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隼第一次打猎

    更新时间:2017-04-02 15:50:30本章字数:6094字

    因为有了前几天的经验,大概知道有些方向只能通向堆满积雪的旷野,而不是拥有大量动物的猎场。

    我向着相反的方向行进着,天灰白白的一片,看不出时间长短。只是感觉没过多久就饿了。深深的积雪淹没了腿肚子,使我行动起来非常费力,何况我还背着个大袋子。

    当我再一次感到饥饿时,天黑了。

    四周仍是白皑皑的,看不见别的颜色,如果今晚要在这种空旷的地方休息,我想我一定会被冻死的。

    趁着天还没黑透,我努力的往前行进,希望可以找到一块合适的栖息地。等到天完全黑下来时,我幸运的发现了一个好去处。

    在不远处有一片不小的松针林,厚厚的积雪堆积在树上,填充在松针之间的空隙中,简直就使松树变成了白色。

    我放松的重重吐出一口气,今晚的睡觉之所终于不用担心了。

    天色好像一下子全黑了。

    四周黑幽幽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天空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雪原上只有狂风哀号,不时还会有干雪被吹拂到我脸上。

    好在有‘微能甲’,不管怎么寒冷,只要有暗能量输入里面,就可以保持自己体温。

    松针林不是很大,但排列的还比较紧密,林中的风显然比外面小多了。这是唯一值得庆幸的。

    松针林中只有一些干瘪的松榛,找不到任何吃的东西,也没有一点光。

    我歇息了一下,开始为自己的睡铺准备,放下背包,取出应急灯,我在松针林中找来了一些干枯的树枝铺在地面,如果不是风很大的话,到是可以用这些树枝烧起一个火堆。

    随便吃了一些东西,我在凛冽的寒风中进行冥想,如果不能恢复暗能量,明天我无法再进行探索就会被冻死在雪原中。

    没有开始捕捉猎物的小兽王和小隼还要*我的暗能量供应,来维持生长。而我自己的体能和‘微能甲’也需要暗能量的供应。我必须有充足的暗能量才保证别的。

    在我们出发的时候,美女老师教了我们另外一种冥想方法。如果最初我们的冥想方法是一级的话,这个就是二级的冥想方法,可以更快的恢复暗能量。

    我现在用的就是二级冥想,不过好像效果并不是那么理想,似乎比我自创的方法还要差一些。

    等到暗能量全部恢复了,我疲劳的钻到睡袋中休息。

    天色渐渐亮了,白蒙蒙的,这里一天大部分时间都是这样,看不出现在是早上还是中午。

    我起床接着寻找猎场,吃了些难吃的压缩食物,又抓了两把雪当水给吃了,收拾好东西,我又上路了。

    四周除了雪就是雪,我几乎分辨不出方向了,每个地方景色都差不多。我决定把我的两只宠兽给放出来。小隼飞的高,看的应该比我清楚,它也许会带我到一个理想的猎场去。

    我先是召唤出小兽王,犬狼一身银色,和这个雪白的世界到真的很相称。犬狼站立在我身边,似乎很震惊突然出现在这样一个环境里。

    它用稚嫩却又威严的目光扫视着整个雪原,两只直竖的耳朵,倾听着呜咽的风声,它美丽的银色毛发在寒风中吹拂。

    我又将小隼给召唤出来,小隼长的很大了,一身暖和的绒毛外面覆盖着厚厚的羽翼,棕褐色的羽翎在白色的世界中显得十分惹眼。

    小隼落在我手臂上,它也如兽王一样,一出来就好奇的打量着四周,锐利的眼神散发着危险的信号,它是天生的捕食者。

    我一振臂,让它飞了出去,我大声道:“带我去一个避风的地方。”

    第一次到这么宽阔的地方,小隼好像有点害羞,不敢飞的离我太远,就在我头顶处盘旋着飞翔。大概也就离我几十米的上空。

    过了一会儿,它好像熟悉了这里的情况,发出一声清脆嘹亮的长鸣,陡然振翅往更高的上空飞去。

    “这小家伙太兴奋了,”我望着它越飞越高,有点担忧的道。我和犬狼在下面深一脚浅一脚的行走着。

    小兽王跟在我的身后,踩着我经过的脚印,这样厚厚的积雪中走路轻松多了。

    小兽王那只瘸了的脚并没有好转,仍然无法着力,它只是凭着另三只脚坚持的跟在我身后,我放慢速度好让它不是那么累。

    不经意间,雪原似乎变亮了一点,我知道是阳光出来了,小虎坐在我的背包上,懒洋洋的努力吸收能量。

    我心中感叹,人类有办法将太阳能转换为各种能量,但是就是无法将太阳能转化为人类可以直接吸收的能量。

    小隼在天空兴奋的飞翔着,不时的发出一声嘹亮的鸣叫。

    这里的树林好像比较多,每走一段路都会看到一片不小的树林,也许前面会有一大片树林,必然不会在这里出现这么多树。

    果然不出所料,我跟着小隼身后,竟真的找到了一大片树林。

    眼前树木繁密,外围的树之间缝隙较小,进入到树林内部,反而不时会出现一片较大的空地,中间只有零星的几棵大树。

    我马上决定就在这里安家落户了。

    在林中比较深入的地方,我选了一个不错的位置,把背包放在一边,我开始搭建小木屋,说是木屋,其实只是一个避风的巢穴。

    我寻找合适的树干,和一些柔软的枝条,甚至花大力气把一些较小的树给折断,忙活了半天,终于一个单人间终于搭建成了。

    看着自己的小木屋,我激动万分,这让我好像又回到了过去的时光中了。

    小兽王一直待在我身边望着我,他浓密的长毛就像我身上的‘微能甲’一样,起到隔离外界寒冷气流的作用。

    搭成了木屋,我又一些松软的落叶、枯枝铺在地面,这是给小兽王准备的,我可舍不得它睡在雪上面。

    一切准备好了,我把行囊都搬到小木屋中,风声仍在耳边,却感觉不到风吹的寒冷,小兽王也跟着我进到小木屋中,静静的躺在我身边。

    我从背包里取出压缩食物,该是进餐的时候了。

    把所有的几片肉干都拿了出来,我和小兽王开始分吃。

    反正现在住处已经有了,下一步就是出去打猎了,要多少肉有多少肉,我不用再把这些少的可怜的肉干珍藏着了。

    头顶上响起小隼的鸣叫声,声音急促,似乎因为发现我们突然不见了,有些着急吧,我尖声吹了声口哨。

    不一会儿,木屋顶忽然响起“扑棱棱”的响声,然后就见到小隼落在木屋的入口处,它探着脑袋往里面看了看,看见我和犬狼都在里面,摆动着身体,一步步走进来。

    犬狼看到它,只望了一眼,又转过脑袋趴着。小隼见我们痛快的吃着肉干,大感兴趣的凑了过来。

    我招呼招呼它,拿着肉干伸过去给它,它拍着翅膀紧走几步,想要跃过小兽王到我身边,一直很老实的犬狼,突然发威,倏地转过头来,向它发出低吼,嘴唇向上皱,露出几颗锋利的狼牙。

    它似乎在向小隼示威,告戒它,我才是兽王,你要是胆敢冒犯我,我就会把你撕成碎片。

    这一回,一向脾气很大的小隼顿时受到了惊吓,惊叫着连连向退去。

    我赶忙起身安抚小兽王,这是我第二次看到它发威了,第一次是邱雷想要抚摩它,被它吓的魂飞魄散。

    这一次换成了小隼,兽王就是兽王,有道是虎死威风在!不论如何,兽王的气势是别的宠兽所无法比拟的。

    好在小兽王和我的感情很好,我一哄它,它立即趴着不在发威了,受到惊吓的小隼不在敢*近它身边,只是在小木屋的入口处徘徊。

    我走过去,把肉干伸到它嘴边,它偷偷看了兽王两眼,才叼起一块吃起来,看来仍有点食不下咽的感觉。

    吃完肉干的小隼不知道是眷恋无垠的天空,还是惧怕犬狼的气势,它又到天空中飞舞。

    犬狼趴在我身边静静的似乎在假寐,因为我常常发现它的耳朵不时的动一下,好像在仔细的倾听周围的声音。

    小虎吸收完了太阳能,又处在省电模式中,如果不是我叫它做事,它就一直躺在犬狼的肚子上打瞌睡,犬狼对小虎的放肆好像并不反感。

    我盘膝而坐,开始冥想,今天就先不出去打猎了,等我先养好精神,把暗能量全部恢复,明天带着大家出去打猎。

    时间过的很快,天空一下就暗了下来,我睡在两只宠兽的中间,把它们隔开,不然小隼还真不敢进到木屋里来。

    等到第二天早上时,我把东西都留在小木屋中,带着三个小家伙轻身上阵,去捕今天的口粮。

    根据我以往的经验,在树林附近应该有很多兔子,因为兔子有很多天地,尤其是天上飞的猛禽,就像小隼这样的,在树林中作窝,一旦发现敌人就可以转身跑进树林,猛禽尤其是大型猛禽,是很难在丛林中灵活飞翔的。

    不过兔子有保护色,它们会跟着季节的变化,而变化自己的毛色。

    不过我并不怕它能变的和雪一个颜色,小隼的朝清晰的视力,会很轻松的发现它们。

    很多猛禽的视力奇佳,它们的分辨率可以达到人眼的八倍。

    像小隼这样进化了的猛禽,视力能达到更高。

    今天目标不高,两只兔子!

    我们一边向树林的外围走,我一边仔细观察雪地上的痕迹,奇怪的是什么也没有,甚至连林鼠的爪印都没有。

    这里的动物都到哪去了,还是昨晚下了场大雪,把它们的爪印都掩盖了。刚念叨下雪,天空陡然飘起大片大片的雪花。

    好在风并没有加大,否则雪花加上地面卷起的雪沙,今天什么也别想捉到了。

    一会儿,我们走出了树林,眼前展现出无垠的雪原,若干棵聚在一块的树,像是雪原上的一个黑点,点缀着洁白的雪地。

    我把小隼抛飞到空中,小隼一声清脆的长鸣在空旷的雪原中回荡。

    我和犬狼一人一兽在空荡荡的雪地中行走着,小隼在我们头顶盘旋,我心中祈祷它可以发现猎物的踪迹。

    忽然间,小隼又是一声脆鸣,像是箭头一样的高速俯冲下去。

    我大喜,忙招呼着犬狼一块往小隼冲下的地方跑去。小隼笔直的一头钻到雪地中,积雪甚至把它的半个身子都埋下了。

    我和小兽王赶到时,小隼正努力的把自己从雪地中往外拔。

    我惊讶的看着拍打着两只翅膀协助它的一只脚在雪地上行走。等我走近时,才发现它一只爪子牢牢的抓着一只肥胖的白鼠。身上有血迹,但已经干了,看来小隼的一个快速俯冲,已经把它杀死了。

    我高兴的夸它:“干的好,小隼,干的好。”

    初战告捷,我喜上眉梢,咱家的宠兽真厉害,第一次捕猎就轻易成功。

    忽然犬狼发现了什么,不停的把鼻子插到雪中嗅着。

    它停在离我们身边有四五米的地方,突然奋力的用两蹄刨雪。

    我纳闷的看着它,不知为什么它突然刨起雪来,它的动作越来越快,雪沙一会儿在它身后积成了一个小雪堆。

    当我吃惊的看着它从雪地中咬着肉球一样的老鼠幼崽时,我恍然大悟,这一刻我的激动,比小隼抓到猎物还要强烈。

    我原来在想,他瘸了一只腿,无法捕捉到猎物,需要*小隼抓猎物来养活它,没想到它仍可以*自己的方法来捕捉猎物。

    我惊喜的跑过去,在犬狼刨出的地方有一个窝,窝中还有十来个互相挤着取暖的老鼠幼崽。

    我抓起一只老鼠的尾巴扔给小隼,道:“奖励你的。”

    老鼠幼崽显然是刚出生不久,身上还没有毛,只有一层薄薄的粉红色的皮,我拍拍犬狼的脑袋,也奖励给它一只老鼠幼崽。

    然后我把剩下的老鼠幼崽和刚才死了的那只肥老鼠都给带着,晚上可以吃上火烤老鼠了,这种生活在原野上、没有人迹的地方,我不怕这些老鼠会带有疾病。

    我呵呵笑道:“今天咱们再去抓一只肥肥的雪兔,就完成任务了。”

    怀着兴奋的心情,我们继续捕猎行动。

    我们在一望无际的雪地中行走着,寻找着。但是事情往往出乎我们的预料,这片的雪兔似乎是绝迹了,半天竟然没有看到一只。

    就在我们都找的不耐烦的时候,突然小隼叫了一声,它盘旋了一圈,猛地冲了下来。

    快到地面时,两只趾爪陡然伸了出来,狠狠的向一只肥大的雪兔身上敲去。

    这是隼类猛禽的捕食绝招,这一爪下去,如果能打实了,会在雪兔身上开一个鸽子蛋大小的洞出来。

    但是那只雪兔十分狡猾,身子在雪地中一扭,眼睁睁的从小隼脚下逃生,玩命的奔跑起来。

    等我和小兽王跑到时,雪兔已经跑很远了,小隼再一次飞回到空中,锁定雪兔又一次的落下,但是雪兔又一次的爪下逃生成功。

    看的出,这是一只有丰富经验的老兔子,知道怎么对付来自天上的袭击,小隼作为青涩的捕食猎手,它的手段,老兔子都很清楚。

    见到它几次三番的从小隼爪下逃生,我不禁追出了火气,一边心中咒骂,考虑等抓到它后,怎么把它清蒸、火烤,一边玩命的在后面猛追。

    小兽王也不甘落后,三只脚奔跑着紧紧跟在我身后。

    好在有我在它前面趟出一条雪路,它跑起来省力多了。

    跃过一个雪坡,前面出现一小片树林,稀稀拉拉的矗立在一望无际的雪原中,老兔子奋力的向那边跑着,一头钻过去。

    看来那就是它的窝的所在了,我心中想,这次不但要把你抓住,还要让犬狼找到你的窝,把大兔子、小兔子一锅端。

    虽然有暗能量维持我的体能,但是我还是跑不过兔子,跑到林子边时,我已经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了。

    小隼冲不进林子里,恼怒的接连叫了几声。

    我喘了口气,等犬狼跑到我身边时,我道:“咱们进去,把那兔子窝给端了。”

    犬狼跟在我身后,我们刚一进林子,我就猛的站住了。

    面前一只硕大的白狼威风凛凛的站着,粗壮的脚掌下踩着一只兔子,似乎正是我们刚才努力追逐的那只。

    没想到我们追了半天,到让它捡了个便宜。那老兔子也够倒霉的,逃了半天,最后还是落于狼吻,没得善终。

    眼前的雪狼体格很大,粗大的狼首几乎到我胸口的位置,绿油油的眼神盯着我们,想要冲上来把我扑倒。我的手心开始出汗,我的力量还不足以单独打败这么大一只雪狼。

    忽然犬狼从我身后转了出来,高大的雪狼惊讶的望了一眼犬狼,一口叼起爪下的雪兔,默默的转身走了。

    我松了口气,好大一只雪狼啊,它要真的扑上来,我肯定不是它的对手,今天侥幸生还,多亏了小兽王。

    我惊魂未定的把犬狼抱到怀里,都是那只该死的兔子,早死不就好了,偏要把我们引到这里,死在一只雪狼口中。

    恨恨的骂了两句,一时间没了打猎的兴致,更惟恐附近还会有几只雪狼那就糟糕了,我招呼一声小隼,和小兽王沿着来时的路返回。

    好在今天还有一些压缩食物,另外这一窝老鼠也够吃了。

    当我和我的宠兽们回到我的简易营地时,我简直要气疯了。

    眼前一片狼籍,我搭建的小木屋支离破碎,在寒风穿行而过时,发出奇怪的声音。

    六七只可恶的猴子正在我的小木屋上面狂欢。

    它们的手里正在撕扯着我的包裹,我的压缩食物被扯碎了弄的到处都是,我的睡袋已经惨不忍睹的被分成了好几份。

    应急灯也被分家,还有一只猴子正在试图穿我的另一套‘微能甲’。

    王八蛋,坚决不能让它们这么糟蹋我的东西,我愤怒的大吼一声冲了过去,猴子们见到我冲上前,呼啦一下都散开了,纷纷蹿到两边的树上,手里还依依不舍的拿着自己的战利品。

    我站在树下望着两边树上的猴子们,心中虽气,却无可奈何。

    真是屋漏偏遭连夜雨,刚刚受了一头狼的惊吓,现在又被这几只畜生捉弄。

    几只猴子见自己在树上很安全,“吱吱”的在树上叫开,甚至还挥舞着手里的东西向我示威。

    正在它们得意万分的时候,一个让它们意想不到的惊喜从天而降,小隼尖啸着以每小时高达三百公里的速度冲了下来,锋利的镰刀般的趾甲一下子就把一只猴子的皮肉给抓下一大块。

    如果不是有树枝等物遮挡着,那只猴子一定没命了。

    猴子惊叫着跌落下树,犬狼猛地扑上去,口中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吼叫声。

    猴子顾不上手里的东西,连滚带爬的没命的往树林里逃走。

    另外几只猴子也纷纷的尖声高叫着逃跑。

    把我所有保命的东西给破坏了,哪能这么容易放过你们,今天非得抓到一只吃猴脑。

    我领头带着两只宠兽追上去,我和犬狼在树下,小隼盘旋在空中,时不时的两只宠兽吼叫一声,猴子们逃的更快了。

    正追赶着,忽然前面深出的树林中也传来一阵骚动,隐约还有女孩子的叫声。

    我站住正要张望,突然一个女孩飞快的向我这边跑过来,她身上还停着猴宠。

    她不经意间看见我在前面,大声叫道:“快跑啊,后面有雪人。”

    她话没说完,我就感觉到地面一阵震动,连浮雪都被震的飞起来。

    一个两米多高的大家伙,手里拿着个木棍,长相狰狞,像是个猿猴一样的,正快速的向我这面跑来。

    哇啊,这就是雪人吧,站在我面前就像是个巨人,我还没有惊叹完,它拎着木棍没头没脑的向我砸过来。

    还好附近都是树木,它不好施展手脚,木棍砸在树上,积雪纷纷从树上振落。

    犬狼威胁的耸起全身的毛发来,呜咽的发出低吼。

    那个正在逃跑的女孩子,见我把雪人挡下来了,着急的大叫:“快跑,你打不过它的,它的力气可以轻易撕裂虎豹。”

    我额头不断冒着汗,心中道,我不是不想逃啊,是它死死的盯着我,我跑的能有它挥棒子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