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属于我的宠兽

    更新时间:2017-04-02 15:49:06本章字数:6054字

    正如校长所说的,兽王的尊严不允许它耻辱的活在这个世界。

    来到这个世界几天后的小犬狼,拒绝进入我体内,吸收我身体中的暗能量来成长。

    宠兽刚出生后,会蛰伏在主人的身体中,以他们体内的暗能量为食物,当它们再长大一些就会吃一些自然界的食物。

    它一天天的开始消瘦,华丽的皮毛也变的萎靡,嶙峋的骨架使它看起来就像一只快要死的流浪狗。

    我一筹莫展,没有任何帮助它的办法,晚上睡觉时我会把它抱在怀里,我希望可以感动它,不要离我而去。

    但是它安静的趴在我身边,一动不动,眼睛中没有一点精神。

    我专注的望着它,轻柔的抚摩着它瘦骨嶙峋的身体,它的皮毛因为缺乏能量的供应而显得干枯,我喃喃的呼唤着它的名字:“小犬狼,小犬狼。”我小时侯生病的时候,爷爷总会这么呼唤我的名字。

    有时小犬狼会因为我的呼唤,睁开眼来茫然的望着我。

    也许它一时还无法适应从一个天生的兽王到失去力量的兽王的转变。

    我坚持不懈的努力着,安慰着它,鼓励着它,我相信它也需要鼓励的,它需要有人鼓励才能有在这个世界中活下去的勇气。

    我给它说很多故事,我小时候和爷爷一块艰难生活的故事,在森林中打猎的故事。还和它说到罗兰阿姨、可爱的丽丽雅和令人尊敬的古涂叔叔。

    终于有一天,它终于主动的伸出舌头舔我的脸,还努力的试图站起来,虽然很多次都失败,但它最终用三只脚完成了四只脚才能完成的事,我抱着它欢呼起来。

    它终于振奋起来了,我再也不会失去我的第一只宠兽。

    骄傲的小犬狼转变成一只顽强的犬狼,虽然瘦骨嶙峋但依然掩饰不了它赫赫兽王风采。一声自豪的狼嚎从我们屋中传出,悠然的回荡在校园和走廊中。小犬狼完成了它第一次的鸣叫。

    我意念召唤它进入我的体内,它这次再没有抗拒,顺利的化为一道白光,进入我体内。

    我体内一半的暗能量都在几天内被小犬狼给吃光了,它绝食这么多天肯定饿坏了。

    在这次宠兽认主仪式之后,学校又专门开了一个科目,冥想科。

    由于大家有了自己的宠兽,体内的暗能量不断的被宠兽当作食物吸收,如果仅*暗能量自己缓慢恢复,远远达不到人与宠兽的需求。

    所以这个冥想科就是教大家如何更快速的提高暗能量的恢复速度。

    宠兽会在三个月的成长期过后,才会停止吸收主人的暗能量转而进食有机物质。

    一个星期后,校长通知我去再领一枚宠兽卵。

    我来到了校长室,校长没有问我关于犬狼的事,只是把我带到密室中,密室中间的一个台状物体上铺着华丽的黄稠,上面摆放着十数只宠兽卵。

    校长温和的对我道:“这是上次的仪式中剩下的宠兽卵,你可以从中挑选一只你喜欢的宠兽。”

    我兴致勃勃的走上前去,正要挑选,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道:“校长,您不是说一个新人类只能拥有一只宠兽的吗?”

    校长笑了笑道:“拥有兽王的人可以拥有更多的宠兽,因为身为兽王,所有的宠兽都会愿意认你为主人。”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之所以别的人无法拥有更多的宠兽,是他们没办法得到其它宠兽的认可啊。

    我选择了一只宠兽卵将暗能量探进去,惊喜的发现这只卵里的宠兽正是那天我懊悔没有收留的那只猛禽类的宠兽。它竟然没有在宠兽认主仪式上被人选择,我真是太幸运了。

    我带着喜悦而愧疚的心情去唤醒它,小家伙在已被我体内兽王的气味给惊醒,望着我,突然发出响亮的“啾”声,拍打着柔弱的双翼,出乎我意料的飞了起来。

    它有力的拍打着双翼倏地迎着我而来,在我眼前由小及大,我感到一股有力的暗能量冲入我的体内,倏忽间,我仿佛已化身为一只大隼,正振翅在高空飞翔。大地在我眼前展开,仿佛一张华丽而色彩斑斓的毛毯。

    我自由自在的飞翔着,气流在我的羽翼间穿过,远处山脉在我锐利的双眸中一览无遗,我在高山的上空越飞越高,越飞越远。一种感觉淤塞在胸间,我猛地张开口,嘹亮的鹰鸣在云层中远远传开去。

    我突然改变方向,嗖地冲破头顶的厚厚云层,破空飞翔。

    当我醒来时,只感觉到浑身乏力,刚才小东西孵化后把我的暗能量吸收的干干净净。

    告别了校长我回到自己的寝室,邱雷还在上课,屋里只有我一人。

    我站在镜子前,面部并没有多出别的文身,我脱去上衣,看着镜中的自己,我不禁惊叹出来。

    这个小家伙虽然不是兽王,竟占据了我上半身的所有部分。

    小东西整个身体印在我胸前,展开的双翅占据了我的两只手臂。真是庞大而美丽的文身啊,我情不自禁的赞叹。它的头高高的抬在我胸间,高傲的神情仿佛在眺望远处的猎物。

    不过鸟类宠中的隼确实有睥睨别的鸟宠兽的资格。

    在大自然中,隼是和鹰鹫等大型猎手通属猛禽类的鸟。和别的猛禽相比,它有天生的优势。

    它的脑袋相对较小,但是喙粗大,前端呈钩形,很适合于撕裂、折断裂物的骨骼和肉。翼端呈现尖形,是鹰鹫中最适合捕猎的体型。

    它双翅张开可以达到一个成年人的三分之二大小。

    隼有强壮的腿和趾爪,而且视力极佳,飞行速度极快,一旦发现猎物就猛扑过去,将它们踢死。

    隼具有凶残的捕食特技,发现猎物后就会像离弦的箭一样俯冲出去,用脚爪向猎物猛击过去,它的力量非常大,体型较小的鸟类会被它轻易打掉脑袋,即便是大的猎物也会被打出一个很大的洞来。

    这一捕食特技,在进化后了隼宠身上更是得到极大的提高。

    有时候它们还会用脚爪牢牢抓住猎物,飞到地面上,然后用两脚分别抓住猎物的身体和脑袋,把它的脖子拧断。

    最精彩的是要属隼在空中的捕猎了,就像是一架在空中灵活作战的歼击机。以极快的速度冲过去狠击猎物的头部和背部,等到猎物被击晕在空中翻滚坠落时,隼就轻盈的跟在猎物身边,把猎物抓走。

    它们的猎物很广泛,小至甲壳虫大至各种小型的哺乳动物都是它们的餐点,至于蝎子,如果不是它们常在夜间出来活动,也会出现在隼的食物谱上。

    身体中的暗能量一下子被吸光,还真有点空荡荡的感觉,四肢发软,我吃了点东西,躺在床上。

    一下子拥有了两只宠兽,我真是幸福啊,以后要更加努力了,否则自己的那点暗能量还真不够养两只宠兽。

    小虎在我枕头边走来走去,这个小东西昨天又把邱雷的暗能量吸了个精光,所以今天才这么精神。

    我正躺着,忽然门口邱雷哼着他们家乡的小曲走了进来,进门见我躺在床上,惊讶道:“你逃课了吧,不舒服吗?”

    我呻吟了一下道:“我的暗能量一下子被吸光,有点不适应,头脑发晕,四肢发软,歇会。”

    邱雷眼睛一亮,顺手把东西放到桌子上,走近我道:“是校长让你去领宠兽了吗?这次领到什么宠兽,让我看看。”

    我把被子掀开露出赤裸的上半身,一只振翅欲飞的猛禽顿时使他看傻了眼。

    半晌,邱雷惊讶的赞叹道:“哇,你真是好运,这只鸟,恐怕最少也得四级吧。羡慕死我了,一个人竟然有两只宠兽。”

    我白了他一眼道:“你是修炼暗能量的亚超人型新人类,有什么好羡慕我的,你那带回来的什么东西。”

    我指着他放在桌子上鼓鼓的包问他。他呵呵笑道:“这是我苦心研究的成果啊,这是一个能量储存器……”他一边向我解说着,一边把包里的东西给拿出来。

    他从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捡出一个如同小球一样的东西,他拿到手里道:“这是个能量存储器,可以安在小虎的身体上,这样一来,它只要每次转化太阳能时,把多余的力量转移到这里。然后在缺乏能量的时候再从里面吸收。

    嘿嘿,这样小虎缺乏能量的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咦,这到是个不错的主意啊。”没想到他能想到这么一个又方便又轻松的解决方法。

    想必他每次被迫给小虎补充能量已经令他痛苦不堪了,所以才劳心费神的想出这么个一劳永逸的方法来。

    小虎也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手中的小球,这个小球本质就像一个充电电池,只不过它能存储更多的能量,时间更持久。

    安上这个存储器,也省得我天天为小虎的能量担心了。我让邱雷把能量存储器给小虎安上。

    小球般的能量存储器安在小虎的背部,就像是个背包的机器人,滑稽有趣。不过好在实用,外观到是其次了。

    就这样,我的生活变的忙碌充实起来。

    每天我都要花大部分的时间去上课,回来后,我要更努力的来冥想,以便会有足够的暗能量供我两只宠兽吸收。

    有时候还要陪小虎,它就像是个孩子,依*着我,太久不陪它玩,它会发脾气的。很多时候还要和邱雷一块做做实验。

    显然我要养活两只宠兽,必须花别人两倍的时间用来冥想。连续数天熬夜冥想,我已经筋疲力尽,就这样我的宠兽们才能只吃八成饱,我惟恐它们发育不良,只能更加努力的冥想。

    这天我又趁着午饭后的时间冥想,邱雷道:“你这样也太辛苦了,两个星期就瘦了十斤,再过两天,你恐怕得皮包骨头的模样了。”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道:“要是冥想把暗能量的恢复速度加快就好了。”

    邱雷忽然道:“你的话正好提醒了我,提高暗能量的方法有很多种,不止冥想这一种。冥想只是最基本的一种方法而已。”

    我被他的话镇住了,吃惊的道:“竟然还有别的方法吗?”

    邱雷得意的道:“那当然了,我们以亚超人为修炼目标的新人类就是通过增加自己的暗能量来达到提高的目的。如果我们的速度都和你这么慢,亚超人又怎么能和宠兽战士相提并论呢。”

    我从地板上一跃而起,抓着他道:“你怎么不早说,快把你的锻炼方法告诉我,也好让我从每天睡眠不足的情况中解脱出来。”

    邱雷道:“我现在学到的是比冥想要高两级的一种增长暗能量的方法,我现在就交给你怎么运行,要是有不明白的地方就问我。”

    我高兴的直点头,这真是如沙漠中降下的甘露,实在太及时了。

    两人殊不知,宠兽战士是无法使用亚超人的方法来锻炼自己的暗能量,只有通过最原始的方法来缓慢增加暗能量。

    因为宠兽战士的身体中,不止有自己的暗能量,更有宠兽的暗能量。

    宠兽的暗能量是有宠兽自己的意识的。

    更高级的增加暗能量的方法就是在人类意识的指导下,自身的暗能量在体内经脉中循环往复,同时和外界的能量进行交换,从而获得更多的暗能量。

    但是宠兽战士们,他们体内的宠兽的暗能量是决不允许有人来指导它们的暗能量,所以宠兽战士无法使用亚超人们的方法来提高自己。

    何况在我身体中有两种宠兽的暗能量,是更不可能使用这种方法的。

    我兴致勃勃的在邱雷指导下,引导着身体中所剩无几的暗能量循着身体的经脉开始运动。

    开始还比较顺利,暗能量在我的指挥下缓慢移动着,当运行到胸前时,忽然被一团能量给挡住,那是一团蓝色的能量体,挡在我前面,不让我的暗能量通过。

    几次试图努力冲过去都被蓝色能量体给挡住了,但最终还是被我强行突破过去,胸口的经脉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

    邱雷刚刚说,第一次运用这种功法会感到有一些痛,以后习惯了就好。我歇了会儿,等到胸口不怎么痛了,再次指挥暗能量开始运转起来。这一次显然比刚才要顺畅多了,速度也快了些。

    没想到,暗能量运行到胸间时,又碰到了那股蓝色暗能量。

    这次蓝色暗能量好像比刚才结实多了,刚才仿佛是一大团棉花,现在则更为凝结,像是蓝色的水晶。

    我再次指挥暗能量强行突破,水晶被打碎,我的暗能量从中穿了过来,胸口显得更加疼痛。

    我停止下来,思忖刚才的事,我总感觉有点不大对劲儿。

    我问邱雷:“你运行暗能量到胸口间时,会有一团像水晶一样的暗能量阻挡你吗?”

    邱雷惊讶道:“没有啊,我身体中除了我自己的暗能量就再没有别的暗能量了。”

    我皱着眉头道:“每次经过这里,都会受到阻挡,通过去后会很痛,好像胸部被撕裂成两半。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我运行的方法不正确?”

    邱雷道:“也许你运行错误吧,你是怎么运行的?”

    我把自己运行暗能量的方法重述了一次。

    邱雷沉吟道:“并没有错啊,会不会是你胸口的宠兽的暗能量。”

    “哦,”我想起来了,小隼的文身就在我整个胸间和手臂上,那团蓝色的暗能量正好是小隼的暗能量。

    我刚才按照邱雷的方法运行了几圈,暗能量也没能增加多少,到是胸口疼的让人不能忍受。

    看来有必要和那个坏东西沟通一下,让它不要阻拦我的暗能量。

    我把它呼唤出来,小东西比刚出生时长大了很多,羽毛也丰满多了,精神抖擞,除了有点瘦,到也看不出营养不良来。

    小东西在屋内盘旋了两圈落下来,我抬起手,它两只脚爪牢牢的抓在我抬起的小手臂上。

    “哇喔,”我低呼一声,它还没有发育完成的锋利的脚趾像镰刀一样扣在我手臂上,让我有点疼。

    我心里想着,下次得作个皮护具套在手臂上。

    它扑腾了一下翅膀,身子在我手臂上挪了挪,先是打量了一下周边的环境,才歪着脑袋望向我。

    我伸手去摸它的脑袋,它突然打开翅膀猛的打在我伸出去的手上,锐利的眼神盯着我,似乎在责怪我不该摸它的头。

    我惊讶的望着它,在锋利如刀一样的眼神中有点发虚的感觉。

    这个小家伙真是高傲啊,我半假半真的对它道:“小东西,我供你吃供你喝,竟然不让我摸你。我抚摩你,是人类表示友好的方式。”

    小东西歪着头瞧着我,忽然甩了甩脑袋,好像对我不屑一顾,转头瞧别的地方了。

    屋里除了我就只有邱雷了,它歪着脑袋开始打量邱雷。

    邱雷被它瞧的浑身直冒冷汗,对我叫道:“兰虎,快把它收回去,别让它在盯着我了,我感觉自己仿佛成了它的猎物一样,真是太恐怖了。”

    这个小家伙自从那天孵化后,就一直蛰伏在我身体里,每日吸收我的暗能量壮大自己的身体。

    今天第一次出来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高级宠兽就是不一样,不但暗能量够强,还比一般宠兽骄傲。

    算了,还是把它收回去吧,意念动了一动,小东西就毫不留念的回到我体内。

    邱雷对我道:“它似乎瞧不起你这个主人。”

    我一愕,道:“宠兽也会瞧不起主人吗?那它当时为什么要选择我呢?”

    邱雷耸了耸肩道:“可能当时它没有别的选择吧,所以选择你。如果你的力量不够强,让它认为跟着你这个主人是个耻辱,它就会瞧不起你,没看它都不怎么卖你这个主人的帐。”

    我摸了摸脸尴尬的道:“是啊,我这个作主人的连让它吃饱的本事都没有,难怪它看不起我。”

    邱雷道:“把你的兽王召唤出来,看看它最近怎么样了?”

    “恩,”我点点头,我刚好也想看看它,这个可怜的小兽王。我一直怀有一个期望,有一天会看到犬狼那只瘸了的腿突然好了。

    小兽王被我从体内呼唤出来。

    小兽王还是很瘦,这个应该跟它营养不良有关,毛色到是恢复了以前的闪亮,如同银丝一样光亮,却又柔软的如同绸缎。

    小兽王精神好多了,出了后,就来到腿边,蹭着我。

    我往它后退处瞥了一眼,那只脚仍是扭曲的虚在半空,显然还没有好。

    我蹲在它身边,抚摩着它,它也同样伸出舌头舔着我,表示对我的思念之情。

    我能感受到它对我的深厚感情,我一边抚摩它,一边想到,这才是我的宠兽,对我很温顺,像是好友,又像是兄弟。哪像刚才那个小坏东西,只是把我当作一张饭票。

    还是我的兽王好。

    邱雷打破了我和小兽王之间一人一兽的良好气氛,他眼馋的走过来,也要加入抚摩小兽王的行列。

    他刚一伸手,小兽王马上转过头去,凝视着它,喉间传出警告意味十足的低吼,纯真的双眸着迸射出慑人的寒星。

    连身上的银毛都竖了起来,虽然是一只失去力量的兽王,一旦发威,仍是气势不凡。

    邱雷吓的把手停在半空,不敢动弹一下,生怕会激怒兽王,惹的对方扑过来。他在小兽王的气势下似乎已经忘记了它早已失去了力量。

    我赶紧抚慰着小兽王,安抚它的愤怒。

    兽王虽然失去了兽王,但仍然有不可冒犯的自尊,它的身体只有主人才能碰,别人是不能沾到半点的。

    小兽王在我的安抚中,渐渐平静下来,变回温顺的模样。

    邱雷讪讪的把手收回,道:“兽王就是兽王,只看了我一眼,就把我镇住了。可惜它失去了力量,否则你凭借这只兽王,肯定会成长为最强大的宠兽战士。

    不过你另一只宠兽也不差,四级中品的水平。现在四级的宠兽可是少的很啊。你真是走运。”

    我抱着小兽王,微笑着道:“我相信它终有一天会恢复它的强大,这只是个小挫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