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美女纷呈

    更新时间:2019-03-01 11:41:01本章字数:3082字

    两人聊着天,下面的古筝演出继续进行,不得不说这位表演者的水平确实是个中翘楚,不管唐司陆怎么想,坐在大众观众席里的莫小婷是听得如痴如醉的,她此时正一脸的羡慕表情对身边的李丹丹说道:“丹丹,真的是太好听了,我都觉得自己要穿越回古代了,你看她的手一举一动之间仿佛带动着清风,眼眸中的光彩好似有水波流动,真的是一个若柳扶风光彩夺目的美女,哎呀,我都快被她迷住了!真是不虚此行啊,我觉得那些专业的艺术团专家是不是也就是这个水平了啊?”

    “国际水平怎么样我不知道,可是一般的国内专业艺术团应该是可以达到了。”这句话是高歌帮李丹丹回答的这句话是高歌帮李丹丹回答的,难得的是高歌的话语中并没有一丝丝和王璇说话时的火药器,而是相当平静,可能在面对自己没有办法比较的人时,自己的心态自然就平和了吧。

    听了高歌的话,李丹丹和莫小婷都沉默了一刹那,但也仅仅是几个呼吸的事儿,莫小婷又继续问道:“我听说这些世家公子小姐们都是从小就琴棋书画样样必学,从这演出的准备来看还不仅仅是只通皮毛,而是水准颇高啊,看起来他们的日子也不好过,这童年过的想必也是很辛苦的。”

    莫小婷自己说着居然在话里带着一丝同情的意味,但她自己还没什么感觉,纯粹是话说到此处有感而发。

    “有付出才有收获,这是所有人都必须学到第一课,谁也不能例外,更别提舞台上的这些人,就连我——不说也罢。”高歌说到这儿停住了话头,眼眸往下搭了搭,似乎想起了自己的一些不愉快的记忆。

    李丹丹看了一眼神情落寞的高歌,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神情里的同情显露出来,看的神经粗大的莫小婷都有些替高歌难过了。她轻声对高歌说道:“高小姐,说真的,你们生活的圈子是我们这些普通人羡慕几辈子都得不到的,你不用觉得难受的。”

    不知道是不是莫小婷的话起了作用,高歌的表情瞬间又变回了之前的傲娇状态:“你不用安慰我,我知道你们这些普通女生羡慕的内容。”

    高歌的话一出口,莫小婷立刻想把自己的嘴用线缝住,谁让自己同情心泛滥,还去安慰别人,她们这些人根本都不需要安慰,尤其是被自己这种她们口中的平凡女生安慰。

    莫小婷咽下去心中升腾而起的那口气,一脸郁闷的看向了身边的李丹丹,李丹丹也没办法说高歌什么,只是安抚的轻轻拍了拍莫小婷的手背。

    好在莫小婷经过重生,现在的心态比前世还要好,前世的莫小婷是活的浑浑噩噩没心没肺,可以做到啥都不在乎,而重生后的莫小婷则是看惯了人情冷暖,真正的活的通透,不再介意心中不在意的人对自己的态度。所以她很快又把眼光转回了舞台上,这时候秦川已经又回到了舞台,开始介绍第二个即将登场的美女了。

    “让我们热烈欢迎王小姐给我们带来的热舞。”等莫小婷的思维回到舞台上时,秦川已经做完了相关介绍,直接宣布了演出内容。

    秦川的话音刚落,音乐便响了起来。

    “爱情不过是一种普通的玩意?, 一点也不稀奇;男人不过是一件消谴的东西?,有什么了不起;爱情不过是一种普通的玩意儿?,一点也不稀奇;男人不过是一件消谴的东西?,有什么了不起——”歌曲是张惠妹的经典曲目《卡门》。只见表演者王小姐穿着一身热火的红色露脐装,踏着轻快的步伐步入了舞台。她脸上妆容十分妖艳,配上这《卡门》的歌词,简直完美的表现出了那种对男人毫不在乎却又可以把男人玩弄于鼓掌的魅惑之感。一曲舞蹈跳下来,节奏欢快利落,魅惑感极强,趣味浓烈,动作紧凑花俏,激情火辣,简直就是最好的钓鱼诱饵,钓起来的自然就是这一次在下面观看的世家公子们的心了。

    “这个王子琪有点意思,我怎么没发现她的身材还挺不错的呢!”包间内的李睿眼睛里发出了一种大家都明白的光彩,笑呵呵的看向了唐司陆。

    这些在舞台上表演的女人都是目的明确,第一个演出者走的是复古神秘路线,这第二个演出者走的则是热情性感路线,两种风格都有男士喜欢,更有两种都感兴趣的,就比如李睿这样的。

    “看来你认识她,怎么以前你没看上过她?这有点不符合你的行事风格啊?”唐司陆这会的心情已经变得平和,也和李睿开起了玩笑。

    “我李公子声名在外,想贴过来的美女可是一波接一波,如果按照单人排队,怎么也应该从码头排到机场了吧!“李庚说这话的时候脸不发红心跳也不加速,那叫个镇定,听得唐司陆都觉得他说的是真的了,但是仔细一想这可有几十公里地了,刚想喷一下李睿就听他继续说道,”不过我可是很有原则的,你情我愿,还得我看得上眼啊,而且女人都有保鲜期对不对,有的女人是不能碰的,一旦不能好聚好散了,那不就没有意思了。”李睿此时的样子俨然是情场高手,百花丛中过片草不留身。

    “保鲜期?我就不相信那些女人都那么自愿的离开你。”唐司陆有些不相信李睿说的好聚好散的话,要知道向李庚这种长相一流,性格和善,还大气的富家公子,现在是打着灯笼也难找了。

    “她们是不愿意,可是我可以想办法让她们愿意啊,你说呢?无非不就是钱的事,都是成年人,大家都得明白自己的身份。”李庚说这话的时候表情里的冷漠如果让曾经和他好过的女人们看见,就会明白自己曾经跟过的男人心中根本只是把他们当做玩物了。

    唐司陆知道李睿说的都是实话,但是眼看着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如此游戏人生,他既替他感到可惜,又明白自己和他实际是同一类型的人,对于自己的感情和婚姻无法自己做主,只能服从家族的安排。

    “有机会如果真的遇到了喜欢的,你打算怎么办?”唐司陆认真的询问李睿。

    “真的喜欢的,能怎么办?要不金屋藏娇,要不就放她自由,还能有什么其他更好地办法?”李睿苦笑着摇了摇头,“反正我是真没指望着能在舞台上的这些美女们之中找到真爱了,能有个顺眼一些的先交往一段时间,挡一挡我家里让我结婚的催促还是可以的。”

    “那行,那你好好欣赏,我先睡一觉,结束演出的时候你再叫醒我。”唐司陆没有继续看下去的兴趣,让侍者拿了一床轻薄的蝉丝被,就直接睡觉去了。 

    这边台下的莫小婷欣赏节目倒是欣赏的认真,不过可能是前两个节目水准太高,后来的歌舞虽然也是高水平的表演,但却没让莫小婷感到惊叹了,倒是中间有一个魔术表演让莫小婷觉得有些耳目一新,女生来变魔术还是挺少见的,陆陆续续演出了二十多个节目,终于迎来了最后的压轴演出。

    “最后一位上场的林小姐,在演出前进行了精心的编导,务求让所有的观众耳目一新,这是一个群舞,林小姐特意请来了X市舞蹈学院的舞蹈演员们来伴舞,请大家欣赏大型鼓舞——《秦殇》!”秦川为最后的这个节目作了详尽的介绍,然后悠然的退出了舞台。

    整个舞台瞬间黑了下来,一声一声的鼓点声很有节奏感的敲响,就好像把大家的心跳都带动为一个节奏,然后忽然间帷幕来开,光线打量,各种彩色的灯光照向了舞台中央,就只见一个身着轻铠甲的女子横坐在一个硕大的大鼓之上,手中举着两个鼓槌,一声一声随着音乐敲击着大鼓,后面密密麻麻的排列着几排类似装束的舞蹈演员,随着音乐声不停的变幻队形。

    前面五分钟,音乐声激昂中带着战意,讲述大秦帝国统一六国的战斗过程,最激烈处灯光闪耀铠甲争鸣。忽而由胜转衰,音乐也渐渐透着哀意,最后一幕则秦始皇外出巡视时忽然意外身亡,整个屏幕瞬间黑下来,一个孤单的身影,逐渐远离人们的视野,帷幕慢慢拉上。

    不得不说这一个舞蹈带有很浓厚的音乐剧兴致,而且故事跌宕起伏很好的把握了观众的内心,尤其是今日的主要观众――那些迟早会接手自己家族生意的少爷们。每一个稍微有上进心的男人,肯定都希望能够把自己家族的企业做大做强,甚至做到同行业中的翘楚能够藐视其他竞争对手,而秦始皇这样一个英勇而伟大的人物,正是他们所崇拜和欣赏的。而秦始皇一统六国之后的突然逝世,使得整个情帝国二世而亡,也让这些男人们心充满了对秦始皇的同情。而林小姐以一个女子的身份穿插在这整个故事当中无疑,让大家把林小姐的形象深深的留在了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