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回家

    更新时间:2017-03-30 21:19:47本章字数:1243字

    我家里开了一间客栈整个客栈的建筑是仿古的样式,听我妈说,我们家这间客栈已经在当地开了几百年。小时候我就当笑话听,XXXX我爸是入赘给我姥姥当的上门女婿,在我十岁那年,他生了一场大病撒手离去,也又过了两年我姥姥去世,家里只剩下我跟我妈。

    客栈的生意时好时坏,要是赶上旅游旺季,客栈的客房间间爆满,我们家的客栈除了单间,还有像青旅那种的混宿,跟大学宿舍的布局差不多少,一个房间里摆着四个上下铺,分成男女主,一个床位旺季是八十,淡季六十。

    多年来我妈有一个习惯,不管客人有多少,二楼走廊最西头的那间房子常年上锁,从来没有往外出租过,我记得我爸一直跟我妈提,说开放这个单间能挣不少钱呢,我妈使劲摇头不同意。

    客栈里的生意除了住宿还兼着饭店的功能,就像是影视剧里,小二提着抹布喊的那嗓子:“客官您是打尖还是住店啊?”

    厨房掌勺的师傅只有一位,我管他叫苗爷爷,苗爷爷今年五十多岁,是一个哑巴,平时的沟通交流就是呜呜呜的比划,除了我妈谁也不懂他在说什么。

    苗爷爷有道拿手好菜,但凡来阴阳客栈的客人都会点,就是人们常吃的糖醋排骨,关于这道菜有个约定俗成的规定,只卖外乡人,本地人一概不售。

    小时候我嘴馋,想尝尝这道糖醋排骨的味道,我妈把我手打的通红,大声喝骂说不许我吃,厨房里的苗爷爷意味深长的拿锅铲盯着我,窗户外面阴风阵阵,那丝凉意多年后我依然记得……

    客栈里让我不解的怪事实在太多了,客栈的客人,无论遇到什么特殊情况,深夜十一点之前是一定要回到客栈的,逾时不候。

    以前有客人贪玩,去山上迷了路,回到客栈已经将近十二点,敲了很久的门也没开,无奈只能在外面坐了一夜,那时候正好是暑假,我躺在三楼的房间,可以清晰的听到木门晃动的声音,窗口的清风徐徐吹来,仿佛隐约能瞧见外面人的倒影。

    第二天客人投诉无果后愤怒的离开客栈,我不解的问我妈:“客人不是无心的,为什么不能开门呢。”

    我妈冷冷的回答我:“规矩,无论在哪里,都要循规蹈矩。”

    刻板是我从小到大对我妈最深刻的印象。

    我大学后远远的离开了这座小城,在我的潜意识里,总感觉客栈里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诡异,而我这次坐大巴返回小城,是因为我妈给我写信,说她生了重病。

    我妈是一个奇怪的人,在通信高度发达的今天,她坚持不用手机等高科技通讯手段,因为客栈需要记录每个客人的身份信息,她才不情不愿的搬来一台电脑,但使用程度仅仅限于客栈的工作。

    客栈里唯一的通信方式就是一台老旧的电话机,可我妈不让我往家里打电话,她说铃声的媒介会惊扰到客人。

    我在收到信的时候,时间已经是一个月后,那晚我买了回家的火车,匆匆往回赶。

    小城是山城,位置比较偏僻,下了火车之后还需要换乘大巴辗转,等我到客栈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傍晚。

    家家户户升起了袅袅的炊烟,而我本该重病的母亲,像往常一样坐在柜台前面,看不出任何异常。

    我把背包往地上一扔:“写信就是为了骗我回来?”

    我妈的眼睛有些浑浊,她慢慢的抬起头,扯出一个笑容:“我说过,以后你要接手这家客栈,这是你的宿命,逃不掉的。”

    她重复了好几遍,像是在喃喃自语:“逃不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