒月果的故事,我之所以没强摘那寒月果,一是寒月果对我并无大的益处,二是我又不喜杀生,第三点则是因为那两魔兽之间发生的故事,综合以上三点,那寒月果才依然好好的生长在寒月树上,至于那段故事,则要从一开始守护寒月果的一只叫滑狐猴的三阶小型魔兽说起,狐滑猴的力量虽然不强,但胜在聪明伶俐,且狡猾多端,会利用一些人类之间借刀杀人的办法除掉自己想杀死的其它魔兽,非常懂得运用一物降一物的道理,我在这里已经快十年了,这十年之中一直是滑狐猴守护着寒月果,可有意思的是,就在两年前,从这秘谷外来了一只两阶银丝木灵猫,因为寒月果的关系,寒月树也因此受到不少月亮精华之气的润养,银丝木灵猫是一种极为罕见的木属性魔兽,体态娇小可爱,如果不是很了解这种魔兽的人看见银丝木灵猫,一定会当成一只可爱的宠物,可恰恰相反,银丝木灵猫的凶名可是极为出名的在魔兽中,只要是在树林中,银丝木灵猫可以利用自身的属性来操控植物杀死比自己高出三阶以内的任何魔兽,且还很难被捉到,其速度之快也在同阶魔兽中排名很是靠前,银丝木灵猫喜好在灵气浓郁的植物上栖身,而整个秘谷又只有寒月树一棵有灵气的植物,所以银丝木灵猫便把寒月树当成了自己临时的栖息地。”

    说道这里,李闯也笑了,“是不是滑狐猴以为那银丝木灵猫为争抢寒月果,两只魔兽最后打起来了。”

    张良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这两只魔兽也算是魔兽中比较有有意思的魔兽了,狐滑猴一开始没将银丝木灵猫放在眼里,毕竟它比后来者要高出一阶,就是因为对自身实力太过自信,导致狐滑猴差点死在银丝木灵猫手里,狐滑猴是出了名的睚眦必报的魔兽,自己打不过银丝木灵猫,便想办法找来了藤林里实力最强大的魔兽,一只五阶地莽魔兽,地莽魔兽因不喜欢在树上栖息,所以并没有和狐滑猴争抢寒月果,虽然知道银丝木灵猫有着越阶战斗的本领,但毕竟是五阶魔兽,实力相差还是很大的,可结果让我挺惊讶的,地莽最终还是不敌银丝木灵猫,被杀死了,这狐滑猴仍不死心,又到秘谷其它树林里找来了不少的魔兽,可最终都没在银丝木灵猫手里讨到便宜,因为我精通一些兽类之间的语言,很轻松的就和这秘谷内不少鸟儿还有其它一些性格温和的魔兽成为了朋友,同时将它们作为我的眼线,那段时间闲来无事,又觉得这件事情比较有趣,所以让几只鸟儿经常告诉我这两只魔兽之间的趣事,狐滑猴找遍了秘谷所有的魔兽,可最终都不敌银丝木灵猫,无奈之下狐滑猴便离开了秘谷,我本以为那只狐滑猴不会再回来了,可让我好笑的是,几个月后,狐滑猴竟然不知用什么办法,竟从谷外找到一只六阶魔兽三眼火狐来收拾银丝木灵猫。”

    “以火克木,这狐滑猴果然聪明,竟懂得五行相克的道理,实在有趣。”李闯被这两只魔兽之间的故事深深的吸引住,一时听的过瘾,竟为狐滑猴惊人的智商拍了拍手叫好。

    “这狐滑猴确实聪明的很,更好笑的是,狐滑猴找来的三眼火狐竟然和银丝木灵猫的父母认识,这可吓坏了狐滑猴,可三眼火狐好像收了狐滑猴什么好处,竟也一时为难,不知该帮谁好,而且两只魔兽还都不肯放弃,最后,三眼火狐似人类般做了中间人的角色,在了解了双方的要求之后,给狐滑猴和银丝木灵猫出了个注意,狐滑猴要的是寒月果,而银丝木灵猫则想再寒月树上栖身居住,两只魔兽在三眼火狐的调解下,就发生了魔兽界从未有过的一山二虎的例子,树冠顶端寒月果的位置归狐滑猴,而顶端以下的位置归银丝木灵猫,时间久了,这对魔兽邻居竟还做了好朋友,共同对抗想来夺取这秘谷之内唯一的一颗有灵气的植物。”

    啪啪啪啪啪,李闯连连拍手称奇“真是有趣,太有趣了,没想到这秘谷里还有这么一段有趣的魔兽故事。”

    “听完这两个魔兽的故事,现在白兄你还想去摘那寒月果吗?”张良笑问李闯。

    李闯随即面漏为难之色。

    张良又继续说道:“寒月果也不一定对少司命姑娘有多大的益处,又何必去破坏这趣事的源头,在我看来,相对而言,那两只魔兽似乎比少司命姑娘更需要那寒月果,而且寒月果和寒月树是唇亡齿寒的关系,摘下寒月果,寒月树必死无疑,在无办法复生开花结果,也正是知道这一点,那狐滑猴才没有将寒月果摘下,不然也不会费尽周折想驱赶木灵猫。”

    “恩。。。确实不好办,可这秘谷又只有那一株有灵气的果实,还。。。还有没有别的办法?”李闯犹豫的问道。

    张良微笑摇了摇头,“除非它们自愿把果实献给你,否则别无它法,当然,硬抢也是可以的,不过首先你要杀死银丝木灵猫,而且还承受狐滑猴无穷无尽的骚扰,我是不会出手帮助你做这件事的,而且你本身虽魂力浓郁,却不会什么法术又或是拥有强大的实力,即使你现在附着于李白的躯体之内,却不能将他强大的实力占为己用,说白了,你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

    当自己变成李白的那一刻,李闯还以为间接拥有了李白的力量,可没想到,自己竟还是一个普通人,张良算是彻底把李闯心中讨好女神的想法击碎的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