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2章 奇怪的戒指

    更新时间:2017-03-30 10:31:34本章字数:2529字

    江离白没爹没妈,打记事起就在孤儿院里,后来无意间识破孤儿院院长的诡计跑了出来,小小年纪就在大街上四处流浪,好在碰见一个心好的混混给捡了回去,本来是说当童养媳养着的,可是那个混混没有那个命,不等江离白长大,那个混混就因为偷东西被人给打死了。

    江离白又是一个人,但万幸的是得到了那个混混的真传,别看年纪小,江离白在这片已经称王称霸,周边混的都知道,这条小巷子是江离白的地盘,而江离白,是一个凶狠的女汉子,没人轻易去招惹她,除非不要命了……

    阴沉了那么久,难得有了一个好天气,因为昨天碰见一个冤大头,敲诈了他好大的一枚戒指,今天江离白也起了一个大早打算把这枚戒指给当了补贴家用。

    江离白掂量着手里的戒指,足金的,很重,还有一颗红色的大宝石,最最重要的是这枚戒指看起来非常的有年代感,肯定能值不少钱,她心中窃喜,心情大好的往巷口的当铺走去。

    虽然这个小巷子往的前面转三条街就是商业区,很繁华,但这里却是破乱的,是上面重点整治的对象,然而整治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任何的起色,所幸也就不管了,只要不出什么大的事,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

    其实江离白知道的,上面不是不想管,是管不了,因为这个巷子太古怪,里面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有,她还曾经亲眼见过一只白色的小狐狸化成一个美艳的女子,真是吓的不轻。

    再后来见识的多了,也就不觉得奇怪了,因为她家就有一只会说话的白狐狸,天天号称自己是什么万妖之王的儿子,实际上什么本事都不会,还特别的贪吃。

    巷口的当铺有个很诡异的名字,叫黄泉舍,不过它门面装饰之类的都很古色古香,听那个已经死去的混混说,这家当铺里面的东西都是真家伙,就那两扇大红门,是用不死木做的。

    不死木是什么江离白不太清楚,但她知道,大红门上面的八卦镜,是个老物件,很值钱,曾经动过歪心思想要给偷走,却不想被那个镜子给伤着了,差点没命。

    当铺的主人是个男人,也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简直就是一个刷了绿漆的老妖精,长的很好看,眼睛特别勾人,偶然听巷子里面的人议论说好像是涂山氏。

    江离白到的早,黄泉舍的伙计们还在打扫卫生,见有客人上来赶紧去迎接却不想正对上江离白那张笑眯眯的脸,吓得脸色都变了,扫把一丢慌张的去关门,

    “你来这里做什么?”

    这个祖宗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她一来就准没好事,店里的伙计都怕她。

    “哎哎,哪有你们这种把客人往外赶的?”

    江离白嬉笑着毫不留情的将他给推开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笑眯眯的打量着这屋子里的东西,嘴里时不时发出啧啧的声音,让当铺伙计的脸色更难看了。

    伙计可不敢当江离白是个客人,别弄坏了店里的东西就好,赶紧的说:

    “我们今天关门休息,不做生意!”

    “不做生意?”

    江离白回头看着他,嘴角都是痞笑,让伙计心里汗津津的,都忘记了语言,只能拿眼睛狠狠的瞪着她,似乎要将人给瞪出来一个窟窿。

    江离白觉得自己是一个好说话的,也不过分的为难伙计,痞笑着拿出那枚戒指递到他的面前说:

    “喂,看见没,我可是来当东西的。”

    伙计瘪嘴,也不接而是小声的嘀咕,

    “指不定又是从哪里啊偷来的。”

    “嘿,你怎么说话呢?”

    这样一说江离白可不乐意了,什么叫偷来的,明明就是那个怪人送给自己的。

    “江离白,你又来我这里做什么?”

    就在江离白拎着伙计的衣襟打算纠正一下他的措词的时候,门口传来一个人的声音,珠圆玉润的。

    迎着声音看去才发现的门口站了一个人,他背光而立,身姿修长,面如冠玉,唇红齿白,尤其是那双眼睛,特别的勾魂,看一眼就让人沉沦了一样。

    “老板,你终于来了!”

    当铺伙计像是看见了救命稻草的一样,委屈的看着自家老板,趁着江离白不注意挥开她的手奔向站在门口的男人,藏在他的身后只露一个脑袋的告状,

    “老板,江离白又要来捣乱!”

    被告状的江离白悻悻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心里暗暗的吐槽果然是一只老妖精,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她丝毫不在意的耸了耸肩膀说:

    “我是来当东西的,可是你家伙计却不给我办理。”

    伙计听江离白的话气的脸红脖子粗的,愤愤道:

    “你那一看就是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偷来的名贵戒指!我们当铺才不要这种不正经过来的东西!”

    “胡说!我这戒指才不是偷的!是人家送给我的!”

    江离白辩解。

    伙计还想说什么,但是被老板抬手给制止住了,他打量着江离白,好一会儿之后才说:

    “什么戒指,拿过来给我看看。”

    “喏,就是这个。”

    江离白没有任何犹豫的递上了戒指,瞬间化身成了星星眼,已经能看见大把的钞票朝自己飞来了。

    涂衍昀本来就觉得她手里的戒指熟悉,接过来看瞬间就认了出来,压下那一闪而过的震惊,撩起眼皮看着江离白,蓦然问道:

    “这枚戒指你从哪里得来的?”

    “我不是都说了,别人送的啊。”

    江离白吊儿郎当每个正形。

    涂衍昀的目光骤然冷冽了起来,整个人都变得非常有压迫感,

    “说实话!”

    江离白浑身一颤,讲真的,她还是有点怕这个店铺的老板的,瘪了瘪嘴说:

    “好了好了,我说还不行!是我从一个人身上敲诈过来的。”

    涂衍昀起锲而不舍的追问,

    “那人是谁?”

    江离白翻白眼,

    “怪人一个我哪知道?他给了我一个什么录取通知书让我去上学,我见他好像挺有钱的样子就敲诈了他这枚戒指,”

    “反正他钱多,接济一下我这个穷人喽。”

    最后一句江离白不敢大声说,只能小声的嘀咕。

    可是这却逃不过涂衍昀的耳朵,他眯了眯眼睛,继续追问,

    “通知书呢?”

    录取通知书?谁还留着那玩意儿,江离白也不隐瞒,很坦荡的说,

    “丢了啊。”说着她又补充了一句,

    “不然我还真去上学啊,一个奇奇怪怪的修仙学院,谁去啊!”

    涂衍昀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确认她真的没有说谎之后将那枚戒指还给了她,说道:

    “你这单生意我们不做,你走吧。”

    “哎?为什么不做,我这戒指又不是偷的!正经来的!”

    江离白脸急的面红耳赤,她看见都要到自己口袋里的钱又被人家给拿走了,肉都是疼的。

    “我是这里的老板,生意做不做我说了算。”

    涂衍昀也不跟她过多的废话,直接让那个伙计把人给撵了出去,顺便说了一句,

    “九儿,今天休息一天。”

    老板都发话了,九儿特别听话的把大红门给关上了,再此之前还对江离白做了一个挑衅的鬼脸。

    “喂,开门,你开门啊!”

    “涂衍昀!老狐狸!狐狸精!我要当戒指!”

    但是不管江离白怎么的喊门,都没有人理她,死死地盯着那扇朱红色的大门,江离白气的跺脚,

    “好啊!你不做我这生意我还不在你这当了呢!”

    市区这么大,我还找不到一个当铺了?真是搞笑!

    想着,江离白转身高傲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