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奈的原始生活

    更新时间:2017-04-02 20:00:00本章字数:6045字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小隼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雪人只顾把注意力都放在我身上,却忽视了来自天上的威胁。

    这么一个大家伙,又完全没有防范小隼。急速冲下的小隼,双爪狠狠的敲在雪人的脑袋上,然后又振翅飞到空中。

    受到打击的雪人,只是一时的晕了头,并没有什么大伤。

    我暗暗心惊,这个大块头太厉害了。但也趁着这个空挡转身逃命去了。

    小隼“呷,呷”的在雪人的头顶上叫着,醒过来的雪人愤怒的望着脑袋上盘旋的小隼,却又拿它没有办法,只好愤愤的向着小隼挥舞着手中的大棒子。

    趁着这个机会,我和那个女孩儿逃出这片丛林。

    我们一直跑到脚软才停下来,犬狼早就跑不动了,是我抱着它一路跑到这。我和她都气喘吁吁的躺在雪地上,我今天一连两次险境生还,真是够刺激。

    现在可好,我除了早上打到的那一窝老鼠,可以说是一无所有了。

    小隼也从天上落了下来,待在我身边。

    那边的女孩子的猴宠见到小隼似乎很害怕,吱的一声躲到女孩子身后去了,露出两只机灵的小眼睛打量着我和我的宠兽。

    女孩仍有些微气喘的站起身来,对我羞涩的一笑道:“谢谢你刚才救了我,要不是你的这只鹰挡住了雪人,我们肯定逃不掉。”

    我掏出一只老鼠幼崽奖励给它,幸亏它刚才舍身救主,不然我就完蛋了。我笑笑道:“不客气,你怎么会惹到那只恐怖的雪人的?”

    女孩皱了皱长如月牙的秀眉,脸上显得犹有余悸,道:“昨天我在峡谷那边,正指挥我的宠兽捉一只野猪,却被那野猪引到一个洞里,跑出了两只雪人。

    幸亏我逃的快,没想到今天刚出来又遇到一只雪人,它好像认得我似的,一直追在我们后面,我就跑到这里来了。”

    她指的方向是正北,那边竟会有个大峡谷,是个不错的好地方,可惜有那么厉害的大家伙在,雪人既高大又皮糙肉厚,还是少惹为妙。

    很自然的,我和她就走到了一块,两个人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小联合,这样的话再遇到大野兽,也好应付。

    她的名字叫风柔,到是名副其实,微卷的长发自然的搭在肩上,两只眼睛像星星一样明亮,笑起来,像河水一样温柔。

    这个女孩其实以前我是认识的,就是那次宠兽认主大会上,我在一棵树上发现了一只四级的金丝猴宠,我没有要,后来我把它送给一个爬上树的女孩子了。

    那个女孩子就是她,而她现在的宠兽就是那只金丝猴宠。难怪了,看着总感觉眼熟。

    我们商议着下一步该怎么办,我的想法是首先得有个躲避风雪的地方,我的所有东西,都被可恶的丛林猴子们给掠夺走了。如果没有一个能够躲避风雪取暖的地方,我今晚非得冻死了。

    她也同意我这个决定,光凭一个睡袋,她晚上也不会好过的。

    往西走是不行的,那边我已经去过了,大多是光秃秃的雪原,零星的丛林中恐怕还隐藏着像雪狼一样的大家伙。

    我们必须得避开这些大型野兽,我们什么武器都没有,光*身体根本无法和那些大家伙对抗。

    最后我们决定往西南方向走,据风柔说,那边有一片湖泊。如果可能的话,我们可以在那边抓鱼吃,等宠兽小家伙们长大了,我们再去找那些大型野兽的麻烦。

    雪片渐渐变的又大又急,温度持续下降,大概已经能有零下二十度左右,视线受到空中飞舞的雪花的影响,都快看不到十米外的东西了。

    在一小片丛林边,跟在我身后的犬狼忽然朝我叫了几声,我回头看它,只见它将脑袋查到雪地中在嗅着东西。我惊喜的跑过去,看来它又发现什么猎物了,可能是又一窝林鼠吧。

    犬狼似乎找到了确切位置,飞快的刨了起来。小隼也歪着脑袋在一旁观看着。走在前面的风柔见我忽然停了下来,也跟着转身走了回来。

    很快犬狼就刨了一尺多深,很显然里面有动物待过的痕迹,我兴奋的期待着。

    攀在风柔身上的小东西哧溜一下就溜了下来,好奇的站在它主人身边看着犬狼。对它来说兽王和小隼都是很可怕的家伙。天生就令它感到畏惧,鹰类猛禽偶尔会拿猴子改善一下伙食。

    正在我们目不转睛看着的时候,小隼嗖地跃了起来,两翅一扇就飞到空中,但是没有飞的很高,又猛地冲下,两只利爪狠狠的插到雪地中。

    我惊讶的望着小隼身躯在雪地中扭动,好像是有外力带着它扭动。

    我连忙跑过去,惊喜的看到它的爪下正有一只肥大的雪兔在不甘心的扭动,想要摆脱利爪。

    小隼体型还很小,正处在发育中,所以它无法完全能控制住雪兔,只能勉强的抓着它,让它跑不掉。

    我一把拎起雪兔那两只长长的耳朵,这是意外收获,保证今晚上不会为吃的发愁了。真是狡兔三窟,可惜它没想到,对它虎视眈眈的不只是一只犬狼,还有一只猛禽。

    我这正高兴着,犬狼那边也有收获了。我听到风柔的喊声赶紧跑过去,在犬狼刨开的洞里看到有几只小兔子正窝在一块儿互相取暖,似乎一点也没察觉到危险近在眼前。

    风柔见我手里抓着一只兔子,道:“咱们还是把它放了吧,我们要是抓走了那只大兔子,它的孩子肯定会被饿死,冻死的。”

    我一怔道:“我没准备只带走这只兔子,那几只小兔子也带走,刚好够我们明天的食物。”

    她惊讶的望着我道:“你要把这几只还没长大的小兔子也给抓走吃了吗,这也太,太……残忍了点。你放了它们吧,我这里还有些压缩食物,不会让我们饿肚子的。”

    在她哀求的目光下,我最终还是放了那只幸运的兔子,果然没花力气得来的东西,失去的也很快。

    我有些懊恼的继续向西南方向走去,心中想着,晚饭该怎么分配,剩下的几只林鼠只能勉强给几只宠兽填肚子了,我恐怕得和风柔分享那些难吃的压缩食物。

    风很大,人几乎走不动了,每迈出一步,都花好几倍的力气。

    终于在我们体力即将透支的时候,我们来到了目的地。

    一个广阔的冰湖横亘在我们面前,冰湖上平整如镜面,都结上了厚厚的冰层,湖面很大,我们一眼望不到尽头。

    在湖的两面都有些不能成林的树木稀疏的生长着,我望了一眼周围的情况,看来今晚上到是不缺树木来生火,只是这里没有一个可以躲避风雪的地方,让人非常担忧。

    “怎么办?”我喃喃的道。

    风柔也很为难,这里并不是理想的栖息地,她抿了抿嘴唇,道:“不然我们越过湖到对面看看,有没有什么更好的地方吧。”

    我望了望天,现在应该已经是傍晚时分了,黑夜随时会降临,湖的对面也未必就有理想的地方,天空风雪很大,连小隼也不能飞的很高。不然到是可以让它飞到对面去看看。

    我正在愁苦的时候,忽然小虎从‘微能甲’上衣口袋里探出脑袋来,道:“主人,你们可以在这里盖一间冰屋,很快的。”

    “冰屋是什么东西?”我惊讶的问它,风柔也疑惑的望着它。

    “以前在古大陆的两极,曾生活一种特殊的民族,那里零下五六十度,他们在雪地上盖起冰屋躲避风雪,穿着皮衣在冰屋保持体温。”

    这么神奇的东西,我以前从来没听说过,风柔情不自禁的道:“冰屋怎么会暖和?”

    小虎道:“冰屋是用冰砖砌成的,可以隔断风雪,而冰不是良好的热导体,冰屋里的热量不会传到外界。因此冰屋里的温度可以达到零下几度。”

    “那也并不暖和啊?”风柔失望的叹道。

    小虎沉默了几十秒,然后道:“现在外界温度零下二十七度。相比冰屋零下几度,应该是很暖和了。”

    我心中一顿,小虎说的没错啊,冰屋中虽然不是很暖和,但是相比外界的温度可是强多了,何况我身上还有‘微能甲’,只要不脱下来,零下几度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风柔也明白过来,脸上有些害羞的红晕。

    我征询她的意见道:“咱们就在这做一间冰屋吧,天已经快要黑了,再找别的地方也来不及了。”

    风柔看了看,也意识到现在没有时间再找更好的地方了,于是同意了我的意见。

    我对着昏昏欲睡的小虎道:“小虎,快教我怎么做冰屋。”

    在小虎的指导下,我们开始忙活起来。

    原来做冰屋并不很难,它只需要两种材料一种是冰块,一种是水。

    先把一些冰块切成如砖那样平均,然后把这些冰块砌在一起,在冰块之间浇上水,寒冷的温度迅速就会把水冻结成冰,从而使冰块之间,牢固的凝聚在一块。

    虽然说起来很简单,但是对我们来说却很难。

    想要敲开厚厚的冰层,切成冰块,必须要有利器,可是我们除了一双手什么刀具也没有。

    想要有水,除了把雪融化成水,也只能打开冰层从冰层下面取水。水具到是有,可是冰层却未必能敲开。

    我一筹莫展,没想到风柔却有开冰的方法。

    幸亏她是二年级的新人类,已经学到了一些武技,这时候终于派上了用场。

    她的手掌像是一把带着淡淡青色的锋利的刀,轻松的切入湖面的冰层中,来回挥了几下,就撬出一块偌大的冰块来。

    我向她讨教使用能量刀的方法,她痛快的把二年级才能学到的口诀教给了我,这种方法并不难,但是需要相应的暗能量才能使用。

    她指导了我几下,我便可以从容的发出能量刀来。

    我感觉到暗能量在我的驱使下,把我的手掌给完全包了起来,使我完全感觉不到外界的冷暖,暗能量在手掌下面形成一个锋利的切面,使整个手看起来就像是一把冷生生的刀刃。

    我的能量刀不像风柔的青色而是白颜色的,和冰雪放在一起,几乎分不清。

    我学着风柔的方法,果然很容易的就在冰层上切出一个冰块来。

    我们在同一个地方挖冰块,希望可以把冰面给挖通,露出下面的湖水。

    风柔的暗能量比我多,但是却比我消耗的快,而我体内暗能量虽然没有她多,但是凝聚成能量刀后却消耗的很慢。

    所以最后,差不多我们俩同时累的坐在雪地上。

    冰面被我们挖出一个很大的冰坑来,我们俩轮流站在里面往外掏冰块,当冰坑挖到半人深的时候我们终于看到了流淌的湖水。

    敲破仅剩的那薄薄的一层冰面,湖水忽地溢了出来。

    有了冰块也有了水,我们开始手忙脚乱的砌冰屋,虽然是第一次做,但是有小虎的精确指导,我们终于完成了一间看上去比较丑的冰屋。

    钻到冰屋里,果然隔挡住了大风雪,一丝风也不会透漏进来,外面的声音似乎也被隔绝了,冰屋中很安静。

    可是冰屋有个入口,没有东西挡住,我担心一旦大风改了方向,风全灌到冰屋中,那冰屋就起不到保暖的作用了。

    小虎告诉我们,以前人作的冰屋入口都会用厚厚的动物毛皮遮住。

    冰屋做成半圆形,风一吹过来,就会从冰屋上滑走,不用担心风太大把冰屋给吹倒。

    终于做好了冰屋,天也黑了下来,趁着没有全黑,我带着风柔赶快去附近的树林边捡一些细小的枯枝来,这些可以铺到冰屋的地下,这样就可以不用睡在雪地上了。

    另外我又找了一些大小粗细相若的树干,这些树干可以在晚上睡觉时,在入口处插成整齐的一排,权且作门用,也能起到挡风雪的功能,虽然没有毛皮来的好。

    忙完了一切,天已经黑了,这里的天一旦黑了,便是黑透了,一点也看不到亮光。

    好在风柔还有一块应急灯的能量池,换上新的能量池,应急灯在冰屋中放出清幽的灯光,我和风柔对面而坐,分吃着压缩食物。

    犬狼吃饱了肚子趴在我身边躺着。

    金丝猴不时不耐烦的尖叫一声,它喜欢吃一些新鲜的水果,对于林鼠肉和压缩食物,它显然不大喜欢吃。

    经历了今天的合作战斗,小兽王和小隼的关系有所改善,它已经默许小隼待在它身边了。

    如果不是冰屋中不能生火,我真想烧一堆火来。好在冰屋中已不是很冷,穿着‘微能甲’睡觉还可以忍受。

    累了一天,又是逃命又是挖冰盖房子,早已是累的疲惫不堪,可为了明天的食物,我还是强打着精神坐起来冥想,恢复暗能量是很重要的,也许明天还有用到能量刀的时候。

    以后每天的衣食住行都得*暗能量,我忽然想到,也许学校安排我们到这里训练宠兽,目的也在于锻炼我们自己吧。

    我用我自己改进的冥想方法进行冥想,暗能量比平常快多了,而且暗能量总量最近还在持续的增长,这令我感到欣喜不已。

    等到冥想的差不多了,我也躺下来休息,我将犬狼抱着怀里,一块睡。

    它身上的皮毛很柔软,而且毛也很长,抱在怀中暖茸茸的,虽然身上有‘微能甲’不怕冷,但是头部和面部还要*犬狼来取暖了。

    第二天醒的时候,忽然发现风柔脸很红,摸了摸她的头,确定她生病了,可能是昨天逃避雪人受到惊吓又到湖中取冰着了凉,所以这才生病了。

    新人类身体较普通人类要强壮很多,又有暗能量护着,一般很少生病,即便是病了恢复的也很快。

    我放弃出去打猎计划,留在冰屋里照顾她,也许一两天她的病就会好的,毕竟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发烧而已。

    好在昨天还剩了最后一些压缩食物,足够今天我和风柔吃的,只是这几只宠兽……我看了它们三个一眼,恐怕它们要挨饿了。

    我把三只宠兽放出去,如果它们运气好,可以在附近找到吃的。

    我待在风柔身边,即使不能干什么,但是对病人脆弱的心灵来说,也是一中很大的鼓励和安慰。

    用毛巾沾了些水敷在她额头,又用水具装了一些水,随时给她解渴。

    她有些痛苦的低声呻吟着,我鼓励她睡一觉就会好起来的,有我坐在她身边,她不会感到害怕,一会儿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不过她睡的并不沉,隔一会儿就会醒来一次,见我还在,才安心的又闭上眼睛睡觉。

    三只还没有长大的宠兽,它们还不具备去远处单独猎食的力量,面对眼前凛冽的风雪,三个小家伙迷茫站在冰面上。

    过了一会儿,风柔的呼吸变的均匀了,这次她睡的比较沉,得过一会儿才会醒过来。

    我悄悄的起身走出冰屋,我该想办法抓点猎物,不然人和宠兽都得挨饿。

    我站在白茫茫的雪原上,眼前风雪连天,就是想出去打猎,恐怕也抓不到猎物,这种天气,想必没有动物会愿意出来觅食的。

    我一阵气馁,不过当我看到冰面上昨天挖出的冰洞时,我忽然有了主意,也许可以抓两条鱼来吃。

    冰层下面的水并不很冷,大部分鱼类如同往常一样在水中觅食,不时的也会有鱼从冰洞处经过。

    可是用什么方法来捉鱼到是很费思量。这里没有鱼具,想要钓鱼是不可能了,冰层太厚,用手抓鱼也不大可能。

    只有想办法把树干削尖了,用来叉鱼,运气好的话,也许可以抓到。

    我找来一只大小适中的树干,用能量刀把树干一头削尖了,一把简单的鱼叉就做好了。

    我拿着鱼叉守侯在冰洞口,鱼叉大概有一米左右,拿在手中刚合适。

    我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洞口的水面,等待上钩的鱼儿。

    半晌过后,终于让我等到一只鱼来,它浑然不知巨大的危险在等待着它,仍悠然的正要从洞口穿过。

    我猛地一下叉下去,可惜太心急了,也怪树干作的鱼叉不锋利,那只幸运的鱼惊慌失措的游跑了,鱼叉上只留下几片可怜的鱼鳞。

    又经过几次的失败,慢慢摸到窍门的我,终于成功的叉上了两只半大的鱼上来。

    这些鱼很聪明,好像都知道这里是个陷阱,很少再有鱼游过来,偶而一两条,经过洞口时,一甩尾巴,卷起几点水花,动作快速的溜过洞去,让我来不及下手。

    又等了会儿,终于没有耐心了,树干鱼叉也已经秃了,只好放弃。

    有了两只鱼已经很不错了。

    带着两尾鲜鱼回到冰屋中,风柔还在沉睡,我剥开鱼肚,掏出不能吃的东西,然后又把鱼肉洗干净。

    仔细的清除鳞片,然后把鲜嫩的鱼肉切成一小条一小条,我试吃了一块,味道还不错,虽然有点腥味儿,但是比压缩食物好吃多了。

    一会儿,等风柔醒来,给她吃些新鲜的鱼肉,补充补充能量。

    两条鱼都被清理好,我坐在一边等候着风柔起床。

    在外面,三只聪明的宠兽似乎也想从冰洞中抓出鱼来。

    可惜三只宠兽谁也无法从洞中把鱼抓出来,如果湖没结冰,也许小隼会有办法。

    三只宠兽盯着不时从水中经过的鱼儿,却只能看着。

    金丝猴急的抓耳挠腮,它拿着我扔到一边的鱼叉想要学我的方法来抓鱼,可惜它的力量太小,没抓到鱼,却把鱼叉丢到湖里了。

    忽然,金丝猴转到一边,把屁股对着洞口,长长的尾巴一下就伸到洞中,刚好没在水里。

    不大会儿,金丝猴“吱吱”的叫着,把尾巴甩起来,一条鱼跟着它的尾巴也被抛了起来。

    这是一只误吃猴尾的鱼,鱼一离开水面,金丝猴忙着转身两只猴爪就爪了过去。

    一条肥大的鱼落在猴爪中,只可惜,猴爪力量不够,大鱼在空中扭动着又掉回水中,“哧溜”一下溜走了。

    三只宠兽面面相觑。

    到嘴的美味就这样丢了。

    作者QQ3287887169