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孩子们的成长

    更新时间:2017-04-02 15:50:01本章字数:6182字

    “老师,为什么我的宠兽似乎不怎么听我的话?”下课的时候,我请教宠兽发展史科的美女老师。

    美女老师望着我,忽然笑道:“你就是获得了小兽王的兰虎吗?”

    没想到美女老师也知道我,我有点受宠若惊的点了点头。

    美女老师的笑容让我如沐春风,她问我道:“你说,宠兽为什么要听你的话呢?”

    “啊?”我理直气壮的道,“因为我是它的主人啊。”

    美女老师道:“你试试把它当作你的朋友来看,也许它会听你的话哟。”

    “可是我一直都把它当作朋友来看的啊。”我心中确实一直把小兽王和小隼当作自己的朋友来对待的,只是小隼对我的态度一直不大友好。这让我很苦恼。

    邱雷教我的修炼暗能量的方法,每次都是在胸间的位置被小隼给挡住,无法继续下去,弄的我筋疲力尽,两只宠兽还是营养不良。

    美女老师道:“它可能还不太能信任你,你要想办法让它信任你才行啊。”我有点明白的点了点头,美女老师笑着走开了。

    我回到屋中,冥思苦想怎么才能让小隼不阻挡我的暗能量修炼。

    小虎正在窗台上晒太阳,自从有了能量存储器,它可方便多了,只是背上背着个存储器,外型看起来怪怪的,像是个小动物一样。

    小虎见我回来,精神熠熠的从阳光下跃过来,它站在肩膀上道:“主人,你不用冥想了吗?你的暗能量恢复速度比以前快多了。”

    我也有感觉,自从我养了两只宠兽后,我的暗能量恢复速度比以前快很多了,只不过,这种微弱的提高仍不能满足两只宠兽的生长要求。

    忽地我突发奇想,既然我能冥想来增加暗能量的提高,是不是也可以教会小隼和小兽王同样的冥想呢?

    毕竟它们的身体中暗能量是和新人类相同的,既然我们可以做到,它们也应该可以做到的。

    我马上兴致勃勃的召唤出小兽王,小兽王比较听话,拿它做实验会好一些。

    召唤出了小兽王,我开始向它讲解冥想的方法,说了一半,突然见到它满脸迷惑的望着我,我不禁泄气了,简单几句话意思,它能明白,我说了那么一大串话,恐怕它明白不了啊。

    我放弃了,抚摩着犬狼的脑袋,感叹要是它没有失去力量多好啊,我也不用每天这么缴尽脑汁的想办法来提高暗能量的恢复速度。

    中午和邱雷一块去吃饭的时候,我还在脑子里想着提高暗能量的方法。

    我觉得既然无法从小隼所在的位置通过,那我能不能换一条经脉走呢,只要绕过它的地盘不就行了。

    我越想越对,兴奋的叫了出来。

    邱雷诧异的望着我,不知道为什么吃顿午饭都这么开心。

    我拉着他问道:“如果我不通过小隼所在的那条经脉,而改为别的经脉,这样是不是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

    邱雷目瞪口呆的望着我,那神情应该是钦佩。

    “呵呵,”我得意的笑道,“我这个方法很好吧。”

    邱雷惊讶道:“你疯了吗,要知道经脉是人身体最脆弱的地方,任何一条经脉都有自己独特的功用。

    我教你的方法是经过很多前辈实验才得来的宝贵经验,而许多功法都需循序渐进,像你这样莽撞的改变经脉会出大问题的。”

    “呼……”我泄气的叹道,“竟连这也不行。”

    邱雷警告道:“你还是保持现状,每天多花点时间来冥想,虽然累点,至少不会是出什么大问题。”

    被他这么一说,我心里也有点担心了,但是就这么放弃……

    下午冥想课的时候,我请教大胡子老师,我问他:“老师,是不是每条经脉都有自己的用处?”

    老师望着我道:“你是得到小兽王的那个孩子吗,你说的没错,人身体中的每条经脉都很重要,有它自己独特作用。冥想遇到什么问题了吗?只管说出来,老师给你解答。”

    班里那么多学生,没想到老师一眼就能认出自己,我沾沾自喜,不过还没忘了是要问老师问题的。

    我笑道:“假如我的暗能量在体内运行的时候被另外一种暗能量给挡住了,我可不可以改变方向从另一条经脉走?”我在纸上画出了大概的模型。

    大胡子老师道:“理论上来说是可以的,但是每条经脉用处不同,又很容易受伤,如果没有经验借鉴的话,千万不可以做这么危险的事。”

    唉,连大胡子老师也这么说,我彻底失望了。

    大胡子老师又道:“这里应该是你宠兽的暗能量位置吧,当它完全信任你的时候,它就会让你的暗能量通过,加油小家伙。”

    “那要怎么才能让它信任我呢。”我立即追问。

    大胡子老师哈哈笑道:“那得在并肩战斗中,和长时间的生活中,才能建立起的深厚感情,你现在和你的宠兽只是刚刚认识而已,还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让它完全信任你。”

    原来是这样,我需要很长的时间和小隼沟通,才能让它信任我啊。

    也许等它信任我那一天,我都已经被累死了。

    也许要换一种办法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已经沉睡了,邱雷的床头甚至已经传出了鼾声。

    只有我为了我的两个小宝贝,还在努力的冥想,对了,还有小虎陪着我。我盘膝坐在床上开始冥想,小虎在我身边走来走去,似乎要用行动告诉我,还有它在陪伴我。

    这家伙有了能量存储器后,经常陪我通宵,也不会去睡觉了。

    冥想的时候忽然想起白天大胡子老师说的话,如果我的宠兽能够信任我的话,我就不用这么每天痛苦的冥想了。

    正在抱怨,突然灵机一动,既然小隼暂时还不能信任我,让我将能量通过它的领地,我就改辙易道,简单的将暗能量的运行轨道改变一下,从小兽王的领地经过。

    我和小兽王的关系可是很好的。

    正想着的时候,两个宠兽已经开始吸收我体能的暗能量了,又到两个小家伙用餐的时候了,真是伤脑筋。

    我闭上眼睛,开始更深次的冥想,按照邱雷教给我的方法,我徐徐的推动着体内所剩不多的暗能量在经脉中穿行。

    因为有了经验,大部分经脉都已经运行过好几次的,所以并没什么阻碍,一路畅通无阻来到了胸前被小隼占据的位置。

    我小心的改变经脉顺着通向颈部位置的另一条经脉行去。

    这条经脉明显较刚才通过的经脉要难走的多,身体中涌起酸涩的感觉。这条经脉是要通过小兽王所占据的位置。

    好不容易来到了小兽王的领地,我可以看到眼前有一团不太大的白色光晕,这就是小兽王了,当我的暗能量离它不远时,它陡然变的闪亮起来,似乎要警告对方。

    我也有点紧张起来,它的反应比小隼强烈多了。

    我在心中不断念叨着:“小兽王,你面前的人是我,放心,让我通过吧,我不会伤害你的。”

    不知道是它认出了我,还是听到了的我念叨,光亮渐渐暗下去,只保持着蒙蒙的毫光,我的暗能量成功的从它身边经过。

    我侥幸的叹了口气,终于完成了。

    按照邱雷的指示,我引导着暗能量在我新开辟的经脉中运行了十八圈,才停下来去休息。

    当我准备休息的时候,天色已经开始放亮了。

    我如以前一样疲惫不堪,不过成果却令我精神熠熠。

    昨晚积蓄的暗能量足足比以前多了一半。这下,小兽王和小隼终于可以吃饱了。我松了口气,头一歪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邱雷在我耳边叫道:“兰虎,兰虎,快起床,上课时间要到了。”

    想到今天还有两门很重要的课程,我坚强自己的意念,强忍着困意,爬起来。邱雷同情的道:“昨晚又冥想了很长时间吧。”

    我一边起床一边无力的点头。

    邱雷道:“这样会把你拖垮的,我想你应该去问问校长,校长也许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你。我先走了,你也快点。”

    拖着疲倦的身体,我也离开了寝室,向教室走去。

    疲倦不断侵蚀我的意志,令我无法专心的听课,渐渐的我开始打哈欠。

    “兰虎!请你专心一点。”

    这是第三次点到我名字。老师的语气已经有点不耐烦了。

    这是一门指导宠兽战斗的课程,宠兽可以独立战斗也可以合体后提高主人的战斗力,当宠兽独立战斗时,它的主人一样可以根据两者的联系指导它进行战斗。

    好不容易忍到下课,我拒绝了和邱雷一块去吃午饭,独自躲在屋子里睡觉。我实在太疲倦了。

    时间又到了夜晚,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又开始运用自己独创的方法积累暗能量。

    这种方法确实比最初的冥想要强多了,时间又短,积累的暗能量又多。

    我的作息时间又回到了正常状况。

    只是,成长中的小兽王和小隼不是那么容易满足的,它们的胃口也随着身体的长大而逐渐变大。

    好在三个月的时间我终于坚持过去了。

    当有一天,校长召集我们,并告诉我们,我们的小宠兽们已经长大了,它们应该自己去捕捉猎物吃了。听到这个消息,我真的兴奋死了。

    经过两天的准备,第三天我们登上了开往世界各地的飞船。

    长达两个月的野外宠兽训练课程开始了。

    其它的课程全部停了下来,我们将会有两个月的充沛时间在野外单独和自己的宠兽待在一起,培养和宠兽的亲密度,在并肩作战中,加深和宠兽的感情。

    而那些没有领到宠兽的孩子们只好待在宠兽学校枯燥的度过两个月的假期。

    我们所有人每二十人分成一组,由两位宠兽学校的老师带领着。

    带领我们这组的是美女老师和大胡子老师。

    向邱雷告了别,我带着小虎一块儿上了飞船,这是一架中型飞船,虽然坐了二十来个人,仍然显得很宽绰。

    我扫了一眼自己的同伴,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兴奋和期待的神色。

    行走了大约半天的时间,飞船猛的一震,然后就恢复正常。我们正在疑惑的时候,飞船后面的机舱门徐徐降落下来。

    两位老师并排站在门外,在往远处看,一片白雪皑皑,竟然是一望无垠的冰雪世界。

    我还在惊讶的当儿,一阵寒冷的大风呼啸着卷进舱内,顿时把我们冻的打了个哆嗦。

    在宠兽学校的时候,我们还是夏天,大家身上穿的衣服都很少。

    美女老师道:“每个人身后都有一份‘微能甲’,大家给换上,然后下船。”

    我们马上打开身后的储藏舱,舱内果然放着一套衣服,不过好像并不能御寒啊,摸在手中如丝一般,薄薄、软软的。不过穿在身上到是很舒服,里面还有一条同样的裤子和一双靴子。

    每个人都把‘微能甲’套在衣服外面,希望这样可以暖和一些。

    穿上‘微能甲’,顿时感到不再如刚才那般寒冷了,这么薄的衣服真是神奇啊。

    我跟在大家身后,从后舱门下去,刚一从飞船中出来,顿时感到凛冽的寒风迎面而来,身上的‘微能甲’再也不能保护自己的体温了。

    大家都站成一排等候两位老师指示。

    有人小声嘀咕:“有没有厚一点的棉衣啊,要冻死人了。”

    大胡子老师冷冷的扫了我们一眼道:“你们不是普通的人类,你们是值得骄傲的新人类,一点寒冷都克服不了,以后怎么成长为一位强大的宠兽战士!

    这里也算是寒冷吗,那么乘飞船去北极训练的学员还能活下去吗?”

    没想到还有比我们更惨的人,直接被送到北极参加训练。大家在感到庆幸的同时,被大胡子老师一吼,都噤若寒蝉,不敢抱怨冷了。

    美女老师走过来道:“你们身上的‘微能甲’中间有一曾隔层,只要输入一点暗能量就可以打开,形成一道真空层,隔绝外界的温度。

    同时它还可以在你遇到动物的袭击时,卸开一部分力量。”

    原来是这样,我说怎么看两位老师身上的‘微能甲’和我们穿的不大一样呢。原来还需要输入暗能量。

    大家马上根据美女老师的指点,纷纷向‘微能甲’中输入暗能量,暗能量一进入甲中,衣服马上就膨胀起来,形成了真空隔层,使穿‘微能甲’的人看起来更威武,但却丝毫不影响人体的灵活度。

    美女老师道:“你们要在这里独立的度过两个月的漫长时间,每人只有两套‘微能甲’,‘微能甲’中装有传感器,你们在这里的行动,我们都可以通过飞船上的智能系统监视到。”

    大胡子老师道:“下面大家自由活动,你们可以去熟悉周围的环境,但是记住要在夜晚来临时回到这里。”

    美女老师又补充了一句:“大家不要担心,如果遇到危险,我们会马上发现并赶到的。”

    大家四下散开,各自熟悉这里的地理环境了。

    我也向着一个方向奔去,现在离我刚到宠兽学校的时间已经差不多快一年了,我已经能够运用身体中的暗能量做一些以前无法做到的事情。我利用暗能量快速奔跑而不会太累。

    厚厚的雪地中留下一条漫长的脚印,如果仔细看将会发现那是一大一小两对脚印。

    我从未见过如此纯白无暇、晶莹剃透的雪原,我兴奋的想跑到尽头,大风在我耳边尖啸着吹过,不时会有一层白雪被大风卷起在空中飞扬。

    小虎也似乎感染到我的兴奋,也跟在我身后跑着,那对小脚印就是它留下的。

    在小虎的扫描范围中,四周仍是一片雪的世界,似乎这里的雪原极为宽广,小虎也无法扫描到它的尽头。

    跑了一会儿后,便感觉到乏味了,到处都是一样的景色,有时会看到雪原中出现一两片稀疏的树林,孤零零的立在白色之中。

    这样的景色看多了就感到单调了,但是我仍想看看这片雪原的尽头在哪。直到我累的气喘吁吁才停了下来。

    望了望天色,似乎与之前并无不同,苍白一片,看不出早晚。

    我找了个地方停下,掏出随着带的压缩食物,边歇息边吃东西。

    跑了这么半天,我估计怎么也得跑出几十里地了吧,但是前方仍是一片白茫茫的,看不见尽头。尽力往远处眺望会发现眼前尽是雪白,没有一点别的颜色。

    忽然,天空开始飘起了雪花,风变小了一点,但是仍然很冷,刮在耳朵上像是冰冷的刀子。

    好在身体大部分位置被‘微能甲’给护着,感觉不到冷。我向着远方奔跑着,脚下的积雪逐渐增厚,都快漫了我的膝盖,这片很少人来,风也很小,所以才积了这么厚的雪层。

    两边时儿出现的树林和丘陵也是寂静一片,看不到有任何动物的踪迹。

    我一边奔跑,一边思考,如果这里的雪原都没有什么动物,我的两只宠兽要*什么活过这两个月。

    天空快要变的阴暗起来,我这一早一晚跑了也快有七八十里地了,竟然还没看到雪原的尽头,没想这个雪原会这么大。

    我稍微休息了一下,再补充些食物,向来路返回。

    当我回到飞船的位置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好在有飞船的灯光扫的周围一片光亮。

    大部分人都已经回来了,我好像是最迟回到这里的,很少有人像我这样傻乎乎的跑那么远,想找到雪原的尽头。

    奔跑了一天再加上‘微能甲’的消耗,我的暗能量竟被消耗了一大半。

    等到所有人都回来后,我们开始开饭了,在辽阔而寂静的雪原中,大风在耳边呼啸,雪花在头顶飞舞。

    我们一群人围绕着火光,喝着热腾腾的浓汤,感觉舒服极了。

    吃完饭后,两位老师给我们检查身体状况,看我们是否对这里的环境有不良反应,好在大家都是优秀的新人类,并无一人不适应。

    接连三天,美女老师只是叫我们适应这里的环境,熟悉周围的地形,寻找动物出没的地方。

    第四天后,我们终于要独立行动了。

    一大早,我们笔直的站在风雪中,凝望着两位老师。在我们的背后都背着一个包裹,里面是我们的睡袋,还有一些压缩食物,可供我们在短期内找不到食物的情况下应急。

    里面还有一个应急灯,和一块能量池,还有一些火种和一套‘微能甲’。

    我们要*着这些简单的东西在雪原中生活两个月。

    不过大家也不用担心会死在这里,‘微能甲’上讯号发射器,可使我们的一举一动都显示在两位老师眼中。一旦有危险,他们会很快找到我们。

    我背起行囊,漫无目的的出发了,小虎没精打采的坐在我肩头。这里阳光稀少,只有每天早上十点多才会有一些稀薄的阳光吝啬的落在这片雪原。

    小虎无法补充能量,只好再次启动省电功能,勉强支持着它的最少消耗。幸亏这里阳光稀少,要是每天阳光旺盛,还能有这片雪原吗。

    我深一脚,浅一脚的在积雪中行走,在脑子里规划未来两个月的生活。

    我想我应该先找一个可以躲避风雪的住处。

    不对,应该是先找一个动物经常出没的地方,这样就不怕缺少食物了,我有的吃,我的宠兽们也会饿肚子了。

    然后再在猎物的附近找一处地方,躲避风雪。

    可惜我手里没有任何工具,否则到是可以在树林里搭一个小木屋。

    这里的风很大,尤其是夜里,呼啸的寒风吹的让人站都站不稳,一个简易的木屋肯定是没法挡住大风的。

    走累了,我在一片背风的位置坐下,边休息边吃东西。

    心中思忖着小兽王和小隼,小兽王腿瘸了,很难再自己捕捉猎物,一切只能*小隼了。

    只是小隼也是刚开始成长的宠兽,不知道会不会捕捉猎物。

    想起自己以前在小村庄时,经常带着一些普通的工具在森林里挖陷阱,捉野兽。

    如果那些工具在就好了,光凭我自己也能让两个小家伙衣食无忧PS:最近在我笔记本的对面的墙壁上经常总有一只小蜘蛛出没,很小,绿豆般大吧,三对脚,很纤弱,特细,有一只脚似乎有问题,在墙壁上爬的很快,有两天没看到它了,莫名其妙的感觉家里的蚊子好像有增多,难道这小东西被蚊子给干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