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4章 会说话的狐狸

    更新时间:2017-03-30 10:35:43本章字数:2011字

    “小七!小七你回来啦!”

    老远的嗅见了江离白的味道,爱宠高兴的在门口上窜下跳,毛茸茸的一个白团子,胖乎乎的,却乒乓球一样弹力非常的好。

    一蹦一蹦的要是不知道还以为江离白家门口闹鬼了呢,毕竟这个巷子里面住的人稀奇古怪的,而江离白则是担心她家白团子的那四条小腿会不会被闪着。

    看见江离白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之内,小白团子咻的一下子扑了上去,圆溜溜湿漉漉的大眼睛里面都是璀璨的光芒,嘴巴上的六根白色的长胡须一抖一抖的,特别的可爱,

    “小七小七!人家好想你!”

    爱宠跳上了江离白的肩膀,粉红色的小鼻子嗅动着一吸一吸的,特别可爱。

    将柔软的白团子从肩膀上拿下来放在手里揉捏了一阵,在爱宠抗议不满的表情里终于松开了手,说了让爱宠的心痛不行的话,

    “今天没有鸡腿。”

    “啊,小七~”

    一听没有自己最爱的鸡腿,爱宠瞬间的就不开心了,幽怨的小眼神看着江离白,没有一点刚才说想她的兴奋劲,反倒是眼泪汪汪的,马上就要哭了一样,真是让人觉得没有给她鸡腿是一种天大的罪过。

    不过被他的这个花招使的多了,江离白也就不上当了。

    江离白丢下爱宠不管,自顾自的走进了自己的屋子里,准确来说,是一个破旧的流浪收容所,不过现在,这里是江离白一个人的地盘。

    穿过摆放破破烂烂的家具,江离白翻跃上自己的乱七八糟的床躺了下来,眼神缥缈的看着上面黑漆漆的房顶,任由爱宠在身边乱蹦乱跳的骚扰她也仿佛没有听见一样,思绪被完全的放空,耳畔只听见一句似乎来自远古的,冗重的声音,

    “没时间了,小七……”

    “小七?小七你怎么了小七?”

    爱宠感觉到江离白明显的不对劲,十分的担心,着急的呼叫着她的名字。

    虚空之中被人猛然惊醒,江离白浑身一个哆嗦,差点翻身到地上,当对上爱宠那双担心的赤红的眼睛时候才突然醒过来,抓住了他毛茸茸的毛发,问了一句,

    “发生了什么?”

    爱宠觉得很莫名其妙,赤红湿漉的眼睛看着她,

    “小七?”

    “没事。”

    江离白移走了目光,翻身想要起来,却被爱宠猛地一下子跳到了自己的背上,重重的一下子没有防备趴在床上,被什么膈住疼的倒吸一口气,而爱宠却是蹦蹦跳跳的,

    “小七小七,我不管,我要吃鸡腿,爱宠要吃鸡腿,爱宠已经很久没有吃鸡腿了!”

    这个坏家伙,弄伤自己就为了一个破鸡腿?江离白决定要给他一点颜色看看。

    两个人在床上闹开了,爱宠身小,全程被压制,小毛爪不小心的勾住了一个东西,叮咚的一声掉到了地上,咕噜噜的滚了几圈然后停下来。

    “咦,什么东西?”

    爱宠停下了抓江离白的小毛爪,被地上那个亮晶晶的东西吸引,趁江离白晃神的功夫从她手下逃脱,一跃到了那个东西旁边,用尖利的爪尖子给勾了起来,

    “是枚戒指,唔,有点眼熟。”

    江离白愣了一下,随即上去从他的手里拿过那枚戒指,问道:

    “你见过?”

    爱宠的眼睛转了两圈,突然一亮,

    “我想起来,这是的柯校长的信物,柯校长你知道吗?他有一双跟爱宠一样红彤彤的眼睛,就像是暗夜里的火焰,配上他金色的头发,耀眼如星光!”

    一说起那个校长,爱宠满眼的都是崇拜之意,江离白看着,心里酸的不行,一个招摇撞骗的江湖术士而已,竟然让自家孩子这么的膜拜痴迷,不爽,非常的不爽。

    江离白瘪了瘪嘴,取下戒打算收起来却碰到了怀里的一个硬东西,拿出来一看竟然是那个人流氓给自己的邀请函,眯了眯眼睛,江离白拎住爱宠的脖颈把东西递到他面前,笑嘻嘻的说:

    “看见没,邀请函!我们有好吃的了,爱宠你一定不要客气,吃个够本吧!”

    爱宠愣了一下,毛爪翻看她手里东西,吸了吸鼻子,

    “邀请函?”

    爪尖停在右下脚的印章上面,他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赤红的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江离白,

    “还是凌家的邀请?小七,你从哪里来的?”

    我亲爱的小七,你可知道知道偷了什么东西,凌家的邀请函可是别人能随便有的?

    爱宠那点小心思江离白一眼就看破了,真是气的很想将他揉圆捏扁了,可谁让自己先例在前,只能用冷笑来表达自己的不屑,

    “一个臭流氓给我的,不过这不是重点,关键是,你要不要去?你要是不去我就自己去了,到时候好吃的就是我一个人的!”

    “不不不,小七,我是一定要去的!爱宠永远都要跟小七形影不离!”

    你怎么的不说你其实是为了美食?

    江离白觉得自己大人有大量不跟他计较,翻身上床,

    “时间还早,我先睡一觉再去宴会。”

    江离白说着,拉过被子打算盖在自己的身上,却不想抓到了一个纸张一样的东西,有着丝绸的质感却也像是砂砾一样粗糙,江离白好奇那是一个什么东西,抓起来都放在眼前一看,入目的不是那几个入学通知书又是什么,江离白吓了一跳,猛地坐起来,看着爱宠,

    “这个怎么在这里?”

    爱宠摇了摇尾巴,一脸求夸奖的表情说:

    “上面有小七的味道,所以就给捡回来了,小七,是不是你丢的?”

    “……”其实是我扔的。

    好吧,不管的是谁捡的,现在它就是在这里,掂量了两下,很想将它再次的给丢掉,但是一当对上爱宠亮晶晶的眼睛的时候,江离白觉自己还是留下来算了。

    于是她将那张通知书随手一扔,一把拉过爱宠塞进怀里,紧紧的抱住,

    “闭上眼睛睡觉。”

    “哦”

    爱宠最听江离白的话,在她的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枕着她的胳膊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