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拉开帷幕

    更新时间:2019-02-22 11:08:18本章字数:3068字

    “王璇,我想起来,她是富的燃气老总的女儿。”李丹丹说道,然后又看了一眼高歌,“你没事吧?”

    “我没事,谁让咱们出生比不上林小姐呢!”高歌苦笑了一下,继续说道,“看来林小姐是看上李公子了,想必今天晚上她是要参与这场才艺表演的。其实也是好笑,我根本就没有想过李公子的事情,只不过是昨天晚上李公子和我说了一句话,我就成了人家的眼中钉。”

    “高歌,你也别想太多了,说不定王璇只是借林小姐的话来打击你,林小姐也许根本就没有说过的。”李丹丹安慰高歌。

    “嗯,我知道,我没事的,咱们走吧。”高歌脸上的表情恢复了正常,对着李丹丹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路上的人已经越来越多,她们三人总是站在原地也是不妥,汇入人流中是最好的选择。

    到达会场以后,莫小婷才发现这一次的演出观众席分了好几个区域,二楼悬空区是一个一个分隔好的包间,大概有20多个左右。从包间的窗户处就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里面装修的是相当的富丽堂皇,此时此刻那20多个包厢的灯都已经亮了起来,很明显那里面坐的才是今日文艺演出的主要观众或者说是这些演出者们表演的真正观赏者。

    莫小婷等人是肯定只能坐在大厅里了,即使是大厅,也分了ABC三个区域。很明显莫小婷等人所住的C区景观房对应的也是C区的观众席。虽然比A区B区的座位要偏远了不少,但是这个设计者还是能让每个区域的观众都能很清晰的看见整个舞台的布置,对于莫小婷和李丹丹这种纯粹属于打酱油和抱着纯欣赏态度的观众来说,C区的位置也就已经足够了。

    莫小婷和李丹丹等人因为中间王璇的插曲耽误了一些时间,等他们到达指定位置的时候,整个大厅里都已经坐的八九不离十了。好在C区的座位比较靠后,不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她们刚坐下没有几分钟演出就开始了。令莫小婷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上层社会的内部演出请来的主持人竟然差一点亮瞎了她的双眼!

    “丹丹,我不会是出现幻觉了吧?你快掐我一下,这个主持人不是秦川吗?我的天,我居然看到秦川了!”莫小婷在看见舞台上主持人的那一刹那就惊讶的抱住了李丹丹的胳膊问道。

    李丹丹也很激动,但比莫晓婷要镇定一些:“我觉得应该就是秦川吧,你可能没有看错!”

    “确实是秦川,你们不用再怀疑了。”高歌这会儿说话了,可能是因为刚才李丹丹和莫小婷在她和王璇发生争执的时候站在了她的一边,这会儿她的态度明显好了很多,“邀请的电话还是我们台长接的,在这种上层圈子里,平时万人瞩目的秦川也只不过被他们当做是一个戏子罢了。”

    高歌说话的语气中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意味,既像是看不起秦川,却又像是对自己目前工作的一种自怜。

    高歌的话把莫小婷给说愣了,要知道秦川可是目前全国最火的一个地方频道的综艺一哥,据说出场费可是过千万的,目前都已经晋升到那个地方频道的副台长级别了。人气更是火的不要不要的,只要有他出现的综艺节目,基本上收视率都是很有保障的。但是这样的一个在莫小婷看来很牛的主持人,在高歌的嘴里说起来貌似身份却十分低微,这让莫晓婷很不理解,不过莫小婷很快就把这种情绪抛开了,因为舞台上的秦川已经充分地调动起了观众们的情绪,第一场演出即将拉开帷幕。

    秦川的表现绝对是对得住他综艺一哥的身份的,首先要提的便是他保持良好的身材和长相,丝毫不比当红明星差,让人看着就觉得心情舒畅,很养眼。另一方面就是他的业务素质了,既然是主持人就必须有支持人的那几把刷子,秦川用几个充满搞笑但却不低俗的插科打浑很快就让他获得了台下绝大部分女生的芳心。大家虽然很克制,没有大喊大叫,或者像其他追星族一样,表示出自己对他的喜爱,但是莫晓婷环视了一圈周围就发现自己的惊讶表情也不算是太过惹眼,其他观众们脸上的笑容和眼中的亮度表明了她们此时此刻心中的想法,这样想来请到秦川的出场费应该也算是物有所值吧。

    秦川很明白自己的任务,在充分的调动了观众们的情绪后,他也没有再多余的占用大家的时间,直接宣布了第一场演出的演出者名字和内容:“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这一位为大家带来美妙感受的表演者——司徒丽丽小姐!”

    第一个上台表演的节目是古筝。

    看过大型综艺晚会的人都知道像这种目的性很明确的演出,第一个出场和最后一个出场的都是相当有分量的人物,所以大家的关注度也很明显的被舞台中央所吸引去。

    人未露面声音先入耳,“铮――铮――”,一声接一声或长或短的古筝声,声声入耳,像小溪那泉水叮咚,带着些许不明的忧伤,又好似那山谷的幽兰,好一份待嫁女子的幽怨心情,似乎在忧心自己的未来,又似乎在抱怨未能得到心仪之人的赏识,仅仅只是开始一小会就将观众们的胃口调动了起来,只想快一点见到弹奏之人的庐山真面目。

    而在此时帷幕也伴随着古筝的叮咚声徐徐拉开,只见一位身着淡青色古装的女子盘坐在舞台正中央,脸上覆着半截轻纱,只将一双眼睛露在外面,随着她手指的不断波动,配合着灯光的不停变幻,眼眸中光华转动,竟是衬托出了那么几分出尘缥缈的意味。

    “唐大少,这个到还真有那么几分意思,看着确实是用心了。她叫啥来着,刚才没注意听秦川说。”二楼空中略靠右的一个包间里,李睿手中举着一杯红酒,站在窗户边上一脸的情绪盎然,不时回过头和半躺在按摩椅上的唐司陆聊着天,“我看这个1号可以注意一下,你说呢?”

    “还行,只不过司马昭之心太明显,这轻纱遮面是为了增加神秘感吧,这计策看来有点效果,我们李公子不就被吸引了嘛。”唐司陆神情中带着一丝嘲讽。

    “我说司陆啊,你也别这么愤世嫉俗,咱们生活在这花花世界之中,哪里那么多纯情纯爱的,你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得了,要不然你家老爷子这次party不都白办了,你就当是体谅一下老爷子抱曾孙的心情。”李睿坐到唐司陆身边说到。

    “哼,要不是为了老爷子我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唐司陆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说道,语气中的不耐烦怎么也去除不掉。

    “听说阿姨也来了,不知道这会在哪个包厢里呢?”李睿笑着八卦了起来。

    “你以为我为什么会来和你挤一个包厢?总不会是因为我有孤独症。”唐司陆斜眼看了看二楼最中央的那个包间,语气中又有了写无奈,“我真是搞不懂她,平时也是什么都不管的,这次怎么有了这个兴趣,我真是受不了。我一有点拒绝的表情就泪眼朦胧的样子。”

    听到唐司陆的抱怨,李睿不知道该同情还是该羡慕,唐司陆的母亲和李睿的母亲都是世家大小姐,但是二人的性格截然不同,李庚的母亲十分要强,出嫁前就掌握着娘家30%的股份,出嫁后到了李家也是毫不相让,因此常年在外地奔波,李睿从小就是被管家带大的,很少能见到自己的母亲,母子之间的感情也算不得浓厚,而他父母之间更加谈不上什么夫妻感情了,只不过保持了名义上的夫妻关系,实际上则是各有各的生活。而唐司陆的母亲则是一个被保护的很好的大小姐,从小就与世无争,一颗少女心硬是保持到了四五十岁的年纪,虽然唐司陆的父亲在外面不一定就是守身如玉,但是至少在唐司陆的母亲面前是一个好丈夫,而唐司陆的母亲也是这样坚信着。对于唐司陆的父亲和唐司陆而言,最见不得的就是她的眼泪,有这么一个哭包娘亲,唐大少只有选择远渡海外去求学,因为他是在是没有办法开口拒绝自己的母亲。

    “司陆,你就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在咱们这样的家庭,你能有这么一个把你捧在手心上的母亲,你就偷着笑吧。”李睿端起手中的酒杯一口喝光,语气中有着些许苦涩。

    “来,不说这个了,再来一杯。”唐司陆看出了李睿心中的抑郁,没再继续刚才的话题,给李庚添了一杯酒。李庚是唐司陆为数不多的真心朋友之一,他对李睿家的情况也是很了解,此事看着李睿联想到了自己家中不愉快的事情,也就不想再让他更加难受。

    “来,继续欣赏吧,这也算是平时难得看到的精品演出了啊!”李睿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脸上重新露出了平时的那种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