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5章 拒之门外

    更新时间:2017-03-30 10:36:25本章字数:2023字

    江离白其实是不知道凌家在哪,她想着巷口那只老狐狸肯定也是去的,本想死皮赖脸的跟在他后面蹭个车什么的,却不想吃了一个闭门羹,这个又臭又硬的老狐狸,真是一点的也不通情达理!

    江离白虽然没有能及时的蹭到涂衍昀的车,但她运气好,碰上了一只得到了消息打算去凌家宴会上偷吃的一只小老鼠,在江离白的威逼利诱和爱宠一脸凶狠的亮出自己尖锐的爪子威胁之下,那只老鼠勉为其难的答应带上江离白,不过也体会了一把蜜汁逃亡,毕竟是一只老鼠过街不是。

    凌家算是这里的大家族,尤其是现在的掌权者凌哲更是年少有为,不少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他三十岁的生日自然有不少的人参加。

    江离白以前在的福利院,因为建造的时间能追溯到民国的时候,那里很破,到处都是锈迹斑斑,后来被巷子里的老流氓给捡走,住的地方也跟贫民窟一样四处漏雨,现在乍一看见凌家的宅院,惊讶的口水都能将自己给噎死。

    来参加宴会的人无疑不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穿的十分光鲜亮丽,一对比之下江离白这一身真是太寒颤了,而且还是那好像永远乱糟糟的头发,真是连门口的服务生都比不上,心里有点小酸楚,不过那一点小别扭很快被里面美食的诱惑掩埋,江离白抱着爱宠,双眼放光的大阔步往前走,却不想被人给拦住,一脸的不耐烦:

    “站住!小要饭的一边去,这里不是你能进的!”

    江离白一听不乐意了,挺直了腰板,瞪圆了眼睛辩解,

    “我不是小要饭的,是流……”江离白本来是想说流氓大叔的,可觉得不妥,毕竟是来人家家蹭饭的,眼睛一转便换了一个称谓,眯起来月牙一样的眼睛笑着说:

    “是你们家凌少爷请我过来的,看见没,我有邀请函的!”

    从怀里拿出那张大红的烫金一样的邀请函,江离白抬高了下巴炫耀,哼,少狗眼看人低,我可是你们家少爷亲自请的!看见没,我有邀请函,快让我进去!

    再三的检查,邀请函是真的不错,可面前的这个人穿着的也太……门卫还是不相信自家少爷会结识这么寒酸的人,一想到刚才处理了一个偷客人邀请函的扒手,看着江离白的眼神瞬间厌恶了起来,推搡着她,

    “谁知道你从哪里偷来了的,走走走,这不是你能来的地方,你要是再在这里胡捣乱,我就把你交给警察了!”

    “你……我这不是偷的!不是偷的!”

    门卫的话一下子戳中了江离白的痛脚,梗直了脖子辩解,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都说了这是你家少爷给我的!他亲自给我的!不是偷的!听见没有!”

    不管是不是偷的,就江离白这么激烈的反应在门卫看来明显就是心虚的表现,不想多跟她废话,一个劲的把她推走,甚至还威胁着:

    “我们家少爷怎么可能认识你这种人?赶紧走,不然我叫人打你信不信!”

    “你……哼!”

    江离白气鼓鼓的,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更重要的是这么一个吃到撑死的机会摆放在自己的面前,自己竟然连门都进不去!狠狠的撇了撇嘴,下定决心如果下次还能见到流氓大叔的话,一定要狠狠的嘲笑他管教不严!

    不管怎么样,今天的美食大餐看样子是吃不到嘴了,江离白可伤心,而她怀里的毛团子爱宠也用一双红色的,可怜巴巴的眼睛看着她,

    “小七~”

    配合的,肚子还咕噜叫了一声,江离白的肚子也叫了一声,跟交响曲一样。

    走正门进不去,可凌家这么大就不信没有小门,实在不行还能翻墙呢,反正这事她干过不少,心中有了计量,江离白也不在这里浪费时间,爽快的转身要走,却就在这时,眼角的余光扫到了一个人,不是那只老狐狸又是谁?江离白的眼睛一亮,朝他挥手,

    “老……涂衍昀,涂衍昀这里!看我啊!”

    听见有人在叫自己,涂衍昀吝啬的施舍了一个目光,然后就看见站在外面一脸傻笑朝自己各种挥手的江离白,眉头不由微蹙,但到底还是走了过去,不过却没有看江离白而是问门卫,

    “怎么回事?”

    门卫一看是涂衍昀,自己少爷的好朋友,立刻的低眉顺眼了起来,小声的回道:

    “这个小偷不知道是偷了谁的请柬企图蒙混过关被我们抓住了正要把他赶走呢。”

    江离白瞪大了眼睛,十分着急的说:

    “我才没有偷!”

    “涂衍昀你快跟他说这是他们少爷自己给我的!当时你也在场的!”

    她跟涂衍昀天生的八字不合,真担心他这个时候坑自己一把,所以目光特别的虔诚。

    门卫一听有些犹豫,心中有些打鼓,如果她真的是少爷认识的人,拿自己可不就是得罪了人家?抿了抿唇角,满头汗津津的询问涂衍昀,

    “涂先生,您认识她?”

    如果涂先生认识的话,拿自己少爷肯定就是认识了。

    见涂衍昀久久的不说话,江离白着急的抓耳挠腮的,

    “涂衍昀你急死我了,你快说话啊!”

    不止江离白急,门卫也急,这万一……

    那双黑漆漆的眼睛里面沾染着一种名为期待的光,十分的耀眼灵动,涂衍昀心中骤然多了几分趣然,就连那双古井无波的眸眼也泛起了点点涟漪,唇角微弯,又是动人心魄的弧度。

    涂衍昀是涂山氏族人,皮相自然是没得挑的,可从来都板着一张脸跟面瘫一样,却不想这一笑起来是那么的好看,有那么一瞬间江离白觉得自己看见了冰雪消融,怔怔的看着他,竟也看痴了。

    看着江离白的神情,涂衍昀眼底划过暗光,薄唇一启转而对门卫说:

    “不认识。”

    说罢他甚至还好心的建议,

    “这种小偷还是交给警察好。”

    江离白一听炸了,想也不想的直接脱口而出:

    “老狐狸你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