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9章 妖鬼精怪

    更新时间:2017-03-30 10:43:35本章字数:2020字

    “看来因为期待见到小美人你,大家都来的很早啊。”

    凌哲眯着眼睛笑眯眯的,一脸的人畜无害。

    江离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甚至都不敢动,僵硬的身体被凌哲推着前进,

    “走了小美人,带你去见见人。”

    推开那紧闭的大门,光芒入眼,江离白这才看清楚里面是一种什么样的场景,瞳孔微缩,完全的没有了言语。

    在孤乱深巷的时候,江离白并不是没有见过这样奇怪的东西,他们有的是妖,有的是怪,可无一例外的都是能幻化成人形的,看起来并不丑甚至还带着本物种的那种特性,或者风度如君子,或者妖娆似狐狸,那么就是木讷的草木,可今天的这种,比刚才看见活了的玫瑰藤木还要惊诧。

    这些人,不,应该说是妖,他们大多数保持的半人半兽的模样,但修为稍微低一点就是本体,不过却有着眼睛鼻子和嘴,这种样子的多是树木,赤褐色的古树皮在行走舞动,还有的是透明的人,应该是阿飘一类的东西,想想都觉得恐怖。

    可这些妖却像是一个奇异乐队一样纵声高歌,很优美的声音,让人沉溺其中。

    “好了朋友们,你看我带了谁过来。”

    凌哲的声音让乐声戛然而止,一百多双眼睛齐刷刷的看了过来,好奇之中带着探究。

    绿油油的眼睛,跟看上一块肥肉一样,江离白脊背发凉,扯动着脸皮尽量的让自己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

    “嗨,大家好啊。”

    别说话还好,一说话蠢的要死。

    两帮人互相打量着,彼此间都没有多余的动作,江离白挺是尴尬的,也不敢动。

    好一会儿之后,一个身着暴露,姿态妖娆的女人走了过来,步伐就好像是在跳舞一样轻盈,扭动着腰肢的时候还能看见她身后的一条毛绒绒的狐狸尾巴。

    她走了过来,脸忽然的凑近江离白,视线在她的身上一寸一寸的略过,忽然的掩唇轻笑,

    “哎呀,这就是那个女孩啊?”

    眸光之中多着打量,还闪着江离白看不懂的精锐光芒。

    这样古怪的目光,江离白觉得非常的不舒服,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可却刚好的撞进凌哲的怀里,被他趁机调戏了一番,

    “小美人,投怀送抱啊。”

    虽然笑不露齿,可在江离白看来简直猥琐的不行,要不是怀里抱着爱宠江离白真的会一巴掌拍上去。

    “小美人,来我给你介绍一下他们。”

    一百多号人,不,一百多号妖,从飞禽走兽到花虫草木,有些难以形容是什么感觉,江离白有些拘谨,不过爱宠倒是入乡随俗,可能因为他们都是妖的缘故,玩的很投入,看着那个拉着两个古藤妖非要玩荡秋千的爱宠,江离白不忍直视。

    江离白不知道为什么,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些妖怪,可他们一个个的都好像跟自己挺熟的甚至有一个的还过来一个劲的拉着自己问自己有什么非凡的能力能让柯校长如此的重视。

    柯校长,就是那个红眼睛的怪人,可除了上次在孤乱深巷坑了他的戒指,江离白表示并没有见过他,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一直拉着自己追问。

    好不容易从这些妖精鬼怪的包围盘问之下出来,江离白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撑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凌哲不该带你过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涂衍昀走了过来,目光复杂的看着江离白,说了这么一句话奇怪的话。

    对于涂衍昀,江离白是又害怕又仰慕,可大多数时候总是提着小胆跟他叫板,她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看着涂衍昀对自己恨得咬牙切齿可又无可奈何的模样,那样倾城倾国的容颜上面,就是焦躁的神色也是非常的好看。

    听见涂衍昀的这句话,江离白心里不舒服,双手叉腰一副街头地痞流氓的模样,

    “怎么就不该带我来,我觉得挺好的!”

    涂衍昀抿唇不言,目光复杂的看着江离白,江离白被这琢磨不透的眼神看的难受,连连的闪躲,小声说:

    “如果你说是这些妖精鬼怪之类的,那我在孤乱深巷的时候看的也不少,再说了,你自己不也是一只妖怪。”还是一只千年老狐狸精!江离白在心里默默的补充了这句话。

    “跟你说你也不明白。”

    算了,都已经到了这步了,再阻止也没有了什么意义,只是涂衍昀担心,这么艰巨的任务,江离白区区一个凡胎肉体,真的能行吗。

    “……”说话说一半,会招天打雷劈的好吗?

    江离白翻了一个白眼不再理会涂衍昀,说话说的那么高深莫测不清不楚,不是摆明了欺负她没文化。

    “那个人给你的通知书还在吗?”

    涂衍昀突然的问,江离白愣了一下点点头,

    “在。”

    在她的床上扔着吧,反正没有丢掉。

    涂衍昀又说:

    “在就好。”

    “你问这个做什么?”

    “没事。”

    这种人说话总是说一半,简直的没意思!江离白瘪了瘪嘴,转身离开她觉得要是跟涂衍昀待在一起久了,自己一定会被为什么跟塞满的,因为他说话总是那么奇怪。

    江离白吃的有些多,肚子撑的难受然后突然咕噜一声隐隐的有上厕所的冲动,她的脸色一变,着急的在庭院里乱窜找厕所,转了几圈没有,然而她马上都要憋不住了,关键的时刻眼睛瞄见了花园里的一个小房子一样的东西,转了进去果然是厕所。

    拉完出来,江离白整个人都舒爽了,还心想着自己又腾出了五脏庙可以祭奠祭奠。

    然而当她出来看清楚眼前的景象,不由的脸色的突变,荒芜与肃杀,狼烟漫天中有黑色的东西簌簌的飞来飞去,就好像篓烂的黑色衣服在天上飘,阴森森的非常吓人,尤其是他们飞近的时候,两只空洞巨大的眼睛透着通红通红的光。

    江离白的脸色瞬间煞白,面目扭曲着,她想要尖叫,嗓子像是堵住了一块巨大的石头一样,憋得满脸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