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险夺寒月果

    更新时间:2017-03-29 19:01:05本章字数:3498字

    破晓时分,李闯缓缓睁开眼睛,出现在眼前的是张良温和笑容的脸庞以及周围几具发出焦糊味道的魔兽尸体。

    “魔兽是你杀死的?”李闯接过张良递过来的衣服看向张良问道。

    张良点头,“你穿好衣服就回去吧!昨夜我感受到师傅的召唤,可能要出谷几天,我一会会在谷内布置一些防御的阵法,你和少司命姑娘在我没有回来之前尽量不要出去,以免发生什么危险我不能及时赶回来。”

    “出谷?可不可以带上我和少司命啊?说实话,这谷内的环境虽然不错,可就是有点闷,我自从来到幻界之中还从没有好好逛过。”李闯一脸祈求的看着张良。

    “不可以,此次师傅召唤我还不知是何事,如是危险之事,我恐怕会照顾不到你们,同时师傅也会责备我,所以你们还是留在谷内比较安全,如果你真的很想到外面看看,等我回来我在带你们出去。”张良回绝了李闯的请求。

    在张良想来,昨晚师傅的召唤显得很着急,可能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为了李闯和少司命的安全起见,还是把他们留在谷内比较安全,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张良不想让师傅知道自己帮李闯快速融合李白身体的事。

    “哎~!好吧!那你早点回来,我可不想闷死在这谷内,那我先回去了。”说完,李闯顺着来时的小路往住处的方向走去。

    望着李闯逐渐消失的背影,张良叹了口气“师傅,赎我无法完成你的交代,也许真如他们所说,你是错的。” 沉思了一会,张良的身影也渐渐消失在了树林之中。

    李闯回到住处,发现少司命并没有在房间里,于是兴匆匆的跑到花海,一道倩影如往常一样,独自欣赏着花朵的艳丽。

    李闯缓步走到少司命身旁,犹豫片刻开口问道:“你很喜欢这些花?”

    少司命一如既往的性情冷漠,没有回答李闯。

    “哎~!”李闯心中有些失落,本以为自己有了李白一部分实力,少司命会对他的态度能有所改变一些,可结果却是让李闯大失所望。

    我不会放弃的,我一定会打开你心中紧闭的大门,让你接受我,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李闯在心中暗自发誓后离开了花园。

    再次回到住处,李闯发现张良回来过,石桌上放着李白的武器,青莲剑,旁边还有一张写满了文字的纸张,简单的看了看内容,原来是张良写给自己的,纸张上写道,我会尽快回来,千万不要出谷,之前未把此剑交给你,是因为此剑剑气极重,怕伤到你,剑以有灵性,并包含了其主人的意志,需好好待之,切记。

    “一把剑还能有灵性,有意思,哼,让我看看你的剑气到底有多重。”

    青莲剑刚一入手,李闯就感觉到一股惊人的凌厉之气,剑鸣声微响,青莲剑似乎是想挣脱李闯的手,“想跑,看小爷我如何将你驯服,哼。”

    好像听懂了李闯说的话,青莲剑剑鸣声越加刺耳,似乎生气一般,剑身的凌厉剑气倒射向李闯,李闯只感觉肩膀吃痛,鲜血顺着肩膀流出。

    李闯有些愤怒“M的,今天要不驯服你我就去死,”说着用力舞动起青莲剑,青莲剑极力反抗,挣脱的更厉害,倒射的剑气已将李闯全身刺的鲜血淋淋。

    “我告诉你,这可是你主人的身体,你要是不在在乎的话就经管来好了,大不了我与你主人的身体分开,不过,哼哼!别说以后你主人醒来发现,他的身体早已千疮百孔,不能在用了可就糟了。”

    好似听懂了李闯的话,青莲剑不在用剑气攻击李闯,只不过挣脱的力道却是没有丝毫要减弱的意思。

    “还真是他妈的犟驴,哼!不同意跟老子混算了,我还不惜的要你了。”李闯将挣扎的青莲剑猛的一甩,插在了地上。

    “嘶~~!”李闯倒吸了口凉气,身上的痛感缓解了一点,看着插在地上的青莲剑,李闯越看越是生气,“你不有灵性嘛!不愿意跟着我那你就滚远点,看见你就火大,滚滚滚滚。”

    凑!一道剑气从李闯两腿之间略过,射在了石椅之上,石椅瞬间一分为二。

    “靠!你想让你主人绝后啊!行,惹不起你我还躲不起吗?你留在这,我走行了吧!” 李闯狠狠的瞪了青莲剑一眼,随后离开了庭院。

    李闯缓步走在树林之中,闻着身上血腥的气味,皱了皱眉“也不知道这秘谷有没有可以洗澡的地方,哎!找找看吧。”

    找了棵树林中比较高的大树,李闯纵身一跃,很轻松的就飞到了树冠的顶端,环顾了一圈四周,李闯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身形闪烁,消失在树冠之上。

    一道数十米宽的瀑布从山顶像四蹄生风的白马如潮水般倾洒而下,声如奔雷,气势宏伟,瀑布四周水汽蒙蒙,珠玑四溅。

    “没想到这秘谷竟有如此壮观的瀑布,”李闯迅速脱掉身上的衣服,一个跟头扎进了瀑布下方巨大湖泊之中,大约过了一分钟,李闯的头浮出水面,而后又如鱼儿一般在清凉的湖水中来回穿梭,玩的不亦乐乎。

    夕阳昏黄的余晖像一张柔软的丝绸,盖住了整个秘谷,躺在岸边的李闯看着烧红的霞云,心中暗自打定主意,今夜准备将那寒月果摘下送给少司命,即使不能立刻改变少司命对自己的态度,至少也能缓和不少。

    “距离午夜寒月果出现还有一段时间,先睡一觉养足精神,管你什么魔兽,寒月果我是势在必得。”李闯嘴角扬起一丝阴冷的笑容,随后闭目休息,准备应付晚上有可能发生的恶战。

    借着明亮的月光,李闯来到张良口中所说的寒月果所在地,藤林。

    “张良果然没有骗我。”李闯望着四周挂满了成人手臂粗细的树藤,简直像蜘蛛网一样密集。

    踏着树藤李闯轻松的跳到一颗大树之上向四周观望,藤林中心位置,一棵泛着幽蓝光芒的大树引起了李闯的注意,在确定了蓝光正是寒月果所散发出的,李闯小心翼翼的踩着树藤慢慢向寒月果方向接近。

    突然,一根树藤似有生命般向李闯袭来,缠住了李闯的小腿,树藤猛向下一甩,李闯一时来不及防范,重重的摔在地面之上。

    紧接着一头比李闯小了一圈的黑影重重踩在李闯刚刚倒地的位置。

    卧槽,还好我的躲得快,不然这一脚不得把我屎踩出来啊!李闯长舒了口气,暗自心惊。

    发现没有踩中李闯,黑影几了哇啦乱叫起来,同时手舞足蹈的比划着。

    李闯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只蓝色的猴子,将近一米高,样子及其猥琐,小眼睛,朝天鼻,大嘴快咧到耳根子后去了,两颗小獠牙从嘴里呲了出来, 这应该就是张良所说的狐滑猴了,怎么可以这么丑。

    像狐滑猴这种魔兽的智商基本可以堪比一个成年人,如是让狐滑猴知道李闯心中所想,定会扑上去来个不死不休。

    刚才一定是银丝木灵猫操纵树藤攻击我的将我摔在地上,而后狐滑猴趁机给我致命的一击,哼哼!这两只畜生到是配合的不错,只可惜你们小看你闯爷的实力了,以我现在的实力,虽不能迅速将这俩畜生击杀,不过想带走寒月果,它俩还是拦不住我的,只是现在银丝木灵猫还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必须先将它印出来才行,心中敲定计划,李闯双腿用力一蹬,只是短短的几秒钟,李闯便出现在狐滑猴的身后,狐滑猴一时没反应过来,被李闯一脚踹出五六米远,在地上不断翻滚,直到撞到一颗大树上才停了下来。

    狐滑猴被李闯这一脚踹的有些迷糊,晃了晃小脑袋,冲着李闯做了个凶狠的鬼脸。

    李闯没有理会,躲开了右侧袭击过来的藤条,转身急速跑向寒月树的方向。

    狐滑起身一跳,一只手抓住藤条,一摇晃,借力飞身抓住另一根藤条,凶猛的追向李闯。

    就在李闯马上要跳到寒月树上的一刻,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将李闯拦下。

    李闯抬腿猛的踢向黑影,还没有踢到黑影,周围七八根藤条齐刷刷的向李闯攻击过来。

    李闯下意识收回了腿,左脚轻点左侧攻击过来的一根树藤,身体灵活的向后一翻,跳出了藤条的攻击范围。

    就在李闯被藤条阻拦的片刻,狐滑猴追了上来,没有一丝停顿,纵身挥起拳头向李闯的脑袋砸了过来。

    李闯握紧拳头迎了上去,身体在空中一倾斜,躲过了狐滑猴的攻击,同时一拳砸在了狐滑猴的胸膛,狐滑猴惨叫了一声撞在身后的大树之上,随后坠落在地。

    就在此时,躲在暗处的银丝木灵猫趁李闯没有防备,一抓子从李闯的后背扯下一小块肉,疼的李闯倒吸了口凉气,急忙回身像银丝木灵猫再次挥拳砸去。

    银丝木灵猫明显比狐滑猴速度快上很多,很轻松的就躲开了李闯的拳头,蹭的一下又没入了黑暗之中消失了踪影。

    李闯心中发怒,“M的,”这次李闯没有追击银丝木灵猫,而是从树上折下来一根大约三指宽的树枝,对着一旁刚刚有些清醒的狐滑猴就是一顿乱抽,狐滑猴的吱吱的猴叫声响彻了寂静的树林。

    看着自己的邻居被打,银丝木灵猫再次从黑影闪出冲向了正在抽打狐滑猴的李闯。

    感觉到身后的劲风,李闯阴冷的哼了一声,瞬间回身,手中的树枝猛的抽向半空中扑向自己的银丝木灵猫。

    “喵~~~”一声惨烈的猫叫声响起。

    以银丝木灵猫较小的体态再加上其速度之快,想在视线不好的黑夜里抓到银丝木灵猫显然有些吃力,于是李闯便用计引假装毫无防备的抽打狐滑猴,并时刻警惕着周围的动静。

    魔兽毕竟没有人类的智商高,中了李闯的诡计,被树枝抽飞出老远,如果是普通的攻击根本伤害不了银丝木灵猫,这点李闯也清楚,就在银丝木灵猫扑向自己的一刻,李闯将剑气附着到树枝上,威力大增,这才使得银丝木灵猫受伤无法动弹。

    望着地上两只奄奄一息的魔兽,李闯没有选择出手击杀,迅速将正在吸收月光灵气的寒月果摘下,放到了早已准备好的布袋之里而后消失在了寂静的夜色中,只留下两只魔兽愤怒的咆哮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