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7章 午夜钟声

    更新时间:2017-03-30 10:40:02本章字数:2158字

    江离白撇嘴嗤鼻,很想学涂衍昀那样嘲笑的说一句‘谁让你不老实的你活该!’可当她对上那张原本俊美此刻却惨不忍睹的脸时,瞬间没了气势,低着头把爱宠往前一送,不情不愿道:

    “大不了让爱宠给你舔舔。”

    凌哲:“……”你这熊孩子……

    涂衍昀斜视过去,眼底含着戏谑,似乎是很想的看凌哲被爱宠糊的满脸口水是什么样的。

    一想到那个场景,凌哲只觉得浑身鸡皮疙瘩全都立了起来,赶紧的摆手,

    “不用,不用了,我开个玩笑的。”

    “切,不要算了,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爱宠的一滴口水,你还不识好人心!”

    江离白用眼神鄙视他,随即的打算抱着爱宠去吃东西,耽误了这么长时间肚子都唱响了空城计了。

    她刚走了两步,还是觉得凌哲满脸是血的样子太破坏美感了,毕竟是自己家熊孩子抓的,撇了撇嘴,江离白抱着爱宠退回到凌哲的身边,抬头看着他,

    “算了算了,虽然是你流氓在先,但爱宠抓花了你的脸也有不对的地方,而且你这一脸伤也不会马上好,我还是决定牺牲一下让爱宠给你点口水。”

    凌哲的脸色一变,嘴角抽搐,

    “不用了。”

    然而江离白却是没有听见一样,摸了摸爱宠的毛给他顺毛安抚他闹别扭的小情绪,然后把爱宠放到他的肩膀上,看着他说:

    “爱宠你听话些。”

    爱宠都快气歪了嘴巴上面的小胡子,可小七的要求让他没法拒绝,重重的哼了一声,不情不愿的说道:

    “本小爷的口水千金难求,真是便宜你了!”

    说完不等人反应,两只爪子抱着的凌哲的头,粉红色的小舌头在他流血的地方慢慢的舐舔着,舌头划过的地方惊奇的一幕出现了,刚才还狰狞的伤口竟然全部都愈合了,简直的不可思议!

    涂衍昀在一旁看着,眸光之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暗光,狐狸眼半眯打量着还在抱着凌哲的毛团子,眉头轻蹙似乎想到了些什么。

    凌哲也是诧异的不行,看着江离白瞠目结舌,

    “小美人,你这小东西从哪里捡来的,这么厉害?”

    他摸着自己的脸,没有一点的沟壑,真的难以置信。

    被人夸奖谁都愿意听,爱宠也不例外,傲娇的扬起了脖子,用那种你真是没见识的眼神鄙视凌哲,

    “大惊小怪。” 

    “我……”

    “小七,我好饿,我想吃鸡腿。”

    鄙视完凌哲爱宠转而向江离白卖萌,水汪汪的眼睛特别真切,小七,好饿~明明就知道他是装的,可看这幅小可怜的模样还是忍不住的心软,顺了顺他脑袋上的毛抱着往放着食物的桌子那边走去。

    凌哲和涂衍昀就这样看着她离开,然后对着食物双眼放光,毫无形象的大快朵颐,嘴角不由的抽搐,这是……饿死鬼投胎吗?

    “你要找的就是那个小东西吗?”

    涂衍昀侧头看着凌哲,眸光深沉,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听见声音凌哲也侧头,眸光半敛随即直直的盯着他看,

    “是,但也不全是。”

    “怎么说?”

    涂衍昀疑惑,有些不解。

    凌哲神秘一笑,视线移动到江离白的身上说:

    “最要的是她,那个女孩。”

    “江离白?贫民窟里的一个小乞丐,再充其量身边跟了一只会说话的狐狸而已。”

    自从捡回江离白的那个妖精死去之后,自己跟江离白打交道的日子明显的就多了起来,可那个人一向的厚脸皮和不修边幅,真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

    对于涂衍昀的话,这次凌哲没有说什么,脸上依旧保持着那种神秘莫测的微笑,笑的涂衍昀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收起眼神又变得冷漠扫了他一眼转身走开。

    他走的太快所以没有听到凌哲小声的咋舌,

    “活了那么久的老狐狸精,还有你看走眼的时候?”

    轻摇了两下头,凌哲也离开了这里,他打算先去整理一下,不然这满脸的口水还真是不像话!

    深夜十点,宾客尽散,喧嚣热闹了一整个晚上的凌宅也变得沉寂了下来,枝繁叶茂的树木在地上的倒影有些像张牙舞爪的妖魅,尤其是在惨白的路灯之下,看起来十分的瘆人,就连空气里好像也弥漫了一种诡异的氛围,凉飕飕的令人不安。

    也不知道是察觉到了什么,江离白突然打了一个寒颤,从食物中抬起头的时候才发现满屋子的宾客竟然全都不见了。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眉毛微蹙,戳了戳身旁捧着蛋糕狂吃的爱宠问:

    “小宠,你有注意到人什么时候走的吗?”

    爱宠依旧吃的头也不抬,呼噜呼噜的口齿不清,

    “就刚才啊,也不知道怎么了乌压压的都走了。”

    “小七你不要管那么多了,他们走了我们继续吃,还有那么多好吃的呢!”

    大家都走了自己是不是也该回去了?这样想着,江离白一巴掌拍在沉迷食物不能自拔的爱宠的脑袋上,翻着白眼一脸鄙视的说:

    “你别吃了我们也回去吧。”

    爱宠恋恋不舍,可还是一个听话的,

    “那好吧。”

    说着窜到了江离白的身上,表示自己吃撑了走不动了要抱抱!

    江离白真是更加唾弃他,不过还是抱着他打算找流氓大叔道个别,可她找了一圈也没有见到一个鬼人,不由的小声嘀咕是不是遇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给糊着眼睛了,但直到她在庭院里碰见一身素色长衫的涂衍昀,诧异道:

    “老狐狸?”

    老狐狸刚才穿的不是这身衣服吧,怎么换的这么快,不过这并不是她关注的重点,紧接着问道:

    “这里怎么就剩你一个人了,流氓大叔呢?”

    涂衍昀在这里看见江离白也是挺惊讶的,不过他将那些惊讶掩饰的很好,没有回答反倒是皱眉问道:

    “你怎么还没走?”

    “我这就走啊,我打算跟流氓大叔说完生日快乐就走。”

    听出了涂衍昀语气里的嫌弃,江离白撇着嘴解释。

    “不用说了,你赶紧走吧。”

    “可是这样会不会不太礼貌?”

    ‘铛……铛……铛……’

    “咦,怎么有钟声?”

    就在江离白说话的当口,突然的传来一阵沉闷的撞钟的声音,江离白愣了一下,扭头去看传出声音的方向,没有注意到涂衍昀脸色有些变化,上去抓住她就往外推,

    “你耳鸣了,没有什么撞钟的声音你赶紧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