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8章 玫瑰藤妖

    更新时间:2017-03-30 10:41:03本章字数:2251字

    “哎哎哎,真的有,我听见了……啊!!”

    推攘间江离白突然觉得有什么凉凉的东西拽住了自己的脚腕,猛地往后一扯她整个人就腾空,眼前都是颠倒的模样,还不等她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又有什么粗壮的东西紧紧的缠住了自己的腰,而且越缠越紧,勒的她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小七!小七你没事吧!”

    从江离白怀里摔掉的爱宠在地上打了一个滚赶紧的爬起来满眼着急的看着的江离白大叫,还冲着栓住她的藤木龇牙咧嘴,喉咙里都是咕噜咕噜的吼声。

    那些藤条就像是活了一样,紧紧的缠在江离白的腰间腿上,越来越紧,甚至还有尖锐刺一样的东西扎透衣服穿进皮肤里,然后那一块肉都麻木的了。

    “小七,小七你说话啊。”

    “我……没……咳咳……没事。”

    勒的太紧了,马上就要窒息了,可是为了不让爱宠担心,还是努力的说出来一句话。

    勒的脸都憋红了怎么可能会没有事情,爱宠着急江离白,竖起全身的毛冲上去对着那些藤木的根又抓又挠,他的利爪虽然锋利,但抵不过那藤木枝条众多,咻咻咻飞过来几个将爱宠给缠了起来,还有坚硬的刺扎透他的皮毛。

    当爱宠被举的很高的时候这才发现,原来这是一棵玫瑰树妖,浑身都是带倒勾的硬刺。

    一旁的涂衍昀没有想到会突然的发生这样的事情,想阻拦已经来不及了,这些玫瑰午夜既醒狂欢,还没有修炼出独立的意识,让他们放下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穿透了爱宠的皮毛,尝到了爱宠特有鲜血的味道,瞬间的猛涨,全都疯狂了起来,甚至在一眨眼的时间开出鲜红欲滴的玫瑰,香气弥漫整个庭院,却也让人的意识逐渐的丧失。

    眼下的情况已经不等人,再慢一步这一人一宠肯定会没命了,紧绷着脸身影瞬移,手起刀落,只是惊觉眼前一道亮光闪过,玫瑰藤木齐刷刷的落下,瞬间枯萎,花瓣散落了一地。

    而爱宠和江离白没有了力道支撑也刷的一下子掉了下来,扑腾的一声听起来还挺疼的。

    “啊,勒死我了。”

    腰腹上面没有了藤木束缚,江离白得空终于缓了一口气,可身上因为被玫瑰藤木刺入了毒液,浑身酸木使不上力气,只能在地上趴着。

    涂衍昀本来是想去扶她的,可是脚步连连迈了两步又停了下来,只是看着江离白冷言冷语:

    “地上很舒服吗你还不起来?”

    狐狸男简直就是一个天然大冰块!江离白瘪了瘪嘴,鼓囊着:

    “我倒是想起来我也得能起来啊!”

    “谁干的!这是谁干的!”

    然而她的话音刚落,一旁就传来了凌哲的气急败坏的怒喊,

    “哎呦我的花啊,养了十多年好不容易养活了,到底谁给砍了!”

    凌哲看着地上巨大的玫瑰藤木的尸体,简直心疼的不行,心疼的破口大骂了起来。

    涂衍昀看了一眼江离白负手而立,好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而江离白则在地上装死,心里默念你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然而这么大一个人看不见是不可能的,

    “小美人,你怎么在地上趴着,难不成是我家地板太香?”

    江离白:“……”要脸?

    仔细一看不仅是江离白,就是那个毛团子爱宠都在地上躺着,身上还缠绕着枯萎的藤蔓凌哲瞬间的就明白了过来,脸色变了好几变,走到江离白的身边将人给扶起来,责怪道:

    “小美人,这玫瑰虽然好看你也不能乱摘不是,看这一身的伤还连累我的玫瑰死了,你知道我养了多少年的吗?”

    江离白简直冤枉的不能行,明明就是这东西蹭的一下子拉住自己,还差点要了自己的命!你能不能这么不讲理!

    江离白瞪圆了眼睛,可是她不能说话,只能瞪眼睛。

    见他的样子可怜,凌哲最后还是往她的嘴里塞了一粒什么东西,苦的简直不能行,可身体却没有那么麻木了,嘴巴也能动了,当下的嘴就闲不住了:

    “还怨我不成喽?明明就是你在院子里面养这么一个怪物,刚才还差点的勒死我!”

    江离白说完这句话狠狠的瞪了一眼凌哲,转身跑过去抱起地上的爱宠,心疼的问:

    “爱宠,你有没有事?”

    有事,也没事,安歇藤木的毒对爱宠根本就没有作用,只是因为勒的太紧了难受,因为刚才他可是狠狠的吃了一大顿,肚子吃的圆鼓鼓的这一下的被挤的,非常的难受,连连的打嗝,

    “嗝,没,爱宠没事,嗝……”

    一连串的饱嗝,毛茸茸的肚子也跟着一鼓一鼓的。

    “江离白,我要回去了,你一起吗?”

    忽然间,涂衍昀开口了,还是邀江离白一起回去,这下可让江离白震惊的不轻,一向冷淡的不行的涂衍昀怎么会突然的跟自己说话,神奇的不行哦,圆圆的黑色眼睛打量着他,还是有点难以置信,

    “你跟我一起回去?你怎么会这么好心!你不是对我的美貌有所垂涎?!”

    “……”

    涂衍昀上下打量了一下她干瘦的不行的身材,意味不明的冷笑一声,

    “我对平板没有兴趣。”

    “你走不走?不走我走了的。”

    “好……”

    “唉唉,走什么,这正儿八经的宴会还没有开始呢,小美人,你别理他他要回去就让他回去,一会儿宴会结束了哥哥送你回去。”

    一旁还在对着自己的玫瑰藤木心疼的凌哲赶紧的开口说话,拉着江离白不让她走。

    “可是宴会不是已经结束了?”

    明明人都走了啊?江离白一脸疑惑的看着凌哲,好像在说你是不是眼瞎?

    听凌哲这么说,涂衍昀的眉毛紧紧的皱了起来,也是不同意凌哲这样的做法,

    “你的那些朋友不适合江离白。”

    “怎么不适合了,大家都很喜欢小美人的不是?”

    凌哲不以为意,看了一眼地上藤木的尸体,也不管江离白愿意不愿意就拉着往正厅里面走,涂衍昀眉毛紧皱,都没有来的及阻止,就听见刚才那些沉重的钟声再次的响了起来,Duang,Duang,Duang……

    江离白抬头四处看去,寻找这个声音的来源,然而她并没有看见有任何的大钟,而是看见了那原本空无一人的庭院,跟围绕了漫天的萤火虫一样全是莹绿色的光,黄褐色的土壤里,还有什么破土而出,江离白瞪大了眼睛紧紧的盯着看,浑身僵硬。

    瞬间的光芒四溢,就见凌哲住的那座小别墅灯火通明,从里面弥漫出乐声袅袅,你听着,身心舒缓,像是能看见那跃动在空气里面的音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