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3章 修仙学院

    更新时间:2017-03-30 10:32:03本章字数:2453字

    潇洒离开的的江离白不死心的又去了别的当铺,可是那些人一看她要当的戒指,立马的拒绝,表示不做这单生意。

    送上门的生意都不做,江离白非常的恼火,在一连吃了好几家的闭门羹之后,再也按耐不住火爆的脾气,一把提溜起一家老板的衣襟,凶神恶煞的说道:

    “说!为什么不做我这单生意?难不成我这戒指是假的?!”

    喵了个咪的,怪不得给的这么爽快,原来给的是一个假的戒指。

    被拎住衣襟的老板背上冷汗直冒,斟酌着说话,

    “这戒指不是假的。”

    江离白一听觉得奇怪了,当下变得更凶了,

    “不是假的你不给我当!”

    真是没有见过这么凶的女人,老板吓得腿直打寒颤,一脸讨饶的表情,试探着推开她的手,

    “你,你先松开我,我跟你说。”

    江离白犹豫了一下,松开了他,但脸上的表情却是没有收回来,很凶恶,用眼角的余光斜睨着他,一副我是大爷的模样,恩赐一样的语气说,

    “赶紧老实交代。”

    “我这样跟你说吧,你这个戒指,不仅我这边不给你当,就是你在全城任何一家当铺,也没有人敢给你当啊!”

    “嗯?为什么?”

    真是奇怪了,不是假的你不给当,难不成这个戒指是个无价之宝?你出不起那么多钱?

    要是这样话我可以的给你算便宜点啊,反正我要这戒指也没有用。

    不等江离白脑补完,就见那个老板凑近她,刻意的压低声音,

    “因为这枚戒指是那个学校校长的信物,别人……”

    老板摆了摆手,一脸的惋惜,

    “不敢要啊!”

    学校,校长,江离白又不傻,立马就猜到,原来那个怪人是那什么学校的校长啊,而这个戒指是他的信物,啧,那他为什么这么大方的给自己?奇了怪了。

    江离白眯了眯眼睛,又抓住那个老板问:

    “喂,你说的那个学校,是一个什么修仙的学校?”

    “对,叫……修仙学校,每年好多人挤破了头进去,可最后挑选的那就那几个,厉害着呢。”

    江离白再次眯了眯眼睛,还是有点不太相信,要是真那么厉害,怎么会找到自己?坚定不移的相信老板在说谎,忽悠自己的,斜睨着他冷笑了一声,

    “不当就不当,还说的这么玄乎忽悠我!

    “哎,我说的可都是实话!

    老板梗直了脖子,吹胡子瞪眼的辩解。

    江离白意味不明的冷笑一声,转身走了出去,回到自己的那个小巷子里,路过黄泉舍的时候脚步不自觉的停了一下,斜着眼睛盯着那两扇紧闭的朱红色的大门,脚下不自觉的往那边挪,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在门口站着了。

    她站在门口,不过犹豫了一下就伸手去敲门,却发现门并没有关严实,黑漆漆的眼珠子转了一圈,窃笑着小心翼翼的推门,然而就在这个,门从里面被拉开了,毫无防备的江离白就这样歪了下去,应景的惨叫几声,

    “啊啊啊啊!”

    叫的跟人家杀猪的一样,并不知道自己并没有摔倒,而是扑在了一个男人的身上。

    涂衍昀一看是江离白,眉毛皱的能夹死一只苍蝇,非常嫌弃道:

    “你怎么又来了?

    涂衍昀的声音响起,江离白才慢慢的睁开一只眼睛,偷偷的打量着周围,这才发现自己并没有摔倒在地上,而是扑在了一个人的身上,一身价值不菲的双扣风衣更显身材修长有型,江离白的手刚好撑在他的胸口,透过那薄薄的衣服可以摸到下面健美的胸肌。

    江离白虽然无赖些,但还是第一次跟一个男人靠的这么近,羞怯的抬头去看他,那是一张很阳光的脸,眉眼里都是温暖的颜色。

    江离白看着他的时候他也在看着江离白,不等江离白开口说出对不起的话,就听见男人说,似乎回忆:

    “原来是你啊。”

    “咦,你认识我?”

    江离白搜索了一下自己的记忆,确定以及肯定没有见过这个人。

    他低声笑了起来,一手挑起江离白的下巴,一只手撩起她脑袋上厚重的头发,笑容轻浮,

    “当然,美女嘛,还没有我不认识。”

    还当他是个暖男,原来是却不想是个流氓,江离白脸色一变,拍的一巴掌拍开了他的手,跳出好远,一双乌黑的眼睛要喷火了一样,炸了毛的小花猫一样张牙舞爪的,

    “流氓!无耻!

    凌哲倒是觉得非常有趣,低低的笑了起来,可一旁的涂衍昀看不过去了,狞笑着上前,

    “你还真是来者不拒,对着这样的脸都能下得了手调戏。

    的确,江离白长期营养不良,黑黑瘦瘦的,头发身上都是乱糟糟的模样,着实的让人难以跟美女二字联系在一起。

    凌哲眯笑着摇头,

    “明珠蒙尘,怎奈我有一双慧眼。”

    涂衍昀很想翻他一个白眼,可凌哲却是没有给他机会说出这句话,就自顾自的走到江离白的面前,笑容纯良跟拐卖儿童的人贩子一样,

    “我叫凌哲,小美女,交个朋友怎么样?

    跟一个长得人模人样的流氓交朋友,一看就不靠谱,江离白坚定的摇头,绝对不要跟他同流合污!

    可凌哲又怎么会放弃,继续诱拐,甚至还拿出一张通红的请柬给她,一副纯良模样的说:

    “初次见面没有什么好送给你的,这张请柬给你,算交个朋友。

    大红色的底色上面有三个烫金的大字‘邀请函’,就是用手摸着也是特别的有质感。

    凌哲摸了摸她的脑袋,脸上露出一个迷之微笑,

    “我的生日宴会,小美女你一定要过来哦。

    江离白虽然野蛮了一些,但也知道天上没有掉馅饼的这种好事,警惕的看着他,大眼睛里都是防备,

    “我跟你又不认识,你为什么会邀请我参加你的生日宴会?快老实交代,你到底是何居心!”

    “小孩子家家心思倒不少,我哪里能有什么居心,就是觉得你符合眼缘。”

    凌哲笑着说。

    “真的?”

    江离白还是不相信。

    无法,凌哲只好使出必杀技,

    “宴会上会有很多好吃的哦,你真的确定不要来?”

    一听有吃的,江离白瞬间就觉得自己的肚子要唱空城计,犹豫了很长一会儿,勉为其难的答应,

    “那好吧,既然你如此诚恳的邀请我,那我就给你这个面子。”

    凌哲失笑,还真是一点的亏都不肯吃,

    “还真是多谢小美女你肯赏面子啊。”

    江离白傲娇的不行,吝啬的施舍了他一个眼神,实际上内心已经开始谋划,有钱人家的生日宴会,一定会有不少好吃的,到时候把爱宠给带上,一定要吃个够本!

    看这一脸小算计小算计的小眼神,凌哲真是找不到语言来形容她了,突然想起来了什么,扭头对涂衍昀说,

    “就先这样吧,我那边还有事情,先走了。”

    涂衍昀也没有挽留,点了点头将人给送到门口,回来见江离白还在那里神游,脸上更是嫌弃,

    “口水都流出来了。”

    慌的江离白赶紧去擦口水,没摸到口水才明白自己被耍了,攥紧拳头怒目而视,

    “老狐狸!你耍我!”

    涂衍昀凉凉的看了她一眼,施施然离开,这种骂在棉花上面的感觉,更是让人非常恼火,对着他的背影偷骂,

    “老狐狸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