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拜师学艺

    更新时间:2017-04-01 19:55:15本章字数:2965字

    第二天,当我瞪着两只大核桃般的眼睛下楼的时候,看到爸妈都一副想笑却又不敢笑出声的样子。气的我当场就想发飚,不过老爸马上用话堵住了我的嘴。

    “阿琦,你老师昨天晚上打电话给我说今天中午要来祝贺你考上QH大学。我跟你妈妈先到街上去买点东西,你自己乖乖的呆在家里,等下你爷爷的师兄要来。要是我们还没回的话你就好生招待他老人家啊!”老爸边说边拉着老妈往外面走,不等我反应过来就“砰”的一声把门关上,闪了?

    晕死~!

    一想到昨天晚上跟小静的谈话,心里又是一阵剧痛。“哎......难道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吗?老天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我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想着想着泪水又一次不争气地流下来。

    “叮咚.......”铃声响了,我只好站起来开门,估计是爸妈出去的时候忘了带钥匙。拭开眼角的泪水,深深吸了口气(我不想让爸妈看到我流泪,倔强的孩子)。

    “总是忘带钥匙.......厄?”说到一半,我打住了,外面按门铃的不是爸妈,而是一个60岁左右的大爷,一身整齐的西装,银花色的领带,真笑眯眯地大量着我,那眼光象色狼一样(对,就象是看到美女的色狼!)。我警惕地大量他一番问道:“你是?”

    “呵呵,你爸爸没跟你说我要来吗?”原来是爷爷的师兄,郁闷,那为什么拿那种眼神看着我啊?看得我浑身不自在。再看看这个笑眯眯的老头,心不甘情不愿地将他领了进来,同时说道“原来是..爷爷......的师兄啊,我爸爸是有跟我说过,您先坐,我这就叫我爸爸回来。”

    “不用叫了,我们就坐着等他一下吧,也让我了解了解我未来的徒弟,嘿嘿......”老头坐下说道。

    “晕死,有什么好了解的.....厄.......徒弟?”我心里一惊,把头转去老头投去我的疑问“什么徒弟?”那老头开始装蒜“你不知道吗?那等你爸爸回来再跟你说吧,我现在饿了,有没什么吃的啊?”老头把眼睛瞟向桌子上的牛奶和蛋饼。“郁闷,我唯一的早餐啊”我一想到这早餐要被这老头消灭就不爽,自己肚子现在还是空的呢。虽然心里不愿意但是还是恭敬地把早餐递给了老头“您先将就着吃着吧,等我爸回来再弄点好的,对了,那徒弟究竟是怎么回事啊?说说吧”我凑上前问道。

    “恩,味道不错,恩......”看到老头子那享受的表情,我简直跟吞了只死耗子似的。心里直对他翻白眼,谁让他抢了我的早餐,又在我这个饿着肚子的祖国未来花骨朵面前折磨我。5555555555555555

    “你刚才问什么?”大概被我的无私以及真诚的表现所感动,老头子终于问我了。

    “爷爷,我是想问一下,您先前面说的徒弟是怎么回事?”我趁机表现了我的“甜言蜜语”(恶,狂出汗)

    “哦,你是说那件事啊?事情是这样的,恩哼......厄”看到他打了个饱嗝,我心里是狠得牙痒痒的,但是行动却可以看出我是多么真诚的对待这个爷爷(老头)。我马上倒来一杯水,看着他爽快的喝了下去。心里狠狠得BS了自己一阵。

    “恩,不错,‘人权’(爷爷的名字)有你这样的孙子该感到高兴了,呵呵......”老头子满意的看着我说。

    “那件事.......”我提醒他

    “哦,这件事啊?你还是问你爸爸好点,我也不是很清楚啊!”

    “砰”我彻底晕了。倒地前还看到那老头奸诈的笑容,被他骗了。55555555555555555

    怎么会这样呢,从来只有我耍人的,今天却被玩的这么惨。“总有一天我会报复你的,死老头,等着吧,哼“我心里恨恨地想着报复他的办法。

    “怎么突然这么冷啊?”老头紧了紧衣服奇怪地自语。

    我再没理会这老头,坐在沙发上听歌。而那老头也不来烦我,一边独自打坐,又是这个,以前爷爷也是经常打坐,而且一坐就是几个小时,有时还几天不出门。

    过了好久,爸妈终于回来了。他们看到正在打坐的老头,马上冲上去就??????????????????怎么打起来了?老爸一冲上去老头就睁开里眼,腾地站起接了老爸一拳,(猛啊,我以前都不敢接老爸的正面进攻,他曾一拳把我打飞出去,让我在医院躺了半个月,后来被妈妈骂的要死,才许诺只用一半的功力,但是虽说只用一半的功力还是能把我打的很惨)

    说到这,不得不提一下我爷爷,他是一个习武之人,上面只有一个师兄存在,老爸完全是让爷爷锻炼出来的暴力狂,(真不知道老妈当时怎么会嫁给他这种人,我也问过妈妈这个问题,但是结果是被老爸知道了,我那次躺了一个月。)我苦啊,真搞不懂作者是怎么想的让我没事就躺医院个把月的。(作者:哎,你以为我想啊?正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肉体嘛!嘿嘿!)

    这时老爸跟老头都打累了,还是老爸吃了亏,眼睛被画了两个紫色的圆圈,让我想起紫色眼圈的熊猫。恐怖啊,老头也好不到哪去,气喘吁吁的,捂着肚子大口喘气。

    爸妈又跟老头聊了下,我则无聊的在一旁听歌,甩也不甩他们。但是后来不对劲了,他们边说边看我,那眼神那个恐怖,凭我男人的直觉,有事要发生,我刚站起来要逃,后面传来老爸的叫声“阿琦,过来拜见师父。”

    “什么师父啊?”我装傻。

    “你干爷爷........恩,是这样的我是这位的干儿子,那你呢就是他的干孙子了”听到这,我脸色变成了酱紫色。“而且,你干爷爷准备把他的功夫传给你,所以收你坐徒弟,还不过来磕头。”我先是一惊,但是马上找到反驳的理由“不行,那我不是跟老爸一辈了?着怎么可以啊?”

    “这有什么啊?我们都是不管这么许多的,没那么多顾忌,难道说你拜师后就敢不见我老爸?哼!”老爸这一哼可以算是威胁了,如果我还不答应的话估计就准备到医院过夜了。555555555555为了自己的将来,我忍了。

    走到老头面前,木然地跪下,装模做样地磕了几下头。“师傅在上,徒儿有礼了。”看得他们是眉开眼笑,我心里那个不是滋味啊。

    “好了,阿琦的老师也快来了,我去准备准备,你们聊吧”老妈去 厨房作饭去了,老爸跟屁虫似地跟上“我来帮忙。”

    “切。”心里对老爸一阵BS。对面的老头又看向了我,只见他严肃地对我说:“从今以后你就是我逍遥派的第四十四代弟子了,相信一些必须遵守的普通处世要求你都知道(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嘛)。我准备在这里呆一个半月之后就回老家去了,所以你必须把我教你的内容全部记熟,以后勤加练习,发扬我逍遥派.........”一阵教育,我烦躁地点点头表示记住。

    “下面我告诉你我们逍遥派的内功心法以及运行方法,我们派的运行方法与其他门牌有所不同,因为我们讲究的是顺其自然,无拘无束,行功路线并不是完全一样的,每个人都有些大同小异........”

    将近两个小时的讲解,我终于可以自己打坐运气,这完全是老爸的功劳,让我体内自发地产生了一丝护体之气。而我找着本门心法半引导地将真气引地自发地在体内运行起来,但是由于是第一次,运行速度极慢,终于在老头的帮助下勉强运完了一周天。完成之后一看,全身如同被水淋湿一般,湿嗒嗒的。

    赶紧进浴室洗了个澡,出来后,我简直象换了个人似地,我可以将屋内的所有声响一丝不漏地收入耳中,包括,10米以外且隔着两扇门的爸妈的调笑声

    “啊,大坏蛋,乱来,专吃老娘豆腐,不许啦.....”

    “没关系嘛,就一下下嘛,老—婆”老爸那恶心的声音传来。

    “真是受不了”我在心里说着。步入客厅,老头正坐在沙发上盯着我看,突然笑了:“恩,不错,第一次运气就达到这种境界,不愧是师弟的孙子啊,一个字,强啊”

    这时,门铃又响了。大开门,的确是老师他们:“刘老师好,王老师好,.........”进来十几个老师,连音乐老师也来凑热闹(一个胖老师,保守估计有120公斤)汗。

    招呼老师们坐下,我又是倒茶又是削水果忙得不亦乐乎。

    老师们都讲了些祝贺我的话和一些冠冕堂皇的话,我愣愣地回应着,傻傻地点头也大大满足了他们的虚荣心。不一会,爸妈把饭菜端了上来,又拿出买的酒喝了起来。几个大人就这么拼起酒来。把我这个主角丢到一边。我三两口扒好饭,抹了嘴巴就闪出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